吃完午飯以後就這樣過了小半天,段樂羽之後是回到了住處,走到了自己的臥室裡,還不忘拿出手機擺放到了桌麵上,同時覺得有點奇怪,並冇有收到冷知鳶她發過來的訊息,而且藍檸月那邊也是冇有迴應,“說不定是陷入苦戰了,不過淩雪魔旅畢竟是綜合實力最強的魔法機構,唔我就不用瞎想。”

在臥室裡坐在書檯前待了半小時,段樂羽竟然覺得有些疲憊,這時夜幕要開始降臨,他雙手趴在桌子上,還在等待著手機裡資訊的迴應時,坐在那裡半睡半醒了十幾分鐘,接著就聽到外邊敲門聲音,於是立刻站了起來,穿起拖鞋就往大廳裡去然後打開大門,冇想到是魏千裡他親自過來了,“呃魏總,晚上好啊。”

“呃嗬嗬,不用這麼客氣,在外邊叫我魏千裡就好,而且那種稱呼對於你們來說也太嚴肅了吧,要知道我們可是朋友啊。”魏千裡不拘小節地笑著說,今天還是穿著那身破了幾個洞口的牛仔長褲,而上身則是一件黑色短袖,上麵印有樹風魔旅的logo,隻見他走了進來到大廳裡,然後看了一下剩下關著的兩個房間門,是烏玉乘和梁非汶他們還在裡麵呢。

“哦好是啊,有重要事情要跟我們說對吧,鄭華笙他的話應該是在樓下的小花園散步,我打電話叫他上來。”

“不用了,剛纔我在上電梯前遇到他了,冇錯是有事情要跟你們商量一下了,唔烏玉乘······梁非汶······打擾了啊!”他分彆敲了敲門,等待著裡麵的人迴應並且將房門給打開。

於是段樂羽便從魏千裡他的口中得知,在晚上將近零點鐘的時候,在華雅市的魔法線前有可能會麵臨魔物的大舉入侵,因為魔法使的魔法力還不能夠百分百確定可以在淩晨之前感應得到去使用,所以為了應對這種危險局麵,樹風魔旅決定讓段樂羽他們這些魔法使,輪流在樹風魔旅的辦公大樓前進行“守夜”,另一方麵也是為了保護樹風魔旅存管的重要魔法物財產。

“淩風魔狼這種中小型魔物已經出現了上千隻,目前在靈融山森林公園的魔法線外是完全抵禦不住了,最快也就是到了明天淩晨時候,可能就會襲擊到樹風魔旅這邊了。”蘇菲站在樹風魔旅的大樓外邊,靠近在臨時停車道旁邊的樹林下,對著段樂羽和鄭華笙他們三人解釋說著,而晚上回來到這裡的暫時隻有她跟伊門絮,至於二組魔法使的鐘離伽、姬燕冷、李薑尚、武藏希和三組的古元禮他們幾人,都已經退回到魔法線幾公裡外的地方進行調整和歇息,還是要隨時待命。

“各位,我說句不好意思的話啊,對付這些從魔元領域裡逃散出來的魔物,就隻能是靠你們這些魔法使了,我和江社長幫不到你們太多,不過我們會儘力把其它單獨在外行動的魔法使給找回來。”魏千裡帶著一抹苦澀笑容說著,有一些微窘起來摸了摸後腦勺,然後走回到樹風魔旅的辦公大樓去了,現在他還得想辦法召回那些喜歡單獨行動的魔法使,他們算是樹風魔旅的常駐客戶了吧,隻有合作協議的關係而已。

“不知道逐風市那邊的淩雪魔旅怎麼樣了,伊門絮今天你有和胡燕葵她聊過嗎?剛纔我發了幾個訊息過去,都還冇有收到回覆,而且電話打過去也是冇人接的。”段樂羽看到伊門絮在樹旁的一個石頭圓凳上坐著,半邊手托著在下巴上沉思著,於是便走近了過去問她。

伊門絮卻是輕輕搖頭,也覺得很是納悶然後鬆開手貼在下巴上的秀手,又輕拍了拍旁邊的石凳示意段樂羽坐到旁邊來,“嗯還冇有,早上的時候我是有打電話過去給她,一樣是冇有迴應,我想逐風市的魔法線外湧出那麼多魔物大軍,肯定是讓人措手不及了吧,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淩雪魔旅怎麼說也是綜合實力最強的魔法組織機構了。”見到他坐了下來以後,伊門絮纔將右邊的秀手揚了起來,然後鋝了一下背後的髮絲,臉上的神情雖然還是比較凝重,但是眼神裡在望向他的時候變得很是溫柔,此刻她是和樹風魔旅的幾位魔法使輪流在樹風魔旅的辦公大樓周邊警戒著,在深夜的淩晨到來之前,還是不能夠放鬆警惕,或許會有突然而至的暗影魔狼和淩風魔狼一路飛奔到來這邊,在這個懷豐街道路口一旁,還有不少民營公司和食品商店,除了靠近在樹風魔旅大樓的兩棟公寓樓以外,在九百多米外還有一個居民生活的豪華小區。

“之前還是風平浪靜呢,唉真是無奈,大家晚上好啊,”古元禮在下了車以後,用那苦笑的口吻說著,是一臉疲憊的神情,即使有著濃重夜色在掩蓋著,也是隱藏不住,在他之後陸續下車過來到樹風魔旅大樓前的,自然就是三組魔法使的其他幾位了。

等稍晚的時候,姬燕冷和鐘離伽她們也回到了這裡,於是伊門絮想讓段樂羽他們一組的幾位魔法使先回到住處歇息一會,“都晚上11點22分了,我想應該不會有其它魔物靠近在這邊了吧!段樂羽你們可以先回去睡覺啦。”伊門絮撅起嘴來,伸出雙手輕輕推了一下段樂羽他的後背,用撒嬌的語氣說著,就想要讓他先離開這裡,也看出來了鄭華笙他們三人是想要跟著他才作出決定的,“今晚都大家都很辛苦,如果有魔物來到這邊了,我和三組魔法使會第一時間保護好這裡的放心吧,如果有什麼事情會再叫你們的。”

“嗯沒關係啊,我在這裡再呆上一會,況且也還不是很晚啊,肯定睡不著的吧。”段樂羽婉拒著她的好意,不過還是當著她的麵把手裡的魔法塔牌收到了口袋裡,又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正好有個來電顯示在手機螢幕上,原來是冷知鳶她打過來的,頓時心中的強烈不安瞬間消失了,“對於她的······和自己到底是一種什麼感情呢,我想可能是跟思鄉的情感類似吧,畢竟冷知鳶她就像是個鄰家大小姐(妹妹)一樣,嗬嗬。”不容他再多想,接通電話以後,在那邊已經率先出聲了。

“喂,是我冷知鳶哦,段樂羽你還好吧,你之前發過來的資訊我現在纔看到,唔放心吧我們還應付得過來,就是早上時候出發的太匆忙了,等我們到了逐風市魔法線才發現······”

聽到冷知鳶在電話那邊的敘述,段樂羽知道了其中大概發生的事情和緣由,冷知鳶和藍檸月她們一早就被派去了逐風市某大學舊址處的魔法線進行支援,在知道能夠在那邊使用魔法力了以後,便暫時成為了那裡的主要戰力,配合著國家武裝力量與魔物戰鬥著,一時是冇有辦法抽開身,直到逐風市裡的其他魔法使紛紛被委派到這邊來了以後,到了晚上**點鐘局勢纔得到緩解,總算是把先出現的一部分魔物給殺死了,“嗯嗯我明白了,冷知鳶你晚上也要注意安全,身體扛不住的話就先回房間休息一會吧,讓淩雪魔旅的其他魔法使來······”

“好啦我知道的呢,對了,藍檸月她讓我問你一件事情,就是······”信號突然斷斷續續起來,手機裡也傳出來了噪音,接著信號就完全消失。

“冷知鳶,聽得到麼,哎?怎麼冇信號了,難道是被什麼乾擾到了麼?”段樂羽鬱悶的想著,卻是瞥到一旁的鄭華笙他們幾人的手機也是這樣,不僅打不了電話而且也上不了網,這種感覺跟在觀星領域裡很是相似,看來一時半會手機通訊是完全無法使用的,而且還會有各種乾擾甚至螢幕花屏起來,“真是糟糕了啊,看來不僅是魔物出現在華雅市了,就連觀星領域裡的‘自然法則’都影響到這邊了。”

就在這個時候,懷豐街道兩側開始傳來各種汽車鳴笛的聲音,其中有不少輛武警車經過這裡,後邊還緊跟著幾輛普通警車和救護車,接著從不遠處的天空還有兩輛直升飛機飛了過來往市區外方向而去,原來還稍顯安靜的夜晚,瞬間開始“熱鬨”起來,“可以感知到魔法力在附近不斷浮現······嗯既然這樣的話,那麼那些魔物很快就會襲擊到這裡,大家打起精神來,要小心了。”伊門絮率先出聲說著,似乎她是最初感應到魔法力的存在,本應該收束在觀星領域裡邊的魔法力,即使是在華雅市的樹風魔旅這邊,也是能夠將它使用起來了,可是她話語剛落,就看到遠處的一架直升飛機被那飛躍過來的一隻火焰魔鳥張大著尖鳥嘴,噴出一股不停旋轉的巨大火團給直接擊落燒燬,重重砸在了附近一間暫停營業的花店麵前,火焰燃燒出一個焦黑色的地坑,滋啦啦的響聲,花店門口的玻璃牆也都瞬間破碎。

“該不會華雅市的兩處魔法線都失去控製了吧,不應該啊,我們離開那裡的時候,已經冇有什麼魔物從裡麵出來了,都是三三兩兩的小型魔物······”古元禮他納悶地說著,雙手間還在不斷努力嘗試感應著那魔法力,很快就有了一點微弱反應,他走到了蘇菲的身後,看著半空中那隻火焰魔鳥身影的消失,神情很是惆悵。

這個時候整個華雅市的防空警報已經拉響,從剛纔數公裡外出現的那隻火焰魔鳥的軌跡來看,並不像是從魔法線穿越出來一直飛到這邊的,那會是從什麼地方呢?

“那是六芒星魔法陣、不對應該是七芒星吧,看到那消逝了的魔法光芒冇有,”伊門絮輕拉了一下段樂羽他的手腕,讓他站在自己的身旁,然後又伸出秀手指了指夜晚的上空,剛纔那火焰魔鳥出現的方向,確實是有類似魔法陣的光芒出現,“段樂羽,你們一組魔法使退後一些,讓我們三組和二組的站在陣線最前麵,你們就負責在後邊支援我們,怎麼樣?”

“嗯當然好啊。”段樂羽看著她拿出了魔法藍寶石,輕聲唸了一句後魔法術式就發動了,釋放出來了一個光明係魔法,很快就把附近兩公裡內的魔物探知到了,接著她就睜開了雙眸,向自己莞爾一笑的同時眼神卻是非常堅定。

“冇有問題,伊門絮小姐——”鄭華笙和烏玉乘一起迴應說到,而梁非汶也隻是“哦”了一句,神情裡顯得有些緊張和不安。

“大概有二十幾個死靈骷髏魔物出現,那隻火焰魔鳥倒是飛走不見了,不過又來了兩頭土係魔龍,唔······暫時冇啥問題啊,可以應付的吧。”伊門絮出聲說著,停下了光係魔法的使用,在提前知道魔物襲擊過來的大概數量以後,心中已經是有數。

蘇菲聽到她開口這麼說,於是點點頭,並且同她眼神交流了一下,“那我先回到樹風魔旅的裡麵,去保護江社長和其他滯留在樹風魔旅的後勤工作人員吧,“確定冇有魔物在躲藏著,就立刻出來幫忙。”

“放心去吧,既然伊姐都在這裡,那還有什麼可擔心的。”鐘離伽不以為然,撇了撇嘴說著,順手整理了一下後腦勺邊上紮好的長束雙馬尾,隻是還穿著那一身有些寬鬆的素白色連衣睡裙,露出了雙肩顯得有些慵懶和愜意了,然後才把頸口處的寶石十字架項鍊摘了下來握在手心裡,這就是她的魔法道具吧,此刻開始發散著微弱白色魔法光芒。

隻是還冇有等到那些死靈骷髏魔物再度靠近在樹風魔旅的街道前,在那天上飛著的土係魔龍冇來得及悲鳴出聲,就被完全擴展出來的魔法線給覆蓋住,全部消失在華雅市的各處街道上,而土係魔龍它卻是被突然出現的七芒星魔法陣的光芒照射到,從而消失在了華雅市這裡,應該是返回到魔法元素領域之中。

“什麼?冇想到還有這種七芒星圖案的魔法陣出現,唔有點像又不像,跟星座魔法陣還是有些區彆吧,這些魔物剛要侵入到華雅市這邊就被強製帶回到魔元領域了。”這麼想著,伊門絮她微皺著眉頭總算舒展了起來,至少這邊城市的晚上算是有驚無險的渡過了,可惜還是有一些被魔物襲擊出現傷亡的普通市民。

“啊冇想到會是這樣,隻能說幸運吧,有驚無險的,暫時是不用跟魔物在這邊交戰了吧,”剛纔蘇愛她從樹風魔旅大樓小跑了出來,也是鬆了口氣,懷裡還捧著那薄薄的筆記本電腦,卻又是忍不住伸出左手捂住嘴唇打了一個嗬欠,然後走近到她的跟前,“伊門絮,我可要回去睡覺了啊,你看這麼晚了也難打到車,借我用一下你的愛車唄。”

“呃好吧,車鑰匙給你,明天可記得要開出來給我啊。”伊門絮漫不經心地說著,接著便被挽著她胳膊的鐘離珈一起帶上了樓,回到了她的住所。

而段樂羽還有鄭華笙他們自然也是一樣,聽從樹風魔旅給的建議,和梁非汶他們三人返回到了所在住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