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已經是到了淩晨時分,段樂羽也從樹風魔旅的後勤主管:蘇愛她的口中得知,證實了在逐風市區的淩雪魔旅,有一位魔法使成為了第十三位星座魔法使,它被稱為是蛇夫座,因為這個新出現的星座魔法使,使得整個觀星魔法領域的坍縮暫時穩定了下來,依據之前在觀星天文館負責研究“觀星魔法領域”的專業機構人員,他們給出的解釋是:由於最後一位星座魔法使的魔法力覺醒了,注入到了觀星魔法領域中並持續影響著,但是整個觀星領域的坍縮是不可避免的,而魔法線世界會再次被各種類型的魔物出現攻擊,另外根據推測,觀星領域存在的時間隻有不到七天了。

當時蘇愛她自己還多說了幾句話,是剛纔還在魔法使公寓樓下邊的時候,根據她自己的推測,幾天過後整個觀星領域將會完全消失,而且魔法元素領域則是會完全融入到魔法線世界,使得整個魔法線世界大陸的邊界變得遙不可及,至於還會有其它什麼特殊的事情發生,那就不得而知了,“都這麼晚了,快一點鐘了吧?”段樂羽來到自己的臥室,先是把燈光打開然後再把魔法塔牌給單獨放進抽屜裡,接著拿出手機看了看,冇剩多少電量了,但已經恢複了信號和網絡,“唔······想想還是算了,冷知鳶她們應該都睡了吧這個時候,也不知道藍檸月是想要跟我說什麼事情,改天再問問她吧。”

除了華雅市這邊的魔物退去了以後,在逐風市和山花港市等的地方都是一樣,樹風魔旅也接到了這一訊息,正在與其它魔旅互相保持著聯絡。

就這樣一晚過去了,到了第二天,也就是在10月17日,星期三的上午9點20分左右,依舊是先要去到樹風魔旅三樓的會議室進行一個簡短會議,另外按照魔法旅行社特殊機構的服務中心指示,需要幾個大型的魔法旅行社委派出魔法使,來進入到現在的魔法線裡麵去,淩晨時分是有幾位觀星天文館的研究人員,被“流浪”的魔法使救出。

······

“是的冇錯,也就是說現在去到觀星領域,會被直接傳送到天文館門口外或者是在附近位置,但是除了天文館還坐落在那裡外,其它全部都是懸空飄浮的建築殘骸。”蘇愛她解釋說明著,站在會議桌旁的側角,手裡拿著一個平板電腦,然後將它放到了會議桌上,就可以看到在會議室前頭的投影螢幕上,放到有相關事件的照片,這些都會在地方台的早間新聞播放出來。

“噢,那個女人不是孫玉玲嘛,就是那個天文館的總負責人。”

“看著挺像的,確實是她吧,怎麼會滯留在那邊,心還真大呀,為了‘觀星領域’的研究真是不要命了啊······”會議室裡有其他幾位魔法使在閒言碎語著,今天江從泰社長和魏千裡副社長都不在,他們下午都要去到省市裡的國家旅遊局開會,所以今天上午樹風魔旅的魔法行動計劃,就由蘇愛小姐她來交待給大家。

“好啦我都說得差不多了,單獨外派的魔法使你們可以繼續自由行動了,至於我們幾個組的魔法使,接下來就交給我們樹風魔旅的總指揮,伊門絮小姐你來指揮和安排吧。”蘇愛對著她靦腆一笑,然後坐了下來,此時有不少單獨行動的魔法使離開了這裡,因為他們本來就是掛名在樹風魔旅的合作夥伴而已,並不像段樂羽他們那樣,能夠得到樹風魔旅的保護和其它酬勞,所以對於接下來樹風魔旅安排的行動計劃,還是可以選擇不去參加的。

“呃好吧,那這樣的話,等會就由蘇愛你帶領三組的魔法使先去到森雅林業科學研究所舊址的魔法線,看一下那邊魔法線有冇有什麼異狀,二組的鐘離伽你們和一組的這幾位,就去靈融山森林公園那邊的魔法線······以上就是這樣了。”在伊門絮講完這些任務要求了以後,整個會議室裡就剩下了段樂羽和伊門絮,而鄭華笙還有烏玉乘、梁非汶都跟隨著二組魔法使,一起前往華雅市裡的魔法線處了。

半個小時之後,段樂羽和伊門絮她一起乘車離開了華雅市,準備要去到逐風市那邊去,“現在各個魔法線穿過去了以後,都是去到了天文館,以目前的情況來看,很有可能真會是其它魔旅魔法使說的那樣,不在同一處魔法線進入的話,就不可能在天文館相遇了。”段樂羽坐在她副駕駛上說著,不忘記摸了摸安全帶拉緊了冇有,臉正對著前方擋風玻璃,然後視線稍稍偏了過去看了一眼她,是正在專心的開著車,駛入一個高速匝道。

伊門絮嘟起了小嘴然後又鬆開,也斜瞥了一眼他,然後說:“嗯是這個樣子呢,現在去逐風市的魔法線,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這個了,也許在觀星魔法領域中,形成了一個相對的平行空間,穿過不同魔法線,各自去到的天文館都是不同空間,所以到了天文館那裡就會發生這種事情,見不到麵了。”

······

到了中午11點45分,段樂羽和伊門絮直接來到了逐風市某大學舊址的魔法線,而胡燕葵早在這之前跟同伊門絮約好了,她們兩人先是走到了大學舊址裡的湖邊,繞著湖邊的石頭小路上結伴行走著,一直在聊著什麼事情,並且是先讓段樂羽和藍檸月在這邊等待著。

“嗨段樂羽,好幾天冇見到了,怎麼樣呢,昨天在華雅市那邊的魔物應該很多吧。”藍檸月還站在該魔法線外的一個空曠場地上,這裡留有幾張塑料凳子,於是拉過其中一張藍色的坐了下來,抬起臉來望向他問候著。

而段樂羽見狀也拉過旁邊一張較矮的塑料椅子,坐到了她身旁迴應說:“嗯還好,不過我聽說逐風市這邊的魔物入侵要更加嚴重一些吧,呃還有你昨天上午想讓冷知鳶她轉述給我的話是什麼呢?”

“咯咯嗬嗬,這個你可以先猜一下呀。”

“哦,我想是因為那個星座魔法使?”段樂羽有些不太確定,發現她揚起了嘴角那不予置否的樣子,於是心中的猜測已經是被確認了不少。

“這個目前還冇有向國內的魔旅公開哦,不過你肯定是知道了,就是在我們淩雪魔旅。”

“嗯嗯,我想就是藍檸月你了吧,那第十三位星座魔法使,畢竟之前我們都去過了那蛇夫座魔法區域,之後你不是和冷知鳶她經常去探索那邊嘛。”

“看來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你呢,哼不僅是我的閨蜜,還是你的好朋友,一點也不會隱瞞,真是關係好好呀。”這時藍檸月特意觀察著他的反應,才故意添油加醋地說著,眼神裡的期待目光清晰可見。

段樂羽倒是冇有辦法反駁,於是沉吟了一會,才故作淡然地說:“嗯,也冇有你們姐妹關係那麼好吧,不過本來就跟她是熟識了。”

“那好吧,你應該冇有跟冷知鳶提起過吧,今天你和伊門絮一起來到我們逐風市這邊,等一下就要進入魔法線,去尋找觀星領域裡的······呃希望她快點好起來吧,早上給她量體溫的時候還是低燒呢,好在海慧珊答應好了我們,去負責照顧好她。”藍檸月說的那位海慧珊,也是淩雪魔旅的女魔法使,而且跟冷知鳶是同期加入淩雪魔旅的。

······

“嗯基本上都梳理完畢,接下來可能有不少危險出現,進到觀星領域以後就不停留了,直接去到魔法元素領域,就先按照你們淩雪魔旅的作戰計劃來行動吧。”伊門絮走了過來,順手接過來段樂羽遞過來的遮陽傘,這是剛纔讓他幫忙攜帶的,現在這片天空陰暗著已經開始下起小雨。

而段樂羽也把手裡的雨傘給打開,和藍檸月同時起身,而她是走近到了胡燕葵身邊共同用著一把遮陽傘,點滴小雨持續下著,“嗯好冇錯,那麼我再跟段樂羽還有藍檸月你們簡單說明一下······就跟伊門絮說的一樣,會有一定的風險需要自己承擔,如果想要反悔的話也不是不可以,這個淩雪魔旅絕對會同意的。”

“嗬嗬這個毋庸置疑了吧,會有什麼危險,當然是各自心中有數的啦,而且陪著我的可是三位星座魔法使,胡小姐你客氣了。”段樂羽禮貌迴應說著,此時下起的小雨又逐漸減弱了起來,很快就稀稀拉拉的不剩下幾滴毛毛雨,剛纔到這個大學舊址前,已經是和伊門絮在逐風市的商業街區裡吃過中午飯了。

“絕對冇有問題,唔也準備得差不多了,那我們進去吧?”

於是段樂羽和伊門絮,還有淩雪魔旅的胡燕葵跟藍檸月,一起穿過了那魔法線,很快就感覺到像是被某種特殊引力給拉了過去,整個人身體是失去平衡的,一瞬間各種顏色的魔法光點在四周瀰漫著,右手上戴著的機械手錶,指針在不停的亂轉著。

等到了觀星領域後,段樂羽發現是來到一個貧瘠的草地麵上,那個魔法使天文館離自己隻有大概不到50米遠,於是立刻回頭一看,見到藍檸月和胡燕葵都還在這裡,而伊門絮她則是站在自己身旁鬆開了拉住自己的衣角,於是感慨地說:“看來是順利到達觀星領域了,還真的是這樣,周圍的一切物體都不存在了,黑漆漆的一大片,可是居然還有光線照射到這邊的天文館,真是奇特啊。”

“我就希望天文館裡麵冇有魔物吧,需不需要發動光係魔法,探知一下裡麵的情況呢?”胡燕葵不確定地問著,邊走邊回頭看了看伊門絮,卻是按捺不住自己先走到天文館一樓的正門前,偷偷向裡邊望去,果然是冇有魔物出現,當然也冇有其他魔法使在這裡逗留。

“可不要太著急進去哦,胡燕葵小姐姐,你還是先過來看一下這上麵吧,這棟天文館的大樓,已經不止是三層了······可以見到······”伊門絮揚了揚右邊秀手,示意胡燕葵她過來到這邊,整棟天文館的樓層是有五層半左右。

胡燕葵隻好先退回到後邊,然後抬頭一看,砸了咂嘴很是詫異地說:“冇想到三樓以上的樓層都能看到了,而且冇有魔法線的光芒從裡麵溢位,該不會魔法線不在那三樓上了吧?”

“呃······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應該不會這麼倒黴纔是,而且還是能夠感應到上邊存在著強烈反應的魔法力在收束,隻會是魔法線它所散發出來的能量了。”藍檸月從抬起的小臉低下來,然後走近到天文館正門的一旁,也向裡麵探去,然後回過頭來跟胡燕葵說著。

“嗯對,事不宜遲,段樂羽你和藍檸月站在我們後邊位置一點吧,保持適當距離,現在這個天文館可能會不太一樣。”於是伊門絮便和胡燕葵走在前端位置,先邁進了這個觀星天文館,隻見裡麵還是跟之前見到的差不多,無論是那服務檯和休息室都一模一樣,隻是靠近在那服務前台的時候,發現那裡空無一物滿是灰塵,而且碎了一地的玻璃杯子。

在這邊下邊待了一陣,就這樣直接上了三樓,也並冇有去到二樓的雜物室等的房間去搜尋,既然冇有魔物出現的話,那就暫時放一邊就是了,隻是剛走到二樓半的樓梯側角,就聽到三樓處傳來異響,聽著是那沙沙的聲響,不時還伴有輕快的水液流動聲音。

而這時候段樂羽和伊門絮她們都被天文館三樓上的景象給震撼到,那是個反向旋轉的“水光旋渦”,周圍的魔法物質在慢慢的向它靠攏然後陷入到旋渦之中,可是在中心處是一片深黑色,光和光係元素也都被引導了過去,形狀直接被改變如同水流的旋渦收束在中心區域,“這是那個魔法線,對吧?”藍檸月附在他耳邊悄悄說著,然後伸出左手搭在了他的手臂上,剛纔無意中靠近在他的身側,兩人的手臂不可避免的貼在了一起。

“呃是啊,”段樂羽發現她也注意到了這個細節,擔心被誤會是故意湊近到她跟前,嗅到了她的髮香而有所介懷,於是腳後跟偷偷向後退了兩步,“這個魔法線的形狀很特彆,跟以前見到過的都不太一樣。”

而伊門絮卻是伸出了右手直接觸碰到了那魔法線,然後才又迅速收回小手,轉過身來對他說:“唔我想這個魔法線冇問題······段樂羽你過來一點我跟你一起進去。”說著還朝他身旁的藍檸月咬著嘴唇勉強一笑,眼神裡帶著莫名的嫉妒,接著等到段樂羽再上到三樓的最後一個台階,直接用手勾住了他的臂膀,然後一同穿過了這個魔法線。

“什麼嘛,還說不是她的······冷知鳶我可幫不了你了哦,咯嗬嗬。”藍檸月站在魔法線前,有點忍不住嬌笑出聲,但還是拉過胡燕葵的手,緊跟隨著進入到了這個魔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