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她轉念一想,劉柔麗這次這麼大費周章,連遮蔽器都開了,想必門口也有人守衛,如果不做偽裝,恐怕根本出不去,她點了點頭,答應了。

等到逃出去以後,她會好好和慕廷彥解釋清楚的,事情緊急,想必他也不會不分輕重。

“好,就按照你說的做。”

見楚安安答應了,看到她眼中滿滿的信任,歐景澤不知怎麼,心裡有些沉重,但他很快就掩去了那一抹遲疑和愧疚。

“那我注意著外麵的動靜,一會兒,你就跟著我一起出去,千萬不要被髮現。”

“我明白。”楚安安緊張得要命,盯著外麵,注意著動靜,因此,完全冇有發覺方纔歐景澤神情上那一抹不自然。

兩個人等了一會兒,直到外麵冇有再傳來任何聲音後,楚安安才按照歐景澤所說,穿上了他的衣服,被他緊緊地摟著,向外走去。

兩個人的體型差不小,因此,楚安安穿著他的外套,把身上的衣服遮了個七七八八,加上戴著口罩,又把臉藏在男人的懷中,因此,倒還算順利。

一路就走到了商場的大門口,楚安安忍不住抬頭,看了一眼周圍,果不其然,發現幾個神色緊張的男人,正在盯著進出的人們觀察著,估計是想要在出口直接把她給抓住。

楚安安連忙低著頭,歐景澤見狀,用力摟著她的肩膀,兩個人都提著一顆心走了出去。

所幸,這個時間段進出商場的人很多,因此,兩個人的打扮雖然有些奇怪,但也冇有被人盤問。

歐景澤攬著楚安安,直接到了停車場,確定冇有人後,他才鬆開手。

“應該是安全了,這裡不會有他們的人了。”

楚安安長舒一口氣,“看來是這樣,謝謝你,不是你在的話,我可能就逃不掉了……”

“我們不是朋友嗎?說這些乾嘛?上來吧,我送你回去。”

楚安安本想拒絕,讓慕廷彥過來接她就好,正好可以給他看自己錄音下來的證據。

但歐景澤又開口道,“雖然暫時這裡不危險,但是也說不準會不會有人搜過來,我送你吧,反正好人做到底嘛……”

楚安安想著,也有些擔心,既然如此,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那麻煩你了。”

楚安安上了車,歐景澤把車窗都搖上,鎖好,隨即,拿出一瓶誰水,遞給楚安安。

“你的臉色挺不好看的,喝點水吧,壓壓驚。”

楚安安其實並不渴,但不想拒絕歐景澤的一番好心,就打開來,喝了一口。

喝了水之後,歐景澤問她要去哪兒,楚安安告訴他去慕氏後,便突然覺得有點困。

她努力地想要睜開眼睛,但是,眼皮卻好像有千斤重似的,大腦越來越昏沉,一陣陣奇怪的脹痛襲來……

“奇怪,這是怎麼了……”楚安安用手拍打著腦袋,想讓自己清醒起來,可是卻一點用都冇有,最終,她腦袋一歪,直接在昏睡過去。

“安安?安安?”歐景澤見狀,推了她兩下,發現楚安安冇有任何反應了,這纔開車,向著和慕氏截然相反的方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