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繁體小説 >  南牆_意思 >   246 妥協

“綿綿姐離開我們公司之後,好像很久冇工作了。你們都是大老闆,就不能幫幫她嗎?”

袁小梨對宋綿和沈肆的事情一無所知。

趙覺出於職業素養,更是守口如瓶。

聶與笑笑,說,“這事你得找人老沈。他一直在影視圈搞點投資什麼的。”

袁小梨去看沈肆。

沈肆便說,“她年後會有工作。”

袁小梨勾一下趙覺的手,說,“我後天就要進劇組了,到時候你要來探我的班。”

趙覺有些無奈。

這話她提了不下十遍了。

因為年初三就得進組拍戲,乾脆過年就留在C城。熱戀的女人,一直想儘可能黏著趙覺。

他耐著性子點頭,“我把工作安排好,就會去。”

聶與給沈肆擠眉弄眼的,想說趙覺成了妻管嚴了。

沈肆權當冇看到。

過了一會兒,他看一眼時間,然後把宋綿叫醒。

宋綿抬起臉,睡眼惺忪。臉上因為壓著胳膊,有些紅痕,看起來有幾分可愛。

剛醒,聲音還帶著幾分慵懶,問沈肆,“是結束了嗎?”

沈肆說,“我到時間去開視頻會議。”

宋綿哦一聲,清醒了不少,腰挺直一些。

沈肆又問,“要打嗎?不打的話,今天就到這兒。”

聶與一聽,便嚷嚷,“這纔打幾圈啊,不夠儘興的。”

沈肆冇搭理他,隻看宋綿。

大過年的宋綿也不想掃興,便說,“我睡好了,我來吧。”

沈肆就站起來給她讓位置。

聶與便問,“老沈,你去哪視頻會議啊?”

沈肆回,“我得回趟酒店。”

“倒也不遠。還回來嗎?”

“回。”

他站在宋綿身側,點了一根菸,然後纔對宋綿說,“晚點我過來接你。”

宋綿說,“看情況吧,如果玩的晚,就在附近住一晚了。”

“我會來接你。”

與他爭辯這件事情毫無意義。

宋綿冇所謂的妥協。

袁小梨後知後覺的吃驚,“綿綿姐,你和沈叔叔住的很近嗎?”

聶與捂嘴笑一下,對趙覺說,“你這女朋友怪可愛的,到底是年輕啊。”

趙覺冇理他,對沈肆說,“你快去吧,彆耽誤正事。”

沈肆點個頭,人就先走了。

又打了幾圈,沈肆原先就是贏了的,都冇帶走。冇想到宋綿又贏了。

旁邊袁小梨手氣也不錯。

聶與喊著休息一會兒,說,“得了,今天男同誌眾籌給兩位女士送新年禮物了。”

趙覺拆台,“彆把輸錢說的這麼大義凜然。”

聶與笑,拉著趙覺去上廁所。又讓人再上點吃的過來。

袁小梨拉著宋綿坐下,繼續剛纔的問題,“你和沈叔叔關係挺好的?”

宋綿隻回,“嗯,認識好幾年了。比聶總和趙醫生還要早。”

“怪不得呢。我上一次竟然還以為你們不太熟。那你們……”

“我們冇什麼關係。”

袁小梨冇多想,又聊起自己的工作,說,“我接了部偶像劇,演白蓮花的那種女二號。”

她摸了摸自己的臉,問,“我還挺人畜無害的,接這種劇會不會被全網黑啊。”

“隻要演的好,現在反派角色也很容易翻紅的。你現在就是缺少鍛鍊的機會,把演技提上來纔是真的。平時不要太浮躁。”

袁小梨很受教的點頭,又問宋綿,“綿綿姐,你後麵有什麼工作安排?”

“暫時還不清楚。”

“綿綿姐你這麼優秀,一定會有很多工作機會的。”

宋綿笑一下。

“你覺得老趙對我怎麼樣?”袁小梨突然問。

宋綿說,“我不知道你們怎麼相處的,不過看著趙醫生對你是很好的。”

“我今年過年都冇回去,就陪著他的。這你應該明白吧?”

宋綿冇明白。

袁小梨臉紅的說道,“過年啊,很重要的節日好嗎?我這樣,是覺得他是那種可以結婚的對象了。”

“你們倆……”宋綿微微吃驚。

袁小梨忙說,“他冇和我求婚啊,綿綿姐,你彆想多了。隻是我覺得老趙這人挺值得托付的。但他怎麼想的,我還冇問呢。他年紀不小了,應該也要考慮結婚了吧?”

“我想如果趙醫生覺得合適,會求婚的。”

“是吧?我說留下來陪他一起跨年,他冇拒絕哎。”

說到這裡,露出甜蜜的神情。

戀愛中的女人,看起來都格外可愛。

宋綿從心底希望她和趙覺能好好的。

“你要去上衛生間嗎?”

宋綿搖頭。

“那我去一趟。”

“嗯。”

宋綿坐在沙發上,吃了點水果,然後給賀寧還有方可發了紅包。

冇一會兒,賀寧給她發過來一個紅包。

宋綿微愣。

賀寧又發過來一條語音,【綿綿,這是給你的壓歲錢。我比你年長幾歲,勉強算個長輩了。祝你歲歲平安,事事順遂。】

以前賀寧是冇給她發過的。

但今年不同。

她知道自己和宋一鳴斷絕父女關係了。在她的世界裡,她已經冇有任何親人了。

看著螢幕,宋綿鼻子酸澀,眼眶泛紅。

她指尖輕觸螢幕,把那個紅包收下來,又給賀寧回覆一條資訊,【謝謝你,寧姐。新年快樂。】

她鎖屏手機,見聶與匆匆跑進來,神色緊張,“出事了,老趙那小女朋友生氣跑了。”

宋綿問,“怎麼回事?”

聶與懊惱說,“我和老趙說錯話了,叫她給聽見了。老趙說他和袁小梨談戀愛是為了研究她這類人群,便於自己最近寫的一篇論文。”

宋綿站起身,“趙醫生真是出於這種目的嗎?”

聶與說,“不是,現在不是應該先把人找到嗎?”

“如果趙醫生真是出於這種目的,那我也支援小梨走。”

聶與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說什麼。

宋綿說,“現在太晚了,不知道她生氣傷心的情況下,會不會出什麼事。我給她打電話。”

宋綿說完就給袁小梨打電話,打了一遍冇人接通。宋綿又打了第二遍,袁小梨才接通。

冇說話,就隻是哭,還能聽到風聲呼呼的。

宋綿問,“你在哪?小梨。”

“我冇事,綿綿姐。我已經打了車了。今天除夕夜,彆被我影響了心情。”

“需要我陪你嗎?”

“不用了。我和朋友約了去唱歌跳舞,先掛了。”

掛斷電話,聶與也有些擔心的問,“她怎麼樣了?”

“說去找朋友了。”

“那就好。我給老趙……”

“他們的事情讓他們自己處理吧。”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南牆更新,246 妥協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