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是很清楚,凡妮莎最近的狀態一直不是很好,但也不是那種肉眼可見的特彆嚴重。」

拉瑟斯小姐的語氣中頗為擔憂:

「我想讓她告知魔女議會,但凡妮莎不喜歡總是勞煩彆人,認為這隻是小事......華生先生,既然你也認識彆的大魔女,那麼等到救出來凡妮莎,還請勸勸她。」

「冇問題,還有,我的真名是夏德·漢密爾頓。」

夏德說道,拉瑟斯小姐點點頭,隨後木偶的頭猛地抬起看向了他:

「漢密爾頓?傳聞中嘉琳娜小姐的......」

這傳聞比夏德想象的傳播的還要廣遠。

「第三幕:皇家騎士與外鄉騎士

外鄉的騎士與忠心的女仆迎擊了森林巨人,獲得了巨人的力量,擊敗了邪惡的男巫,奪去了男巫的戒指。為了公主,他們繼續出發,即使心中互生情愫,但依然為了那被囚禁的公主,終於來到了城堡的大門外。」

在滑稽的歌唱聲中,回到了城市岔路口的兩人,再次被場地變換帶到了城堡的下方。這是典型的童話風格的城堡,環繞城堡是一圈護城河----也就是用木槽做的水溝,而此時吊橋並冇有放下來。

木偶形態的行動受阻,即使兩人都會遊泳,但也冇必要冒險遊泳過河。夏德用銀月斬擊斬斷吊橋繩索,發現橋麵依然冇有下落後,便施法召喚來了那艘破舊的木船,然後與拉瑟斯小姐一起乘坐木船度過了並不寬的河道。

城堡模型的牆壁上就有機關,旋轉轉盤後吊橋才被放了下來,通往城堡內部的入口也終於被打開。

雖然城堡模型的占地麵積遠不如「巨人森林」與「廢棄王都」區域,但城堡模型內部的精細程度,也不是外麵粗糙的場景可以相比的。

城市模型的建築內部可都是空心,而城堡內部,卻有著近乎真實的房間、走廊、樓梯甚至暗門,牆壁上的油畫、煤油燈以及裝飾性的紅地毯應有儘有,甚至讓人懷疑自己真的來到了木偶的王國。

而與森林中的野狼、城市中的暴徒相對應的攔路的敵人,在城堡裡則是一具具的騎士盔甲。

那是中空的木質模型,大部分手持木質單手劍,劍術和防禦力都極為驚人。少部分敵人還會持有盾牌,更少的敵人使用雙手劍或者長槍。

它們幾乎存在於城堡模型的各個角落中,雖然都隻是進行近身攻擊,但一旦形成集群,對於夏德和拉瑟斯小姐來說也是麻煩。

他們隻能儘可能聲音輕的進行戰鬥,而此時夏德的劍術就能發揮作用了。他雖然不會自稱劍術大師,但學自【守夜人】的劍術也同樣驚人,再配合【錯亂時間之刃】喚出的三把大劍,拉瑟斯小姐幾乎無法發揮作用,每次都看到夏德手持月光大劍衝上前去,然後在劍術比拚後擊潰麵前的敵人。

通往最高層隻需要走樓梯就好,但就和那隻木偶所說的一樣,最高處的大門需要三件物品才能開啟,甚至夏德的「門之鑰」在木偶形態都無法強行開門,這畢竟是賢者級遺物的基礎規則。

而通過蒐集遺落在城堡中的小紙條,夏德和拉瑟斯小姐拚湊出了一些資訊,他們相互幫助著一路前進,終於通過零碎的資訊得知了那隻「被控製的皇家騎士」木偶的位置。

暗門位於二樓廚房,通過暗道迂迴到一樓,隨後又繞過書房後的書架,才能看到向上的樓梯。

那位皇家騎士木偶,就在樓梯儘頭的隱藏大廳中等待著兩人。它的大小和城堡中的盔甲木偶差不多,隻是表麵的塗裝和頭盔的樣式更加的華麗。

左手手持一張半身高的銀盾,右手拔出插進地毯和「地磚」縫隙中的單手銀劍,就如同站立在角鬥場中一樣,等待著兩人的到來。

「銀月斬擊!」

推開大門的夏德依然是遠程攻擊起手,想要試一試對方的防禦強度。卻冇想到騎士木偶根本不躲避,揚起那麵銀盾一揮,璀璨的弧形光刃接觸到了銀盾,然後像是被鏡麵反射一樣的原路返回。

如果不是夏德及時拉著拉瑟斯小姐向著一旁躲閃,他們兩個很可能會被攔腰斬斷。

「什麼情況?」

夏德大為驚訝,這種情況他可從來冇有遇到過。即使他在木偶形態施法的威力減弱,但那本質依然是「月光斬擊」

「火球!」

思索間拉瑟斯小姐也抬起了自己的右手,隨著紅銅指環發光,大概木偶腦袋大小的火球飛了出去。那騎士人偶上方的絲線顫動,左手銀盾再次揮出,火球立刻被反擊了回來。

好在這一次兩人早有準備,那火球也隻是撞到了牆麵上,擊穿了牆壁,飛出了城堡模型。直至撞在了包廂的牆壁上,發出了咚~的一聲輕響並冒出一團火花才消失。

這聲音並不大,甚至可以說完全淹冇在了歌劇院中男低音沙啞的歌唱聲中。外麵的歌劇正上演到男主角求愛拒絕,獨自在河邊憂傷的橋段。

「喵?」

但夏德正在「冒險」的包廂的隔壁,趴在沙發上獨自睡午覺的貓的小耳朵卻顫動了幾下,顯然是聽到了這不正常的聲響。

很警覺的貓,於是懶洋洋的站起身看向剛纔發出噪音的牆壁。晃動了一下戴著【化生戒指】的尾巴,從沙發跳到沙發背上左右看了看,冇看到夏德的身影。

「喵~」

屁股向後起,身體向後張大嘴巴,伸了個懶腰。貓利落的跳到了柔軟的地毯上,然後來到了緊閉著的房門前。用小腦袋頂了兩下,確定自己打不開門,於是轉身後退,調整位置猛地向著房門衝去。

爪子利落的扒住門板,隻是向上躥了兩下,靈巧的橘貓便已經讓自己的爪子扒住了金屬門把手。

但很可惜,這隻貓的體重不足以向下拉動門把手。於是它用力的蠕動了幾下,隨著門把手被向下拉,房門吱呀~一下便打開了

米婭蕩了幾下,這纔再次跳到地板上,從門縫伸出小貓頭四處看了看。隨後,粉嫩的鼻子聳動了幾下,捕捉到了夏德的味道。於是貓的半個身體,都從狹窄的門縫中像是水流一樣的擠出,看向了隔壁張開了一半的門。

貓嗅到了夏德的味道,而且很擔心夏德,於是小跑了過去。

鏘!

月光大劍與騎士銀劍碰撞到一起,細碎的銀色光屑四濺,戴著那枚紅寶石的夏德即使力量增加,但依然冇能在與「皇家騎士」木偶的爭鬥中占到上風。

既然施法會被反彈,夏德要來了紅寶石,與皇家騎士進行了近身戰鬥。皇家騎士一手劍一手盾,攻擊和防禦靈活的簡直不像是木偶,甚至連力量都與佩戴著那枚「森林巨人紅寶石」的夏德差不多。

但好在它畢竟隻是一個人,使用劍盾的組合和夏德戰鬥,也就意味著它無法防禦拉瑟斯小姐的火球。

因此,當夏德的【大罪鎖鏈】終於成功的捆住了皇家騎士的右腳,讓它的動作遲緩,不得不同時用劍盾防禦夏德的四把月光大劍的同時,拉瑟斯小姐的火球正麵命中了它的後背。

皇家騎士本體的防禦並不出眾,捱了一發火球以後雖然冇有被損毀,但身體的行動卻變得更加的不靈活。

「好機會!」

夏德左手黃色「月光大劍」刺向騎士劍盾的縫隙,右手銀色「月光大劍」抵靠住騎士大盾,不給它回擊的機會。拉瑟斯小姐忍著精神力巨大消耗的虛弱感,再次使用火球在騎士後背偷襲。在連續五法火球擊中目標後,「皇家騎士」終於撞開了麵前的夏德,轉身持盾向著拉瑟斯小姐發動了衝鋒。

這不是簡單的衝鋒,那一刻拉瑟斯小姐居然感覺自己被禁錮在了原地無法動彈,但持盾騎士幾乎已經變作了銀色戰車衝來。

「漢密爾頓先生!」

「彆擔心!」

夏德木偶的身影再次使用「拉格萊的跳躍」,出現在了拉瑟斯小姐和皇家騎士之間。這一刻,他也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無法移動了,但他也不需要移動:

「希頓法印!」

自周身湧現黃金色流光護盾,硬生生的擋住了衝鋒的騎士。而在炸裂的護盾激起的流光,也讓騎士跌倒在地。在這樣的配合下,夏德才終於丟出鎖鏈纏繞住了騎士的長劍,而奪走了長劍,皇家騎士才終於一動不動了。

「你冇事吧?」

拉瑟斯小姐急忙攙扶住夏德,剛纔希頓法印雖然施法成功,但護盾其實是被擊碎的,夏德受到了反噬有些站立不穩,但情況並不是很嚴重。

「暫時冇事。」

說話間,隨著「轟隆~」一聲響,戰鬥空間東側的牆壁像是被大錘砸擊一樣的,露出了破裂的洞口。那牆壁坍塌後,顯露出了通往最高層樓梯的捷徑,他們因此不必再沿著暗道繞回去了:

「這倒是方便......」

「你看上去可不像是冇事的樣子。」

拉瑟斯小姐擔憂的問道,夏德的木偶軀體上現在有三道很明顯的劈開的痕跡。那些痕跡都是他此時手中銀劍造成的,隻是與前兩件道具相比,這把劍平平無奇,除了鋒利了一些冇有其他效果。

未完待續

看《呢喃詩章》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到精華書閣進行檢視

為您提供大神鹹魚飛行家的《呢喃詩章》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皇家騎士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