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十年前,有一少年拿著聖女信物前來,聲稱聖女命他暫代你接管驍龍突擊隊。」

「軍令不可違,我們自此後隻能聽他的號令,揹著大領主做了許多事情。」

「再後來,助他改頭換麵接管了大祭司之位。他會時常將少主近況相告,為人也謙和有禮,漸漸便得到了兄弟們的信任。誰知……」

鄒敬眼底盪出濃烈的恨意:「誰知,他竟悄無聲息在我們每日飲食裡下了蠱毒。麒麟目丟失後冇幾日,蠱毒便發作了。」

林楚抿唇,眸光閃了閃。

所以,麒麟目丟失,遭遇天罰,不過是齊遲為了掩蓋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手策劃出的把戲!

林楚半垂下眼睫,眼底帶著一閃而逝的複雜:「他……做出這麼多事情來,因為什麼?」

「不知。」

鄒敬搖頭:「至少,老奴始終百思不得其解。」

「齊遲在南疆的權勢地位無人能及,突擊隊上下也無人不臣服於他。若說有一日他真的打算推翻大領主取而代之,憑他手中的軍令,我們自然也隻能相助他。實在冇有理由,對我們動手。」

林楚冇有開口,臉色卻一瞬難看,連身軀都在顫抖。

林止蹙眉,將她素手握在掌心處,但覺林楚手指冰一般寒冷。

「老楚莫怕,你還有我。」他說。

林楚艱難抬頭,朝他扯一扯唇,笑容卻艱澀淒冷。

老塵他應該是明白了她的心思,他們都猜到了齊遲毒殺驍龍突擊隊的緣由。

這個緣由足以將人心戳的千瘡百孔,鮮血淋漓。

「老奴起先聽出去查探的兄弟說,遇見個同聖女極其相似的女子。老奴便想著大約是少主來了,卻不敢斷定,生怕是那歹人為了尋找我們想出來的把戲,所以纔多方試探。」

「待老奴確定了您的身份之後,才叫人將您逼入到血池裡,因為地宮脫身的密道就藏在血池底部。當初齊遲嘴臉暴漏後,老奴想著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就帶著兄弟們藏進了牯牛洞,又挖了這條密道藏身。」

「這裡是齊遲唯一不知道的場所,亦是整個南疆最安全之處。」

「這最安全的地方還真是……半點不叫人喜歡。」

「少主莫怪,事急從權。」

鄒敬說道:「從前這血池裡裝的並不是鮮血而是清水。自我們躲起來後,齊遲便將清水換做了鮮血。」

「他偶爾會出現在此地,為了防止他發現我們的秘密,我們並不敢離著他太近。」

「故而,他弄了那麼個血池到底是為了什麼,老奴始終不得而知。」

「原因不重要。」林楚擺了擺手,眉心微蹙:「我帶來的人呢?」

「都在。」

鄒敬說道:「地宮裡那幾位被大家擒住後,就關在大殿裡。待老奴與少主說明緣由後,自然會將他們歸還。」

林楚瞧一眼林止:「鬼衛呢?」

鄒敬眼底生出幾分尷尬和不安:「初見少主時敵我不明,那些兄弟就……。」

「無妨。」

林止淡淡說道:「百鍊成鋼,本座不介意讓他們多些曆練。能活著回到本座身邊之人,纔是真英雄。」

鄒敬鬆了口氣:「老奴聽聞林爺身邊有一神醫,或許能破除了無痕這種陰邪的玩意。不知可否請林爺救救突擊隊?」

為您提供大神葉無雙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1335 軍令不可違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