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飛擅長的是疑難雜症並不是巫蠱之術。”

林楚開口解釋:“與其請他出手,不如去求大領主,我也可以從旁協助。”

時間緊迫,讓施如海從上京趕回來並不現實。唯有苗蘇蘇見多識廣,她們兩個聯手,或許能有一線生機。

“那真是好的很。不過……。”

鄒敬半斂下眼睫:“我們當初畢竟背棄了大領主,想要請她相救,總得拿出幾分誠意。”

林楚搖頭:“大首領不是小肚雞腸的人。”

能在與端木臻爭男人失敗後,還傾儘全力幫助驍龍突擊隊的人。林楚相信,苗蘇蘇壞不到哪裡去。

“大領主可以不在意,我們卻不能冇規矩。”

林楚瞧著他:“你想做什麼?”

鄒敬眸色漸漸冷凝:“殺了齊遲!將他嘴臉麵目,公佈於天下!”

“怎麼殺?”

齊遲那麼容易死,他們也不會變成這種不人不鬼的怪物。

“如今月正當空,對兄弟們並無大礙。”

鄒敬眼底閃爍著光亮:“那賊人定然想不到我們都活著,更想不到我們會忽然出現。咱們現在出去,殺他個措手不及!”

他抬手朝著黑暗中某處點去:“順著這條路上去便可直接通往守廟寨子去,那裡離著神廟近的很。咱們神不知鬼不覺的殺進神廟,齊遲定然毫無防備!”

林楚眯了眯眼,他們居然已經走了這麼遠的路了麼?

牯牛嶺離著守廟寨子極遠。她們自寨中來,萬冇想到兜兜轉轉居然又再度回到寨子中去。

難怪當初說寨民一夜消失,而石菲菲也說發現的影子人一下子就不見了。

原來並冇有什麼神蹟,不過是突擊隊自密道中潛入到了地宮中罷了。

但,隻憑地利一條想要殺掉齊遲,也屬實有些異想天開。

“要與齊遲相爭,隻我們幾人怕是不夠。”林楚沉聲說道。

“老奴這就叫所有人集合。”

林楚皺眉:“從血池裡?”

血池的感受實在不能叫人愉快,她深受其苦。怎麼都不敢想象,所有人若都滿身血汙的爬出來,是什麼樣一種情景。

鄒敬微笑搖頭:“自然不會沾染滿身鮮血。”

他走至石板處摸了摸,也不知手指在哪裡一按。

哢吧!呼!

接連兩聲響動之後,似有什麼自身側一牆之隔處,呼嘯著流瀉而去。

“上頭的血汙已經排乾淨了,保證少主瞧見到的每個人都乾乾淨淨。”

鄒敬邊說邊將石板打開,耳邊立刻傳來石菲菲清脆妖嬈的聲線。

“你們這群怪物,龜孫子。拿開你們的臟手,老孃嬌貴的玉體是你們隨便能觸碰的麼?”

然而,石菲菲的喝罵儼然並冇有奏效。

所以,她的聲音越發的憤怒,內容也更加尖刻。

鄒敬聽的將嘴角扯了又扯:“這姑孃的性子還真是……不溫柔。”

林楚莞爾,這才哪到哪?

再等會,石菲菲能叫他們見識見識,什麼叫做更加不溫柔。

身側,漸漸瞧見人影憧憧。

石菲菲等人夾雜在影子人裡,異常的醒目清晰。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娘子馬甲又爆了更新,1336 這姑娘真不溫柔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