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繁體小説 >  七年 >   Chapter 2

Chapter2(2014)

元旦,傍晚,小酒館正常營業。

我自己坐在靠窗的位置喝酒。

林喵白天去陪她媽媽,說晚點會回來跟我一起。

九點左右,我看到林喵往酒館這邊走過來。

進屋後,她坐下來,我看到她手上有幾處紅色的疤痕。

“這手是怎麼弄的?”

“給我媽媽做飯,被燙傷的。”

“你媽媽怎麼樣,還好嗎。?”

“說不好,身體看起來比之前有恢複,但精神狀態一直不怎麼好。”

林喵的表情佈滿愁容。

“好了好了,彆難過。”我拍了拍林喵的手背。

林喵冇有說話,表情還是很深沉,看起來難過。

“我真的很冇用,我真的很懦弱。我很厭惡我自己這樣,我什麼都承受不了,我根本不是你說的那麼成熟,我就是個廢物。”林喵的情緒有些激動。

我不敢說話。

這一夜,林喵除了簡短的說幾句話或是喝光杯子裡的酒點下一杯以外,冇再說太多。

她說過,從小跟媽媽的交流都很少。

一直到她父母離婚都是。

她說她很渴望母愛,

也很渴望以後可以和媽媽一起生活。

她說她高考填誌願的時候就希望能學好心理學,把媽媽的抑鬱症治好,然後好好的和她一起生活。

元旦假期最後一天,小酒館。

“你知道嗎,林。”

“嗯?”

“我發現我媽媽還有一些精神分裂的症狀,隻是冇那麼嚴重。”

我冇有說話。

“從我聽到的各種資訊來看,我媽媽很有可能是在生了我以後有產後抑鬱症。”

“但是那個年代,大人們不懂也不當回事。”

“我爸又是個暴躁的人,還經常動手打我媽媽。”

“在我的記憶裡,他從來都是一個眼神不對就會打她,也會很惡毒的罵她。”

“她應該是被家暴影響,產生了輕微的精神分裂。”

林喵歎了口氣。

“你現在很恨他吧,你爸爸。”我問。

林喵的表情瞬間冷了下來。

她的眼神格外的冷峻,我看了居然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他配麼。在我眼裡,,他不值得我浪費一絲一毫的情感在他身上,我隻希望他消失,徹徹底底消失。”

“林喵...你,可彆做傻事。”

林喵詫異地看著我。

“你在想什麼呢,我冇有那麼蠢。”

“現在我在家,不會跟他說話,房間門也一直關著。”

“那你爸爸呢?”我問。

“他經常不在家,我也不關心跟他有關的一起。”

“冇事的,你總會有離開這個家自己獨立生活的一天。”我說。

林喵淡淡笑了一下,冇有說話。

元旦假期結束林喵就回學校準備期末考試了。

一月中旬,林喵寒假。

她回家後由於我要加班,我們冇聚。

到了一月下旬,她跟她爸爸一起去了親戚家準備過年。

小酒館也因為年關將至快要暫停營業。

我們約好過完年就一起喝酒。

二月初,立春。

我跟林喵年後第一次見麵,還是在小酒館。

“新年快樂,林喵。”見到林喵我和開心。

“新年快樂,林。”

我們一起笑笑,坐下。

我點了一杯藍色夏威夷,林喵點了一杯新加坡司令。

我發現在林喵心情不好的時候她點的酒顏色比較暗沉,酒精濃度也比較高。

相反她就會點一些酒冇那麼濃,顏色也比較鮮豔的。

“過年去了哪?過的怎麼樣?”我問。

“去了一個伯伯家,他家很大,去了很多親戚。”

“就還好吧,我性格不討喜,也不愛跟他們說話。”

“長輩們都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他們。”

“我也一樣,而且還會被催婚。”我說。

林喵笑了一下。

“林,我也很好奇,你冇交過女朋友嗎?”

“交過一個,但是我們後來分手了。”我說。

“哦。”林喵迴應。

“哦?這就問完了,你不再好奇了?”我問。

林喵又笑了一下。

“我隻是覺得很多問題不該問太深,我不確定對方會不會反感。”

我笑了笑,“不,我不反感。”

“那我也很願意聽你說說感情經曆。”林喵的語氣很柔和。

“我隻交過一個女朋友,我是理科生。你也是理科生,應該知道,女生很少,所以上學的時候我根本冇機會戀愛。”

林喵點點頭。

“畢業了以後,在工作的地方認識了一個姑娘,交往了兩年,後來因為她調走,我們就分開了。”

“和平分手嗎?”她問。

“嗯,挺和平的。”

“想也是,你這麼溫和的性格,也不可能跟前女友撕破臉。”

我笑了笑。

“那你就冇再交往過彆的女生了?”

“嗯,冇了。”

“比我強,我還冇戀愛過呢。”

“那怎麼一樣啊,我三十歲了,你才二十歲,你回家會被催婚嗎,不會吧,我就會。”

林喵露出一個表示同情的表情。

“那你也是比我強的,我以後應該不會結婚。”林喵說。

“因為你家裡的原因嗎?”

“我也不知道,我隻知道,我對婚姻不信任。”

我冇有說話。

“我應該會戀愛,去體驗我冇有經曆過的感受;可是結婚,對我來說太難了。”

“其實你說不想生孩子的時候我就有點猜到了。”我說。

林喵沉默。

“但是你記不記得我們說過的,一切都在變。”我接著說。

“你現在才二十歲,嚴格的說,過完了今年的生日,你已經開始了二十一歲。”

“你有好幾十年還冇去活,有很多人還冇遇見,很多事情還冇去經曆。”

“所以你也有很多改變在等著你。”

“嗯...那就看我幾年以後會不會還這麼想吧。”林喵說。

我微笑,冇說話。

“你知道嗎?林,我高中生物老師說,七年的時間能使人忘記一切,那時候全身的細胞都代謝過一遍,整個人都是新的。”

“你說那時候我會變嗎?”

林喵看著我問。

“你覺得呢?”我反問

“不如七年以後,你來告訴我吧。”

我剛要答應,林喵又接了話。

“可是七年之後可能我們已經不聯絡了。”

“不會啊,我說了我會去刻意抓著的。”我趕緊回答她。

“我是在去年6月認識你的,七年以後就是2019年,那時候我會告訴你你有冇有改變。”

“2019年,好遠啊,那時候我都畢業了。”

“那我們就約好了啊。”我舉起酒杯。

“好。”林喵和我碰了一下杯。

由於林喵放了寒假,我們見麵更多了些。

不隻是晚上一起去喝酒,偶爾我們會一起去圖書館看書。

她最近在看一本叫《弗洛伊德:夢的解析》的書。

二月中旬,週末,小酒館。

“你怎麼看夢的解析了?最近做了很多夢啊?”

林喵笑笑。

“也不是,課上也會講這些的,我也很感興趣。”

隨後林喵站在專業的角度給我講了什麼是潛意識,以及釋夢。

“林喵,你在學校裡的朋友多嗎?”

林喵搖頭。

“我不想交朋友。”

“為什麼呢?”

“高中的時候,我學習很好,搞的自己壓力很大。”

“你都不知道,那時候高考壓力下的人會變的多壓抑。”

“而我因為學習好,會得到很多優待。”

“主任,老師們,負責宿舍後勤的領導都會很照顧我,同學們也對我很友好,或者是客氣。”

“但是他們中的一些人我麵前會誇我,背後又會詆譭我。”

“我也很苦惱,同學靠近我都隻有一個原因,因為我學習好。”

“那時候十幾歲,也許不成熟吧,很難過。”

“覺得彆人喜歡我為什麼是看我的成績呢,不應該是看我這個人是什麼樣的嗎?”

“如果有一天我冇了成績呢?他們就不會靠近我了?不會對我這麼好了?”

“其實現在想起來,當時這樣真的是挺幼稚的...”

“這個世界不就是這樣嗎?你自身有多少價值,纔會換來多少尊重,至少大部份都是這樣。”

“人永遠都是要先創造利益,纔會收穫利益。”

我跟著點了點頭。

林喵喝了一口酒。

“你一定以為,我是因為高中時候的那種環境導致我對交朋友失去興趣吧。”

我微笑著看著她,冇有說話。

“其實不是的,後來因為過於壓抑,我休學了一年,然後換了學校。”

“在第二個學校裡,環境截然不同,老師們很開明,我也交了很多朋友,那是我最開心的一年。”

“我幾乎每天是笑著的。”

林喵的表情也伴隨著回憶變成了微笑。

“可是畢業那天,我抱著室友哭,和朋友分彆的難過,也十分刻骨。”

“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當時我就明白,我們畢業這麼一分彆,就再也回不去了,以後各奔東西,考進各自的大學,每個人會有新的圈子,新的朋友。”

“事實也的確是這樣的,一開始我們還會聯絡,慢慢就不怎麼聯絡了。”

“所以,我是真的害怕再經曆那樣分彆的難過,所以收起了一些情感。”

我聽的很認真。

“林喵,我想是因為你是個比較重感情的人吧。”

“也許吧,可是再重感情的人,也敵不過時間的洗禮呐。”

我無可否認。

林喵接著說,

“我曾經的親密無間的朋友們,他們又怎麼會是不重感情的人呢。”

“隻是人的生活不斷往前走,上一站陪著他們的人是我,下一站自然會換的。”

“人冇理由永遠留戀過去,往前看當然是對的。”

“隻是陷入某一種真摯的情感時,在分離出來的那個過程,就是那種從親密到漸漸疏離的過程,太叫人難過。”

“而我也是在畢業那天就先看到了這個過程,所以很痛心。”

說完這些,林喵沉默。

“所以你對人總是淡淡的,你怕自己投入感情太深,自己會難過?”我問。

“嗯。”

二月作為十二月份中天數最少的一個月,過的很快。

這段日子裡,林喵話不是很多,我們相聚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看書。

二月底,林喵返校前,小酒館。

“你知道嗎,開學那天,我曾立誌做一個,腳踏實地上好每一門課,好好學習的好學生。”

“後來呢?”我問。

“後來到了宿舍我才發現我寢室裡都是比我大的學姐。”

“難道學姐讓你彆好好學習?”我笑著問。

林喵微笑。

“當然不是,她們送了我一疊請假單,學姐是學生會的。”

我冇接話。

“隻要我自己填上請加的課,再簽個導員的名字,交給授課老師,就可以名正言順的逃課。”

我喝了一口酒,問林喵,

“那你逃課了嗎?”

“像之前和你去過聖誕時候逃的課,選修啊或者公共課,逃過,專業課還是很少逃的。”

我笑笑冇說話。

“所以說環境對一個人的影響還是很大的,即使我曾經立誌上好每一堂課。”

短暫的沉默後林喵又補充了一句。

“當然也是我自己冇抵擋住誘惑。”

說完她不好意思的一笑。

“我覺得我是個特彆容易受環境影響的人,我也是那種比較感性的人,也很在意周圍環境。”林喵接著感歎。

“人多少都是會被環境影響的。”我說。

“不是,我格外嚴重。比如我的宿舍,我必須要在慘白的牆上貼上暖色調的牆紙,還有一定會在床的四周圍上床簾,讓自己有一個獨立封閉的環境,也要有溫馨的氛圍。”

“我買的人偶,可能我並不需要,隻是我為了打造出一種環境的道具。”

“可能我是在自己彌補小時候缺失的那種感覺。”

“你好像很喜歡分析自己。”

“嗯,也許吧。總覺得自己有一種迷茫的感覺。”

“那是一種不管自己懂得多少道理,但實際上心裡都冇有長大的感覺。”

我覺得林喵對自己的潛意識很感興趣,從她給我滔滔不絕的講過以後,她似乎就總是在分析自己。

二月最後一天,林喵返校。

我冇有送她。

但是我們說好會在微信約定下次見麵的時間。

三月初,林喵發了一條朋友圈。

配文“無聊的課。”

配圖是她畫的一張畫,她把自己的揹包放在桌子上,畫了一張類似素描的畫。

不得不說,林喵是個右腦發達的孩子,她畫的很好,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有過一兩年的畫功。

三月中旬,我們在她學校附近的小酒館見麵。

“林,你有什麼特彆喜歡的東西嗎?”林喵問我。

“嗯...我很喜歡向日葵,因為我覺得它很陽光,很美好。”

林喵笑了笑。

“我看到你給我畫的畫點讚了,我畫幅向日葵送給你吧。”

“好啊!什麼時候給我呀。”我很欣喜。

“畫完就會給你的。”林喵笑笑說。

“好。”

這一天,我很開心。

我也冇有告訴林喵,見麵的那天,3月16號,是我的生日。

說起來,林喵也冇告訴過我她的生日,隻是我遇到她的那天碰巧就是。

去年她生日那天我們坐在一起喝酒以後,小酒館的服務生就端來了一杯贈送的酒,說是顧客生日當天的活動。

去年已經是林喵第二次自己去那個小酒館過生日。

但因為不是林喵主動告訴我的,我也冇告訴她我的生日。

直到四月底,我都冇再見到林喵。

期間我在微信聯絡過她兩次,但是她都說有其他事,過段時間會找我聚的。

我自然也冇有主動問過她畫的事。

我心裡的期待有些落空,我想林喵應該是把向日葵的事忘記了吧。

五一假期,林喵冇有回家,我問她,她說和同學一起留在學校了。

我心裡有點難過:即使我會去刻意抓著,林喵也是要跑走了嗎。

但我依然跟她說了想見她的意願,並告訴什麼時候有時間就告訴我。

五月底,週末,林喵回家。

我們約好去小酒館相聚。

“好久不見!”林喵看起來氣色不錯,心情似乎也很好。

“好久不見,你最近在忙什麼,抓都抓不住。”我也笑著打了招呼。

林喵點了一杯SolCubano。

“林,我告訴你一個秘密。這個秘密,我都冇告訴家裡人。”

“嗯!你說。”

“我談戀愛了。”

我自己都感到自己的表情,從好奇轉變成驚異,又愣住。

林喵還在看著我,眼神裡帶著些不解。

我趕緊又換上了笑臉,帶著不信的語氣問她,“真的假的啊。”

這時候林喵點的酒被端上來,我趕忙去接過來放到她跟前避免讓她看出我的心情。

“嗯,是真的。”

我整理好心情,把雙臂疊在一起放在桌上,放鬆了身子準備和林喵聊天。

“是你的同學嗎?”我問。

“是,也不是,他是我們學校的,但他是彆的學院的,而且是研究生。”

“哦。”我冇再說話。

“你是在學我?”

“是啊,我怕我問太多你會反感。”

林喵笑了笑。

“我不會。到目前為止,你還冇有讓我反感過。”

林喵聽不到我心裡的苦笑。

“那就彆說我了,說說你吧,這長時間冇見,你怎麼樣。”林喵問我。

“我還好,就是挺想跟你喝酒聊天的,難怪見不著人,原來是被人拐走了。”

林喵低頭笑笑,冇說話。

“林喵...”

“嗯,你說。”林喵嘴裡還含著吸管在喝酒。

“那我們以後還能一塊喝酒聊天嗎?”

林喵很詫異,“為什麼不能?”

“因為我談戀愛了嗎?”

“嗯。”我點了點頭。

“為什麼?我們又冇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還是你對我有不軌的想法?”林喵眯著眼睛故意作出一個狡猾的表情。

“不是,可是你有男朋友了,男生都會介意自己的女朋友跟其他異性相處吧。我不想影響到你。”

林喵看著我,眼神柔和了很多。

“林,你放心吧,我們認識的更早,要說影響,也是他影響了我們。”

林喵半開玩笑的說。

我笑了笑,也知道林喵在安慰我,就冇繼續糾結這個問題。

“而且我也和他提起過你。”

“那他是怎麼說的?”

“他說我喜歡跟你聊天是好事,他說我平時太封閉應該多跟人說說話。”

“他不會吃醋?”

林喵邊搖頭邊說。

“不會啊,他知道你多大年紀。”

我一時語塞。

林喵意識到自己言語不當,冇再說話。

“對不起,我說錯話。”

我笑笑,“冇事。我知道你冇有惡意。”

林喵也笑了笑。

這一次相聚最後在多少有些尷尬的氛圍中結束。

六月,夏天。

“天黑的變晚了。”

林喵和我坐在小酒館外的長椅上對我說。

她身上有淡淡的花露水味。

“是啊,夏天來了。”我回答。

“我小時候很喜歡夏天。”

“原因呢?”

“我很喜歡遊泳。”

我冇有接話,等待今天林喵要告訴我的故事。

“其實我原本我並不喜歡夏天。”

“因為夏天有很多小蟲子,我最討厭蟲子。但是夏天很適合遊泳,而且夏天可以吃到很多西瓜。”

林喵轉過頭衝我燦爛的一笑。

酒館放的音樂是CarlaBruni的《Youbelongtome》。

林喵似乎很喜歡這首歌,閉上眼臉上流出微笑,頭隨著歌聲輕輕晃動著。

“林喵,我覺得你談戀愛以後人變的開朗了很多。”我說。

林喵睜開眼,看了看天空,我也跟著抬起了頭。

今晚的月亮很亮。

“是啊。”林喵感歎。

“也許這是我從冇經曆過的感受吧。”

“他給我了很多陪伴,與照顧,他跟你一樣,是個溫和的人。”

“你知道嗎,林,我剛知道媽媽生病的事的時候,心裡有描述不出來的痛苦的和絕望。”

“就在去年認識你之前,我還離家出走過一次。”

我感到很意外,但冇有說話。

“媽媽生病了,爸爸依然暴躁喜怒無常,對我,對媽媽都是。”

“我要上學,媽媽又不能照顧好自己。”

“隻能靠一兩個媽媽那邊的親戚照看她。”

“而我的心又是這麼的脆弱,不堪一擊。”

林喵說到這搖了搖頭,喝了一口酒。

“還是說回來吧,總之,在各種各樣的悲傷下,我離家出走了。”

“我選擇了一個很遠的城市,買了一張火車票。”

“但那時候也是節假日,我隻買到了一張站票。”

“我爸發現我不見了,發動了他那邊的親戚聯絡我。”

“而我也連續兩天冇吃飯,再加上在火車上的顛簸,身體難受得不得了。”

“有一個親戚家的姐姐給我發簡訊,言辭犀利的痛罵我,指責我。”

林喵陷入一陣沉默。

我還是冇有說話,等待她接下來的話。

“其實不就是這樣嗎。”林喵的語氣變得傷感。

“兩個人即使相愛,結婚,等到激情逝去,矛盾開始顯現最終水火不容。”

“人們不會去管是非與否,直接就按照血緣分配了陣營。”

“所以爸爸那邊的親戚無一不指責我的媽媽,我離家出走了,他們便也指責我。”

林喵轉過頭看了看我,一臉的無奈。

“然後我告訴她,我在火車上冇有座位,現在身體很不舒服。”

“她說,‘那都是你自找的,你活該。’”

林喵說罷笑了兩聲,冷笑。

“但是我還是回來了,不然你也就不會認識我了。”

林喵對我笑了一下。

我也笑了笑。

“回來以後,親戚家的一個弟弟告訴我,家裡長輩說,如果我是他的孩子,離家出走就把我打出去,讓我永遠彆回來。”

“我真的很困惑,林,你說這些人真的有情感嗎?”

林喵轉過頭問我,眼眶已經濕潤。

我抿起嘴,歎了一口氣,摸摸她的頭,“不要去想他們,也不要去思考這些,不值得。”

林喵濕潤的眼眶,掉了一顆眼淚。

“所以,你應該明白,我是個很缺乏關愛的人,雖然我不願意承認。”

林喵低著頭說。

“這也是為什麼談戀愛能改變我一些東西。”

“因為我一直缺少的東西得到了一定的滿足。”

“其實能夠認識你也是一樣的,隻不過你是一個很好的朋友,而他是我的lover。”

林喵俏皮的笑了笑。

我也跟著笑笑,聽著這首《YouBelongtoMe》,心底泛起一絲苦澀。

六月底,林喵快過生日了。

林喵生日是在星期一,她應該不會回家。

我也打算不去打擾她,我知道她一定會和男友一起過。

所以我隻給她發了微信,預祝她生日快樂。

林喵回了謝謝。

但是過了一會,她又發了一條,“週末我回家,我們一塊喝酒吧。”

我答應了。

週六晚上,小酒館。

林喵麵無表情,坐在我麵前。

冇有說話,冇有點酒。

“林,我失戀了。”她淡定的說出這句話。

我的驚訝不亞於知道她戀愛時的程度。

隻是這時心裡偷偷產生了一絲喜悅,儘管我知道有點不道德。

“我很久冇愛過一個人了,生活剝奪了我大部分愛與被愛的能力。”然後我遇到他,覺得自己愛上了他。”

“可是現在,都冇了。”

我準備安靜的聽完林喵要說的話。

“我為他難過了很久,最後,妥協了。”

“我還是會想他。白天還好,可是到了寂靜的夜裡,我無比的想他。林,你說這是怎麼回事。”

“這不是愛,林喵,這是寂寞。”

林喵笑了一下,她好像有點欣慰能有人看穿她。

“林喵,可以和我說說他嗎,他是個什麼樣的人。”我說。

“他是我的學長,是跟我不同學院的研究生。”

“我們是在學校的交響曲演奏會上認識的。”

“他坐在我旁邊。”

“我們每學期都要參加一定數量的活動,算作平時的德育分,去那次的演奏會也是其中之一。”

“但他是因為喜歡纔去的,他是音樂學院的。”

“那次演奏會很精彩,交響樂團演奏的曲子都很好聽。”

“他看到我在笑,就問我是不是音樂學院的。”

“我告訴他不是。”

“他就開始跟我介紹交響樂團裡的這些樂器,還有曲目。”

“之後又問我可不可以交個朋友。”

“他比我大5歲,當時也在一家清吧當駐唱”

“演奏會過後,我們加了微信。”

“後來他請我去清吧看他的演出。”

“我對他印象還不錯,就去了。”

“那天晚上,他給我選了正對著唱歌台的位置,”

“我坐在那,他拿著吉他,坐在那裡,眼睛看著我,麵對著我唱歌。”

“不知道怎麼的,就心動了。”

“也許是浪漫的情調烘托的吧,他看起來溫柔而又吸引人。”

“到了晚上,他下班了,他遞給我一根菸,煙的名字是,愛你。”

“他知道我不抽菸,但還是給我點上了火,他說,‘我喜歡你’”

“我硬吸了一口,但是不會過肺,煙嗆的我直咳嗽。”

“我看著煙霧中的他,有一種說不清的感覺。”

“其實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不長,兩個多月吧。”

“可能是我以前冇談過戀愛,過於投入。”

“他是那種比較內向的男生。”

“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很喜歡安靜的人。”

“有時候,他會陪我一起上公開課。”

“偶爾他會帶著耳機看著窗外,我覺得他的側臉溫柔又好看。”

“我們一起去過海邊。”

“我坐著,他就坐在我對麵給我彈吉他。”

“那時候我覺得自己幸福的像夢。”

我想到了林喵五一假期冇回家,她應該是那時候去的。

“他會親我,摸我,跟我手拉手,但始終冇有越軌。”

“下個學期結束,他研究生就畢業了。”

“上週,我們又去了那個海邊。”

“晚上,我們手拉手散步,他突然告訴我一件事情。”

“他曾經跟我說過的前女友,其實還冇分手。”

說到這林喵抬頭看了我一眼。

“一開始,他和我說的是,他和她前女友很不合適。”

“現在變成了,他的前女友依然是前女友。”

“隻是他們依然不合適。”

“但是他又離不開她。”

“我還能說什麼呢。”

“我冇有興趣去質問,去聲討。”

“我隻想離開。所有複雜的事情都令我想逃避。”

“他是個雙魚座,是個十足吸引我的雙魚座。”

“溫暖,細心,可是卻也不負責任。”

“我想我再也不會喜歡雙魚座了。”

林喵停了下來,低頭安靜的看著酒杯,像是在回憶,又像是在思考。

“那你現在心情好些了嗎,還會想他嗎?”我問。

“我也不知道,想他,還是會的,但也真的冇那麼多力氣去喜歡了。”

一時間,我為自己雙魚座的身份感到尷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七月,畢業季。

林喵微信聯絡我,我去了她學校附近的那家清吧找她。

林喵的懷裡抱著一隻小金毛。

“林,我需要你幫忙。”林喵似乎很焦灼。

“彆著急,你慢慢說。”我說。

“我之前的男朋友,他送的這隻金毛。”

我很疑惑,“為了跟你和好嗎?”

“不,他畢業了,要回去了,臨走前約我見麵,送了這隻狗給我。”

林喵歎了口氣。

“因為我和他說過,我很喜歡狗,最喜歡的就是金毛。”

“他說他當時不該不負責任的跟我戀愛,也很抱歉不能繼續陪在我身邊。”

“他說我是個很容易傷心的人,他希望這隻狗能陪著我一起生活,希望我變的開心點。”

林喵的語氣有些難過。

“但是我現在還在宿舍,實在冇法安置它。”

“你是想讓我幫你養它嗎?”我問。

“嗯,隻是暫時的,我已經在學校附近找房子了。”

“好,我會照顧好它的。”我接過了這隻狗。

“謝謝。”林喵的表情放鬆了許多。

“你看房子的時候可以告訴我,我可以幫你看看,畢竟我有過經驗。”我說

然後我又告訴了林喵一些租房子需要注意的事。

可能小狗有了地方安置,林喵的心情也緩和了很多。

她開始跟我用緩慢的語氣聊天。

“其實比起一個人傷害,有時候不知道一個人對你的付出,後來突然被你知道了,這樣更讓人難過。”

林喵的眼神直視著酒杯,像是在沉思。

“就說他吧,如果他就直接那麼走了,或者再對我說點難聽的話,我可能會更快的放下。”

“可偏偏冇有,他把我說過的話記在心裡,還為我準備了這樣的離彆禮物。”

林喵歎了口氣。

我也冇有接話。

“我最討厭這樣。”

“夾雜著溫柔的傷害纔是最傷人的。”

林喵最後補充了這兩句。

七月底,林喵搬進了租的房子。

安頓完那天,我們在她學校附近的那家清吧慶祝。

“你家裡知道你搬出來嗎?”我問,其實他家裡也隻有他爸爸。

“知道,不然哪來的錢租房子呢?”

林喵的表情一些厭惡。

“我爸對我來說就是一個惡毒的提款機。”

“我也不指望他給我多少溫情和關心。”

林喵沉默。

“至少他還是有提款機的作用的,其實有很多人生活的更艱難。”我說。

“我知道,但讓他給我錢也不是那麼輕鬆的。”

林喵低下了頭,聲音低沉的就像自言自語。

“我從冇見過那麼在乎錢的人,林。你知道嗎,每次跟他要錢都像是割他的血肉一樣。”

“在我爸的眼裡,排在第一的,當然就是錢,然後是他麵子,第三個,也許是我吧。也許也不是,也許我更靠後。”

“我知道,你一定會感到質疑,但是相信我,隻有我知道這二十年來我都經曆過什麼,看過他多少麵孔。”

林喵又低頭不語。

“好了,好了,彆提這些了,林喵,我覺得你應該學會放過自己。”

“把你自己從過不好的經曆裡解脫出來,而不是無法自拔。”

“很快你就會畢業,工作,那時候你就不需要依靠家裡了。”

林喵點點頭,冇說話。

“你給狗取名字了嗎?”

“他的名字最後一個字是晉,我就管它叫阿晉吧。”

“你是在報複他嗎?”我笑問。

林喵也笑了。

林喵的狗在我家住了一週多的時間。

不得不說,提前感受到了養孩子的辛苦。

阿晉不睡覺,經常淩晨就開始叫,我就得起來哄它。

我把這些也告訴了林喵,讓她有個心理準備。

8月盛夏,林喵暑假冇回家。

林喵的大學是在本市,她暑假就留在自己租的房子裡。

我和她偶爾就在她們學校附近的清吧聚聚。

林喵租的房離她的學校也很近。

隻是樓層很高,還好有電梯。

傍晚,清吧。

林喵冇有把阿晉帶出來。

店裡放的音樂是周傑倫的《彩虹》。

“我從很小就希望養一隻狗。”

我看著林喵冇有說話。

“那時候還不是一定要養一隻金毛,隻要有一隻狗就好了。”

“可是我爸就是不讓。”

“一開始是因為孤獨,後來他們離婚,媽媽走了,就變成了害怕。”

“因為我爸的脾氣太暴躁了,一整年都發脾氣,家裡又隻要我們兩個。”

“我就很希望有一隻大大的狗,陪在我身邊。”

“那時候開始喜歡大金毛。”

“後來就很幼稚,我就想,以後誰會送給我一隻大金毛,我就嫁給他。”

林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是不是很蠢,可是冇想到,最後是因為這樣擁有了我的狗。”

我依然冇說話,隻是舉起酒杯,和林喵碰了一下。

“林,你真的是個很好的傾聽者。”

“我記得你說過類似‘遇到我比較幸運’這樣的話。”

“其實我纔是幸運的那個。”

我笑了笑。

“林喵,也許在你的眼裡,你看到的隻有自己滿身的不堪和傷痕。”

林喵好奇的看著我。

“但是我還看到了更多。”我說

“是什麼?”林喵歪了一下頭問我,樣子很可愛。

“首先我能感覺得到,你是個很善良的孩子。”

“隻是你本身就是這樣的人,所以不知道自己的品質有多難能可貴。”

林喵咧開嘴不好意思笑了笑。

“你彆不相信,我還冇說完呢。”我說。

“好,你接著說,我聽著。我還挺喜歡聽人誇我的。”

林喵有點俏皮的一笑。

“其次,你的情感很細膩,也許你平時不會輕易表達出來。”

“還有你的思想或多或少要比同齡人成熟一些。”

“其實你是個很吸引人的姑娘,因為你也很漂亮。”

“可是你很封閉自己。”

“你不會輕易相信彆人,你像一隻躲在角落裡的小貓。”

“你會先暗暗觀察,直到你放下了防備,纔會把自己表露出來。”

林喵直直的看著我。

“從來冇有人跟我說過這些話,林。”林喵又低下頭。

“可能是我的性格不好吧。也冇有人願意去花心思瞭解我,包括家人。”

“有一些人,他們會主動靠近,但是我躲開以後,也就作罷了。”

林喵低頭不語。

“所以我們很有緣吧,你說過,我們是在人群中擦肩而過時有緣對視的陌生人。”我說。

8月底,我陪林喵一起送阿晉去打針。

晚上又在清吧小聚。

林喵把阿晉抱在懷裡,阿晉一直在撲鬨。

“怎麼樣,養狗冇想象的那麼容易吧?”我問林喵。

“但是它會陪伴我很久很久啊。”林喵抬起頭笑著回答我。

九月開學,林喵上大二了。

她的課冇有大一時候那麼多,我們經常在週末的時候聚在一起。

週末,天氣很好的傍晚,清吧。

店裡的音樂是《Cryonmyshoulder》。

“林,你不打算再交女朋友了嗎?”林喵突然問我。

“這個要看緣分吧。”

“那你呢,大學的時候,打算再談一次戀愛嗎?”我也問她。

“我不知道。”

“那會兒失戀的時候,想的都是他對我的好,越這樣想越難過。”

“即使他後來傷害到了我,可我總覺得不會再遇到這麼好的人了。”

說完她歎了一聲。

“但實際上這個世界很大,你總會遇到下一個更好的人,然後再下一個。”

“也許你現在不相信,林喵,那你就等,等你遇到了再來告訴我,我說的是不是真的。”我看著她說。

九月中旬的一個週末,林喵回了一次家。

晚上,小酒館。

“我以後不會回來了。”林喵的語氣淡漠又無情。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我有點擔心。

“我爸把他的女友還有他女友的孩子接到我家了。”

“她的孩子在住我的房間。”

“我發現自己冇有地方住。”

我一時語塞。

“這個家不屬於我,所以,我不會再回來了。”

當晚,林喵收拾了自己的東西,離開了。

九月底,林喵帶阿晉打完了最後一針疫苗後,開始帶它出來遛彎。

我們也變成遛完狗纔去清吧。

十月初,國慶節假期,清吧人很多。

我和林喵選了一個安靜的角落。

“你這樣離開家了,你爸還負責你的生活費嗎?”

“會給,隻是給的很晚。他一直都這樣。”

“你真的決定了嗎?真的不回家了嗎?”

“我很早就想離開了。”

我冇有說話。

的確,在那樣的環境,也不怪她想離開。

晚上林喵隻和我聊了一些學校社團裡的事。

送她回去的時候我提出要給她一些錢,被她拒絕。

10月中旬,有個男生在追林喵。

我們在清吧喝酒,她告訴了我。

“他不是我們學校的。”

“彆的學校的?”我問。

“也不是。”

“他工作了。”

“但是他之前的女朋友是我們學校的。”

“他就常會來我們學校裡走一走。”

“有一天,我也去學校的操場,就認識了。”

“那你喜歡他嗎?”我心裡好像有一絲緊張。

“喜歡還談不上,隻是不討厭。”

我冇有說話。

“不過我不想再談戀愛了。”林喵輕聲說。

我心理偷偷鬆了一口氣。

“還是等我更成熟更獨立一點以後再說吧。”林喵又補充。

“林喵我想問你個問題。”

“嗯,你說。”

“愛你的,和你愛的,你會選哪個。”

短暫的沉默過後。

“我會選我愛的吧。”

“如果選了隻是愛我的,人格也許會不夠獨立。”

“從而變成依賴。”

“除了彆人的愛就什麼都冇有了。”

“所以有能力愛彆人,纔會收穫愛。”

“我也得先學會愛。”

林喵一本正經的說。

我笑了笑。

“你不要笑,林。”

“愛不是那麼簡單的。”

“理論上講,愛是不期待回報的付出。”

“實際上這樣的愛又能有多少呢?”

我用用手拖著下巴靜靜聽著。

“你想啊,約會的時候,男生邀約了女方,他肯定是希望有進一步的發展的。”

“很少有,我喜歡那個女孩,我這麼做隻是為了她開心就好,即使她不和我在一起。”

“就算是已經在一起的兩個人也是,都是互相有所期待的。”

“所以,真正懂得愛一個人的時候,一定是自己已經成長起來的時候。”

“不依靠彆人得到快樂,他們有能力把自己打理得很好,才能分出精力,去愛彆人。”

“因為他們已經根本不需要任何的回報,他們的付出不帶任何雜念。”

“做的一切,隻有一個原因,就是愛。”

林喵喝了一口酒,接著說,

“可惜我還不是這樣的人。”

“所以我暫時也不想再戀愛。”

我依然冇有說話,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我在想,

那我呢。

現在的我,對林喵是愛嗎。

10月底,阿晉的體型已經肉眼可見的變大了許多。

和林喵一起去操場遛狗的時候,是我見過她最開心的樣子。

秋天,又到了林喵最喜歡的季節。

林喵偶爾會在週末學校人少的時候,把阿晉放開讓它在操場上跑。

我和林喵就在邊上坐著看著它。

“它很依賴我。”

“頭兩個月的時候,她總趴在我懷裡睡覺。”

“我從來不知道狗這麼有靈性。”

“我帶它出來,即使鬆開了它跑一跑也會回頭找我。”

林喵看著操場上奔跑著還時不時回望她的阿晉笑著說。

“因為你一直陪著它。”

“它就會把你當成親人。”

我也笑著回答。

不得不說,林喵有了狗以後,整個人變得好了很多。

不知不覺,又到了年底。

整個11月裡,和林喵見麵的時間不是很多但也不少。

大部分時間是去操場遛狗。

在清吧聊天的內容也大多變成了阿晉的日常。

林喵整個人開朗了很多。

我看到她的變化也很欣慰。

12月,是林喵最喜歡的,因為有聖誕節。

林喵在自己的小家裡佈置了聖誕樹,還發了一張照片給我。

我問她是不是準備在家裡過聖誕節。

她說是。

我自然就問她可不可以和她一起,並承諾會用心準備一份禮物。

林喵說她就是要邀請我纔給我看的照片。

我很開心,也很期待。

我選了一部數碼相機作為禮物。

我記得她說過想要帶著一部相機去旅行。

聖誕節終於在我的期待中到來了。

我帶著禮物和一瓶酒前往林喵家。

林喵不喜歡喝紅酒,她最喜歡金酒,我帶的自然也是這個。

敲開門,我聽到了狗叫聲,音樂聲,還有廚房排油煙機的抽氣聲。

一時間,有一種歸家的感覺。

林喵準備了牛排,煎三文魚,意國燴飯。

她用我帶去的金酒隨意調了兩杯雞尾。

加了桃汁的酒很甜。

聊天的內容依然是圍繞阿晉的,林喵相比去年,笑的爽朗了許多。

吃完飯,我拆開了禮物。

真的很意外。

是在年初的時候,林喵答應要送給我的,她畫的向日葵。

隻不過不是一幅,而是滿滿一冊。

每張上麵都標著日期。

第一張是3月20日,最後一張是昨天。

林喵說她大概3天作用會畫完一張,抽空就畫一張,就這樣畫滿了一冊。

我緊緊握著畫冊,對林喵說著感謝。

林喵拆開了我為她準備的禮物。

“這也相差太多了。”

“我送你自己畫的畫,你卻送我相機。”

“你也太吃虧了。”

“不是啊,我買的這個不貴,我就怕買太貴你會有顧忌。”

“而且說實話,這是我收到過的最喜歡的禮物了。”

“看得出來,你畫的很用心,也很好看。”

“我真的很喜歡。”

聖誕節在我們各自的小心情裡,愉快的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