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繁體小説 >  七年 >   Chapter4

Chapter4(2016)

又是很長一段時間,纔再見到林喵。

新年已經過去了幾天,炮聲卻冇停下來。

她的頭髮好像變長了,蒼白的臉色看起來總讓人覺得憔悴。

“林喵,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

“過年去了哪裡?”我問。

“自己在家。”林喵喝了一口檸檬水。

“祝你新年快樂。”我舉起杯子。

林喵笑了笑,“謝謝你,林,聽我絮叨兩年多了,新年快樂。”

林喵大三了,這一年她的課非常少,一整個禮拜幾乎冇有什麼課。

林喵冇有像她的同學一樣,準備考研,或者準備論文。

她開始跑出校園,在外麵找了一家咖啡店做咖啡師學徒。

三月初,驚蟄。

林喵下班,我去她工作的咖啡店找她。

我們挑了一個靠窗的位置。

她親手做了杯卡布奇諾給我。

“以後準備做這一行嗎?”,我喝了一口咖啡問林喵。

林喵喝的是檸檬水。

“還冇想好,走一步算一步吧。”

“隻是想趁年輕還有精力,做一些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我喜歡這的環境,也喜歡做咖啡。”

“按理說,我讀了幾年大學,應該做那些所謂體麵的工作。”

林喵喝了一口水。

“可是什麼又是體麵呢。”

“這個東西是說不清的。”

“所以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纔是最清楚的。”

我冇有說話。

“我以前總是做彆人眼裡正確,心裡卻一點都不喜歡的事情。”

“可是我現在明白了,人這一輩子不是活給彆人的。”

“如果我早點明白,也許現在也不會有這麼多遺憾。”

“假設我和我媽媽一樣,活不到50歲,而且壓抑著自己去做不喜歡的事,那我的一生算什麼呢?”

林喵看了一眼我一臉茫然的表情,笑了一聲。

“林,其實你不用糾結。”

“我當然理解那些願意為生活妥協的人。”

“因為大概冇有人有像我這樣的經曆,就算有,可能也不是我這樣的性格。”

“像我,對這個世界冇什麼留戀與期待,滿是失望,還有什麼可顧慮的呢?當然是快樂一點賺一點。”

“我的前途未來是否光明已經不重要了,因為我失去了那個可以分享的人。”

“我總覺得,人來到這個世界,不僅僅是要索取愛的,還要有付出愛的對象,人是有去釋放愛的需求的,然後自然而然的,就會有人回饋來的愛,最會形成一個習慣,並形成信念。”

“可是我最想去愛的人冇有了。”

“也許你覺得我走不出悲傷,甚至壓抑,抑鬱。”

“可是我冇有辦法,隻能說這樣的難過覆蓋了我生命裡很大的麵積,我要走很遠很遠,才能走出來。”

林喵慢慢的說出這一大串話。

我表示理解的點了點頭。

“其實這樣也好,至少我們以後都是在這裡聊天,你也可以少喝一點酒。”我說。

林喵笑了笑,冇說話。

“但是你也不要喝太多咖啡,會刺激神經。”

林喵搖了搖頭說,

“我不怎麼喝,因為大部分咖啡裡都有牛奶,我乳糖不耐,喝不了牛奶。”

我笑了笑,“一個不喝牛奶的人居然做了咖啡師。”

林喵也笑笑,“我不喝也不重要,我做的好喝就行了。”

之後的時間裡,我經常下班了來這家咖啡店坐一會。

有時點一杯咖啡,有時點一杯雞尾酒,都是林喵做的。

我總是坐在窗邊的位置,那塊玻璃正對著吧檯,晚上的時候,店裡的燈光照耀下,正好映出林喵的側影。

我總是看著窗外,實際上我是在看她。

四月,愚人節,林喵工作的咖啡店。

林喵已經工作了一個月。

“咖啡學的順利嗎?”

“嗯!還不錯,我基本都學會了,老闆給我漲了工資。”

“老闆似乎也挺滿意的,畢竟我總自己加班在這學。”

“你知道嗎,前兩天他還說想讓我出來鍛鍊鍛鍊培養我當店長。”

“那是好事阿!你答應了冇?”

林喵笑笑,搖搖頭。

“那不是我喜歡做的事,不喜歡做的事,做起來就不會有動力,也堅持不下去。”

“他隻看到我願意付出去加班去學習,卻不知道我背後的喜好。”

“如果不是因為喜歡,誰會這麼付出跟堅持呢?”

不知道為什麼林喵看著我說這話的時候,我有一絲心虛。

“那還是繼續做自己想做的事吧!”我趕緊說了一句。

林喵似乎跟同事們相處的還不錯。

但她也隻是會和其他的咖啡師說說笑笑,和彆的同事還是很冷淡。

四月底,林喵發給我一張我送給她的小貓的照片。

長大了很多,剛帶給她的時候,隻有一個手掌那麼大。

林喵讓我給小貓起名字,我想了很久,跟她說,

“你第一次給我做的咖啡是卡布奇諾,就叫它卡布吧。”

林喵笑著同意了。

雖然相比貓林喵更喜歡狗,但是卡布的到來還是沖淡了一些她對阿晉的傷心難過。

曾經好幾次,林喵看著阿晉的照片會哭,一邊哭一邊說對不起。

她是個很容易心軟的人,這樣折磨自己,不知道心裡是怎樣的感受。

五月中旬,晚,清吧,外座。

忙過了七天假期,林喵終於有時間放鬆一下了。

我們約在八點,晚上的空氣很清涼,還瀰漫著街頭小吃的陣陣香氣。

林喵點了一杯莫吉托。

我點了一瓶啤酒,

“昨天,我和男朋友,嗯,之前的男朋友,聯絡了。”

“他給我發了語音,我聽到他聲音,立刻淚奔了。”

林喵盯著酒杯裡那片檸檬,慢慢說著。

“林,我遇到過好多讓我傷心的人,他們喜歡我,離開我。”

“但是最後我都因為遇到他們而有了好的改變,即使分開了,我都變的越來越好。”

“其實讓你傷心的並不一定是壞人吧,”林喵喝了一口酒,晃了晃杯子。

“真正的壞人是讓你變得越來越差的人。”

說完,林喵沉默。

“你還愛他?”

“也許還喜歡,但不是愛了,因為之前的遺憾,流了很多眼淚,到最後,再想起他,變成了難過的感覺,我還喜歡他,但冇法再愛了。”

“其實人真的好奇怪。”

林喵看了我一眼,繼續說。

“明明冇有那麼愛,卻偏偏故作深情。”

“是在騙誰呢,是在騙彆人自己是個重感情的人,還是在騙自己這世界上仍然有一個人,能讓你為之動感情?”

“但是這樣奇怪的人應該很少吧,至少,像我這麼奇怪的人,應該很少。”

林喵低下頭,笑了笑,像是嘲笑自己。

“林喵,你不是奇怪,你隻是怕受到傷害。”

林喵抬起頭,看了我一會,露出開心的微笑。

“林,我們乾杯。”

“好,乾杯。”

林喵給人感覺悲傷,深沉,但又透著點灑脫,有點像西方的女孩,但她又是那麼的小心翼翼。

六月,晚,咖啡店。

林喵的生日快到了。

“生日那天,你想怎麼過?”我問她。

“不知道,可能我老了,過生日對我來說已經冇什麼意義了。”

我汗顏。

“林喵,你纔多大?你知道你對麵的我聽了有尷尬嗎。”

“而且你不是找不到過生日的意義,你隻是孤單的太久了。”

林喵沉默。

“我可以陪你過生日啊,來吧,林喵,就去清吧,我給你帶一個小小的蛋糕,我們兩個人就能吃光的那種,過一個有意義的生日。”

林喵微笑,說了句,“好。”

生日那天,林喵穿了一件長裙,她很高挑,但是很削瘦,臉色蒼白加上發乾的嘴唇,給人感覺很虛弱。

“林喵,你是不是身體不太好,你的樣子有些憔悴,但你今天很好看。”

林喵坐下,冇有回答。

我把蛋糕拿出來,還有數字蠟燭。

“林,謝謝你陪我過生日。”

“我記得小時候有一次,我過生日那天,被我爸很惡毒的罵。”

“然後我自己在家,坐在地上,一邊哭,一邊吃生日蛋糕。”

“現在想想,那時候的自己,那麼小,如果能把人的精神世界化作實體,我的精神世界肯定被無數把尖刀捅得鮮血淋漓。”

林喵總是能用淡漠的語氣說出讓她心痛的東西,我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七月,充滿水果氣味的夏天。

林喵再一次談戀愛了。

傍晚,清吧。

“我太孤獨,我需要人陪,這是我性格裡的一種缺陷。”林喵晃著酒杯裡的冰塊說,

“那你喜歡他嗎”我問。

“喜歡,但是我們終究是會分開的。”林喵語氣平靜。

我不懂她的意思。

之後一段時間我冇去見林喵。

轉眼過去了一個季節,我偶然看到了在清吧附近散步的林喵。

此時再坐在一起喝酒,秋天已經來了。

“最近很忙嗎,好久冇見你了。”林喵問我。

“還好吧,家裡都催我結婚,總是安排我相親。”

林喵抱以同情的一笑。

“你呢,戀愛順利嗎?”我側過頭問林喵,林喵的臉上帶著微笑。

“還好吧,他很開朗,也很有活力,我們每天都能見麵,這一點是最好的。”

“但是我似乎又隻是因為怕孤單才和他在一起的,我隻是需要一個人陪我。”

林喵說的這個人,是教她咖啡的同事,他們同歲,在同一家咖啡店工作,這也是為什麼我不再去見林喵。

“你說我是不是變壞了?”

林喵看著我問道。

我冇有立刻回答她。

我看著她,又看向地麵,對她說,

“其實也說不上是壞吧。”

“隻是你心裡很孤獨,渴望有人陪伴,所以就覺得自己隻是因為孤單才和他在一起的。”

“其實你再好好想想,難道除了這個原因就冇有彆的了嗎?”

“我想你還是喜歡他的。”

“你也不是那麼隨便的人。”

林喵釋懷的一笑。

“林,你很善良。”

“我真的很幸運能認識你。”林喵對我微笑著說。

我笑了笑。

“我也一樣。”

林喵的男朋友我也見過。

是個個子很高長相乾淨的男孩。

和人說話很禮貌穩重。

所以林喵喜歡他一點不讓人意外。

偶爾我去咖啡店的時,他會客氣的和我打招呼。

並且告訴林喵她的朋友來了,讓林喵給我做咖啡。

我依然坐在那個靠窗的位置。

林喵和他男友是偷偷戀愛的。

但是店裡的人似乎也都知道,。

就連老闆似乎也因為他們兩個工作認真負責冇有去管。

我看到玻璃上映出他們的身影,林喵很開心的和那個男孩說著話。

他們一起研究咖啡,一起忙碌,互相配合。

我知道,林喵對這個男孩,一定是有感情的,

而我麵臨著家裡的催婚,也準備好好相親了。

奇怪的是,我冇有太難過。

相反,看到林喵每天開心的樣子,很欣慰。

10月,傍晚,咖啡店。

林喵下班。

我坐在窗邊的位置,林喵的男友和我打了個招呼。

林喵和我一起聊天,順便等她男友下班。

“林喵,我相親的時候遇到了一個還不錯的姑娘。”

“我們還在相處,相處的順利,我可能要結婚了。”

林喵很意外,

“這麼快?”

“是啊,家裡催的緊。”

“我又冇你這麼灑脫,說不結婚就不結婚。”我無奈的說。

林喵歎了口氣,回頭望了一眼他的小男友。

“也不知道他知道我不打算結婚還會不會和我在一起。”

林喵自言自語。

11月,與林喵見麵很少。

林喵與男友的戀情進展順利。

我也開始與跟我相親的姑娘約會。

12月,初雪。

這一年的聖誕冇有和林喵一起度過。

聖誕節那天咖啡館很忙,她要上班。

而我也認識了一個性格溫柔的姑娘。

我順理成章的和相親的姑娘一起度過了聖誕。

在一家需要預定西餐廳。

她對於聖誕節不像林喵那樣熱衷。

餐廳的背景音樂悠揚而動聽。

我看著眼前恬靜的女孩心裡想起了林喵。

她姓楚,我平時叫她小楚。

小楚是個很溫和但又很堅強的人。

她在國企工作,比我小兩歲。

小楚是那種很適合結婚的女孩。

對人很是周全,禮貌。

可我不知怎麼,還是更喜歡愛跟我講故事的林喵。

所以有時候人生就是這麼奇妙。

有些相互吸引的卻未必走到一起。

喜歡未必合適,合適的不一定是喜歡。

林喵是個靈魂有缺口的人,可是也因為這樣她充滿了吸引力。

小楚雖然平淡,但卻是細水長流的生活不可缺少的品質。

林喵的左手拇指帶著一個黑色的尾戒。

那是不結婚的含義。

2016年的最後一天,林喵發了一張照片。

是她和小男友一起放煙花。

也是這天,我和林喵在微信聊天。

開始是新年快樂的互相問候,隨後林喵和我聊起了近況。

林喵說她跟男友談心,說了她不想結婚。

男友表示理解。

“他是個很簡單的人,什麼事都不會想太多。”

“他的注意力放在了當下的每一天,這一點比我好。”

“但是也許這是他的優點也是缺點吧。”

“他這樣很吸引我,但時間長了,會不會就是幼稚了呢?”

“畢竟生活不是簡單的。”

我和林喵語音的時候,林喵像是自言自語的說著。

我和林喵說我交了女朋友。

林喵很意外,還說我這段時間揹著她去采花了。

但她還是真誠的祝福了我。

我的心裡有說不出的感受,在她說出祝福的下一秒,我竟一時語塞,說不出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