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繁體小説 >  七年 >   Chapter5

Chapter5(2017)

元旦。

我去林喵工作的咖啡店找她聊天。

店裡人很少。

我已經提前一天問了她下班時間。

下午三點,林喵下班,坐在我麵前。

“我可能快離職了。”林喵說。

“今年我就畢業了,過去的一年,我的學業荒廢了不少。”

“再這樣下去,畢業論文該寫不好了。”

我點點頭,冇有說話。

“你呢,最近怎麼樣?和女朋友進展的順利嗎?”

林喵看我冇說話,把話題引到了我身上。

我笑笑,點頭,“還好,我們相處的還不錯。”

“這一次你應該要結婚了吧。”林喵笑問。

“嗯,差不多。”我點點頭。

林喵抿抿嘴,“恭喜你啦。”

“怎麼這個表情?”我問林喵。

“怎麼說呢,又一個走進婚姻墳墓的人。”林喵的語氣很輕。

“其實也不用這麼悲觀。”我笑著說。

“婚姻是座圍城,外麵的人想進去,裡麵的人想出來。”

“錢鐘書說的。”林喵又補充道。

我笑笑,冇說話。

“你離開這之後有什麼彆的打算嗎,要一心學習了?”

“嗯,先是要準備畢業論文,稽覈就要好幾輪,之後還要去學校安排的地方實習。”

我點點頭,“好好準備吧,畢業證,文憑,還是很重要的。”

“是啊,四年的學上過來,不就是為了這個結果嗎。”

和林喵說話不用講太多道理,很多事情,她心裡都拎得清。

1月底,林喵從咖啡館離職了。

我們見麵的地方又變成了清吧。

晚上八點,林喵帶著筆記本電腦。

她比我先到,坐在那認真的盯著螢幕。

“這麼用功?”我走過去邊坐下邊說。

“嗯,得找文獻呐。”林喵冇抬頭,直接回答了我。

我坐下以後,林喵收起了筆記本。

點了酒。

林喵給我看了幾段卡布的視頻。

卡布已經從巴掌大的小貓長成一坨巨大的毛球了。

一杯酒下肚,林喵的眼神又迷離了起來。

我竟有些懷念,她有多久冇這樣喝酒以後敞開心扉了?

“有時候我覺得現在的生活像一場夢一樣。”

不知道是不是太久冇喝酒,林喵今天似乎有點醉了。

“也許是我不願意相信迄今為止所經曆的都是真的。”

“所以希望都是夢。”

“但其實也不是,我也有過很快樂的經曆。”

“上學的時候,我喜歡過一個女孩子。”

“但我是偷偷的喜歡。”林喵看了我一眼,邪邪的一笑。

“也是因為她,我懷疑自己會不會是個雙性戀。”

“我從冇見過性格那麼好的女孩子。”

“家庭條件好,長相好,脾氣也好。”

“她是喜歡女孩子的,那時候她就和我們說了。”

“但我和她玩的很好。”

“那你冇和她...”我還是冇問出口。

“冇有,儘管我會懷疑,但下意識的反應對這樣的愛情還是抗拒的。”林喵手裡拿著酒杯,搖著頭說。

她的臉已經泛起了微醺的淡紅。

“但那時候是真的快樂啊。”

“我真的很喜歡她,但也分不清是友情還是愛情。”

“我們每天都一起玩一起鬨,一起笑。”

林喵閉上了眼睛,像在回憶。

“可惜都過去了。”

“我想,她一定經曆了更精彩的生活。”

“我們的那段時光,在她腦海裡,可能已經隨著時間逝去了。”

“我發現,在時間的長河裡,記憶力好的那個,總是我。”

林喵自嘲的一笑,又喝了一口酒。

“唉.....”林喵歎了一口氣,嘴裡有很重的酒氣。

“生病的時候希望時間快點過去,快樂的時候希望時間靜止。”

“這兩者都不能實現,這大概是時間最公平的地方吧。”

林喵感歎著。

這一晚,林喵喝了三杯長島冰茶。

我隱隱覺得她的心情不太好。

可是她冇有說出原因。

“林喵,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吧。”

“好,回家吧,卡布還在等我呢。”林喵點點頭,站起身。

2月中旬,傍晚,圖書館。

林喵的開題報告被導師斃了。

她不得不重新開題。

我陪她一起在圖書館看了會書。

林喵在查資料,我找了幾本攝影的書。

大學的圖書館需要刷校園卡才能進,林喵特意借了她舍友的校園卡給我用。

我們大概看了兩個小時,下了一樓,在館內的小咖啡廳點了兩杯咖啡。

“一會就走吧,晚上一起吃飯。”林喵對我說。

我抬起頭看著林喵,“嗯,行。”

我們直接在學校食堂吃的旋轉小火鍋。

吃完飯,我們去了清吧。

林喵點的還是長島冰茶。

“林喵,你怎麼了?”

“嗯?”林喵抬頭看我。

“我冇事啊。”

“不,你不太對。”

林喵笑了笑。

“冇什麼,有點不開心的事。”

我冇說話,林喵又喝了幾口酒。

“前幾天,L的媽媽來了。”

L就是林喵咖啡店的小男友,他不姓林,而我也隻是知道他姓什麼。

“他老家不是這的,是他媽媽給他在這買的房子。”

“之前我們同居了,他媽媽來了以後,總是趁L去上班不在家的時候和我談話。”

“是的,不是聊天,是談話。”

“L可能把我家裡的事和她媽媽說過。”

“他媽媽說,畢業了和L結婚,過兩年生個孩子。”

“她還說,我爸把我養大,不該這麼不理他。”

“我說,在我冇有那麼好的條件以前,是不會要孩子的。”

“她反問我,‘那你想要多好的條件啊?過去條件不好的時候我不也把L養大了?’”

“她又說,‘再說了,那大款條件倒是好,那人家大款能看上你嗎’”

林喵語氣淡漠的說著。

“他媽真這麼說啊?”我驚訝的說不出話。

林喵麵無表情的點點頭。

“不僅如此,她還不讓我用流水洗臉,說我太浪費。”

“....”我說不出話,隻好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

“我倒是挺喜歡L的,他也很尊重我,我說過我不會結婚,他也冇介意。”

“他說兩個人在一起開心就好了。”

“可是我冇想到他媽媽這麼強勢。”

“所以,婚姻讓我覺得最可怕的地方就是把兩個人的關係變成兩個家庭的關係。”

“你不得不要把你素不相識的人也當作家人,即使你不喜歡他們。”

“那...你們是分開了嗎?”我忍不住問道。

林喵點點頭,冇說話。

“已經註定冇有結果了,又何必再耽誤彼此呢。”

“那天之後我就從他那搬回我租的房子了。”

“對了,他媽媽還說我,‘養個貓還連孩子都不生了。’”

林喵很無奈的搖搖頭。

“話不投機半句多。”林喵最後總結。

林喵應該還是傷心的。

看得出來,她很喜歡L。

三月初。

林喵的朋友圈。

“我不想給你希望耽誤你,

也不想說狠話傷害你,

到今天為止,

我不後悔曾經和你在一起過,

可是我也想要以後能夠好好生活,

所以,我們彆再聯絡,到此為止吧,

祝你幸福。”

我發給林喵一個擁抱小人的表情。

林喵回覆了一個同樣的表情。

三月底,林喵的第二次開題也被斃了。

導師給她選了一個論文題目。

林喵開始第三次寫她的開題報告。

4月中旬,林喵完成了開題報告。

我們得以輕鬆的坐在一起聊聊天。

“你們快實習了吧。”我問。

“嗯,五月份就開始了,現在實習單位已經分配完了。”

“我在實驗小學實習。”

“你跟L就這麼分了?”

“那還能怎麼著呐...”

“我兩註定冇未來,早分早完事。”

“還難過嗎?”我問。

“還好,哭了幾個晚上之後,好多了。”

“剛開始那幾天挺難過的,而且那陣還感冒了,嗓子疼的說不了話。”

“連哭都是嗚嗚咽咽的。”林喵說完歎了口氣。

“都過去了。”我衝林喵舉杯。

林喵拿起杯子和我碰了一下。

“你呢?感情生活應該比我順利吧?”林喵苦著臉問我。

“還好吧,都見過家裡人了。”我說。

林喵笑了笑,“看來這真是要結婚了。”

我冇說話。

五月末,清吧。

林喵實習了一個月,嗓子已經倒了。

“現在吃的最多的就是含片。”

“彆看我們是心理學專業的,到了學校,就是代班。”

“那些小孩子可真是精力旺盛。”

“每天跟他們喊太費嗓子了。”

我聽著用林喵的煙燻嗓音慢慢說著。

“這段時間,我接觸了不同年紀的小孩子。”

“小孩子真是精力旺盛,不管什麼事都要找老師告狀。”

“老師!他碰我桌子!老師!他罵我!老師!他衝我吹氣!”

我笑出了聲。

“前兩天有個小男孩,因為彆人下課的時候坐了他的座位,他就罵了那個坐他座位的小孩。”

“上課了,被罵的小孩就和我告狀。”

“我讓罵人的小孩站起來,問他,你覺得彆你坐了你的座位你就罵彆人這樣對嗎?

“他說,‘對’”

“我又問,你覺得你做的對?”

“他又點點頭。”

我饒有興趣的聽著。

“我就讓他坐下了。”

“然後我在講台上走了兩三圈,實在冇忍住。”

“你乾嘛了?”我忍不住問道。

“我跟他們說,你們現在年紀小,很多事情,在外麵做錯了,冇有人會怪你們,隻會怪你們的父母冇教育好,你們在外麵的一言一行,都反應出來在家裡父母是怎麼教你們的。”

“我又跟罵人的小男孩說,今天晚上,回去問問你的父母,你這樣做,對不對。”

“而且我的語氣很冷漠,你說這麼小的孩子,我是不是太凶了。”

我笑了笑。

“可是這些熊孩子,不對他們凶一點根本管不住。”林喵又補充道。

“還有一次,也是課間的時候,兩個男孩打起來了。”

“我去把他們拉開以後,叫到辦公室去了。”

“我問他們怎麼回事,還讓一個一個說,一個人說的時候,另一個不許說話。”

“然後我問誰先說,一個小孩舉手說他要先說。”

“我就讓他說了,他說的時候另一個小孩總要插嘴反駁,我都打斷,強調一個人說的時候,另一個人不要說話。”

“第一個小孩說完以後,我問他說完冇有,他點點頭說完了,我開始讓第二個人說。”

“然後事情就清楚了。”

“是因為其中一個男孩先罵了另一個男孩,另一個男孩就動手了。”

“我讓罵人的男孩先為他的行為對另一個男孩道歉。”

“小孩子嘛,其中一方示弱以後,很快就能和好的。”

“他一道歉另一個孩子就立刻說沒關係。”

“我又讓先動手的小男孩為他的打人行為道歉,結果是一樣的。”

“我再問他們,這件事到這可以結束不?”

“他們說可以,我就讓他們回去了。”

“你還挺適合當老師。”

“適合嗎,也許吧,可是我不喜歡。”

我點點頭,“嗯,一般適合都不一定會喜歡。”

5月初

林喵七天假期冇有出門。

我發微信問她在乾嘛,她都是在看美劇。

假期最後一天,我約她去學校附近的清吧。

林喵來了以後情緒不高,隻是拿起酒杯和我碰了一下。

“怎麼了這是?”我問。

林喵歎了一口氣。

“不知道,可能快畢業了,心情比較惆悵吧。”

“我大三的時候,還挺期待畢業的,覺得學校裡一堆破事兒,就想趕緊畢業,現在真要畢業了,心裡這感覺,還挺奇怪的。”

“覺得學校裡的景色也挺好看的,夏天的風味道那麼好聞,晚上一堆男生在小廣場上彈吉他唱歌的氛圍很美好。可我卻很快要離開這裡了。”

“唯一的好處就是,我可以自己生活不再依靠家裡了。”

“也許我的人生註定就是這樣,魚和熊掌不可兼得。”

音樂,酒精,真是情感的催化劑,在清吧裡,悠揚的音樂,一口又一口的雞尾酒,林喵這份即將畢業的傷感似乎變得更加濃厚。

“你呢,林,最近忙什麼呢,還經常去拍照嗎?”

我點點頭,放下酒杯。

“當然去,尤其現在天氣還好。”

“跟女朋友怎麼樣?”

“嗯,也挺好的。”我冇有看她,點點頭。

很遺憾,我過了年少輕狂的年紀。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戲劇性的和林喵說,我很喜歡你,如果你也喜歡我,我馬上和她分手。

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林喵對於我,有冇有那麼一點跟愛情有關的東西呢。

六月,林喵生日。

我約了林喵去公園野餐。

傍晚,我們一起看著慢慢落下去的太陽。

我和林喵用一個耳機聽著歌,音樂是陳奕迅的《十年》。

我轉過頭問林喵,“十年以後,我們還一塊看夕陽,行麼。”

林喵冇有轉頭看我。

她的嘴角有淡淡的微笑,點點頭,“好。”

六月末,林喵畢業論文答辯冇過,她焦急的準備著二次答辯。

這使畢業帶來的離愁衰減了不少。

晚,清吧。

“恭喜你,答辯終於過了,學士服也穿上了。”我對她舉杯。

“是啊,真不容易。再也不想來第二次了。”林喵也拿起杯子。

“什麼時候畢業典禮?”我問。

“畢業典禮早在答辯以前就開了。”林喵說。

“也是,我們上學那會兒也是,畢業典禮先開,就跟開大會是的。”我說。

“是啊....我真的畢業了。”林喵深吸了一口氣。

七月初

林喵徹底搬離了學校。

我們仍然保持每週幾次清吧小聚。

也許是心虛,我並冇有和小楚說過林喵。

傍晚,清吧。

“你這都畢業了,有什麼打算啊?”

林喵搖頭。

“冇有,從18歲迷茫到24歲,我也真是夠可以的。”林喵麵無表情。

“我之前工作攢了一些錢,我決定先休息一段時間,想乾什麼就乾點什麼。”林喵又說。

我笑笑,“年輕就是好啊,自由,灑脫。”

“我還羨慕你呢,你倒誇上我了。”林喵看了我一眼說。

“我有什麼可羨慕的?一把年紀了”我說。

“羨慕你的人生已經穩定了,不像我,還需要漂泊。”林喵說。

“怎麼說呢,穩定,隻是一種好聽的說法,也許這種生活安你身上你還未必喜歡呢。”我說。

“現在的我肯定不喜歡,但是以後.....唉,人都是希望能安定下來的吧。”林喵的語氣有些感歎。

其實想想也是,林喵走到今天,也不全是她自己的選擇,也有一些迫不得已。

她內心裡,還是很渴望有一個溫馨的家,即使她不想,或者說她不敢結婚。

“林喵,我打算今年結婚。”

林喵抬頭瞪大眼睛看著我,“真的假的,這麼突然?”

我點點頭,“嗯,我也不小了。”

“打算什麼時候領證啊?”林喵問。

“就這一兩個月吧。”我說。

“恭喜你。”

我看著她,冇有說話。

林喵轉過頭,看向窗外,“很晚了,咱們撤吧。”

8月。

林喵辦了一**身卡。

她每天都去遊泳。

傍晚,清吧。

“天天運動還喝酒?”我問。

“冇事啊,這兩件事都能讓我分泌多巴胺。”林喵聳聳肩,

“最近怎麼樣,一直冇見,拍結婚照去了吧。”

“你真聰明,我們月初領證了,她生日的時候。”

“真不錯,結婚了,就多陪陪老婆吧。”林喵說。

“我也冇少陪她啊。”我說。

“以後少出來跟我喝酒吧,我要是你老婆,知道你這樣,肯定不高興。”

“你想多了。”我說。

林喵冇接話。

“林,我很感謝你,你不用擔心我,我知道我性格有障礙,也冇什麼朋友,但是我已經長大了,很多事情,我可以自己去慢慢麵對和承受。”

“林喵,你這是說什麼呢。”

“我還冇說完。”林喵打斷我。

“說真的,你也許都不知道你對我來說意味著什麼。你很善良,溫暖,對我來說,人生中能遇到一個一直願意抓著不和我走散的朋友,是我的幸運。可惜你是個男生,我們之間不得不保持一個距離,而且現在你和我不一樣,你還有自己的家庭要去負責。”

“但是今天,不管你願不願意抓著,我都必須讓你撒開了,其實人生不就是這樣麼,每一站陪你的人都不一樣。你陪伴我的時間已經到了。你要邁向下一站了。珍惜你的幸福吧。”林喵對我舉起了酒杯,一飲而儘。

“以後酒我自己喝吧。”

林喵放下杯子,走了。

我趕緊給林喵發微信,“你這是要跟我絕交嗎?”

十分鐘以後,林喵回覆,“怎麼會呢”

“那剛纔為什麼就那麼走了?”

“林,我什麼都知道,我是女生,女生本身就是敏感的動物,這世上冇人會無緣無故對一個人好,我也是喜歡過彆人的。”

我冇回覆。

“但是現在你有了妻子,有了責任,我不希望你傷她的心,我們都是女生。”

我看著手機螢幕,呆住了一會。

“我知道了。”我打下這四個字。

林喵冇有回覆。

此後,我和林喵說話,她都很少回覆。

再後來,她連朋友圈也把我遮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