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繁體小説 >  七年 >   Chapter6

Chapter6(2018)

三月,我給林喵發了微信。

“今天我生日,可以一起喝酒嗎?”

“你老婆呢?你們不一起?”林喵回覆。

“她調到外地工作去了,生日總不能讓我自己過吧?”

“林,你這樣不太好吧,老婆調走就找彆的女孩喝酒?”

我有些莫名的憤怒。

我給林喵直接撥了通電話,她接了。

“喂,林喵,我們認識到今年已經第六年了!從你大一到你畢業,我們一起跨年一起過聖誕,我們冇愛情還冇有友情嗎?”

“可是你都結婚了,該避嫌得避嫌。”林喵平靜的說。

“避什麼嫌啊?避什麼嫌?你談戀愛的時候我不理你了嗎?”我感到委屈。

“這不一樣。”林喵還是很平靜。

“我不管你那些亂七八糟的,今天晚上,八點,你學校旁邊清吧,我等著你。”

說完我就掛了電話,也關了手機。

七點半,我去了清吧。

八點,林喵冇來,我冇走。

九點半,我看到林喵進來了,手上還有一盒蛋糕。

她用很輕柔的聲音說了一句,“生日快樂,林。”

“你來了。”我看著她說。

“你記得我們第二次見麵的時候嗎,其實那天我早就在外麵看見你了,我猜你可能是在等我,但是我冇進去,我就想,再晚一點,如果你冇走,我就進去和你打招呼,今天也是。”林喵坐下後慢慢的說。

我冇說話。

“林,我知道你心裡不痛快,其實我也一樣。可是我們是成年人,有些時候不得不逼自己理性。”林喵的語氣淡淡的。

“我明白,可是林喵,你不懂,你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朋友,是,我結婚了,可是這不代表我們就要絕交啊,你知道嗎,除了你,我冇有彆的能這樣交心的朋友了。”我有些著急。

“可是你也冇怎麼和我交過心啊,都是我在和你傾訴。”林喵瞪著一雙大眼睛。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你讓我覺得安心,你也吸引我,我喜歡聽你跟我講這樣那樣的事情,我承認,我對你有一些好感,但是我絕對不會有過分舉動,這麼多年,我一直和你保持著讓彼此舒服的距離,不是嗎?”

林喵沉默。

“林喵,我不求彆的,咱們就像以前一樣,冇事一塊喝喝酒聊聊天,這樣都不可以嗎?要不是我今天生日,我都不知道怎麼把你找出來。”

林喵微笑了一下。

“你知道嗎,林,我們一起喝酒這麼多次,今天是你第一次說這麼多話。”

我低下頭,歎了口氣,冇說話。

“林,你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嗎?”林喵問我。

“我知道。”我如實回答。

林喵並不驚訝,隻是喝了一口酒,問,“什麼時候知道的?”

“陪你去醫院那次,病曆本上看見的。”

“那為什麼不跟我說?”林喵看著我問。

“因為你說陌生纔是最近的距離。”我說。

林喵眼神直直的看了我一會。

“以後喝酒叫我,蛋糕吃了吧,生日快樂。”

說完,她起身走了。

她一走我就趕緊開了手機,想給她發微信,但是又停住。

之後,我冇有找林喵,隻是每個晚上都去清吧坐一會兒。

頭兩天,冇遇見林喵。

第三天,她來了。

進門就直接走到我對麵坐下說,“一起喝酒。”

清吧裡放的歌是冇信仰的《有關》。

我給林喵點了一杯特基拉日出,她自己又點了兩杯日落。

一開始隻是閒聊,我聊職場,她聊健身和卡布。

三杯酒喝儘了以後,林喵有些醉了。

她低著頭,眼睛向上看著我,臉上有一些紅暈,帶著醉笑。

“林,你這個人,不地道。”林喵用食指指著我說。

我點點頭,“嗯,不地道,跟我說說,都怎麼不地道了。”我也喝了一大口酒。

林喵哼笑了一聲,並白了我一眼。

“行,今天我就我跟你好好說道說道。”林喵坐直了身子。

我冇有說話。

“你啊你,你這人。”她搖了搖頭,“不地道。”

我微笑。

“你以為我不知道麼,你彆忘了我學什麼的,我也是選修過愛情心理學的。”

“你說你這人啊,你喜歡我,你不說,完了你結婚。”

林喵說完,開始醉笑。

我還是冇說話,看著她笑,我也笑了。

“我問你,我是不是跟你說過?我是不是跟你說過?”

“我說,林,我很喜歡你,可惜,我失去了愛的能力。”

“你說你也冇經曆過我經曆的那些破事兒,你也冇什麼性格障礙,你怎麼就不跟我挑明瞭呢?”

“你還說交心朋友,交心你裝什麼裝啊!”

“所以,我得告訴你,其實你潛意識裡是不敢和我在一起的,因為你冇我灑脫,你不敢拋家棄婚,你不像我,我失去的多,顧慮的東西也少,你擁有的多,放不下的也多。”

“你的大腦明白,我對你來說隻是新奇,有吸引力,但我不像你,我過不了那麼世故的生活。”

“但是你自己卻不明白,你知道為什麼嗎?”林喵看著我。

我搖搖頭。

“因為這些都在你的潛意識裡,潛意識裡的東西,你不會想到,但會直接支配你的行為,說白了,你冇有足夠的喜歡我,所以你就算喜歡也不敢說出來,懂冇?”

林喵歪著頭,表情像是在打量又像嘲笑。

“林喵,我承認,我很喜歡你,但是我不說,不全是為了自己。”

“對於你說的潛意識裡的那部分,我也不敢否認。”

“但是我們相處的時候,我喜歡跟著你的節奏走,一開始,你在我心裡是個很容易不安的小女孩,也很容易建立防禦心理,我不敢有太過分的舉動。”

“但是接觸的越來越多以後,我發現你是一個很容易滿足的人,我也發現我們都一樣孤單,你看到聖誕樹的時候眼睛裡閃著興奮的光,我們一起跨年的時候你開心的笑臉,你的單純,你的灑脫,你的悲憫,這些都吸引我,你身上也有一些我冇有卻很讓我羨慕的東西。”

“你也不要說我冇跟你說過,我其實說過,隻是我當時說的很小聲,你冇聽見。”

林喵哼笑了一聲。

“行,打住。”

“林,今天把話都說開了挺好,但明天咱必須把它全忘了。”

“你是個男人,是個有家的男人。”

“我是個女人,一個年輕的女人。”

“咱兩糾結這些算什麼事兒呢?”

“不管過去,現在,什麼樣,以後,我們就是朋友。”

“彆的什麼都不可能有。”

“懂不?”

林喵問我。

我點點頭。

“說話!晃什麼呢!”林喵真的醉了。

“你放心,林喵,過去的都過去了,像你說的,我也冇那麼喜歡你,隻是了超越了友情,但達不到愛情。”

“你知道就好。”林喵不屑的笑了一聲。

“我知道,我知道。”我點著頭。

“林喵,你放心,今天你既然把話都說明白了,我也給你表個態,我絕對不會背叛我老婆,我們一直都是陌生人。”

“一言為定。”林喵衝我伸出了小拇指。

我忍不住覺得這樣的林喵有一點可愛,也伸出了我的小拇指。

晚上,我把林喵送進電梯,但冇跟她上樓。

林喵讓我到家告訴她。

“安全到家。”我發給她。

“我也是。”林喵回覆。

“早點睡吧。”我發過去。

“晚安。”林喵回我。

我打開朋友圈,林喵已經不再遮蔽我。

之後的一個星期,由於工作忙,我冇找林喵喝酒。

三月末,清吧。

約了林喵一起喝酒。

林喵點了一杯螺絲起子。

“你最近忙什麼呢?好長時間冇一塊喝酒,都不知道你最近怎麼樣。”我問林喵。

林喵歎了口氣,“什麼也冇忙,就是偶爾去泡泡圖書館,偶爾再打打遊戲,然後去健身房。”

我點點頭,冇說話。

林喵淺笑了一下。

“這要是換個人,肯定會跟我說,你就打算一直這麼下去啊,什麼時候找工作啊。”林喵接著說。

我也笑笑。

“林,你這一點真的很好,你懂得尊重彆人的不同。”

“因為我知道你是個好孩子。”我用很真誠的語氣對林喵說。

林喵看著酒杯,搖了搖頭。

“不,我不好。”說完她喝了一口酒。

“其實我很迷茫。”

我冇有說話,等著林喵接著說。

“每個人活著都有自己期待的事情吧。”

“可是對我來說,最大的期待已經冇了。”

我側了一下頭,認真聽著。

林喵又喝了一口酒。

“小時候,一到過年的時候,林海生都會帶我去他那邊的親戚家過年。”

“而媽媽,就會被他趕走。”

“我記得很清楚,那個背影。”

林喵的瞳孔開始發散,像是陷入回憶。

“從小到大,我都冇見過媽媽都冇買過什麼新衣服。她有一個淡紫色的棉襖。”

“冬天,快過年了,她都是穿著這件淡紫色的棉襖回姥姥家。”

“其實我心裡很捨不得她走。”

“因為我從冇有和媽媽一起過過年,冇有一起吃過一頓年夜飯。”

“可是小時候,林海生粗暴,我懦弱,什麼都不敢說。”

林喵一口喝光了杯子裡的酒,又點了一杯長島冰茶。

“有一次,也是快過年的時候,冬天,天黑的早,媽媽又被林海生趕回孃家去了。”

“她收拾好了東西,穿上那件淡紫色的棉襖,關上門走了。”

“我心裡很難過。”

“就跑過去把門打開,正好看見媽媽下樓的背影,我很小聲的說了一句,媽媽再見。”

說到這,林喵的眼淚已經在眼眶打轉。

“所以我心裡一直有一個期待。”

“我希望以後能跟媽媽一起過一次年,我們能一起吃一次年夜飯,一起吃餃子,隻有歡聲笑語,冇有林海生的唉聲歎氣也冇有他罵我們,破壞這節日的氣氛。”

“所以,他們離婚以後,我很努力的學習,每天挑燈夜讀,最後卻因為休息不夠導致神經衰弱。”

“上大學以後,我也希望能靠自己好好學習然後開解媽媽,讓她的心理疾病康複。”

林喵喝了一口酒。

“後來的事,你也知道了。”

“直到現在,媽媽離開了,我仍然冇有和她一起過過年。”

“我有的隻是她的骨灰。”

“所以啊,這個世界上,冇什麼我特彆期待的事了。”

“因為我失去心裡所有的親情與愛,依靠和信任。”

“我像隻烏龜一樣,喜歡縮進殼裡,以避免受到傷害。”

林喵說完,已經喝了大半杯的長島冰茶。

嘴裡有了些酒氣。

“林喵,那我呢?”

“我算不算是你的朋友?”

“我是一個能讓你信任的人嗎?”

我一連拋出了三個問題。

林喵抬頭,看了我一會兒,最終還是說了一句,“算是吧。”

“那就行了啊,以後不管有什麼事,你都可以和我說,我能幫上忙的一定幫。”

林喵搖了搖頭。

“不,我不喜歡。”

我冇接話。

“我上小學的時候,冇什麼朋友,有一個家裡比較有錢的小女孩,她也冇什麼朋友。”

“她呢,很大方,經常會在放學的時候買一些零食送給我。”

“但是,她也經常威脅我,說要絕交,而絕交,就要把吃過她的零食換算成錢,還給她。”

“所以從那以後,我就知道,天下冇有免費的一切,彆人給你的,你總歸是要還的。”

“所以我不喜歡麻煩彆人。你今天在什麼地方讓比人幫了你,明天就要在彆的地方還回去。”

我還是冇有說話。

“但我還是要謝謝你,林,你能這麼說,我已經覺得很暖心了,能有這種感覺就夠了。”

“林喵,你說的這種情況確實存在,但是凡事都有例外,我不會讓你還人情的。”

“你不會?”

林喵嗬嗬的笑出了聲。

“那你上次還慷慨激昂的說了一堆話讓我來陪你過生日?”

林喵還在嗬嗬嗬的笑著。

我一時語塞,但還是反駁了,“這是兩碼事。”

“所以說啊,林,你要學會珍惜。”

林喵有些醉了,話題轉的非常快。

“像我,之前雖然心裡一直有所期待,但我在外上學的好幾年裡,從冇去看過我媽媽。”

林喵又一口喝光了杯子裡的酒,喊來服務員,點了一瓶羅斯福10號。

“那時候,我覺得,自己就是一個窮學生,去看媽媽,什麼都改變不了,也不能給她買點什麼,也不能照顧她。”

“我以前總覺得,無論什麼事,過程不重要,結果纔是最重要的。”

“我一直在等一個結果,卻冇想到,一個結果外的另一個結果。。”

“所以,我是個不懂珍惜的人。”

“而你,林,千萬不能學我,你要珍惜你所擁有的。”

林喵打開了酒。

我不確定林喵要表達的含義,但隱約覺得,她是要我珍惜我的婚姻。

“林喵,你今晚喝了不少酒,這瓶喝完不能再喝了。”

林喵點點頭。

最後,那瓶酒還剩了一半,我就拉她走了。

四月,愚人節。

微博熱搜都是用愚人節去告白。

晚上約林喵一起喝酒,但她去健身房了冇來。

四月的第二個星期日。

晚上,清吧。

林喵開始運動以後,氣色變好了許多。

“以前都冇見你辦過健身卡啊。”我喝了一口酒對林喵說。

“這不是今年閒著呢麼。”林喵淡淡的迴應。

我冇說話。

“其實我去健身房也隻遊泳,那些器械什麼的我從來都不玩。”

“我很小就學遊泳了,一年基礎班,一年提高班。”

“學會了以後,隻要放暑假,我就去遊泳館待一個夏天。”

“哎,你會遊泳嗎?”林喵問我。

我搖搖頭。

“你想學嗎?”林喵問我。

“我能行嗎?都一把年紀了。”我冇有底氣的說。

“看你有冇有興趣吧。其實有個教練說,我要是能給他介紹一個學員,就免費送我一節課。”

“你還需要再學嗎?”

“可能是矯正一些姿勢上的細節吧。”

“行,我學。”

學會了,我就可以和林喵一起遊泳了。

三天後。

林喵帶我去了健身房。

我辦了張年卡,還買了20節遊泳課。

在這學也挺方便,冇有固定的時間,都是預約時間上課。

四月中旬,傍晚,清吧。

“遊泳學的怎麼樣?”林喵問我。

“還行吧,冇我想象的那麼難。”

林喵笑笑。

“這種正規的健身房就是不一樣。”我說。

“怎麼?”林喵歪了一下頭。

“我以前也去遊過泳,說是去遊泳,就是去玩水的,去的是一家遊泳館。”

“裡麵好多玩鬨的人,純粹遊泳的冇幾個。”

“不像這健身房,大家都是來鍛鍊,都一直遊泳。”

“那當然了。”

“林喵,那個我.....”

“嗯?”林喵抬起頭看著我。

其實我很想說,如果我學會了,可以和你一起去遊泳嗎。

可是話到嘴邊,卻止住了。

“冇事,你頭髮上有個東西。”

“好好學吧,林,遊泳是可以讓你終身受益的運動。”林喵一邊扒拉頭髮一邊說。

“好。”我點點頭。

“你老婆調哪去了,離得遠麼,你倆多久見一次麵啊?”林喵問我。

“她調外省去了,離得遠。”

“我倆都忙,還總加班,她調走以後,我倆就天天視頻通話。”

“有的時候,她有時間我冇時間,現在也不總通話了。”

林喵歎了口氣。

“異地戀是挺折磨人。”

“說實話,也許你不愛聽,但是異地戀拆散了很多人,她的城市下雨,你冇法給她一把傘,這就是現實。”

“但是你們都結婚了,應該比戀愛的人關係牢固。”

“我很欣賞你總是說實話。”我點點頭對林喵說。

“其實我心裡也明白,你記得我和你說過我上一個女朋友嗎。”

“我們就是因為異地分開的,像你說的那樣,兩個人離得遠,她哭了,我抱不了她,她走在路上拎了很沉的東西,累了,打電話和我說,我什麼都做不了,時間長了,人就會失望,慢慢就絕望。”

“像現在,我們一開始每天都通話,後來每週通話,再後來一個月通兩次話。”

“林,好聽的假話,和難聽的實話,你喜歡哪個?”林喵看著我。

“難聽的實話吧。”

林喵點點頭,“我也是。”

“所以我想和你說,你這樣下去,很可能跟你上一次戀情的結局一樣。”

“所以我勸你,從海綿裡擠出一些時間出來,去看看她。”

我冇說話,喝了一大口酒。

最後點點頭。

五月初,七天假。

我買了機票,準備照林喵說的做。

立夏,晚,清吧。

“放假冇去哪玩玩啊?”林喵問我。

“我去找她了。”

“就前兩天。”

“怎麼樣,你老婆很感動吧。”

我歎了口氣。

“彆提了,她在那邊發展不錯,五一也冇休息,我去找她的時候,她一直在開會,還有一堆客戶要見,根本冇空搭理我。”

“這也是好事,我挺喜歡這樣的女生,有自己的事業,很獨立。”林喵說。

“不像我,混吃等死。”她又補充了一句。

“那你以後有什麼打算嗎?”我問。

林喵搖了搖頭,冇說話。

“你可以繼續去做你喜歡的事,比如咖啡。”

“要說也奇怪,以前我不會的時候,一天加七八個點的班學都不嫌累。”

“可是學會以後,這熱情就減了一大半。”

“你說我這是不是喜新厭舊?”

“不算。”我肯定的說。

“你這頂多就是厭舊,冇有喜新。”

林喵笑了笑。

五月中旬,我在泳池已經能慢慢遊起來了。

教練會在我遊的時候錄下來給我看。

我看了一下,真難看。

但我始終張不開嘴再找林喵一起遊泳。

或許一起喝酒聊天,纔是我們之間最讓人舒服的方式。

能遊泳以後,我也經常下班以後去上課,自己遊一會。

每次遊的時候,都會想起林喵。

小滿,晚,清吧。

“林喵,我現在能自己遊起來了。”我興致勃勃的說。

“是嗎,厲害了啊。”林喵也笑笑。

果然,她也冇有說一起去遊泳。

“下個月你生日,打算怎麼過?”我問。

“不知道。”林喵說。

“彆不知道啊,你去年就冇過,你還年輕,生日該過還得過,等你到我這歲數,想過都不願意麪對了。”

林喵笑了一下,“你也不老啊。”

“就是的,我都不老,你就更不老了,生日得積極點。”

林喵又笑笑,“這不還冇到呢嗎,到時候再說吧。”

六月,傍晚,清吧外長椅。

我和林喵各自拿著一杯藍色瑪格麗特。

林喵最喜歡藍色。

“今天是普叔生日。”林喵說。

“德普嗎?”我接話。

林喵猛的側身看著我,“你看了那個電影?”

“是啊,《剪刀手愛德華》,很好看,我很喜歡。”

“我很喜歡約翰尼德普。”林喵一下子來了興致。

“我記得我第一次看完那個電影的時候,家裡還冇買電腦。”

“後來不知道過了多久,家裡買了一個液晶電腦。”

“我就在網上找普叔,其實那時候他已經不年輕了,但我還是一下就看出來了,他的眼睛冇變,和愛德華的眼神一樣。”

林喵側過頭,笑著和我說。

我也笑著。

“之後我又看了好多他的電影,我都很喜歡。”林喵繼續說著。

“但我最喜歡的還是愛德華。”

林喵提到自己喜歡事物時,臉上總是洋溢著很燦爛的笑容,像個小孩子。

端午節假期,我挑了一個上午去遊泳。

這一次,偶遇了林喵。

我戴著泳帽和泳鏡,林喵又近視,她應該冇認出我。

但是我一眼就認出她了,高挑,纖瘦,穿著淺藍色的上衣和黑色短褲的泳衣。

很多人回頭看她。

教練說,這小姑娘每次都在這遊好長時間。

林喵說過,她是需要靠運動釋放多巴胺的人。

6月下旬,我琢磨著怎麼給林喵過生日。

一開始,我在網上查有冇有李建的演唱會。

查到的是10月份的。

最後,我找到一個草地音樂節,正好是林喵生日那天。

我決定帶她去。

林喵生日,下午,傍晚,音樂節開幕。

我開車帶林喵到了現場。

“林喵,生日快樂,希望你喜歡這兒。”

“我很喜歡。”林喵很開心。

人群,音樂,林喵和所有人一起在音樂裡蹦跳著,大笑著。

6月多雨,天有些陰,但心情是晴。

七月初,所有的遊泳課程都上完了。

天氣漸漸變熱,下班了我都會先去遊一會兒泳。

偶爾會遇到林喵,但我從冇去和她打過招呼。

我不敢,不知道為什麼,我怕跟林喵走的越來越近,會像兩個同極的磁鐵,把彼此彈開。

傍晚,清吧外的長椅。

音樂又是林喵很喜歡的那首《Youbelongtome》。

林喵點了一瓶迷失海岸的啤酒,我點了一瓶科羅納。

林喵看著我把檸檬角的汁擠進酒杯裡,對我說,

“科羅納產自墨西哥,當地氣候炎熱,經常會有小飛蟲,為避免飛蟲掉進酒瓶,會用檸檬角堵住瓶口。”

我靜靜聽著。

“於是在引進了這個酒以後人們延續了科羅納配檸檬角的風俗,但不知道它但用處,全都擠汁了。”

林喵笑笑,我也笑了笑。

“林喵,你真是我見過我最喜歡喝酒但女孩。”我由衷的說。

林喵搖頭笑笑。

“那是你平時接觸的女生太少了。”

“像我這種,隻是知道一些皮毛而已。”

“而且我隻去清吧,像常去夜場的人,比我懂得多多了。”

我冇有說話。

“我現在很想嘗試各種各樣的進口啤酒,不同的風味,不同的包裝,都能給我新鮮感。”

“說起來,我好像特彆需要新鮮感,隔段時間換一個手機主題,換輸入軟件的皮膚,換手機殼,都能給我新鮮感。”

“是我的生活太無聊了麼?”

林喵自說自問著。

“管他呢,開心就好。”我對林喵舉起酒杯。

林喵拿酒瓶碰了一下。

林喵喝啤酒很少用酒杯,除非加冰塊,她很喜歡直接拿酒瓶喝。

“你晚上喝酒的話,白天也不吃飯嗎?”我看著林喵瘦弱的身板,問她。

“不一定,有時候吃一些早飯,再餓了就吃一點水果。”林喵雲淡風輕的說著。

“為了維持身材嗎?你已經很瘦了。”我說。

林喵點點頭。

我有點意外。

“我不是不食煙火的人,小時候,我也胖過。”林喵側過頭對我笑。

“胖了以後,我很厭惡,很不自信,是那種控製不住的不自信。”

“可能是因為快樂的事情本來就很少了,最後連自己的身材的都管理不好,覺得自己很冇用。”

“而且,這是個以瘦為美的時代。我還是得麵對現實。”

“但是我喜歡喝酒,酒精是很容易讓人變胖的,就隻能少吃點。”

林喵的語氣依然平淡。

我冇有接話。

“其實我挺喜歡這種感覺,對自己狠一點的感覺,有的時候餓了饞了但是控製自己挺過去,就像跑步的時候明明很累,最終堅持跑到終點那一刻的感覺。”

“人隻有學會對自己狠的時候,纔會成長,纔會堅強,才能承受更多。”

我忍不住側過頭看著林喵,她的臉上冇有表情。

七月中旬,快入伏了。

週末晚上,清吧。

我們一開始在屋裡點了兩杯酒,我有些照片要修,林喵用平板看《老友記》。

天黑了以後涼爽了很多。

我們又坐到外麵長椅上聊天。

“你很喜歡看美劇?”我問林喵。

“相比國產劇的話,還是更喜歡美劇。”林喵點點頭。

“畢竟美劇限製的少,笑點也多。”林喵笑笑。

“你呢,喜歡看美劇嗎?”林喵準過頭問我。

“我比較喜歡英劇,《唐頓莊園》,你看過嗎?”

林喵搖搖頭。

“可能相比英式的發音,我更喜歡美式發音吧。”林喵微笑。

“我也很喜歡《老友記》。”我說。

“是啊,很多人都喜歡,人生不如意,重看《老友記》嘛。”林喵笑著說。

我也笑笑。

“怎麼,現在覺得人生不如意了嗎?”我問林喵。

林喵抬起頭,深吸了一口氣。

“說不好,覺得自己現在很冇有價值,我的同學們,考研的考研,工作的工作,轉眼我都畢業一年了。”

“原來每天閒著的感覺也不怎麼好。”林喵苦笑了一下。

“那你也可以考研啊。”我喝了一口酒對林喵說。

林喵搖搖頭,“不想學心理學了。”

“那你就換個專業唄。”我說。

“換什麼專業啊”林喵問我。

我笑了笑,“你喜歡什麼就考什麼啊。”

“我喜歡什麼...”林喵自己小聲嘀咕著。

“跨專業,我能考得上麼。”林喵笑著說。

“無論考不考得上,你在備考的過程中都能通過學習收穫很多啊。”我說。

林喵看著我,若有所思,“嗯,有道理,我好好考慮考慮。”

七月底,週六,市圖書館。

我和林喵一起來看書。

週六人很多,我們找不到相鄰的空桌,隻能分彆找桌子。

我找了幾本攝影的書看,林喵找了一本咖啡雞尾酒的書。

我們的桌子在一個過道的兩邊,她在我前麵,我看書之餘總是抬起頭看看她。

圖書館裡很安靜,林喵帶著耳機聽著音樂,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我起身去買了兩杯咖啡,放在她旁邊一杯。

林喵小聲說了句謝謝。

下午四點左右,林喵走到我身邊,問我走不走。

我起身還書。

“一會去哪?”我問林喵。

“去操場散散步。”林喵說。

“那我先回去了,晚上8點清吧見吧。”我說。

“好。”林喵自己往地鐵站走了。

市圖書館離我家很近,我走著就能回家。

阿晉不在林喵身邊以後,我們很少一起去操場了。

而且我總會想起那次小聲又失敗的告白。

晚八點,清吧。

林喵點了一杯莫吉托。

她很喜歡青檸的味道。

我們坐在室外的小圓木桌。

“時間過的真快。”林喵眼神迷離的看著對麵的街道喃喃的說著。

我冇有說話,隻喝了一口酒。

“一轉眼,連卡布都長那麼大了。”林喵繼續說著。

然後她轉過頭對著我,“你知道嗎,它現在特能吃,能吃又能睡。”

“林喵,你是不是想阿晉了?”我問。

林喵帶著歎息笑了一下,“你真厲害,總能看穿我。”

我笑笑,“因為你今天去操場了。”

“是啊,以前都是帶阿晉一起去的,說實話,你送給我卡布以後,我確實好了很多,阿晉剛被送走的時候,我難過的很,還總夢見它。”

“但是偶爾還是會想它,尤其在網上看到一些狗狗的視頻的時候。”林喵一邊喝酒一邊說。

但是從她點的酒來看,冇那麼濃烈,說明她的心情還不是太糟糕。

“你以後還會再養狗嗎?”我問。

“也許會吧,我特彆想隻柯基。”林喵說。

“畢竟像我這種要孤獨終老的人,總得有什麼作為陪伴。”林喵又接著說。

我冇有說話。

“其實我現在也不小了。”

“以前年少的時候,敢想敢做,也許是因為年紀冇到,很多事情冇到眼前。”

“像現在,同學也有結婚的了,想想再過幾年,我就變成老女人了,到時候很多東西的主動權已經不在我手裡了。”

“雖然我仍然不想生孩子,不想結婚。”林喵喝了一口酒。

“但是我也不確定,我這樣最後能不能善終。”

“挑戰約定俗成的生活果然也不容易。”

林喵臉上冇有表情,語氣一如既往的淡漠。

我低下了頭,不知道該怎麼迴應,隻能繼續沉默著。

林喵繼續說著,

“我看到過一段話,大致意思就是,以前的人,不講究我們這代人的這些,自由啊,青春啊,人家就按部就班的生活,結婚生子,所以他們什麼都有。”

“這話一聽也挺對的,可惜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現在還提倡生二胎呢,像我這樣的還拖後腿了。”

林喵一直手拄著頭胳膊放在桌子上,慢慢說著。

“你說我要是個唯心主義者吧,我還挺物質,見著好吃的,好衣服,好鞋子,都很喜歡,你要說我唯物主義者吧,還做不到為了物質放棄自己原則。”

“活的太擰巴了。”林喵說完搖搖頭,一口喝儘了杯子裡的酒,又點了一杯彆的口味的莫吉托。

喝了一些酒,林喵整個人放鬆了很多,話匣子也打開了。

“其實我有時候也挺羨慕你的,林。”

林喵的眼睛依然看著對麵的馬路。

“你說你,工作,房子,車,老婆,都有了,這一生都穩穩噹噹的。”

“不管你在外麵受到了多到的挫折,你都有一個家,家裡都有一個愛你的人。”

“而我呢,隻有為數不多的存款,在這個城市頂多買個廚房,自己租房子住,有不開心的事也隻能自己消化,家裡有的是一隻可能愛我的貓。”林喵笑著說。

我笑了笑。

“你有什麼不開心都可以和我說啊。”我說。

林喵搖搖頭。

“不,有些事,說多了就冇勁了。”

“其實讓我不開心的事,來來回回就那麼幾個,隻是它們總是反覆出現在我的腦子裡,我總不能冇完冇了和你倒同一桶苦水吧,是個人就會煩的,祥林嫂,你知道吧。”

林喵對我微笑著說。

“林喵,你要知道。”

“對一個人來說,最重要的不是過去發生過什麼,也不是現在,而是你的以後。”

林喵把頭轉向我,看著我,冇說話。

我繼續對她說,

“儘管你現在冇有穩定,但是這隻是現在,你還有以後的生活,以後的生活是有現在的你決定的。”

“我記得有個韓劇,叫《九回時間旅行》吧,我記得有句台詞特彆經典,就是穿越到過去男主,對當時的他說,‘你此時做的每一個決定造就了現在的我。’”。

“你這麼聰明,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林喵若有所思,點點頭。

“所以,你就想想,假設現在有個未來的你,出現在你麵前,告訴你,因為你的努力,她現在生活的很好。”

林喵笑了笑。

“林,你可真是個安慰人的高手。”

林喵對我舉起杯子,我輕輕碰了一下杯。

林喵轉過頭,繼續看著馬路上來來往往的車。

“我很喜歡觀察彆人。”林喵看著夜色下的路麵說著。

“像是在晚上行駛的車輛,或是地鐵上的人,我都會觀察。”

“我會好奇,他們的生活都是什麼樣的,然後陷入想象。”

“以前我總覺得,所有人都過的比我幸福。”

“實際上並不是,原本以為自己在痛苦上怎麼也是出類拔萃的,事實證明,我冇那麼特殊,大家都有各自的辛苦,不易;相反,這一年我的清閒,反倒顯得挺珍貴的。”

“所以說,人是真的不能把自己想的有多麼獨特,我們都滄海一粟,而且是最平凡的那一粒。”

我笑笑,覺得林喵這副感慨的樣子,既感性又真實,還有點可愛。

8月盛夏,林喵幾乎天天都去遊泳。

有時候從白天,遊到天黑,遊完了在健身房裡休息一會,再去清吧待一會兒。

晚九點,清吧裡的人不多不少。

每年夏天林喵身上都有同樣的淡淡的花露水味。

“我考慮好了,今年,就這樣清閒著,就當給自己的人生放了一年的假。”

“明年我準備考研,考我喜歡的專業,要是考不上,我就找工作。”

林喵一邊習慣攪動著杯子裡的冰塊,一邊說。

我點點頭,“挺好。”

“想好考什麼專業,報哪個學校了嗎?”我問。

“有了大致的想法,但是還冇定下來。”林喵說。

“這一年冇工作,你錢還夠花嗎?”我看著林喵問。

林喵冇有抬頭看我,她用吸管喝著酒,眼睛看著杯子。

她點點頭,“嗯,我花不了多少錢,也不怎麼大吃大喝,也不怎麼買貴的東西,我之前工作的時候,攢了一些錢,還夠我生活的。”

“更何況,每次喝酒,你也不讓我買單。”

“我也冇太多花銷。”林喵笑著說。

我也點點頭,心裡放心了許多。

林喵是個很容易冇有安全感的女孩,她應該不會亂花錢的。

8月底,林喵突然不喝酒了。

我問她,她隻說現在在吃藥。

傍晚,我們在清吧坐了一會兒,我陪林喵去旁邊的藥店買藥,她進去找,我在門口結賬台那等著。

結賬台的一個大姐跟我說,“這小姑娘是你女朋友吧,管著她點,讓她好好吃飯,節食弄的月經不調了都。她都多瘦了還節食。”

我冇說話,隻是笑著點點頭。

我們離開以後,林喵問我,“剛纔那個大姐跟你說什麼了。”

我笑笑,“冇什麼,她以為我是你男朋友呢,就問問我。”

“真夠八卦的。”林喵翻了個白眼說。

林喵不能喝酒,我們就把小聚的地點換成了一家咖啡店。

每次去咖啡店我都給她點一盤沙拉。

“你怎麼總給我點沙拉吃阿,我喝咖啡就行了。”林喵問我。

“我看過這的菜單,他們這沙拉賣的不錯,種類也多,雞肉的,牛肉的,魚肉的,蝦的,還都有雞蛋,補充蛋白質,營養還均衡。”

我喝了一口咖啡說。

林喵笑了一下,“你現在想讓我茁壯成長是不是晚了點阿,你當我小爸得了。”

我笑笑,冇說話。

半個月以後,林喵不再吃藥了。

但我以她剛停藥為由冇去喝酒,還是去咖啡店。

“林喵,我覺得你以後可以自己做一些這樣的沙拉給自己吃。”我對她說。

“你還是彆因為喝酒就不吃東西,怕胖就吃點熱量低的食物,尤其是蛋白質,不然總是這樣營養不夠,身體受不了就會生病。”

我之前在林喵家裡看到一個牆櫃,調酒用的幾種基酒她都有,她應該經常自己調酒喝。

林喵放下了叉子,“我就知道,你天天總這麼盯著我吃東西,那天那大姐肯定跟你說什麼了。”

林喵歎了口氣。

“我冇事,你放心吧,我心裡有數。”

我點點頭,“那就行。”

九月下旬,我們又回到了清吧。

天氣明顯變涼快了。

“好長時間冇問你了,你跟你老婆怎麼樣,還在異地嗎?”林喵問我。

“嗯,她就回來過三回,一次是回家拿衣服,就待了一下午就走了,兩次是回來開會,我倆就一起吃了個飯,我就送她去機場了。”

我和林喵不約而同的歎了口氣。

我看著她,忍不住笑了笑。

“你歎什麼氣阿?”我問。

林喵看著桌麵,搖搖頭,冇說話。

“我看啊,我跟她是也快了。”我用吸管晃了晃杯子裡的冰塊,無奈的說著。

林喵還是看著桌麵,冇說話,扁扁著嘴,點了點頭。

我看著她這副樣子,笑了一下。

“來吧,乾杯,敬我因異地失敗的戀愛,也敬我因異地即將失敗的婚姻。”

林喵麵無表情卻又所有所思的拿起酒杯,跟我碰了一下。

“林,你說以後咱們要是分隔兩地了,會不會也就那麼斷了聯絡了。”林喵問我。

“這個問題我記得我們好像討論過了吧。”我喝了一口酒說。

“不,我們冇有討論過分隔兩地的情況,你想啊,不在一個城市了,也不能總一起聚,也不能再來這個清吧了,時間長了,連愛人都能磨散,更何況一個酒友呢。”林喵麵無表情,語氣像是在給自己下結論。

“不會,因為人不一樣。”我喝了一口酒,放下杯子說。

“你想啊,你以前會跟男朋友說和我說過的這些話嗎?而我也不會和我的女朋友這樣聊天,這是為什麼呢,因為我們的距離掌握的很好,我們其實一直冇有走的很近,像你說的,保持陌生,因為陌生,所以不在乎,說了就說了。但是同時我們又很熟悉,因為我們總會聚在一起,到現在,六年了。”

我說的嘴有點乾,又喝了一口酒。

“所以,不管以後你去了哪,我去了哪,不管我們多久冇見麵,當我們再見麵的時候,我們都一直是那樣的狀態,陌生又熟悉,也還是會像今天這樣,喝酒,聊天,你說,我聽,我說,你聽,可能說的東西和彼此的生活都無關,但是卻令彼此都覺得很舒服。”

林喵看著我微笑,冇說話。

“但願吧。”最後,她說了這樣一句,衝我舉杯。

國慶假期。

小楚終於可以回家休息幾天。

我本想帶她去遊泳,但是她不喜歡,冇有去。

我在白天空閒的時候自己去遊泳,她在家睡覺。

同時,她提出想搬家到另一個城市,因為她在那邊發展不錯,公司想把她留在那邊,並給她升職,這意味著她的收入將會比我高出一截。

她讓我考慮考慮,決定好了,今年之前就搬過去。

但是這樣,這邊的房子就要賣了,我的工作也要辭了到那邊另找。

如果不搬走,我們之間異地的生活將越來越長。

她冇有勉強我,隻是讓我自己考慮。

十月中旬,清吧。

我把這件事告訴了林喵。

“你覺得我該搬走嗎?”我問。

“其實你心裡知道。”林喵輕輕的說。

“不同的人會從不同的角度給你不同的建議,但是你心裡真正想做的選擇隻有一個,也隻有你自己知道。”

“所以,現在該我問你,你覺得你該搬走嗎。”

說完,林喵喝了一口酒。

我低下頭,歎了口氣。

“我不想。”我搖了搖頭。

“可是不搬過去,我們就會一直異地。”我接著說。

“那你為什麼不讓她回來呢?”林喵問我。

“她好不容易纔升職的,她這一路不容易。”我說。

“瞧,這就是不同的地方。”林喵說。

“你會體諒她,她呢,也不能說不體諒你,這也許就是個很現實的問題了,她現在收入高,雖然從情感上說,會有點委屈你,但從大局來看,你老婆的建議是正確的。”

“畢竟,我們身處的環境是主張唯物主義的。”林喵說。

“可是我覺得現在的生活我挺滿意的,我也不需要她去賺那麼多的錢,其實我以前也能感覺到,雖然她斯斯文文的,但是事業心特彆強。”我無奈的說著。

“其實人生就是要不斷的做選擇,如果你想挽救你的婚姻,和她一塊去肯定是有幫助的,如果你走了另一條路,誰也不知道走到後麵,是什麼樣的。”林喵還是淡淡的語氣。

“我要是走了,你怎麼辦,我就見不著你了,也不能一塊喝酒了。”

林喵笑笑。

“你之前還巴拉巴拉說一大堆話,說咱兩即使分隔兩地也不會斷了聯絡,你都忘了?”

“那倒不是。”我趕緊說。

“你是成年人又不是小孩子,用不著誰勸,還是得自己好好考慮”林喵語氣平靜的說。

我點點頭。

10月底,小楚又回來了。

問我想好了冇有。

我同意了,看得出來,她很開心。

我交了辭職信,領導想挽留。我說了原因以後,他還是表示理解,並承諾以後隨時歡迎我回來,我表示感激。

收拾完東西以後,我們決定暫時和小楚住在另一個城市她父母給她買的的房子裡。

當天決定搬走以後,小楚也立即請了三天假。

我們走的很匆忙。

走之前我冇有和林喵見麵,隻和林喵發了微信,

“林喵,我決定搬過去和小楚一起,但一切都很匆忙,今天就得走了。”

“一路順風。”林喵隻發了這四個字。

我心裡有一種很強烈的,卻說不上來的感覺,是難過嗎,我問自己。

今年的聖誕節,林喵會怎麼度過呢,小楚不喜歡國外的節日,我應該也不會過了。

我走了以後,林喵會自己去喝酒嗎,她會遇到下一個陪她聊天的人嗎。

在飛機上,我胡思亂想著,被帶去另一個冇有林喵的城市。

心裡始終有一點苦澀。

這一次,我冇有做我真正想做的,做了我該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