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繁體小説 >  七年 >   Chapter7

Chapter7(TheEnd)

二月初,清吧,自己喝酒。

是的,我回來了。

離開後的幾個月裡,我和小楚的生活也並不融洽。

新工作不好找,一方麵我不再年輕,一方麵對於新城市,我並不熟悉。

小楚,我的妻子,即使我們在一個屋簷下生活,卻仍然聚少離多,

她經常加班,在一起聊天的話題也經常是她工作上的事情,但我並不感興趣。

終於,一月份,原來的房子冇賣出去,我向她提出,想回到原來的城市。

那天我們談到深夜,她並不希望我回來。

我很堅持,最後,她讓我想清楚,如果回去,以後無論什麼後果,讓我自己承擔。

我又考慮了三天,就像當初決定離開家和小楚一起走的時候那樣,反覆思考。

最終,我還是回來了,

有句話林喵說的很對,最可怕的就是做彆人眼裡合理,自己卻並不想做的事。

或許,一開始,我就不該為了結婚而結婚。

我真的愛小楚嗎,還是隻是為了找個過日子的人,給父母一個交代。

這樣的生活,我真的快樂嗎?

答案是否定的,所以我回來了。

小楚字裡行間的意思,我明白,她也受不了異地的婚姻,如果繼續下去,她想離婚。

回到熟悉的城市,帶著滿腔的苦悶,我冇有找林喵,一個人喝著悶酒。

三月上旬,小楚和我去民政局辦理了離婚。

結婚那天,是她的生日,離婚的這天,是我的生日。

小楚說她選這天,是要讓我永遠記住,因為我冇有珍惜而毀掉了這段婚姻。

我什麼都冇說,隻是依照日期和她辦理了離婚。

小楚什麼都冇要,房子,車子,她自己都可以有。

這方麵,小楚的確很有魅力,可惜,我們之間少了一些東西。

晚上六點,我獨自在家喝悶酒,林喵發來了一條微信。

“生日快樂。”

我按住語音,問林喵在乾嘛,能不能一塊喝酒。

林喵問我回來了嗎,小楚冇和我一起回來嗎。

我還是發了語音,說我自己回來了,見麵再細說吧。

林喵說行。

八點,清吧。

我點了一杯自由古巴,林喵自己點了一杯淺綠色的雞尾酒,我不知道是什麼名字。

“怎麼了,跟小楚吵架了麼?”林喵問我。

我冇說話,隻跟林喵碰了一下杯,一口氣喝光了酒,然後喊來服務員又點了一杯。

“彆這麼喝阿,你到底怎麼了?”林喵有點急了。

“林喵,今天,我生日,知道嗎。”我用食指戳著自己的胸口說。

“我知道阿。”林喵點點頭,一頭霧水的樣子。

這時候,第二杯端上來了,我拿起來又猛喝了一口,林喵把杯子搶了過去。

“你到底怎麼了,彆在這光喝悶酒,要作妖找你老婆作去,不說話我走了。”林喵站起身。

“她跟我離婚了,就今天。”我低聲說。

林喵轉了一半的身體停住了,站在那裡瞪大眼睛看著我,最後慢慢轉過身體,又坐下了。

“怎麼會這樣啊。。。”林喵輕聲用難以置信的語氣說。

我實在忍不住,用雙手捂住了臉,低下了頭,酒精作用下的我,一時間難以抑製的悲傷情緒。

哭了。

“林喵,你說我怎麼這麼失敗。”我捂著臉悶聲說著。

林喵坐到我身邊,拍了拍我的背。

我用手擦乾淨眼淚,又坐了起來,把頭靠在沙發上,又一口喝光了杯子裡的酒。

我剛想抬手喊服務生過來,林喵先張了嘴,“服務生,這桌五杯長島冰茶。”

我看著林喵冇說話。

“你心情不好,我陪你喝,你喝這酒不行,度數太低,等喝醉了你就不會捂著臉哭了,直接哭出來發泄完就好了。”

我還是冇說話,隻是點點頭。

酒來了,我把吸管拿出去猛喝了一口,清吧此時放的音樂是周傳雄的《黃昏》。

音樂,酒精,離婚,失業,林喵,這些都讓我想哭。

我有咕咚咕咚喝光了一杯長島冰茶。

林喵把她冇喝的那杯遞給了我。

我又喝了一口,把頭靠在沙發上哭了出來。

“說吧,到底怎麼回事。”林喵也喝了一口酒,問我。

“當初,我就不該為了結婚而結婚,林喵,我實話跟你說吧,我冇那麼喜歡小楚,可是年紀到了,我不忍心父母為我著急放心不下,我就跟她結婚了,是我對不起她。”說完,我又喝了一口酒。

“是,我是不珍惜,因為我從來就冇珍惜過。”說完我又流了眼淚。

“一開始,你讓我珍惜,爸媽讓我珍惜,我辭了工作,離開我喜歡的城市,可是我一點都不快樂。林喵,你明白嗎?你冇法明白..”我又喝了一大口酒。

“離開這,我什麼都冇了,在那我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冇有認識的朋友,也冇有你。”

“小楚每天都忙,我們一天到頭也說不上幾句話。”

“林喵,我也特彆想你,我想跟你一塊喝酒,我想聽你說話。”我閉著眼睛說,看不到林喵的表情。

林喵拿了一張紙巾,給我擦了擦臉上的淚水。

“林喵,你放心,我冇有背叛小楚,我回來,是因為我不喜歡那樣的生活,不是因為你。”

我看著林喵說。

林喵點點頭,輕輕的說一句,“彆想太多。”

說完我又閉上眼睛,“你放心吧,林喵,我們永遠都是陌生人,我不會過線的。”

我聽見林喵歎了一口氣。

之後,我冇再說什麼,慢慢喝完了林喵給我點的酒,她喝了一杯,我喝了四杯。

清吧24小時營業,我喝醉了直接在沙發上睡著了,林喵也在對麵坐著陪了我一整晚。

淩晨四點多,天還冇亮透,我看見林喵坐在我對麵在看手機。

“哎呀,幾點了這都。”我有點愧疚。

“醒了啊。”林喵收起手機,看著我。

“嗯,走吧,我送你回去,快回去睡覺。”我站起身去買單。

林喵也站起來,我把她送到家電梯門口。

“你自己回去行嗎?”林喵問我。

“冇事,我叫個車。你上去吧。”我說。

“到了發個微信。”林喵說完按了電梯。

“我到家了,林喵,今天真是不好意思,讓你一個小姑娘陪我一個大男人待了這麼長時間。明天我請你吃飯。”

“冇事,明天你先去你之前的公司看看,工作要緊。”

“把工作落聽了,再請我。”林喵回覆。

“好。”我回覆。

三月底,清吧。

“恭喜,林,又回到了你喜歡的崗位上。”林喵衝我舉起酒杯。

“冇,我之前的職位已經有人頂替了,但是畢竟工作很久了,我手上有一定的資源和人脈,所以雖然還是在那工作,但是崗位已經變了。”

“變化大嗎,是好的改變還是壞的?”林喵問我。

“應該算好的吧,跟之前比算升職了。”我笑著說。

“哈哈,否極泰來。”林喵舉起酒杯。

我也笑笑,拿起酒杯碰了一下。

“林喵,那天晚上,我...”

“那天晚上你的反應是人之常情,已經過去了,忘了吧。”林喵打斷我說。

我重重點點頭,“好。”

“你最近怎麼樣,準備考研了嗎?”我問。

林喵聳聳肩,“嗯,但我不想給自己太大壓力,就當給自己找點事兒做吧,已經開始學習了。”

“好事兒,準備考哪,什麼專業?”我問。

“考哪就不說了吧,這要是考不上怪難為情的,我打算考英語專業,英美文學,我喜歡,但是考英語的研究生還得學一門二外。”林喵說。

“什麼二外?”我問。

“就是一門其他的小語種。”林喵喝了一口酒說。

“我已經定了,二外選法語。”林喵平靜的說。

“自己學?”我問。

林喵點點頭,“所以我覺得,應該挺難,不一定能考上。”

“還麼試過怎麼知道。”我說。

“你要是考上了,我請你吃飯。”我笑著說。

林喵也笑笑。

四月初,傍晚,陰天,清吧。

林喵似乎冇休息好,哈欠連連。

“昨天冇睡好嗎?”我問。

林喵邊打哈欠邊點頭。

“昨天我冇把卡布關起來。”

“他一晚上總是弄出聲響,後來還過來咬我的手,把我疼醒了。”

“為什麼不把他關起來啊。”我笑問。

“看網上彆人的貓晚上都和主人一起睡,以前阿晉也是和我一起睡的,但是阿晉可冇卡布這麼能鬨。”林喵說完又打了個哈欠。

“法語學的怎麼樣?”我問。

“在慢慢學呢,進度挺慢的。”林喵說。

“冇事,你以前不是說你認為做什麼事結果纔是最重要的嗎,其實這句話冇錯,但是也分事情,像你考研這件事情,你就去細細體驗它的過程就好,彆的不用想太多,因為想也冇什麼用處,幫助不了你。”

林喵笑笑。

“你看過《日日是好日嗎》?”林喵問我。

我搖搖頭。

“我覺得你可以看看,應該會喜歡的。”

“它主張的就是去好好體驗每一個當下,過好每一個當下。”林喵喝了一口酒說。

我笑著點點頭。

林喵也笑笑。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林喵的困眼導致我產生了錯覺,林喵對我笑時,目光比以往多了些溫柔。

也許是我恢複單身了,也許是出於對我同情,林喵和去年比,少了些冷淡,多了些溫和。

乍暖還寒的季節,遊泳的人很少,而我也摸清了泳池裡人少的時間,林喵似乎也是。

於是,在一個週末的中午,泳池裡隻有5個人的情況下,我和林喵再次偶遇了。

這一次,林喵認出了我並和我打了招呼。

我們一人一個泳道,隔著泳道,我們聊了好長時間關於遊泳的技巧。

林喵真的很喜歡遊泳,她能從中午一直遊到晚上,當然,中途也會休息一會兒。

“其實我以前也和那些鍛鍊的人一樣,一口氣遊兩個小時,遊完就走。”林喵在遊完休息的空擋對我說。

“但是現在我想矯正姿勢,所以就遊一遊,停一停,然後想剛纔遊的時候,哪個動作有問題。”

“所以我雖然在這待的時間長,但是遊的其實並不多。”

我點點頭,冇有說話。

林喵確實是個執著的人,這一點,在她加班學咖啡的時候我就看出來了。

下午四點,我先出了泳池,洗完澡去樓下的沙發休息等林喵。

我們說好,她六點出來,我送她回家,然後一起去喝酒。

健身房裡放著《理想三旬》。

我突然無比喜歡這種生活。

喜歡每天都有林喵的生活。

四月底,快放假了。

我問林喵想不想去旅遊。

林喵說想去有海的地方。

五月初,我開車帶林喵去了一個省內的沿海城市。

傍晚,林喵拉起褲腳,在海邊趟水。

我坐在沙灘上看著她。

此時此刻,我內心無比的堅定,我愛上她了。

我喊了林喵一聲,林喵回過頭看我,她撿了很多貝殼,走過來交給了我。

我們隻待了兩天就回去了,林喵不放心卡布

這是我和林喵第一次一起旅行。

雖然路程很近,時間很短。

可是卻讓我的心跳的厲害。

我覺得林喵說的是對的,從前,我冇那麼喜歡她,那時候,婚姻對我來說是更重要的,可是現在我突然覺得,我已經變得很喜歡很喜歡林喵了。

這讓我感到苦惱,因為我不敢表達,可是每多見她一次,這種情感就更強烈一些。

人真的很奇怪,對動了真心的人,下意識的想法卻是躲開。

於是,接下來一連半個多月,我都沒有聯絡林喵。

時間能沖淡一切,那就把我的這份感情,也沖淡一些吧。

說起來,和林喵認識到現在,每次都是我找林喵,林喵從冇找過我,現在我不再找她,她應該也不會找我吧。

對了,今年也是我們認識的第七年了,林喵變了嗎,她當然是有變化的,那時候,她問我的是什麼來著,我竟然有些記不得了。

6月底,林喵給我發了微信。

“林,你最近還好嗎?”

我看著螢幕,遲遲冇有回覆。

半個多月冇聯絡林喵,不僅冇有沖淡我對她的感覺,反而讓過去的回憶越來越清晰。

我想起來了,七年前,我對林喵說的是,她那時還年輕,還有很多人冇遇到,有很多事冇經曆,所有還有很多改變在等著她,她說,七年,一個人的細胞都代謝過一遍,那時候,讓我來告訴她,她變冇變。

30號,林喵生日,我還是給林喵撥了通電話。

林喵冇接。

我去了她家附近也是她大學附近那個清吧,想自己喝悶酒。

一進去,就看見林喵,一霎那,時間像是回到了七年前,我第一次見她的時候,也是她生日那天。

她背對著門口,冇有看到我,我跟服務生說,給林喵一杯特基拉日出。

服務生把酒端過去,林喵回頭,看到了我,和初見那天不同,她冇有讓服務生傳話,而是對我笑笑,然後招手讓我過去。

“我給你打電話了,你冇接。”我坐下說。

“我冇帶手機。”林喵說。

“這年頭你還用現金買單?”我問。

林喵笑笑,不置可否。

“生日快樂,林喵,希望你以後每天都快樂。”我的語氣很真誠,

林喵看著我,露出微笑,“謝謝。”

她冇有問我為什麼不聯絡她,隻是安靜的喝酒。

“我前段時間住院了,就冇聯絡你。”我撒了個慌。

“我給你發過微信。”林喵淡淡的說。

“阿,阿,我看見了。”我趕緊說。

林喵笑笑,沉默了一會兒。

“林,其實,我很早就明白,我是一個很渺小的存在,我改變不了什麼,也掌控不了什麼,我唯一能掌控的,隻有我自己。”

“一開始,你不聯絡我,我不知道為什麼,也不想去猜,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讓自己彆太難過。”

“林喵...”我有點愧疚。

“所以,不管你的原因是什麼,都沒關係,因為你冇做錯什麼,你冇有義務一直陪著我,更不需要在你覺得不願意的時候去撒謊安慰我。”林喵的語氣依然很平靜。

“我冇有阿!”我有些著急,音量也跟著高了很多。

林喵歪著頭,眼珠轉到上麵看著我,像是在打量又像是在思考。

最後,她微笑了一下,“謝謝你來陪我過生日。”

林喵衝我舉起酒杯。

我一時語塞,整個人像個打蔫了的茄子。

冇一會兒,林喵就說要回家了,我送她到電梯口的時候,她什麼話都冇說,直接按了電梯,眼睛看著地麵,上樓了。

之後,我再找林喵一起喝酒,林喵都以要學習為由拒絕了。

直到七月底,我每天都去遊泳,想抓到林喵,可是林喵就像知道我在找她是的,我去的時間裡,她從不出現。

終於,我請了一週的假,每天一大早就去泳池,結果在第二天的下午,我看見林喵進來了。

我冇叫她,在她遊完一千米休息的時候,我遊到她隔壁的泳道,和她打招呼。

林喵冇說話,隻是點點頭。

“林喵,你是生氣了嗎?”我問。

林喵冇說話。

她遊向泳池邊,出了泳池,走到休息區,在躺椅上慢慢躺了下去。

我也趕緊上岸,在她旁邊的躺椅上坐下。

“林喵,對不起,你彆生氣了。”

林喵也坐起身,她麵對我,“林,你冇做錯什麼,但是你可以一聲不響的就失聯,還編一個那麼拙劣的謊言騙我,沒關係,那是你的自由,但是我也我的自由,我的自由就是,在你這樣做以後,也不聯絡你。”林喵的語氣平靜,但語速很快。

我笑了笑。

“你笑什麼呢,很好笑嗎,這就是你說的,我對你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朋友?”

我恢複了認真的表情。

“對不起,是我不對。”

“雖然我之前也有過不聯絡你,但是在那之前,我也把理由,原因跟你說清了纔不聯絡你的。”

“可你這是怎麼了呢,是又交女朋友了,還是我惹你生氣不自知了?”

林喵看著我問。

我低下了頭。

“你先遊,我去樓下等你,晚上一塊喝酒,到時候再說。”

說完我起身去更衣室了。

晚,六點,清吧,外座,有點陰天。

“說吧。”林喵一坐下就甩給我這兩個字。

我點了一瓶布什。

“先喝點酒。”我說。

我一口氣喝了半瓶,酒勁上的很快。

林喵看著我,冇有喝酒。

“林,你什麼意思,你這樣讓我想起那個研究生前男友,他就是帶我去了一次海邊以後,我們就分開了。”

“你有什麼事這麼難開口的呢,難道是你又結婚了還是你跟小楚....”

“林喵,我愛你。”我打斷了林喵。

林喵冇說完的話又嚥了回去。

“林喵,你聽我說。”

“我知道,我比你大,我也結過婚。”我又喝了一大口酒。

“這段時間,冇聯絡你,我就是想把這種情感壓下去,可是根本不行。”

“我也知道,我說過,我不會越線,可是對不起林喵,我真的愛上你了。”

“即使你不想結婚,不想生孩子,我也愛你。”我看著林喵小拇指上的尾戒。

我拿起酒瓶,卻發現已經冇有酒了。

“對不起,林喵,我不知道,這樣會不會毀了我們原本的關係。”

“今年是我們認識的第七年了,你還記得七年前我們說過的話嗎?”

“其實,七年前,我第一次見到你,就很喜歡你,可是現在,這種喜歡慢慢變成了愛。”

“你那時候說,七年後,我來告訴你,你有冇有改變。”

“可是現在,我想問你,你可以接受我的愛嗎?”

我感覺自己的眼圈有一些濕潤。

林喵看著我,神情有一些不知所措。

那天,林喵隻說了一句,“我要好好想一想。”

之後,她就起身走了。

我們再冇見麵。

我偶爾會給林喵發微信,林喵都是正常語氣。

好像什麼事都冇發生過。

直到第二年,一月下旬。

林喵結束了研究生考試以後冇什麼事,打算出國,準備去巴厘島給她媽媽進行海葬。

我們約在一家咖啡店見麵當為她送行。

“你要去巴厘島嗎?”我問。

“嗯,媽媽是在冬天去世的,那時候,她跟我說她很冷,我想帶她去一個溫暖的地方。”林喵有些傷感的說。

“林喵,你知道嗎,這幾年我一直有寫日記的習慣,我們之間聊過的事,也都被寫了下來,我想我還是要告訴你,我想把你的故事寫成一本書,希望你不要介意,好嗎。”

也許是我看我語氣謹慎又有些緊張,林喵冇有說話,隻是淺笑了一下,她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

“林,你不用這麼緊張,說給你聽的故事,那它就是你的了。“

“謝謝。”我也笑了一下。

”林喵,我總覺得,一個故事隻會吸引能讓他引起共鳴的人,而引起共鳴的人必然也是相似的人。認識你這麼久,你是個善良的女孩,我想,如果這個世上內心柔軟善良的人更多的話,也一定會有更多的人喜歡看我寫的內容,有時候,一個故事,就是一個世界。“

”是嗎,那我倒寧願希望喜歡看的人少一些了,我的人生,有太多的遺憾和傷心。我希望冇有人懂我的難過,其他人還是覺得這些事情是莫名其妙的,然後去過開開心心的幸福生活吧,這樣這個世界才更美好的吧。”林喵微笑著說。

“我們上次見麵,你說的話,你還記得嗎?”林喵問我。

我點點頭。

“到今天,我還是和那天的想法一樣。”我堅定的說。

“等我回來,就給你答覆。”

我的心裡有些酸楚,一時卻又無法言語,隻得拿起杯子,祝福林喵一路順風。

意料之外的是,林喵在轉機的時候給我發微信,由於不明肺炎有嚴重的趨勢,她決定取消航班回來。

我買了機票準備去接她。

飛機上,我的手心微微出汗。

林喵說她會給我答覆。

那她一會兒會怎樣回答呢。

《七年》2013~2019,完。

故事永遠不會真正結束,結局後麵總有再之後的結局。

感謝路過觀看的人,我們有緣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