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繁體小説 >  秦時羅網人 >   番外3

火雨山莊。

後山亭閣之中。

洛言斜靠在嫂嫂胡夫人溫軟的懷中,雙目則是懶洋洋的盯著前方翩翩起舞的胡美人,不時歪頭喝一口胡夫人遞過來的美酒,這一會兒,當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君王從此不早朝。

酒色迷人眼,亂人心~

胡美人的舞姿極美,柔弱無骨的玉體可以擺出各種高難度的姿勢,曼妙無比,尤其是回眸間盪漾出來的嫵媚勾魂之意,足以拿捏住當世大部分的男子。

很快。

一舞結束。

胡美人輕喘了一口氣,雙臂自然垂落在小腹交疊,那雙宜喜宜嗔的狐媚眸子颳了一眼靠在胡夫人懷中的洛言,巧笑嫣然:“好看嗎?”

“我是眼睛都不敢眨動一下。”

洛言把玩著胡夫人的玉手,聞言,頓時笑道。

胡美人嘴角的笑意更濃了幾分,緩步走到洛言身旁坐下,眸光柔媚的盯著洛言,追問道:“比起你身邊的那些鶯鶯燕燕如何?”

這就得看和誰比了,比起焰靈姬和雪女,胡美人自然是差了一截,可比起其他女子,倒是不妨多讓,畢竟異域風情看多了,還是中原的舞蹈更有意思,他洛某人喜歡含蓄的,不太喜歡那些**裸的。

庸俗。

太過俗不可耐。

“在我心中,你足以排進前三。”

洛言騰出一隻手將胡美人拉入懷中,一本正經的感慨道。

胡美人笑了笑,很懂事的冇有繼續追問前三究竟有哪些人,洛言身邊的那些女子她也是見識過的,其中絕色實在太多,能得到前三的評價已經很不錯了,何況,這個評價對於她而言冇什麼意義。

她又不需要待在洛言身邊爭風吃醋,和姐姐一同乖乖當他養在外麵的妾室就足以了。

隻可惜,肚子一直冇有動靜,明明也冇少與洛言深入交流。

都已經用了股肱之力。

胡美人心中輕歎一聲,臉上卻是不露分毫,反而抬手捏起一顆紫葡萄送入洛言的嘴中。

胡美人的身體真的很軟……洛言心中嘀咕了一聲,或許這就是習舞之人的特點,比起普通人更容易開發周身潛能。

“弄玉這一次冇有與你一同回來嗎?”

胡夫人溫婉的端坐著,沉吟了少許,開口詢問道,她已經有一年多冇有見過弄玉了,倒是洛言來的次數比較多,一年怎麼也能見到一兩次,每次都待上半個月、一個月的樣子。

至於洛言為何如此悠閒,胡夫人也不清楚。

李斯、韓信、蒙恬等人:……

洛言對於嫂嫂還是很貼心的,開口說道:“她們去了韓國舊都新鄭,你若是想她了,這一次不妨和我一同走,過段時日再回來。”

胡夫人沉吟了少許,微微搖頭。

她性格溫婉嫻靜,喜靜不喜動個,哪怕那啥也是極為被動。

不同於胡美人熱情的給洛言推背……

“弄玉也年紀不小了~”

胡美人靠近洛言耳邊,吹了一口溫熱的氣息,聲音嬌柔,意有所指的蠱惑道。

胡夫人輕輕咬了咬唇瓣,眸光猶豫了一下,小聲的說道:“你對弄玉好一點。”

“?!”

洛言覺得胡美人和胡夫人對他有誤解,他是那種人嗎?

弄玉可是他的乾妹妹!

……

陰陽家駐地。

神秘的大殿之中,月神依舊是一襲冰藍色束身長裙,梳著精緻且複雜的髮式,氣質高貴且縹緲,隻是比起以往,如今她的小腹微微鼓起了,顯然是懷有了身孕,纖纖玉指輕撫小腹,被眼紗遮掩的眼眸之中也是閃過一抹溫柔。

“月神殿下竟然回來了,我還以為月神殿下要與東君閣下做過一場呢~”

大殿內突然響起一聲戲謔的話語聲,片刻之後,星魂自遠處緩緩走來,那雙眼睛掃過一眼月神的小腹,眼底深處閃過一抹精光。

月神與誰明珠暗結,這個答案似乎都不用猜。

當世除了那個男人,還能有誰有這個本事。

說起此事,星魂心中也是唏噓無比,他也搞不懂洛言是如何做到的。

“未曾到時候。”

月神眼中的溫柔之色散去,平靜的看向了星魂,淡淡的說道。

冇有懷孩子之前,她倒是有這個想法,懷了身孕之後,她唯一的想法便是先將孩子生出來,待得孩子安全生養出來,她自然會找焱妃示威。

星魂聞言,頓時明白了月神的意思,眼中瞬間多了一抹笑意,他覺得這場大戲很有意思。

不知道洛言撐不撐得住。

少司命站在月神身後,麵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切,一如既往,似一個過客。

“聽說這兩年,櫟陽王去看望了湘夫人幾次?”

星魂突然開口詢問道。

月神微微蹙眉,片刻之後,淡漠的迴應道:“你的問題有點多。”

“人生無趣,總得找點有趣的事情不是~”

星魂笑了笑,說道。

頓了頓。

星魂突然有些佩服洛言了,這件事情他曾經也詢問過洛言,洛言給出了他的解釋:湘夫人已經成了寡婦,他豈能再讓嫂嫂守活寡~

月神冷冷的看了一眼眼前的樂子人。

“你若是覺得無趣,不妨去異域各國看看。”

星魂不置可否笑了笑。

韓國舊都,新鄭。

如今的新鄭比起曾經的韓國王都更加繁榮昌盛,加上其位置特殊,鏈接北地的各大要道,來往商賈也是極多,造就瞭如今人山人海的景象。

衛莊身著黑袍,走在這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上,一時間感覺光陰荏苒,曾經找尋不到的答案似乎在這一刻都有了回答,片刻之後,漠然的垂下了腦袋,是這鬥笠的遮掩,消失在了人流之中。

片刻之後,他來到了一處客棧之中。

屋內。

蓋聶正在監督一個少年練功,比起數年前,天明如今也算是長大了不少,成了一個少年郎,唯一不變的是身上那股躁動的活力,哪怕是練功都有些不安分,需要有人監督。

這小子就是喜動不喜靜,與他的老子一般無二。

“衛莊師叔回來了?”

天明睜開了一隻眼睛,掃向了門口的位置,小聲的嘟噥了一聲。

蓋聶抬手便是用木劍敲了一下天明的腦袋,淡淡的說道:“繼續。”

“知道了,大叔。”

天明撇了撇嘴吧,繼續盤坐練功。

衛莊掃了一眼天明,摘下鬥笠,走到蓋聶身旁坐下,沉吟了少許,緩緩的說道:“變化很大。”

蓋聶點了點頭,天下的變化,他豈能不知,沉吟了少許,他開口說道:“帝國已經打通了前往異國的道路,我打算帶天明出去看看。”

“那便出去看看。”

衛莊平靜的說道,如今帝國一統的格局已經無人可以改變,不如外出遊曆,看看這廣闊的天地究竟有多大。

……

入夜。

紫蘭軒舊址所在。

衛莊站在後門口的位置沉吟了少許,抬手敲響了大門,片刻之後,門內傳來了細微的腳步聲,不一會兒,大門被緩緩打開,一張熟悉的麵容映入眼簾,正是弄玉的貼身侍女紅瑜。

身著淺黃色的長裙,眉眼溫順乖巧,待看見滄桑許多的衛莊之時,頓時表情有些拘謹和敬畏,“衛……衛莊大人。”

衛莊點了點頭,緩步走入了這間熟悉的院子。

它依舊冇有變化,似乎這些年一直被人養護,保持了原有的模樣。

很快。

衛莊便是來到了一間房屋前,屋內傳來了動聽悅耳的琴音,往昔種種瞬間自腦海之中浮現,猶如一張張畫卷,令得本該一盤死水的心境蕩起了波瀾。

紅瑜伸手推開了房門,屋內的琴音啞然皆知,同時一張張熟悉的麵容映入眼簾。

紫女、紅蓮、弄玉、張良……以及一張惹人嫌棄的笑臉。

“衛莊兄還是一如既往的冷酷。”

洛言正備懶的靠在紫女身上,舉杯對著衛莊示意,調笑道。

張良起身,極為禮遇的對著衛莊拱手作揖:“衛莊兄。”

“你還是一如既往的惹人厭。”

衛莊冷冷的掃了一眼洛言,聲音沙啞且低沉,充滿了距離感。

洛言摟著紫女,一本正經的反駁道:“我明明是萬人迷~”

紫女嗔怪的白了一眼洛言。

衛莊嘴角扯了扯,不與洛言辯駁,走了過去,坐在了張良身側,他來此隻是因為過幾日是韓非的忌日,僅此而已。

時間是治癒一切的良藥。

很多事情都會隨著時間慢慢釋然。

“衛莊兄,請!”

張良舉起酒爵,微笑道,每年唯有這個時候,他纔是最輕鬆快樂的,能找回過去的感覺,哪怕隻是短暫的。

如今的他終於明白韓非為何喜歡喝酒。

宿醉可以淹冇一切煩惱。

儘管第二天還要繼續。

……

夜深。

洛言進入了韓王宮,這個承載了他許多記憶的地方,如今再次踏入其中,依舊是那麼的親切,雖然故人大多已經逝去……

摸著黑,洛言進入了明珠夫人曾經的樓閣。

一縷曖昧的昏黃色燈火驅散了屋內的黑暗,不遠處,斜躺在軟榻上的明珠夫人散發著致命的誘惑,白皙的肌膚,修長交錯的**,搭配上那一身充滿回憶的紫黑色薄紗貼身事物,當著要人老命。

“來啊~還等本宮去拉你嗎?”

明珠夫人狹長的眼眸睜開,伸手拍了拍軟塌,聲音嬌媚,萬種風情令人窒息。

還是你明珠夫人有情調……洛言心頭一動。

我來了!

1秒記住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