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安瀾已經知道了邪神組織真正的計劃,也已經開始全麵部署,全麵行動起來了。

既然邪神組織語言他的神力,他就可勁兒的去破壞掉那些神廟。

石安瀾的修為已經大成,在他冥想修為的時候,已經達到了高級修為第九等級。

也就是說,他距離終極也就臨門一腳了。

“主人,你分出去了那麼多的神識,你吃得消嗎?”

石安瀾點頭,“不礙事兒。轉眼都過去三個月了,破壞了不少的神廟,也讓那些城市得人暫時恢複了正常。隻是我很擔心……”

至於擔心什麼,石安瀾冇有明說,因為他還不想告訴浮夢。

一切都有條不紊的在進行中,石安瀾手底下的人也越來越多,且他們的實力也都得到了不小的提升。

這是希望的曙光,石安瀾很高興。

這樣他們在戰鬥的時候,就有實力和根基深厚的邪神組織好好拚搏一下了。

一個月後,浮夢不見了。

石安瀾找了很多地方,都找不到浮夢。他的記憶深處都是他和浮夢之間的點點滴滴,此時此刻,石安瀾才驚覺他對浮夢早已經事情根深種。

“夢兒,你去了哪裡?你到底去了哪裡?”

在武神空間中,石安瀾新開辟出來了一座山——思念。

寓意為思念浮夢。

石安瀾找遍了所有可以找的地方,法力殆儘,掉落深山,仰頭看天,已經分不出白天和黑夜了。

“宿主大人,九尾天狐回到了她應該回的地方。需要你去找她。九尾天狐的故鄉就在九重天山。”

“現在我的功德值有多少了?”

係統:“已經超過一百萬功德值,最近這幾個月,宿主你的武神護衛,還有你收服的那些人,都做了很多的好事情。現在天道法則都是站在我們這邊的,不過邪神組織的實力也不可小覷。宿主,你要怎麼辦呀?”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擲地有聲!

知道浮夢去了哪裡以後,石安瀾也就放心下來了。他回想過去種種,才發現浮夢似乎一直在為她的離開做鋪墊,

比如上次一直在詢問他,如果它離開以後會怎麼樣?

還比如讓他好好修煉什麼的。

甚至一開始簽訂的靈魂契約,也令人匪夷所思。

卻原來,一開始就計劃好了的,

石安瀾不怪浮夢,畢竟浮夢她有自己的苦衷,他隻是不明白,為何命運選中的是他。

戰爭一觸即發,邪神組織和武神的隊伍摩擦與日俱增。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

轉眼,已經到了鬼節。

萬籟俱寂,石安瀾仰頭仰望星空,一雙可以看破一切虛無的眼睛,彷彿透過層層雲頂,看到了遠古時期。

而遠在青丘的九尾天狐——浮夢,恍惚間從沉睡中驚醒,有些茫然。

他會來找她嗎?

浮夢不知道,但又無比的期待。

“武神大人,我們已經整裝待發了。隨時等待你的命令。”

石安瀾點頭,身著黑色的盔甲,盔甲之上有金色的流紋,頭戴紅色的將軍鍵帽,右手拿著寶劍,背後的紅色披風,無風自動,威風凜凜,說的就是石安瀾此刻的模樣。

武神大人身著自己的武神盔甲,神情嚴肅,周身都瀰漫著恐怖的殺伐之氣。

“邪神組織那邊已經攻打了過來,這一場戰爭終究是開始了,準備行動了。”

“南懷北離,帶隊,從側麵進攻。”

“北澤帶領白蟻一族從側麵進攻。”

“湮滅,你和巨石一族,還有海之一族的人從正麵進攻。”

……

佈置了戰局,烽火四起,石安瀾的眼睛在烽火中更加的明亮。

在戰爭開始之前,石安瀾已經讓武神護衛去將每一座城市的人去了固定的地點,設置了一個強大的結界,保護他們。

每一座城市的結界,都是用了強大的法器來做的結界,結界堅固,且還有每一個地方的地標建築為藍本,使其更加的堅固、牢靠。

隻要在結界裡麵的人不作死的自己出來,那麼那個結界就可以保護他們的周全。

但若是他們自己出去了,那就是命,冇有誰會一直好心的救他就是了。

夜半鬼節,萬鬼出潮,戰爭一開始,怨聲載道,皇甫諸神也終於出來了。

“武神石安瀾,我們終於見麵了。”

石安瀾冷著眼看了皇甫諸神一眼,“所以,你出來送死了?不暗戳戳的去搞那些小動作了?皇甫諸神,你想要做的一切,都不會實現。”

“是嗎?”皇甫諸神最討厭的就是誰說他不行。

兩人各占據一方,相互對立。雙方的人也在對立。

武神隊伍的大仁大義,正義之光,邪神組織的詭物,為了自己的心中的信念戰爭著。

“殺呀!殺掉武神,吃了他的肉,喝了他的血,你們就自由了。”皇甫諸神陰冷的說著。

伴隨著他的話落下,那些詭物變得異常暴動,武神護衛們竟然已經出現了退卻的趨勢。

這不是一個好的苗頭。

石安瀾盤腿打坐,雙手合十,周身的金光跟不要錢似的不停地往外麵冒著。

感受到武神的神光,武神的隊伍士氣大增,他們的光,他們的神明還在,他們可以戰鬥到死,他們至死不渝。

詭物暴動,石安瀾這邊的武神隊伍也是士氣大增,雙方一時之間難分勝負,這將會是一場持久戰。

“武神,你以為你可以贏得了我嗎?”

皇甫諸神站不住了,直接朝著石安瀾襲擊了過去。因為皇甫諸神看出來了,他要是不將石安瀾給打倒的話,他的隊伍根本就無法完成任務。

完不成任務,那些人又要怪罪了。

想到那些封神的大能,皇甫諸神十分的嚮往,戰鬥的時候,每一招都是殺招。

不給石安瀾緩和的機會,生命在繼續,戰鬥無休止。

石安瀾有一種感覺,這將是一場終局之戰。

他贏了,這個世界他也不會繼續待下去。

但是他必須要贏。

這世界本該是和自然和諧共處的世界,而不是妄圖用他們的階級思維去做顛覆乾坤的事情。

隻要有他在,這件事情絕不可能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