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鱷是水陸兩棲生物,雖然說對海水有些不適應,但是問題卻不大。

德魯伊更不用說了,海陸空三種地形他們都能夠完美匹配。

轟轟轟——

戰鬥一觸即發!

因為隻是為了對戰而特意模擬出來的小空間,所以海底其實並不深。

當郭修文一頭紮進去後,很快就撞上了從海底走過來的騎兵隊伍。

因為有著海水的助力,骨殺生的隊伍移動速度並不快。

嘭嘭嘭——

猛鱷龐大的體型占據了優勢,藉助著海水的浮力,隻需要輕輕發力,就把無頭騎士組合撞擊得人仰馬翻。

嘭嘭嘭——

隨後趕到的德魯伊同樣如此,隻是片刻功夫,骨殺生的騎兵隊伍就被撞得七零八落。

海水的浮力本身就很大,他們雖然可以在海底移動,可是比起適應海底的海豹和猛鱷還是差得遠。

哪怕他們實力不錯,可是在海水的阻隔下,一身實力連一半都發揮不出來。

反倒是海豹們輕輕推動海水,就能讓他們飛舞起來。

戰鬥在開始的時候,就陷入了一麵倒的局麵。

骨殺生明顯也冇有想到,自己會遭遇如此局麵。

在損失了十幾個士兵後,他隻能選擇投降來結束這場一麵倒的屠殺。

“又是這麼快!”

等候的領主在看到兩人再次出現以後,大多數人的視線都落在了郭修文身上。

冇辦法,在他們的預想之中,情況怎麼樣也不該是這樣的。

這一次比賽,沼澤陣營實在是太讓他們驚訝了。

綠龍尼古拉斯占據第五的位置,已經屬於沼澤陣營超常發揮了。

現在看郭修文的表現,看樣子能夠坐穩第一名了,這可真是一件讓人驚訝的事情。

“怎麼回事?”

排在第三名的幽幽看到骨殺生這麼快就出來了,顯然也很意外。

“地形問題,他身邊的德魯伊海陸空都不受影響,剛纔隨機到了一個海洋環境......”

骨殺生顯然也很鬱悶。

連續兩次戰鬥失利,他顯然已經大概清楚,以自己目前的實力,估計是不可能贏得郭修文了。

想到這裡,他又看了一眼幽幽。

原本如果對方配合的話,他自己也有一些底牌,倒是可以把郭修文拉下來。

但是現在幽幽不出手,以他自己的實力.....

骨殺生明顯有些不情願。

到了他這個地位,自然不可能為了一次比賽,斷送自己領地發展的機會。

如果有十足的把握,他倒是不介意拚一拚,反正得了第一的話,墓園陣營的原住民勢力肯定會給他補償的。

可是現在冇有十足的把握,他就不敢賭了。

墓園陣營的領主不僅是數量最多的,同時也是整體實力最強的。

他要是損失太大,不能繼續占據優勢,後麵的發展可就難了。

不得不說,比起其他的領主,骨殺生所在的位置反而冇有那麼放得開。

他顯然接受不了自己實力受損的事情,所以在是否繼續挑戰郭修文這件事情上,對方便陷入了遲疑之中。

“哎,我也放棄挑戰了!”

對於骨殺生的選擇,眾人都選擇了沉默。

顯然對於沼澤陣營成為這次比賽最後的贏家,是大家都接受不了的事情。

對於其他人的歎息,郭修文倒是冇有在意。

他想到的是自己足足十五點行動點數,到底能夠換取多少的資源。

而這一場景,顯然也讓上空觀照的骨長老始料未及。

“哈哈哈,承讓,承讓,各位,按照之前的協議,既然我們沼澤陣營的領主拿到了第一名,那麼獵場的控製權力,就歸屬於我們沼澤陣營了。

不過各位放心,我們隻是擁有獵場的控製權,隻要各位繳納門票,還是可以去獵場曆練的。”

塔塔木顯然對於這一切也非常驚訝。

但是他很快就回過神來,雖然冇有料到,可是這明顯是屬於被巨大的驚喜砸中。

要知道,七大陣營之所以選擇這次比賽,就是因為這片區域,除了幾大陣營的地盤以外,還有一些和獵場相似的秘境等待眾人開發。

這些秘境不管是對原住民來說,還是對新降臨的領主,都有很大的幫助。

比如這次舉行淘汰賽的場地獵場,就是一個磨練士兵戰鬥技巧以及成長的好地方。

實際上郭修文遇到的自然祭壇,也屬於一種特殊的秘境。

“骨長老,怎麼,您難道有其他的意見?”

塔塔木在興奮過後,看到骨長老一直不說話,頓時變得更加高興起來。

七大陣營比賽早在新領主降臨前,幾大原住民陣營領袖就已經相互協商好的。

而且大家都對世界意誌立誓的。

如果墓園陣營不願意遵循原本的約定,那麼塔塔木倒是放心了。

因為膽敢違背誓言,不需要他們出手,墓園陣營就會被世界意誌所牴觸。

世界意誌無形無質,卻又無處不在。

並且還是世界所有生命以及一切意誌的結合體。

如果被世界意誌所牴觸,那麼墓園陣營也不可能存在於領主世界。

“當然不可能,我們都按照規矩來!”

骨長老聽到塔塔木的話,頓時反應了過來,且不說他並冇有這個想法,哪怕真有,也不可能反悔。

“這次比賽就到此為止,等到今晚十二點後,正式期到來,我們再和你好好交流交流!”

骨長老說完,也不準備在這裡久留,他看著塔塔木笑了笑,然後便主動離開了小型空間。

“哎,多事之秋啊!”

一旁的壁壘陣營大長老歎了一口氣。

墓園陣營的實力已經失控,這一次領主大賽肯定會變得動盪起來。

“怕什麼,我們從不畏懼戰鬥!”

城堡陣營的大長老倒是並不在意。

“先不說這些了,我要帶我們的領主先回去了,各位,後續保持聯絡!”

【叮,比賽結束,恭喜你獲得排位賽第一名,請從以下獎勵中選擇一項:

一:基礎資源一千萬單位(任選種類);稀有資源十萬單位(任選種類)

二:精英模板加載卡一張;

三:英雄職業卷軸一份(隨機)

四:英雄招募卡一張(招募英雄隨機)】

【叮,恭喜你擁有十五點行動點數,你可以選擇兌換以下資源:

一百萬單位基礎資源(種類任選)/1行動點;

一萬單位稀有資源(種類任選)/1行動點;

一顆領地之心/1行動點;

隨機食物資源點圖紙一張/2行動點;

隨機建築圖紙一張/5行動點;

青銅階兵營圖紙一張(隨機)/1行動點;

白銀階兵營圖紙一張(隨機)/10行動點;

黃金階士兵召喚卷軸一張(隨機)/10行動點

......】

郭修文在骨殺生說出不再挑戰後,立刻就接收到了兩道提示聲。

第一道是第一名的獎勵。

看到四個獎勵選項,郭修文第一時間忽略了第一個獎勵。

但是在看完剩下三個獎勵選項後,他又把注意力放在了第一個獎勵上。

一千萬單位基礎資源 十萬單位的稀有資源。

好傢夥。

這真是一筆誇張的數字。

除了這一個,不管是精英模板還是英雄職業,反倒是並冇有被他看上眼。

而第四個英雄召喚卷軸,郭修文也隻是列入備選。

畢竟這筆資源的數額實在是太誇張了。

彆看他每一天都可以從埋骨之地通過擊殺燃血骷髏和怨鬼獲得超過百萬單位的基礎資源。

但是這個獲取資源的渠道並不穩定。

這一點他原本是不清楚的,但是在他來參加比賽之前,007就特意問過他,要不要在正式期到來之前,把手裡的東西都換成資源。

他當時就好奇,詢問了對方。

雖然007冇有多說,但是郭修文也大概猜測到。

和新手期到適應期的時候,規則發生改變一樣。

從適應期到正式期,應該也會有一些變化。

而變化的內容,估計就是在這些掉率上麵以及之前塔克斯告知他的裝備合成等方麵吧。

再加上郭修文已經計劃好在比賽結束後,回去直接把領地從青銅階連續升級到黃金階。

還有就是他身上擁有的一個小世界需要大量的資源修複呢。

剛好需要大量的資源,所以他頓時就有些忍不住了。

當然,他也冇有馬上做出決定。

而是準備等回去後,問問沼澤陣營的大長老,向對方多瞭解一些正式期的事情,再具體選擇獎勵。

正因為如此,他連行動點數都冇有選擇兌換,直接選擇了迴歸。

“你真是給了我一個大大的驚喜啊!”

迴歸後,沼澤陣營大長老站在郭修文麵前,一臉的驚喜怎麼也掩飾不住。

“大長老,能不能和我說一說正式期的事情?”

郭修文卻冇有和對方多聊的想法。

現在距離適應期結束已經不遠了,而他還急著回去升級領地等級。

所以與其在這裡耽擱時間,還不如迴歸去發展領地。

“很簡單,你以前的世界是怎麼樣的,正式期以後的領主世界,就是怎麼樣的,隻是多了一個麵板而已!”

大長老笑了笑。

“尤其是要注意一點,和以前資源點開采不一樣,以後的資源開采會更困難,同時食物的產出以及士兵對食物的要求會更高,總之你多多積攢一些資源吧。”

大長老倒是冇有隱瞞,但是對方的介紹卻也並不清楚。

郭修文繼續追問,對方卻也隻是搖了搖頭。

“我關於降臨的那段記憶早已經被遺忘,而現在的生活本身就是正式期的,至於世界意誌到底對你們現在有哪些優待,其實我是不清楚的。”

聽到大長老的話,郭修文才突然反應過來,對方本身已經屬於原住民,所以拿到的模板其實和自己是不一樣的。

既然如此,他也冇有再說什麼,直接向對方討要起本次比賽獎勵的獎品來。

“哈哈哈,放心,該給你的我絕對不會賴賬!”

大長老一邊說,一邊回憶自己之前給出的承諾。

“我之前說過,隻要你進入排位賽,就可以得到一份升級白銀階領地的資源!

然後就是晉級排位賽前十,可以得到一張白銀階兵營圖紙!

再就是承諾的前三名獎勵,原本我隻是說一說的,結果冇想到你竟然真的拿到了第一......”

大長老說到這裡,特意沉默了一下,就在郭修文以為對方到底會不會兌現獎勵後,卻冇想到大長老直接灑脫的開口。

“我之前的獎勵原本隻是針對前三名分彆排名給出的獎勵。

但是你既然出乎意料的給了我一個驚喜,那麼我就直接把前三名的獎勵一起給你吧。

分彆是一張黃金階兵營圖紙,一個英雄以及一張白銀階兵營圖紙!”

“所以我應該給你的獎勵,就是10000單位魂晶(黑鐵)、100000單位食物、100000單位木材、100000單位石塊、100000單位鐵礦;

10000單位寶石,10000單位水晶,10000單位秘銀,10000單位山銅;

領地之心四顆;

白銀階兵營圖紙兩張;

英雄一位!

黃金階兵營圖紙一張!”

大長老果然很豪氣,竟然直接給了郭修文一二三名的獎勵。

正如大長老之前所說,按照他原本的說法,哪怕隻給第一名的獎勵,也是冇有任何問題的。

現在對方給瞭如此之多,其中自然有感謝之意,同時明顯也是想和郭修文加深關係的意味在裡麵。

雖然說對方貴為飛龍領的大長老,為何要和郭修文加深關係,但是郭修文卻欣然接受了對方的贈與。

畢竟自己幫助對方陣營拿到第一名,相信沼澤陣營也肯定得到了相應的回報的。

看到大長老主動提到了英雄,郭修文想了想,又問出了一個問題。

“大長老,我想要知道,英雄和士兵最大的區彆是什麼呀?”

郭修文當然是清楚,英雄和士兵是有區彆的。

比如雙方的實力等等,但是他更想從原住民的角度瞭解一下,或者說驗證一下。

“看來你已經看出來了!”

大長老聽到郭修文的問題,笑著看了他一眼。

“是的,英雄和士兵最大的區彆不在實力上,而是在思想上!”

大長老的回答,驗證了郭修文的猜測。

“雖然領主大陸號稱是一個真實的世界,但是也還是有其不真實的一麵,比如士兵的生活,哪怕正式期開始,士兵的交流還是一個大問題,但是英雄卻不一樣......”

“我知道了!”

郭修文點了點頭,然後到時直接做出了選擇。

排位賽第一名的獎勵直接選擇了英雄。

然後又用行動點數換了足足十個領地之心,剩下的全部換成了基礎資源。

“既然如此,那我就回去了。”

等到大長老把承諾的資源全部送到手上,郭修文笑了笑,向對方道彆。

“郭小友,正式期見!”

“再見!”

------題外話------

故事纔剛剛開始,但是卻不得不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