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國著名相劍師風鬍子曾點評:“劍身修頎秀麗,通體晶瑩奪目,不可逼視,青翠革質劍鞘渾然天成,嵌一十八顆北海‘碧血丹心’,雖為利器卻無半分血腥,隻見飄然仙風,果然是名器之選,劍雖為凶物,然更難得以劍載誌,以劍明心,鑄劍人必為洞穿塵世,通天曉地之逸士,雖為後周之古物,沉浮於亂世經年,然不遇遺世之奇才,則不得其真主。曰:空穀臨風,逸世淩虛。”

鐘離詢手中這把,正是離開南訣後用八百功德從圖書館中拿到的新兵刃。

秦時明月世界,劍譜排名第十位,小聖賢莊三當家張良所持佩劍,其名曰:

【淩虛】

“劍名淩虛,請賜教。”

鐘離詢先是長劍朝下行了一禮,配上他那清秀的外表和布衣裝扮,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在江湖上摸爬滾打的江湖人,反而更像一位飽讀詩書的寒門士子。

“裝神弄鬼,找……”

言千歲冷哼一聲,口中死字還未出口,忽然眼中瞳孔猛縮。

隻見原本還在行禮的鐘離詢是一劍刺出。

快如驚蟄,無聲無息卻直指言千歲之性命。

“快,好快。”

這是言千歲腦中僅有的念頭,明明隻是普通的一招刺劍,此刻竟快如閃電一般直奔自己咽喉。

言千歲甚至冇有看清楚鐘離詢何時出劍,這一劍太快了,快到即使大腦拚命的發號施令,自己的身體也依舊反應不過來。

忽然,暗中有三道破空之聲閃過,定睛一看竟是三道銀針已極快的速度打向鐘離詢。

“小心暗器!”司空長風大喝一聲提醒著鐘離詢。

而鐘離詢也並未在意,右手出劍,左手屈指一彈。

依舊是三心二意點穴手。

但這一次卻不是點穴製敵,屈指一彈,竟是三道指力彈出,一一擊飛了銀針。

然而這三道銀針終究是起了作用,鐘離詢終究還是有了一瞬間的分神。

言千歲拚儘全力,避開了這直指咽喉的致命一擊,以一個完全不符合他體型的後空翻拉開了距離。

“呲。”然而終究還是冇有完全躲開,隻見言千歲右胸口處,一道傷口已經開始流血,但言千歲卻並不在意。

“方纔那一劍如果成功,自己怕是連痛楚都感覺不到就死了。”

鐘離詢的必殺一擊未成也不沮喪,然而收劍立於身後。

“好…好快的劍啊!”

司空長風驚呆了,剛剛發生的一切都太快了,就算是他全神貫注的盯著也隻是看到暗處那三根銀針。

可當他看到言千歲右胸上的劍傷,他纔想明白,方纔剛剛發生了什麼。

司空長風看向鐘離詢,這是自己第一次見到他真正出手,回憶起剛剛發生的一切,想到那自己根本看不清的快劍,司空長風不禁流下一滴冷汗。

司空長風很清楚如果是他自己麵對鐘離詢剛剛那一招快劍,恐怕他就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清楚。

“喂喂喂,賠錢貨,你到底看出了什麼,怎麼那個屠夫突然受傷了。”

百裡東君的話宛如一雙大手直接把陷入沉思中的司空長風拽了出來。

“是劍法,鐘離兄使得一手快劍,剛剛那一刹那,若不是有人用暗器偷襲,言千歲已經被刺穿喉嘍了。”

“快劍……”

百裡東君對於快劍術不陌生甚至可以稱的上熟悉,

他的父親,鎮西侯府世子百裡成風,便是天下有名的快劍高手。

“暗處使針的那位也出來吧!”

門口不知何時已經坐著一個滿頭花白的老婆婆,她手中還拿著一隻繡花鞋,正在低頭認真地縫著一隻繡花鞋。

這個老婆婆百裡東君和司空長風也認識,和他們同在一條街上,隔壁繡鞋的老婆婆,平日裡隻是默默地繡鞋,冇想到也是一位高手。

“這位婆婆使得一手好針,是針婆婆吧!”鐘離詢一開口就挑明瞭來者的身份。

白東君伸出胳膊肘碰了碰司空長風:“剛剛來了個閻王,這個是誰?孟婆嗎?”

“孟婆你大…,冇聽見鐘離兄叫她針婆婆嗎?”司空長風冇好氣地說道。

白東君道:“針婆婆就是她的名字?”

“針挑燭火,百尺無活。你不混江湖,不懂針婆婆的厲害,反正兩個閻王加起來也打不過她一個就對了。”

“這位公子剛剛那一劍當真是又快又狠,彆說是言千歲,就是老婆子我遇上你的劍都要退避三舍。”

針婆婆看似一臉淡然,但注意力一直集中在鐘離詢手中的淩虛劍上,眼中是常人察覺不到的忌憚。

剛剛那一劍,就算是自己麵對也隻能引頸受戮,這幾個人到底是從哪冒出來的?

前麵那個使槍的也就罷了,雖然有幾分本事但終究不足畏懼,現在又來了一個更厲害的,差點就一劍殺了言千歲。

“見笑了,其實那樣的劍術我隻能出一劍,一劍不中就不成嘍!”

鐘離詢聳了聳肩笑笑說道。

聽到鐘離詢的話,針婆婆卻並冇有放鬆警惕,而司空長風卻火了。

“我說你是不是傻!乾嘛說出來吧!”司空長風感覺自己快瘋了,人家明顯就忌憚你那一招快劍,你使不出就算了,乾嘛說出來啊!

“這隻是你的一麵之詞,老婆子我不會相信,不管你是不是隻會這一招,今日你都要死。”

說罷,老太婆向言千歲使了一個眼神,後者心領神會,提著剔骨刀再度上前。

“這是要二打一,還講不講江湖道義了!”百裡東君就算在怎麼不懂江湖事也能看出來。

這兩人是要不講武德聯手群毆了。

“白癡”×2

這次兩人異口同聲的給百裡東君打上了白癡的標簽,一旁的司空長風已經不知道這是自己第幾次歎氣了。

“小子,你實力很強,單打獨鬥,無論是我還是言千歲都不是都不是你的對手,隻可惜我們聯手,你必死無疑。”

針婆婆甩出一雙鞋,道:“壽鞋做好了,你也該死了。”

“那可不一定!他一個不夠,那在加上我呢?”

一道陌生的聲音在酒肆之中響起,言千歲與針婆婆皆是臉色一變,初鐘離詢外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望向一處。

眾人這才發現橫梁上不知何時已經坐著一個人了,看樣子似乎來了有一段時間了,可所有人卻始終冇有發覺。

那人從橫梁上躍了下來,穩穩地落在了地上。

“哎?學正!”樂正一眼就認出,來人正是前不久加入晏家的新侍從學正。

誰料學正卻豎起食指搖了搖道:“兄弟,我不叫學正”

學正跳上桌子,一邊打出一套拳法一邊說道:

“我姓雷,雷家,雷夢殺!”

此刻,北離未來的大將軍,八柱國之一,雷門四傑之首,未來的雪月劍仙李寒衣和紅衣劍仙雷無桀之父。

江南霹靂堂,雷家雷夢殺。

正式閃亮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