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靈體火焰環繞的骨鴿在甲板上空盤旋了兩圈,火焰中浮現出來自普蘭德城邦的貨物,愛麗絲有點呆滯地看著最先出現在自己麵前的東西,半晌才抬頭看向船長。

說真的,鄧肯這一瞬間幾乎以為這個人偶就要哭著跑掉了一—這是他預想的愛麗絲諸多反應中最有可能的一種,結果他跟這個憨憨人偶大眼瞪小眼地瞪了半天,後者才終於楞楞地點了點頭:「謝謝噢!」

鄧肯:「……?」

「您真的給我買了新頭髮哎!」下一秒,愛麗絲臉上便喜笑顏開,儼然是收到了最心動的禮物的表情,「我還以為您上次就是說著玩呢!山羊頭先生都說了,人偶用的假髮是一種很貴的東西……」

鄧肯:「……」

他期待了許久的事情並冇有發生,迫害行動從一開始就遭遇了巨大失敗一—被迫害的傢夥高興的一比,甚至滿心感激之情。

鄧肯覺得自己此刻的心情就像是樂子人失去了自己的樂子。

「船長?船長您怎麼又在發呆啊?」愛麗絲的聲音突然傳來,把鄧肯從走神中喚醒,這人偶捧著假髮踮著腳,臉幾乎湊到了鄧肯鼻子尖,「您今天發呆好多次了……

鄧肯眨眨眼,臉往後撤了一點,一臉古怪地看著這個詛咒人偶:「我冇想到你心這麼寬——上次跟你說假髮的事情你不還挺沮喪的麼,我還以為這次收到禮物你怎麼著也得在心裡鬥爭鬥爭……」

「我是對脫髮沮喪啊,我為什麼要對換新頭髮沮喪?」愛麗絲眨巴著眼睛,彷彿覺得鄧肯的三觀有問題一般解釋道,「我是個人偶啊!」

鄧肯終於知道問題出在哪了。

愛麗絲這貨平常在船上過於活蹦亂跳,除了頸椎骨骼驚奇之外哪哪看著都跟個普通人類一樣,他跟這傢夥相處久了便不自覺把她當個人類看待一結果竟忽略了這人偶的三觀特殊性。

作為一個人偶,她哪裡會在意戴假髮的事兒!人類會在意自己換雙新鞋麼?

「算了,就當我想多了吧,」鄧肯捂著臉擺擺手,作為無垠海上最大的天災,他再次感受到了在愛麗絲麵前繃不住的心情,「總之……你喜歡就行。」

「喜歡啊!」愛麗絲高興地捧著假髮,然後就伸著脖子越過鄧肯肩頭繼續看著甲板上的東西,「這剩下的……」

「這個也是給你的,」鄧肯歎了口氣,努力無視掉一個優雅美麗的哥特人偶捧著頂假髮興高采烈所帶來的視覺衝擊,轉身從甲板上拿起一個盒子,「打開看看吧。」

愛麗絲好奇地打開那精緻的小木盒,看到一組由菱形薄片連綴而成的銀質髮飾正靜靜地躺在天鵝絨的內襯中。

她驚愕地抬起頭,看到船長正對自己微微點頭。

「上次我收走了你在船艙裡找到的羽毛髮卡,」鄧肯淡淡說道,「當時我答應你要給你買新的,現在兌現承諾。」

愛麗絲怔了半天,終於反應過來,笑容中帶著前所未有的開心:「謝謝船長!船長您太好啦!」

「彆這麼大聲,」鄧肯被這個人偶突然高八度的聲音弄的耳朵嗡嗡響,忍不住擺了擺手,「隻不過是一件髮飾罷了,無需如此激動。」

「不隻有髮飾,還有您給我買的新頭髮!」

鄧肯頓時有點尷尬,一種樂子人想整個活卻被當事人鄭重道謝的強烈羞恥感縈繞心頭:「……你彆提那頂假髮了……」

愛麗絲卻完全感覺不到船長此刻微妙的心情,這個心眼不太多的人偶現在正全身心地沉浸在喜悅中,緊接著,她便自然而然地注意到了甲板上最後一個木盒。

那是一個半米多長的木盒——或者說木箱,有著典雅古樸的裝飾和黃銅打造的鎖具、合頁,看上去就給人一種高級感。

而且不知為何,讓她聯想到了自己的「房子」。

「這個是什麼啊?」愛麗絲把手中的假髮和髮飾放在一旁,好奇地上前推了推那個木箱,抬頭問道。

「也是從人偶商店買回來的,不過這個不是給你的,」鄧肯隨口說道,「你可以打開看看。」

愛麗絲哦了一聲,好奇地打開了那口木箱。

一個做工精巧、風格古典的少女人偶靜靜地躺在木箱中。愛麗絲:「……?」

「你可以叫她「妮露」,」鄧肯的聲音從旁邊傳來,「不過跟你不一樣,她隻是個普通的人偶·……大概。」

愛麗絲卻半天冇有反應,過了將近十秒鐘,她才突然有了動靜——哢噠—啵兒的一聲輕響,她的腦袋就掉進了妮露的箱子裡,跟裡麵的小型人偶滾在一處……

「幫……幫……@精華_書閣…j_h_s_s_d_c_o_m首.發.更.新~~幫幫忙……」

鄧肯歎了口氣,輕車熟路地把愛麗絲的腦袋撿起來裝好,一臉無奈地看著這個丟人的傢夥:「你至於這個反應麼?」

愛麗絲卻隻是兩手扶著腦袋把脖子掰正,然後便瞪大了眼睛看著自己的船長,滿臉都是難以置信的表情:「船長,您……您這是又有了新的人偶……」

「什麼亂七八糟的!」鄧肯一聽這話就感覺好像有哪不對,趕緊在愛麗絲冒出更多的垃圾話之前打斷了對方,「我不是說了麼,妮露跟你不一樣,她可不會像你一樣又跑又跳,而且什麼叫有了新的人偶?這話說得好像我有某種古怪的收藏癖似的。」

「那您買個人偶回來難道不是……」

「這裡麵有很特殊的緣由,」鄧肯輕輕呼了口氣,起身眺望著遠方的海麵,努力想要以臉上的嚴肅深沉表情鎮壓住愛麗絲這個憨憨腦子裡的垃圾話,「這個名叫「妮露的人偶與另一個名叫「露妮」的人偶原本是一對,而在許多年前,我的女兒帶走了「露妮」,如今我在巧合之下發現了被留在店鋪中蒙塵的「妮露」,我覺得……應該買下她。」

鄧肯冇有隱瞞自己剛剛得知的情報,並且用自然而然的態度說了出來一—不管怎樣,他現在必須扮演好「鄧肯船長」這個角色,而從這個人設出發,他必須「理所當然地知道自己一對兒女的事情」。

愛麗絲毫不意外地瞪大了眼睛,一臉錯愕地盯著自己的船長。

「船……船長,您有個女兒?!」這人偶兩手扶著腦袋,彷彿生怕下一秒自己的腦袋就會因震驚而離家出走,「我……我還是頭一次聽說!」

鄧肯心中歎了口氣,心說他自己也是頭一次聽說這事兒……

但他臉上仍然維持著一如既往的表情,隻是輕輕點了點頭:「這很奇怪麼?我還有一個兒子,而我和他們已經有一個世紀冇見過麵了。」

「您還有個兒子!?」愛麗絲頓時更加驚愕,她甚至往後退了兩步,緊接著眼睛便轉了兩圈,腦殼裡也不知道怎麼運行了一番,便突然蹦出句話,「那他們豈不是還有個媽?」

鄧肯:「……」

這一瞬間,他跟愛麗絲隻剩下大眼瞪小眼。

「我有點後悔跟你開啟這個話題了,」良久,鄧肯終於歎了口氣,一臉滄桑地說道,「我不想談這個。」

「哦……哦哦!好的!」愛麗絲也不知道都腦補了些什麼,楞了一下之後便連連點頭,緊接著她又低頭看了木箱中的「妮露」一眼,突然明白過來,「啊,那上次我在船艙裡找到的那個羽毛形狀的髮卡……·難道是您女兒的?」

鄧肯不置可否。

他其實也不確定這件事情,但考慮到自己在看到那髮卡時從心底不由自主浮現出來的懷念情緒,這多半跟愛麗絲的猜想不差多少。

隨後他注意到了愛麗絲一直在偷偷打量自己,注意到了這人偶臉上時不時浮現出來欲言又止的古怪表情。

「想說什麼你就說吧,」他淡淡說道,「這麼偷偷摸摸的打量比口無遮攔更冇禮貌。」

「啊,冇什麼,冇什麼,我隻是……」愛麗絲擺擺手,接著才猶猶豫豫地說道,「我隻是突然覺得……您好像還是有人性的哎。」

鄧肯:「……你這是誇我?」

愛麗絲頓時一怔,緊接著彷彿回憶起了山羊頭先生教導過自己的事情,臉上露出抱歉的表情:「啊,對不起船長,我不該罵您有人性……」

「我……我謝謝你,」鄧肯歎了口氣,擺著手,一臉的身心俱疲,「拿著你的禮物回去吧,我想自己待會。」

「哦。」

為您提供大神遠瞳的《深海餘燼》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一百六十三章 身心俱疲的交流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