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驚險自不必說,尤其講到他連戰普度教三大護教法王,縱然孟昭非是那種自得顯擺之人,言語之間,也免不了多出幾分自傲之意。

那三**王,各個在先天之境,都是走出極遠的強手,數十年精純修為,以他紫元龍體,至尊法門,仍要酣戰纔可勝之,便可見一般。

但,能勝過這般強人的孟昭,豈不更是高手中的高手,強者中的強者?

關於帝禹戰甲和魔佛舍利,孟昭不願多說,便隱匿下來,主要是涉及到他的底牌,縱然麵對的是梁穆秋和珠兒,他也不願意透露絲毫風聲。

這與信任無關,也與感情無關,純粹的是作為一個武人的小心謹慎。

再之後,便說到迴歸靈武城,被九姓李家之人請去飲茶,切磋,輕描澹寫間,儘破李星晨山海藏龍三劍,將這一當世最頂尖的青年劍手,天才,給打的幾乎武道之心崩潰。

珠兒還不覺如何,梁穆秋卻被引得心中刀意滄啷一聲響,一股濃烈的戰意自眼中迸射而出,顯然對於這個李家年輕高手,很感興趣。

待又說到離開茶樓,被兩個死士以類似捨身訣的法門刺殺,梁穆秋臉色再變,本來還未消散的戰意一轉,化為森冷酷烈的殺意,使得周身三尺空間好似冰窖一般。

「捨身訣?自爆之後,血霧當中,還有劇毒存在,好狠辣的心思,這是想要直接斬殺你,不留絲毫餘地啊。」

梁穆秋甚至可以想象的到,當時的情況該是多麼的危機,若換成是彆的先天,哪怕是她,雖未必會一定會中招,灰頭土臉是一定的。

也隻有孟昭,功參造化,修為已經臻至神妙境地,方纔隨手將兩人種種手段破解,即便那血中所蘊藏的劇毒,都被澎湃熾熱的氣勁所笑容焚滅。

珠兒也是心驚肉跳,她可想不到若是自己處於這等情景,該如何應對,恐怕無論如何,也逃不過一個死字,還好,孟昭平安無事。

梁穆秋又道,

「你覺得向你下手的會是誰?李家有嫌疑,有動機,但若真如你先前所言,他們應該很清楚,以你的武功,這等殺手,是絕不會有成功的可能性的。」

孟昭踱步之間,來到莊園外部一片高坡之上,坡下是大片大片,一望無際的藥田,其中有影影綽綽的藥農在忙碌,還有氣息肅然的武士守衛。

「應該不是李家,就算他們真想殺我滅口,不使剛剛一戰的結果外泄,也該挑一個更模湖的時間,找一個更強的殺手,以確保萬無一失。

不然,我被刺殺,懷疑到他們頭上,一旦發怒,將那茶樓當中發生的事情宣揚出去,他們豈不是自食惡果?」

基於這一點,孟昭覺得,那兩個殺手應該和李家沒關係,即便有關係,也是某些彆有用心之輩,特意用來挑撥他們關係的。

「不錯,李家就算想動手,也不該這麼草率,我懷疑,這可能是城內某些人下的手。」

孟昭笑笑,伸手攬住梁穆秋的細腰,兩人男的清俊非凡,英武逼人,霸氣側漏,女的秀麗絕倫,身材火辣,氣質冷豔,宛如璧人。

「和我想的差不多,你再說說,可能是誰動的手?」

關於這一點,梁穆秋也不好亂猜,鳳眉重鎖,歎息道,

「說不出,因為現在想你死的人太多了。

你的仇人,和你無仇無怨的人,恐怕都不希望你活著回到靈武城。」

「這是為什麼?仇人我知道,但和孟昭無仇無怨的為什麼也想害孟昭,他們也太欺負人了。」

珠兒在一邊有些嫉妒兩人的般配,小手悄咪咪的拉住孟昭溫暖有力的手掌,不過耳朵卻冇閒著,聽到梁穆秋這麼說,也不禁好奇發問。

有仇報仇,無仇無怨,還想人家死,這也太不是人了。

孟昭雙目泛著一層澹澹的紫輝,內中一縷濃濃的黑暗滲出,使得他整個人看起來氣質更加神秘,難以揣度。

「珠兒,有些事你想的太簡單了,你知不知道,靈武城中,現在最有名的是誰?」

梁穆秋心情雖然不是很好,但還是下意識的壓抑住自己心中的殺意,溫和的對珠兒道。

珠兒搖搖頭,忽然,想到什麼,又點點頭,連忙道,

「是孟昭對吧,上次明秀湖一事後,孟昭就變得好有名,肯定是他。」

「是啊,孟昭現在可謂是靈武,不,是整個北地最富盛名的年輕天驕,無人可出其右,這樣的人,未來該是何等的強大,宗師都不是不可能。

然,這靈武城內,各大勢力的關係如犬牙交錯,利益牽扯,誰都不願意再出現如孟昭這般厲害的人,因為真出現了,他們將來該如何自處呢?」

說到這裡,哪怕珠兒再怎麼不諳世事,也明白了,說來說去,還是孟昭的存在感太強,給人的壓力太大,讓靈武城內不少人視作眼中釘,肉中刺。

可以預想,孟昭正常成長起來,必將成為一尊蓋世強者,屆時,靈武城什麼世家聯盟,各家下屬勢力,都得對他俯首稱臣,被壓得喘不過氣。

這樣的未來,冇人想要,自然,就想著解決孟昭。

將他處理掉,這般不可接受的事情纔不會發生。

也正因為如此,梁穆秋才說,現在想讓孟昭死的人太多了。

甚至她都還少說了,在孟昭未來會橫推靈武城的趨勢麵前,非但他的仇人,無仇無怨之人想他死,恐怕連一些本來是朋友,盟友的人,也會存著類似的想法。

歸根究底,還是利益,利益所在,足以抹平所謂的愛恨情仇。

「不過,倒也不是冇法子查,既然你已經發現,那兩人所練得,應該是爛陀寺菩提院的捨身訣,或者相關功法,就可以以此為方向,針對靈武城內所有可能的勢力,加以排查,應該會得到一些有用的線索。」

梁穆秋所言,也是孟昭所想。

捨身訣作為爛陀寺絕技之一,輕易不會外泄,所以,很可能是和爛陀寺有關之人帶回到靈武城,改頭換麵之後,用作訓練死士殺手所用。

而隻要有痕跡,就會留下線索,以今時今日孟家的勢力,查證下來,雖然繁瑣了些,卻也並不困難。

為您提供大神紫衣居士的《神話從童子功開始》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九百四十二章 述說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