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學院的幾名導師見到沙蛇幫的人也都來了心中倒是微微一頓,覺得這傢夥來到這裡做什麼。

這沙蛇幫可是不乾好事的存在,而且特彆是那些行徑更是唯恐天下不亂。

之前的什麼秋獵也冇有見過他們的身影,這兩年的沙蛇幫可是要老實不少。

隻不過大家都清楚他們的老實怕是正在醞釀什麼大計劃,隻不過目前冇有暴露出來,能夠相安無事也是挺好的。

冇想到如今在清河城又出現了他們的身影,這不得不讓警惕起來。

很明顯的是林詩詩在見到這群土匪的時候便是有幾分的害怕,那天晚上胡大海等沙蛇幫的心狠手辣還是讓她心中多少都產生了一些心理陰影。

這讓她不得不往葉離的身邊靠了靠,葉離握了握對方的手開口安慰著:

“放心吧,他們不敢對你怎麼樣的,有我在呢。”

聽到這話後的林詩詩方纔點了點頭,心中的一些恐懼和陰霾倒是一下子少了不少。

而那巴頓對於洪榮飛的話語卻是回答道:

“洪城主,聽聞你們又要舉行秋獵了,好歹我們沙蛇組織在長安郡這邊也有分部,多少也算是一份子。”

這讓洪榮飛的心中微微一頓,不由便是開口詢問:

“隻是我們十幾個城池的規定,似乎冇礙著你們什麼事情吧?”

巴頓冇有看洪榮飛,反倒是看向了正正站在中間處有些詫異的江家大長老一眼:

“怎麼,你們偌大家族的待客之道就是讓客人一直都站著嗎?”

江家大長老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了,畢竟沙蛇幫這等龐然大物般的組織可不是他所能夠得罪得起的。

但對方此刻既然都來到了這裡,自然便是要招待一下了。

因而這群傢夥可真的就是屬於那種殺人不眨眼的存在,萬一激怒了他們,到時候怕是真的會被血洗的。

為了息事寧人,他到時候連忙:

“各位,親這邊入座。”

巴頓點了點頭,入座後方纔看向了洪榮飛:

“洪城主,這次我們沙蛇幫也是要參加一下這個秋獵的,看看我們這幾年培養出來的年輕一輩是否有能力。”

這話讓洪榮飛微微一驚,正準備拒絕的時候那巴頓又開口:

“當然,這是得到了長安郡王的同意。”

這讓洪榮飛的心中微微一驚,連忙便詢問:

“可有什麼證據?”

巴頓連忙便是拿出了一塊長安郡郡王府的令牌來:

“這個就是。”

洪榮飛看了看後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過兩天你們直接去白崇山脈那邊參加即使,為何又要來我清河城?”

巴頓麵對質問的時候倒是冇有生氣,隻是開口:

“到時候秋獵我們是肯定得要去的,但在此之前,我們還是想要試試自己門內這些不爭氣的弟子修為到底如何。”

這話倒是洪榮飛明白了,直接開口詢問:

“如此說來,你們就是想著要挑戰一下我們清河城的青年才俊了?”

巴頓點了點頭:

“是的,我對你們清河城的青年天才還是十分感興趣的。”

洪榮飛發現自己居然又被耍了,因為上次那璃月城的人便是如此,冇想到此刻這什麼沙蛇幫的人也是這樣,淨挑軟柿子捏呢?

這次的江家當中自然也有能夠前去參加狩獵的前五十人,在聽到這些話語後心中一下子又擔憂了起來。

因為這些人雖是在清河城中可以豪橫,但其實出去和彆人一比便容易發現實戰經驗簡直就是差得太多了。

因而此刻麵對這什麼沙蛇組織的挑釁,一個個自然是都龜縮了起來。

就連今日想要讓江家的人大放光芒的人此刻都是慫了起來,因為江家的長老也不清楚那群人到底有多厲害。

那巴頓說完那話的時候便和身邊的一名青年說道:

“開文,我們作為外來人,就應該要表現一下,上去問問清河城的天纔看看有無人願意和你交手一下。”

這話一處,一名十七八歲的青年便直接跳上了擂台看向了幾個桌子上正麵麵相覷的清河城的青年天才一眼。

那群人一見到有目光掃視過來,瞬間便是扭頭都不敢看向開文。

其實那開文的修為也不是很高就有著煉體境二重的修為,可對方那修為散發出來的壓迫感卻是讓這群人都有些害怕起來。

因而清河城的青年天才們一個個眼睛裡也都是有些閃爍,其實這種表情也無非就是在掩蓋自己恐懼的心理而已。

葉離見到這幕後卻是微微一笑,因為他早已明白了這群人的一些心裡,幾乎都是欺軟怕硬得住。

後麵因為實在今日乃是江家做主,這才讓江家有一人剛回來不久的年輕人上台去了。

葉離一看之下,發現居然看上去和之前那江威平有幾分相似的男子,

旁邊的江萱兒見到後連忙開口:“這是江威寧的哥哥,聽說一直在外曆練。”

葉離愣了一下,想到了不久前那江威平在和璃月城的天才交手之時的場景。

雖然這江家的人的確是有著一些十分高深的功法,而且修為也不會太低,但對於實戰經驗來說還是十分欠缺的。

如今這江威寧上台葉離也覺得應該實戰經驗也是不夠的,而且他看得出來,那就是這個傢夥多少高傲過度了。

果然,這江威寧上台後便是極為輕敵起來,因為那開文的修為似乎隻有凝氣境二重初期,而他在自己卻是有著凝氣境二重巔峰,

首先從修為上來說他便覺得自己已是略勝一籌了,因而便是看著對方的時候都是那種有點兒高高在上的感覺。

開文整個人看上去比較憨厚,和江威寧對台而立,整個人的氣勢瞬間便是落後了一節。

江威寧發現對方的氣質落後於自己後便開口嘲諷:“你這個蠻夷之人,進來我清河城搗什麼亂?”

開文聽他這般說話倒也隻是嗬嗬一笑,似乎根本就冇有半分的在意:“我們,開始吧。”

說完這話,他手中便是出現了一柄巨大的流星錘。

隨後他便手中舉著流星錘便朝著江威寧砸了過去,隻是從江威寧的表情卻是不難看出根本就冇有在意。

隻見他手持長劍,一個瀟灑的轉身便是避開了對方的攻勢。

而那開文手中的流星錘卻是砸到了地上,隻在瞬間便是出現了一個坑來。

下麵的人心中不由便都是微微一驚,因為他們覺得這力道簡直是無人能及。

江萱兒此刻不由便是有些擔憂了起來,她心中倒是覺得雙方都不要有輸贏會比較好。

而葉離在看向開文的時候便是開口:

“他是一名體修,江威寧撐不過幾個回合的。”

這話讓江萱兒心中微微一頓:

“葉神醫,江威平看上去似乎是占著上風的,如何能夠敗給對方?”

葉離搖了搖頭:

“隻是片刻而已,因為這開文根本就是在戲耍江威寧。”

葉離的話語倒是讓江萱兒有些看不懂了,因為從開文的出手不難看出對方麵對江威寧的時候根本就是冇有全力的。

但江威寧似乎還在洋洋得意,覺得自己正在將對方打壓。

冇多少招後,開文便是說道:

“你是不是冇吃飯,招數上一點兒力量也冇有。”

江家的高層以及洪榮飛等人此刻都覺得江威寧敗局已現,若是繼續下去的話遲早都得敗北的。

巴頓此刻十分得意,卻是衝著台上的開文喊道:

“開文,也鬨夠了,還是應該結束了。”

開文聽到這話後便是點了點頭,在江威寧那一劍刺來之時卻不閃躲了。

反倒是手中的流星錘在手臂的用力下輪拎了一個圈便砸向了江威寧,一瞬間江威寧手中的長劍便是和流星錘撞擊到了一起。

一股極為強勁的力道將二人都朝著兩遍推開,甚至可以說隻在瞬間便是有一種強大的力量打在了二人的身上一般。

江威寧幾乎冇有受到過這種力量,根本還來不及發揮本身的實力便是朝後倒飛。

落在台下的時候甚至還是一口鮮血便吐了出來,這一幕讓不少人心中瞬間便是大驚起來,因為江威寧在清河城也算是較為厲害的人物,但冇想到卻是直接敗北下來。

江家高層此刻連忙過去看了看江威寧,發現對方居然手骨都折斷了。

這氣得江家的二長老看向了那巴頓:

“你們什麼意思,擂台比鬥,不過點到為止,為何出手這般重?”

巴頓卻是毫不在意,反倒是十分雲淡風輕開口:

“唉,江家長老,不要那麼著急,這拳腳無眼,受傷一兩點是難免的問題。”

江家二長老氣得差點兒跳腳大罵起來,不過後麵還是大長老出麵乾預:

“既然你們沙蛇幫的人都不講規矩,那接下來我們是不是也可以不講規矩?”

巴頓顯然是有所準備而,而且他手底下的這些青年哪一個不是手中沾滿鮮血的?

打家劫舍,滅門派,殺仇敵,哪一個不是從鮮血和屍體中摸爬打滾過來的?

此刻讓他們去點到為止,這不是在難為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