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說上輩子對方也是這樣,在人前的時候就是看上去十分的深明大義,甚至可以為了保家衛國而犧牲自我的存在。

但後麵卻並和如此,在大周國覆滅的時候,他甚至還添油加醋,從中牟取一些利益。

如此卑鄙小人,後來也葬身在了大勢力的爭鬥之中,成為了犧牲品。

其實上輩子二人也是有過一麵之緣的,但對方作為清河城的第一天才,自己自然便隻有仰望的地步。

可當時他也被對方那方大義凜然的話語給折服了,覺得自己某一天也能站在高台上給下麵的人講話,然後光芒萬丈,成為被人羨慕的人。

冇想到上輩子遠遠觀摩,這輩子卻能和對方如此近距離的接觸。

隻是對方的行為卻讓自己不喜,但此刻卻也因冇有得罪自己而不想和其他有什麼太大的交集。

但樹欲靜而風不止,有時候他不想得罪彆人,可彆人似乎卻是想著來得罪他。

那馮寬在看了武瑤幾眼後便看向了江萱兒,這眼神之中瞬間便有一種**閃過。

雖然隻有短短一瞬,可到底還是被葉離給捕捉到了。

不知為何,葉離對這種眼神有幾分的厭惡。

就算是再喜歡一個女子,但若隻是**占據大部分,那估計這種喜歡就是不純粹的了。

這馮寬雖然隻是短短時間的注視,但倒是讓江萱兒產生了較大的厭惡。

偏偏馮寬還不識趣,看著江萱兒開口:

“萱兒姑娘,我們好像許久未見了吧。”

江萱兒話語中卻是有幾分的抗拒:

“馮公子事務纏身,小女子自是不便叨擾。”

馮寬似乎冇有聽出江萱兒的言外之意,覺得以自身的實力應該是可以吸引到類似於江萱兒這類的女子纔對。

但很顯然的便是馮寬似乎卻不是這樣想的:

“宣兒姑娘謙虛了,若是可以,改日必去府上拜訪。”

不過江萱兒的眼神中便在瞬間就充滿著一些敵意:

“馮公子不必客氣,寒舍簡陋,不便招待。”

聽到馮寬的問候,有幾人的倒是心中破有些不爽,因為這很明顯可以看出來馮寬對江萱兒是有些意思的。

這江萱兒在冇有病重之前,那在這群公子哥中算是經常出現的人物,也是不少人的夢中情人。

因而對於這馮寬的話語也頗為不喜歡,甚至還有幾分的厭惡在裡麵。

但他們自持無法比擬這馮寬,因而倒是隻得默默扔下了這個口氣。

葉離冇有什麼變化,對於這群人,他倒也是認了個遍,幾乎冇啥好人。

除了這武瑤讓他會稍微感興趣一點,隻是目前自己的能力較為低微,估計對方也不會正眼看自己。

但這馮寬此刻發現江萱兒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自己,臉上多少都有些掛不住。

倒是用著似笑非笑話語開口詢問:

“怎麼,莫非萱兒姑娘已是心有所屬?”

江萱兒實在是有些不厭其煩,覺得一定要讓對方死心才行。

雖然他覺得可能會讓葉神醫陷入難堪的局麵,但她有種盲目的自信,那就是葉神醫一定會解決掉這些問題。

一邊說的時候,她一邊便來到了葉離的麵前挽住了葉離的手腕:

“喏,這就是。”

說到這裡的時候,居然還有幾分的臉紅,看上去倒是嬌羞無限,我見猶憐。

葉離扭頭看了看對方,發現前一世冇能好好看看江萱兒。

最後香消玉殞都不清楚對對方是什麼感覺,彷彿冇能上升到男女之情,或許壓根就冇有往那方麵想。

其實葉離的內心深處是拒絕的,因為他前一輩子的這個時候,完全就是一個廢物。

但這輩子就不一樣了,他覺得自己有實力了。

不管眼前對方是什麼心態,哪怕就是逢場作戲,他覺得也會陪著對方演下去的。

在場的人都目瞪口呆起來,武瑤更是覺得吃驚萬分。

因為這葉離身上似乎冇什麼真氣的波動,彷彿就像是普通人一般,根本就冇有什麼特點。

這江萱兒要自甘墮落了?

也就是在同一時刻,其中一名女子不由便是諷刺:

“萱兒,當初我們幾人,可是你容貌出冠,本以為所找之人會是一個蓋世英雄,冇想到卻是這麼一個平平無奇之人,當真是讓人有些失望。”

“對啊,我看這萱兒啊,這眼神,簡直......”

另外一些公子哥也是有些冷嘲熱諷,甚至直接便是指名道姓:

“這地方,都不應該他來。”

“對啊,這地方豈是這類人能夠過來的。”

“我看也是,葉家棄少。”

“葉明,葉玄,你們在這裡乃是代表著葉府,但這個傢夥。”

葉明葉玄的臉上有些不好看,冷哼了一聲:

“此人已被我們逐出了葉家,已是不算葉家之人,與我們無關。”

馮寬看了看葉離,發現對其基本冇啥印象。

可以說這清河城的一些青年才俊,他都是清楚的,但對於眼前這個葉離,根本就冇啥印象,也不知是哪裡來的野小子。

此刻出現在這裡,被人這般嘲笑,心中倒是十分解氣。

但表麵還是做得不錯,一副正人君子,禮賢下士的模樣問候了起來:

“葉兄,好福氣。”

葉離的眉頭皺了皺,一把拉住了江萱兒的手:

“得知,我幸。”

江萱兒微微一愣,冇想到一直都挺淡漠的葉離居然會這般。

不過為了讓他成為眾矢之的,倒是顯得十分親昵:

“多謝你,給了我再一次的生命。”

如此肉麻的話語讓在場之人都不由便是一愣,武瑤更是目瞪口呆,完全冇想到今日的聚會會變成這二人秀恩愛的地方。

一些公子哥兒可謂是咬牙切齒的,其中一人更是站起身來,用著豪爽的聲音:

“葉公子,既然都被我們清河城的幾朵金花相中,看來應該是有點本事的。”

說完,他便斟了一杯酒在手中後繼續開口:

“來,葉兄,請有用。”

說完,他便拋出了酒杯投擲向了葉離。

雖然這看似有些簡簡單單的投擲,但其中蘊含的力道卻是非同小可,而且也考驗武技。

葉離清楚江萱兒這麼一鬨的確是給自己在無形中增加了不少的仇恨,但這些人可以說上輩子對自己就是不恭不敬,甚至還有踩下腳下的行徑。

如今就收取一些利息,將對方後續的行為扼殺在萌芽狀態也是不錯的。

因而自己此刻的修為雖是不如在場之人,但在武技上卻是碾壓性的。

那投擲過來的酒杯雖是有些力道,可在葉離麵前的時候卻被他一通武技給巧妙化解,甚至就算是酒杯中的酒都冇灑出來一滴。

江萱兒剛開始還有些擔憂那酒杯會砸到葉離,但冇想到對方如此輕鬆便化解了。

葉離在一口飲之下便抬手間又將酒杯給扔了出去:

“多謝李顯兄了。”

這一投擲雖是看上去冇有增加任何的靈氣在裡麵,但其中還是動用了武技。

而李顯顯然也是冇有太過在意,覺得不過如此,因而都冇有下意識要去接下。

覺得就隨意一下即可,可這一幕卻是讓他後悔了。

隻見一直都緩慢旋轉的杯子此刻在他麵前的時候便是飛速旋轉起來,猶如那離弦之箭一般。

等李顯的手伸出去準備抓住的時候,那杯子就彷彿有千斤撞擊之力一般,竟是產生著巨大的推力將李顯擊退數步。

等他好不容易停下來的時候,卻發現是麵色紅脹,手中的杯子雖然是被接住了,可手心卻像是被火灼燒過一般,竟是有一股專心的疼痛傳來。

葉離會心一笑:

“李顯兄好魄力。”

其餘人一看,發現這葉離似乎名不像是表麵那麼簡單。

一個個方纔都還不懷好意以及冷嘲熱諷的語氣此刻瞬間都停了下來,用著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看向了葉離。

江萱兒一下子也忍住了,完全就冇料到葉離居然隱藏如此之深。

而武瑤亦是如此,連連招呼著:

“葉公子真人不露相,小女子倒是眼拙了。”

葉離也冇搭理對方,反倒是看向了葉明和葉玄:

“二位同族兄弟,我早已不是葉家之人,但葉家欠我父子二人的,我遲早都會討要回來的。”

二人的臉色微微一變,可卻還是不懼怕對方,畢竟方纔那一幕雖是讓他們都覺得有些吃驚,但也完全冇有讓他們懼怕和妥協的地步:

“怎麼,葉家棄少,有點三腳貓的功夫就敢班門弄斧了?”

見到這幾人又是劍拔弩張的樣子,旁邊的人也都不勸解。

就算是主邀之人武瑤都是如此,其實所謂的吃飯聊天完全就冇有看對決有意思,因而見到又要動手,倒也冇人願意阻止。

葉離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二位儘快出手就是。”

葉明二人自是不敢過於有太大的動作,在這望月樓的地方,他們可不敢隨意囂張。

但一些小小的懲戒,他們還是可以的。

因而葉明率先出手,手一拍桌子,一雙筷子便是飛出。

隨著他的手掌一拍,那筷子瞬間便猶如臨陣刺出的一槍一般直直便朝著葉離飛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