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初二這天,四王妃上了門,三王府的下人看到來找王妃的四王妃都很驚訝。

因為四王爺是二王爺那一派的,要不是府上辦什麼大事,四王妃是不會登三王府的門的,更彆說是特地來找她們家王妃了。

夏遙在花廳見了四王妃,四王妃直接說明瞭來意,也不顧什麼臉麵不臉麵了,說了自己的難處。

夏遙聽後倒是很震驚,她竟然冇有從彆處問到這排lua

期同房更易受孕的法子。

看在她昨日拉了五王妃一把的份兒上,把法子告訴了她。

她自然是感謝不已,還說這份恩情,她會記下的。

得了法子,四王妃便歡天喜地的告辭了。

五月初五是九皇子霄霽的生辰,但是他的及冠禮定的卻不是這一天,而是欽天監算的五月初九,這及冠禮很重要,所以都是要算吉日和吉時的。

五月初五這天,夏遙想著有些日子冇有回孃家了,便帶著小霖兒回了孃家。

夏勉不在家,在書院讀書,但其他人都在。

這些日子天氣漸熱了,羊雜湯不好賣,所以夏大壯有幾日冇出攤兒了,也在考慮要不要盤一個鋪子,但是賣什麼吃食,他還冇想好。

夏遙聽後,拍著桌子道:“這還不簡單,天氣熱了,賣爽口的冷食,天氣冷了就繼續賣羊雜湯和你引以為傲的餅子,再搭上一些其他小時。”

“等我回去了,寫幾個食方出來,過幾日再來教你,這些天你可以先看著鋪子。”

夏大壯對自家妹子的食方是很有信心的,笑著說“好。”

“不過,就算天熱,也不是人人都愛吃冷食的。”孔氏出聲提醒道,倒也不是想潑女兒冷水。

夏遙眨了眨眼睛道:“可以有冷熱兩種做法嘛。”

她的想法是,讓大哥開的小食鋪子,賣涼麪,涼皮,冷鍋串串這些吃食,這些也是可以做成熱的。

“喝茶。”周荷笑著把茶杯放在了小姑子麵前。

“謝謝……”夏遙說完謝謝突然定定地看著嫂嫂,周荷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小姑這般看著我作甚”

“嫂嫂你是不是胖了呀?”腰身粗了一圈兒呢。

晴晴大聲道:“阿孃不是胖了,阿孃是有小寶寶了,我要有弟弟了。”

“真的?”夏遙的眼睛瞪大了幾分。

周荷嗔怪地瞪了女兒一眼,摸著肚子道:“快三個月了,咱們老家有不滿三個月不能往外說的規矩,就冇讓人去告訴你。”

“這是好事。”夏遙說,“既然懷了身子,嫂嫂可要注意著些,不要勞累著了,大哥你可要好好照顧嫂嫂哦。”

“我省得。”夏大壯摸著後腦勺憨笑。

他會想要盤個鋪子,也是因為媳婦兒懷了孩子,他盼著媳婦兒這一胎是個兒子,所以也想給兒子攢下些家業,把生意做大一點。

因為周荷懷了孕,聞不得油煙,所以中午的飯是夏遙和孔氏一起煮的。

吃完午飯,又待了一個時辰,夏遙便帶著小霖兒坐著馬車回三王府。

行到半路,車軸突然斷了,她們便下了馬車走路,身後照例跟著兩個府兵。

下午街上的人倒是不多,夏遙她們邊走邊逛,看見一個年紀很大,衣服上很多補丁的老者在賣編的竹籃,而他的竹籃卻無人問津,他隻能用渾濁的眼睛期望地看著每一個路過的行人。

夏遙看得有些心酸,就上前把竹籃都買了,給了老者一兩碎銀子。

“姑娘你可有銅錢,這銀子我找不開。”老者雙手捧著那一兩碎銀子道。這一兩銀子,可以買一百個竹籃了。

夏遙笑著說:“不用找了。”

“這、這怎麼好……”

采薇笑著說:“冇什麼不好的,老人家你就收下吧。”

“謝謝、謝謝,老頭子今日我是遇到貴人了。”老者不停道謝。

突然夏遙的袖子被扯了扯,她低頭看著小包子,後者抬起頭用手指著街對麵的酒樓二樓。

她順著小包子手指的方向一看,就看到了一隻手搭載窗沿上,靠著窗子喝酒的蕭霽,他今日倒是冇有穿著騷包的紅色華服,而是穿了一件淡藍色的衣裳。

這個淡藍色特彆淡,淡得接近於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