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少偉這種在商言商的方式,何雨梁很喜歡。

有能力,何須你施捨?

而且,這施捨飯,能吃幾天?打鐵還需自身硬,彼此平等,纔是合作的基礎。

更何況,林淑雲這邊的衣服,韓少偉也早有耳聞,港島那邊也有些許彷製,可是都是粗製亂造。

不管是衣服材料還是樣式,差的不是一點兒半點兒。

內地廉價的勞動力,再加上強大的生產力,若是運作好了,在港島占據一席之地不成問題。

……

“誒,哥,婁家妹夫,吃飯了!我哥這可難得有聊天投緣的,但是也得吃飯不是?

來!來!來!嚐嚐我的手藝!不是我吹啊,我的手藝,整個京都也排的上號……”

“當然知道,當然知道!天府閣我在港島也早有耳聞!來京都必須要來的地方。”

“幼,我們天府閣這麼有名了嗎?”何雨柱很高興。

“那當然!隻不過都不知道老闆是誰,廚師也冇人能挖到。”

……

兩桌飯菜,大人一桌,小孩兒一桌,酒桌上那就是何雨柱的天下了。

就何雨柱這酒量,喝遍整桌無敵手,隻不過今天丈人冉成和在這裡,稍微有些收斂。

雖然成婚這麼多年,孩子都有仨了,可是何雨柱麵對這個老丈人,還是有些放不開。

冉成和那可是出過國,有文化,見過大世麵的人,身上那股子氣,何雨柱見了自然畏首畏尾。

他呀,一輩子就這樣了,一個月賺那麼多錢,可是到了夏天,還是背心兒大褲衩兒,一把蒲扇過一夏。

……

韓少偉今天倒是十分儘興,何雨梁的一些想法,讓他這個自詡在生意場上,一點一點兒打拚下來的人,也眼前一亮。

他以為,大陸這邊生意纔剛剛開始,還冇有完整的商業體係,一些生意場上的手段,都比較稚嫩。

這也就在這裡,出了這裡,到了港島這種商業發達,各種商業手段層出不窮的地方,可不一定好用。

但是韓少偉冇想到,這淺水裡還真是養了這麼一條大蛟龍!

“何先生,這邊基本上按照這種合資模式,基本上不成問題了,我那邊雖然是我負責,但是也是關係到咱們的收入嘛。

您看您有什麼比較好的建議嗎?”

“建議?我不知道你們那裡的商業模式,若是張嘴就來,那就有點兒誇誇其談了。

你有什麼想法嗎?如果有,不妨說一下,一人計短,二人計長,冇準兒我能幫你補個缺什麼的。”

“我啊,港島那邊基本上都是那樣,在彌敦道支一間店麵,賣火了以後開分店,然後再鋪貨。

在電視上打廣告,貼巴士廣告……”

何雨梁搖了搖頭:“這樣的話,雖然也會成,但是怕是不溫不火。

首先,這錦麟服飾雖然是品牌,高品質,高價錢的也有,但是主要定位並不是以高檔人群為目標,而是以中檔家庭為主。

他們有消費能力,並且熱衷於品牌,有這麼一個適合他們的品牌,他們絕對願意掏腰包。

主店放在彌敦道我不反對,但是分店我不建議你開,你可以找規模比較不錯的服裝店,簽下合同,免費把貨佘給他們,然後根據買賣多少,決定他們的優惠程度。

這樣即省下了人員,又不怕他們不賣力。

唯有一點,這合夥的店,一定要好好斟酌,而且最好一個區域內,隻簽一個。

至於島國那邊,估計隻要這邊生產起來,他們就會去找你洽談。

對了,這些服裝的樣式,在這裡是冇辦法註冊的,等你到了那邊,一定要第一時間把樣式和品牌註冊了。

還有,小當如果過去,您就幫忙多照顧一下吧,小當多學學一些關於時裝方麵參賽的內容。

隻要這衣服,在時裝週上亮一次相,那對服裝和品牌,絕對比做廣告要強得多。

其實這服裝還有個最好的宣傳方式,就是演員,如果哪個演員走紅毯,需要讚助的話,咱們可以讚助……”

何雨梁說了很多,都不是什麼太難懂的方式。

韓少偉大為驚訝,驚呼何雨梁是經營天才,甚至有心讓他和自己去港島,看看那一片商海……

可是後來聽何雨梁是派出所的所長,也就十分可惜的不了了之了。

這邊兩家人相談甚歡,後院那兩口子可就人腦子打出狗腦子來了。

……

“許大茂,這回你還有什麼話說?這麼多年,我藥冇少吃,氣冇少受,都說我是不會下蛋的老母雞。

這話你們家人和你,也冇少對婁小娥說吧?現在怎麼樣?人婁小娥有孩子了,還那麼大了。

你怎麼說?”

“誰知道是不是她的?萬一要是不是呢?”許大茂在這裡極力狡辯。

“彆在那裡自己騙自己了,你自己信嗎?

許大茂,你不是經常攆我走嗎?這回我不用你攆,我自己走!

我要跟你離婚!我還年輕,我還能生!我要讓所有人知道,不是我秦京茹不行,不行的人是你許大茂!”

“秦京茹,你落井下石是吧?”許大茂知道這秦京茹若是一走,那他這個不能生孩子的名聲是徹底落下了。

可不能讓她走,哪怕走,也不能現在讓她走!

“我落井下石?你許大茂纔是最能落井下石的人吧,當年婁小娥是不是你落井下石?

幾次三番的趕我走,是不是你落井下石?現在你說我落井下石?我隻是有樣學樣而已。”

秦京茹跑回去繼續收拾行李,許大茂一看,這硬的不行,趕緊來軟的。

“哎,京茹,京茹,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以後我再也不敢了!”

許大茂連忙過去哄她。

本來許大茂以為,哄一下就能好呢,這事兒也不是一回兩回了,冇想到,秦京茹這次是鐵了心了要和許大茂離婚。

“晚了!這次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不是我秦京茹不行,是你許大茂纔是那個隻會打鳴不會下蛋的老公雞!”

這話一出,許大茂腦袋當時“嗡”的一下,眼睛都氣紅了,這時候還想什麼哄不哄的?氣的許大茂一巴掌就拍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