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不會真的冤枉人了吧?梁拉娣一家雖然搬過來冇幾年,但是還從來冇聽說他們偷過東西,到是棒梗經常偷雞摸狗,他該不會重操舊業了吧?”

鄰居們頓時紛紛看向了棒梗。

覺得棒梗可能性更大。

“看我乾什麼?我會乾這麼無聊的事情嗎?”

棒梗極力解釋著。

然而鄰居們卻更加相信南易一家,對棒梗的話產生了濃厚的懷疑。

“棒梗,你最好老實交代,要是你偷的,你就認個錯,我們就不追究了!”

“你要是不承認,我們可就報警了,讓公安同誌來查清楚。到時候小偷找出來,可是要抓去勞改的!”

三大媽開口說道。

“不是我乾的我承認什麼?”

棒梗不承認。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承認是自己偷的,那以後自己還怎麼見人?冇想到大家竟然相信大毛一家,都不相信他?

“行!那我去報警,到時候你們後悔可就來不及了!”

三大媽說著就去報警。

這事情不查個水落石出,他們大院就不得安寧。

必須得把小偷找出來。

冇過多久,公安同誌就到了四合院。

“公安同誌,事情就是這麼個經過。東西是找到了,但是誰偷的還不確定,你們可一定要將小偷給逮住,將他繩之以法!”三大媽跟公安同誌說明緣由後道.....

“東西是誰偷的?你們最好坦白從寬,要是等我們調查清楚,那就一切從嚴了!”

公安同誌對著棒梗跟大毛審問道。

“不是我乾的,我今天都在酒館打雜,現在纔回來,酒館老闆能替我作證。”

大毛身正不怕影子斜,首先開口道。

“我可冇乾這種事情,要是我偷的,我就偷走了,放他們家乾什麼?”

棒梗也解釋一聲。

這倒是讓問題有點查不清楚了。

不過這個時候李國強打了一張誠實符在棒梗身上,這小子想要說謊都說不了了,李國強覺得棒梗可能性更大,因為他是有前科的,這樣還省了一張誠實符。

“棒梗,是不是你今天跟大毛爭工作冇爭過,所以你懷恨在心,回來後故意偷了閻埠貴家的電視機搬到大毛家去,想要陷害他們?”

公安同誌開口問道。

這倒是讓棒梗心頭一驚。

這些公安同誌怎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然而棒梗驚慌過後很快就平靜下來。

“我,我——”

棒梗想要撒謊,但是這個時候卻說不出謊話來。

公安同誌一看,頓時更加覺得棒梗可能性更大了。

“說,到底是不是你乾的?”

公安同誌對其嚴肅問道。

不知道是被公安同誌的言語給嚇著了,還是在跟誠實符做鬥爭。

棒梗的身體竟然開始顫抖了起來。

額頭冒出豆大的汗珠。

他很想說謊,但是卻張不開嘴。

“是,是我乾的!”

最終棒梗竟然承認了下來。不由讓所有鄰居一陣唏噓。

“這個棒梗不愧是賈張氏的親孫兒,彆的優點冇遺傳下來,這偷東西倒是完美繼承了!”

“彆的優點?賈張氏能有什麼有點?是長的醜?還是會罵人?”

“就是,賈張氏身上隻有缺點,冇有一點優點,就是咱們大院的臭蟲!”

“現在棒梗偷東西,都是被她給教壞的!”

“趕緊帶走吧!咱們大院兩小偷,算是全部落網了,以後就能安寧些了!”

“……”

鄰居們議論紛紛的說著,他們可是一點也不覺得意外。

棒梗也是冇有想到,自己竟然會承認了東西是他偷的。

頓時慌張無比。

“傻叔,你幫幫我啊!”

棒梗向傻柱求助,想要傻柱幫他說說話。

然而傻柱可冇有那麼大本事,能夠在公安同誌的手中把他給搶回來。

“同安通知,這事的確是棒梗的不對,但他跟三大爺一家也就是鬨著玩的,你看我們能不能賠點錢,就算了啊?”

傻柱求著情說道。

然而公安同誌卻不是那麼好說話的。

“偷了東西,那就得付出代價。”

“否則要是誰偷東西了就認個錯就好了,豈不是所有人都敢亂來了?”

傻柱直接被公安同誌給懟了。“而且我看著小夥子年紀也不小了,既然敢做這種事情,那他就得接受懲罰!”

說完一名公安同誌上前,就把棒梗的手給考住了。

遠處的秦淮茹著急忙慌的跑了過來。

看到公安同誌把棒梗給考住,頓時她心態都徹底崩了。自己的婆婆被抓走就算了。現在怎麼又要來抓她兒子啊?

“公安同誌,我兒子這是犯了什麼罪啊?你們為什麼要抓他啊?”

秦淮茹神色慌張的道。

要是棒梗犯了很嚴重的事情,要關十年八年的,那她可怎麼辦啊?

“這是你兒子啊?偷了鄰居家的東西,你不好好教育,那我們就替你好好教育!”

公安同誌冷聲道。

對秦淮茹也冇什麼好臉色。

在他們看來這就是慈母多敗兒。秦淮茹要是對棒梗好好教育,棒梗也絕對不會偷東西。

“棒梗,你怎麼又偷東西啊?你是要氣死我啊你?”

秦淮茹著急罵道,”公安同誌,我們賠錢行嗎?就彆抓他了!”

秦淮茹崩潰的給公安同誌求著情說道。

“我剛剛已經求過情了,冇有用,公安同誌不給放人,估計麻煩了!”

傻柱安慰秦淮茹道。

這棒梗都那麼大了,冇想到還這麼衝動。

不就是跟大毛搶一份工作冇搶上,大不了找彆的就是了,犯不著把自己的前途搭上啊。

這下進去了再出來,就更加難找工作了。

“三大爺,你給公安同誌求求情好嗎?棒梗不能再被抓走了!”

秦淮茹著急的對間埠貴哭訴說道。然而聞埠貴還冇開口,就被公安同誌給懟了回去。

讓閻埠貴頓時冇敢在多說。

這事情也不能怪他們,畢竟剛剛讓棒梗承認,他不承認。

現在公安同誌來了,可不是他說了算了。

見閻埠貴說話不好使,秦淮茹看向李國強。

李國強可是主任,多少有點身份,說話肯定有用。

於是秦淮茹直接來到李國強身前,“國強,但我求你了,彆讓他們抓走棒梗好嗎?你說什麼我都答應你,我不能讓棒梗在進去改造了!”

換源app, 同時檢視本書在多個站點的最新章節。】

秦淮茹哭的梨花帶雨。

任何人看了都會心生同情。

但是李國強卻冇有一絲要去求情的意思。

這棒梗就是活該,讓他承認的時候不承認,現在知道後悔了?

晚了!

“我也無能為力,求我也冇用,隻能怪你跟賈張氏冇能教育好棒梗!”

李國強冷道。

“我給你跪下來,你就幫我這一次吧!”秦淮茹直接跪在李國強麵前。

這把傻柱看的心疼無比。

要是他早就同意了,但是李國強就像是鐵打的心一樣。

冇有一點動容的意思。

“李國強,你還有冇有一點良心,秦姐的婆婆都被抓走了,現在兒子馬上也要被抓走了,你就不能幫幫忙嗎?”

傻柱氣憤道。

“你有良心你到是幫啊?”

李國強冷道一聲。

他是有辦法,但是他為什麼要幫自己的仇人?

這棒梗可是個白眼狼。

自己這次幫他,他能感激自己?

說不定還會反咬自己一口。

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李國強可不會乾。

棒梗被抓走對李國強來說可是好事,要是把傻柱許大茂也給抓走,那就再好不過了。

“你就是冇有良心的東西!”

傻柱氣憤罵道,隨後看向秦淮茹,“秦姐,彆求他了,求他也冇有,這人連一點良心都冇有!”

見李國強無動於衷,秦淮茹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棒梗被公安同誌給帶走。

棒梗被帶走後,其餘鄰居也都散去了隻留下秦淮茹一個人跪倒在地上哭泣不已。

“秦姐,這偷東西最多半年就出來了,你也彆太傷心了!”

傻柱安慰道。

”我這是做了什麼孽啊!”

秦淮茹難受不已。

眼淚吧嗒吧嗒的掉個不停。

閻埠貴停留了好一會,想上去說點什麼,但最後也冇有說出來。

隻能無奈回家了。

這賈家也是真夠可憐的。

賈張氏被抓走纔沒多久,現在棒梗也被帶走了。

就隻剩下秦淮茹跟兩個女兒,相依為命。

這些也怪不得秦淮茹,隻能說賈張氏作孽太深。要不是她一個勁的寵棒梗,棒梗也絕對不會有那麼大的膽子。

敢跟許大茂打架,敢偷三大爺家的東西。每次秦淮茹想要管的時候,都被賈張氏給製止。

導致現在棒梗有些無法無天。自以為是。丟人的工作看不上,好的工作又看不上他。

南易跟梁拉娣也冇有上去安慰秦淮茹的意思。

一家人直接回了家。

梁拉娣聽了大毛說了今天跟棒梗搶一份工作的事情後,就更加確定了棒梗被抓走是好事。

這種人簡直太小肚雞腸了,還膽大包天。現在不給他點教訓,以後膽子隻會更加大。

一份工作冇選上而已,就那麼斤斤計較,以後要是有彆的利益衝突。

棒梗恐怕會作出更過分的事情來。

李國強家。

一家人吃著飯,李國強把今天跟楊廠長交流的事情說了出來。

楊廠長提議李國強有能力,等時間成熟了可以選擇單乾。

李國強也十分讚同。

現在就已經開始在選地方準備搭建廠房了。

到時候等時機成熟,直接選擇辦工廠做生意。

一直當主任每個月拿一百多的工資也冇什麼意思。

周美玲當然十分支援李國強。

隻要李國強願意做的事情,周美玲都十分支援。

雖然一直在軋鋼廠工作穩定。

但是她也願意支援自己的男人去拚去闖。

去做他喜歡做的事情,哪怕失敗了,也可以從頭再來。

五年後。

1981年,秋天。

在四九城北邊,有著一個名叫龍騰機械廠的工廠。

“劉老闆,這批貨肯定按時給你加工好,到時候給你送上門去!”

李國強笑著說道。

去年,李國強的廠房就蓋好了,正式啟用。

取名龍騰機械廠,裡麵除了加工各個行業的配件外,還造電視機,洗衣機,自行車等物品。

所以李國強的生意越做越多,越做越大。

從最開始的七八十工人,現在做到了五百人工廠。

一個月的利潤都在十萬左右。

這比上班不知道強了多少。

而李國強之所以能造電視機跟洗衣機這些電器,自然是簽到獲得了圖紙掌握了技術。

“好,那等貨到了,我就紿你轉錢!”劉老闆笑著說道。

說完就打算上車離開。

“劉老闆,我這是小工廠,都是先墊資的,得先出一半的錢!”

李國強笑著說道。

“你還怕我不給你錢啊?”

劉老闆略微有些不悅。

“不是怕不給,流程就是這個流程。你的這批貨不是普通零件,要是我們造出來,你臨時改變主意,我們冇法賣是吧?”

李國強道。

劉老闆最後熬不過李國強的執意,隻能先付了二十萬,另一半的錢等貨到了再付。

“成了?”

王紅兵看著劉老闆離去,頓時對李國強好奇問道。

王紅兵可是對李國強十分崇拜加敬仰。

第一時間聽到李國強離職辦工廠後就也跟著離職跑到了李國強這裡來。

現在給李國強當的助力,工人都稱呼他為王秘書長。

這讓王紅兵十分受用。

“我們這裡價格比彆的地方便宜,不找我們可是他們的損失!”

李國強笑著說道。

“對了,今天我就不在工廠多待了,我女兒生日,我得提前回去。”

李國強笑著說道。

“得,工廠交給我你就放心吧!”

王紅兵笑道。

說完話,李國強就去停車場準備開車回家。

現在身價高了,李國強自然就買上了小轎車。

八十年代最流行的幾款小轎車要數波羅乃茲,雪龍,拉達,三海四個品牌。不過李國強還是喜歡紅旗這款車,聽著也霸氣。

這是輛車有著圓形的大燈,直瀑式的進氣格柵,流線型的紅旗立式車標。

內部裝飾全是手工打磨的桃木麵板,檔把采用的是美式車的懷擋設計。

在儀錶盤上最突出的還有一個**的標誌,中間配置的有一塊石英錶,顯得古典而豪華。

這輛車放在二十一世紀肯定算不得多麼突出,甚至闇然失色。

但是在八十年代,絕對算的上是檔次十足。

備有麵兒。

李國強可不是為了裝闊,而是談生意你冇有撐門麵的東西,彆人都以為你冇有那個實力。

有汽車,彆人就會對你多看一眼,認為你底蘊不俗,十分牢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