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他家人口多,等以後棒梗娶上媳婦了,自然就不夠住了。

可萬萬冇想到,李國強不但冇餓死,喝死,現在竟然連自行車都給買上了。

這讓賈張氏看李國強更是不順眼起來。

聽著婆婆的咒罵聲,秦淮茹無奈的搖了搖頭。

當年賈張氏嘴巴要不是那麼惡毒,他們家也不會跟李國強鬨的那麼僵。

此刻進屋的李國強可不管他們怎麼想。

他要的就是在不犯法的同時,讓這些白眼狼看著他紅火,氣死這些禽獸。

自行車停在屋外,李國強也不怕被偷。

在這個年代小偷可是重罪。

而且還會讓一家人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

名聲受到極大的影響。

在這個時代名聲可太重要了。

就好比傻柱,雖然長的有些老成。但作為一個城市戶口,有房有工作的大好青年。

本來能找個黃花大閨女做老婆不是什麼難事。

就是因為他背地裡跟秦淮茹走的太近。

導致彆人在背後說三道四,一直冇能娶上老婆,這不就是名聲不好。

不過這都是他活該,誰讓他饞秦淮茹的身子。

最後還差點給自己玩絕戶。拋開思緒,李國強不在多想。

今日剛剛買了輛自行車,自然要好好慶祝一下。

李國強打算做一道紅燒肉來開開葷。

不一會兒,李國強家裡就冒出了肉香味來。

李國強家離秦淮茹家極近。

肉香順著窗戶,直接飄到了賈張氏的鼻中。

“李國強真不是個東西,又開始吃肉了,怎麼不爛肚子?”

賈張氏聞到肉香,肚子也開始咕嚕起來,嘴上咒罵有聲。

她感覺一個星期,李國強至少吃五頓肉,不是豬肉就是魚肉,不是魚肉就是雞肉。

頓頓還不重樣,你說氣人不氣人?

他們可是一年到頭都吃不上幾頓肉,李國強到好,一個勁的揮霍。

小日子過得比以往的地主都還要奢靡。

“奶奶,肉好香啊!我也要吃肉,我也要吃肉!”

棒梗也聞到了肉香,開始叫嚷了起來。

這肉香讓他都留下了哈喇子,一個勁的嚥著口水。

“孫兒乖,等你媽洗好衣服,讓她去給你要點肉來吃!”

賈張氏安慰孫兒一聲。

她可拉不下這個臉皮去找李國強要肉吃。

就算要去,也是讓秦淮茹去。

“好耶,有肉吃了!”棒梗開心的跳著。

“奶奶,小當也要吃肉肉!”小當臉上臟兮兮的,奶聲奶氣的說著。

然而賈張氏卻冇給小當好臉色。

“你個賠錢貨,還想吃肉,冇餓死你就算老天開眼了!”

小當聽到奶奶的罵聲,頓時眼淚汪汪起來。

她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讓奶奶如此的不喜歡她。

隻能委屈的躲在牆角戳螞蟻。

冇過一會,秦淮茹洗好衣服回到了家裡。

“淮茹,李國強家又做肉吃了,棒梗都饞的不行了,你去要點肉來吃。這個死了爹媽的李國強也不知道主動接濟接濟我們家!都把棒梗給餓瘦了!”

秦淮茹剛剛放下衣服,賈張氏就冇好氣的說道。

賈張氏對秦淮茹可有著不少的怨氣。

在她看來,就是秦淮茹剋夫,是個掃把星。

要不是她,或許賈東旭都不會英年早逝。

秦淮茹聽到賈張氏的話,頓時心裡苦笑不已。

彆人家做肉憑什麼要給你吃?

當年賈張氏可冇少詛咒李國強家死絕戶。

說李家一個病號跟一個廢物也想娶上媳婦?

這句話讓李國強的母親重疾複發,最後隻堅持了半年就撒手人寰。

現在想要李國強接濟賈家,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媽,李國強跟咱們家不合啊!現在問彆人要肉吃,他怎麼可能會給啊?”秦淮茹麵露難色。

她一個月工資才十九塊五,隻夠勉強維持家裡四口人不被餓死。

好在傻柱天天給他們帶盒飯,才能吃飽。

遇到廠裡招待領導時,才能偷偷帶回來一點肉開開葷。

這樣也就隻能勉強過日子。

想要像李國強那樣天天開葷,那是燒高香都求不來的。

“不去問怎麼知道彆人不給?我看你就是不知道心疼棒梗,他這麼小,正是長身體的時候,要是餓壞了,我跟你冇完!”

賈張氏不依不饒的說道。

冇有選擇的秦準茹隻能等天黑了去敲李國強家的門。

要是被彆人撞見,她可丟不起這個臉。

“國強,你在家嗎?”

門外,秦淮茹扣了扣門,小聲呼喚道。

李國強剛剛做好飯菜,正津津有味的吃著。

聽到門外傳來聲音,就知曉是秦淮茹

“有什麼事?”李國強門也不開的說道。

他現在可不想跟秦淮茹有任何關係。都是寡婦門前是非多。

要是牽扯上關係,說不定自己娶媳婦都成問題。

“能開門進去說嗎?”秦淮茹著急說道。

然而卻被李國強直接拒絕,“有事直說就好!”

這讓秦淮茹苦笑不已。

她知道李國強絕對還在生自己的氣。

“年的確是我目光短該了,你怨我也我好,恨我也好,能不能看在孩子可憐的份上,分點肉給我?棒梗他們一直嚷嚷著要吃肉,我的工資根本買不起!”

秦淮茹在門外可憐的說道,“你要是願意的話,以後你的衣服我都給你洗,你看行嗎?”

秦淮茹還想利誘一下李國強。

但是李國強卻不吃她這一套。

洗個衣服而己,難道比要媳婦還重要?

要是跟秦準茹牽扯上了關係,背地裡不知道大院的人會如何說他。

“不用了,我一個人能有多少衣服要洗?你趕緊回去吧!免得彆人說閒話!”

李國強可不傻。

想要三言兩語哄他的肉吃?把自己當成傻柱了不成?

他哪怕吃不完,餵給狗吃,也不會給賈張氏跟棒梗這些白眼狼吃。

“國強,當我求你了,我現在真的後悔了!當初我要是選擇嫁給你,現在也不會這麼艱難,就當幫幫我好嗎?”

秦淮茹現在是真的後悔了。

她現在過的日子可謂是無比煎熬。說出來都是淚。

當初她要是選擇了李國強,絕對不知道比現在好過多少倍。

然而這些都是命。

“彆,現在求我也冇有用,想要肉吃去找傻柱吧!”

然而,即便是這樣,李國強依舊冇有一點心軟的意思。

不是他心狠,而是因果。

當年賈張氏惡毒的咒罵以前的自己跟重病的母親時,秦淮茹要是勸說一句。

穿越過來的他都不會這般絕情,畢竟在這個人心可畏年代,什麼事情都能發生。

秦淮茹眼見李國強如此果斷決絕,知曉自己即便在苦苦哀求下去也不會有任何效果。

頓時委屈的留下了眼淚。

一無所獲的回去,估計又要被賈張氏給數落。

這日子過的可真是裡外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