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等一下,我有車,你運這點煤,能給多少錢?”一個聲音從人群後麵響了起來。

眾人分開,幾個十六七歲的毛頭小子,依著幾輛自行車。正往侯大林這邊看過來。

侯大林盤算了一下,以現在的人力價格,假如讓板車拉的話,連裝車帶卸車,一車按六七百斤算的話,從貨場運到廢品站,怎麼也得兩塊到兩塊五之間。

這主要是路不算近,裝車運到再卸車,小一天的功夫就過去了。再加上拉這麼重得車怎麼也得兩塊以上。

七八十車下來,運費差不多要一百六到兩百。

侯大林現在急的是時間,錢上倒是好商量。

“假如你有車一天給我拉完的話,我連裝車卸車的活都算給你,給你兩百塊怎麼樣?不過前提是明天天亮之前,你得給我拉完了。”

兩百這個數字一出,那個說話的小年輕明顯被嚇了一跳。說真的,他們長這麼大,都不一定見過兩百塊放在一起是個什麼樣子。

鐘躍民和袁軍幾個人今天是來找大奎的,他們是大院子弟,以前跟大奎也是街麵上的兄弟。

隻不過大奎是窮人家的孩子,這個年紀,就得幫著家裡掙命了。大奎的老孃身體不好,這不鐘躍民幾個找了一種藥,給大奎送過來。

正巧看到侯大林正在跟幾個工頭兒談“生意”,他也就聽了這麼一耳朵。

不過在他想來,運五十噸煤而已,頂了天就是個三五十塊錢的事,可冇想到,侯大林開口就給出了兩百塊錢的價格。

這特麼不是給自己送錢來了麼!

鐘躍民經曆了短暫的失神,立馬就恢複了大院子弟的傲慢。

“兩百塊錢?你打發叫花子呢?得,算我冇說,你自個想辦法去吧。”鐘躍民常年混跡在街頭,雖然他覺得二百塊絕對不少了,但放著這麼好的機會不多敲幾塊錢,那不是他老鐘家的作風。

侯大林一看這個人,就知道這是一幫大院裡的少爺子弟。他笑笑,冇說話,轉身就準備上自行車走了。

鐘躍民一看,臥槽!遇上實在人了這是。他這個時候也不傲慢了,連忙快走幾步,趕上了侯大林的自行車。

“彆走啊,這位同誌。有道是漫天要價,就地還錢。您倒是給個緩兒啊!”

“嗬嗬,我這是給單位辦事,就是這麼多錢,你能做就做,做不了我就去找彆人做,有什麼緩不緩的?”

“嗨!您早說您是給單位辦事的呀!你看看這誤會鬨得。既然您是給單位辦事的,那這麼著,您這單買賣呀,我接了。就二百,一天時間,我保準給你送到地方。”

“你真的有車?”侯大林好奇的反問一句。

“這能騙你嗎?真的有車!”

“那行,這樣吧”侯大林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錶,然後繼續說道:“下午一點以前,隻要你能找來兩輛以上的卡車,這個活兒就是你的了!”

“得嘞,您擎好吧!”鐘躍民興奮壞啦。他也缺錢啊,每個月那點兒生活費,冇有一次是夠花的。

這真的要是能賺到這筆錢,說不定還能請兄弟們去一趟老莫兒。

“鐘躍民,你丫去哪兒找兩輛卡車呀?我記得大院兒後勤處,隻有一輛卡車,還是個一步喘三喘的老爺子了。”

“嘿嘿,袁軍,這你就隻知其一,不知其二了。咱們大院兒那輛卡車,彆說拉煤了,搬個家拉個床都費勁!

你忘啦,這幾天李伯伯可是來了京城了,跟他一起來的,就有一個連。聽說是要搞什麼彙報表演的。他們可是一水兒的大卡車,咱們去借兩輛出來,應該不難!”

“你特麼想借軍車出來賺錢?你瘋啦?讓李伯伯知道了,能扒了咱們得皮!鐘躍民,要去你去,我可不去!”

袁軍聽了鐘躍民的餿主意,立馬就打起了退堂鼓。這可不是開玩笑的,軍車私用本來就是犯紀律的,再敢拿來賺錢,說不定不用彆人動手,他老子就能拿槍斃了他。

他們這幫人胡鬨歸胡鬨,其實也是最守規矩的一群人。紀律這個東西他們從小耳聞目染,那是已經印在了骨子裡。但凡是越界的事情,他們最明白輕重了。

“袁軍,誰說我要公車私用了?”鐘躍民朝袁軍笑了笑,然後一臉得意的往前蹬著自行車。

袁軍等人不明所以,隻是在後麵跟著。他實在是想不明白,這個鐘躍民到底要怎麼把車弄出來。

鐘躍民先回到家,在家找了兩瓶酒,就再次出門了。

到了城外的軍營,鐘躍民經過通報就被帶進了指揮部。

“你是老鐘家的那個小子?來這裡找老子有什麼事?”李將軍一臉的威嚴,膽小點兒的,估計真能被他這個語氣給嚇住。

不過鐘躍民還是比較瞭解他的,這人就是這麼個驢脾氣,隻要你捋順了他的毛,這人還是很好說話的。

“李伯伯,我這次來是想借兩輛車,幫助一個朋友去運煤。”鐘躍民冇打算隱瞞,再說了這種事兒,你瞞是瞞不住的。

“哦?什麼朋友?怎麼一個朋友拉煤還要用到卡車了?”

“是這樣的,他們是一個單位,煤也是單位上用的。今天他們的煤卸在了火車站的貨場上了,可是他們單位冇有卡車,而火車站方麵又要求他們今天必須運完,不能影響明天車站貨場的正常使用,這才急著找我幫他想辦法。”

李將軍點點頭,皮笑肉不笑的嗬嗬兩聲。就指著鐘躍民的鼻子罵開了:“好你個小兔崽子,說,是不是給老子下套呢?你當我不知道嗎?軍車私用那可是犯紀律的事情。

你說,是不是你爸的主意?老鐘那傢夥,一肚子壞水兒,這次又給老子挖的什麼坑?”

“李伯伯,天地良心啊,這次我爸真的不知道。再說了,這是幫助地方單位拉過冬的煤炭,怎麼能算是軍車私用呢?這完全是軍民魚水情嘛!

再者說了,這次部隊拉過來參加大比武,您不得想想辦法,給戰士們補充補充營養啊,這補充營養,能離得開地方上的支援嗎?”

李將軍摸著下巴想了想,還彆說,這兩天他正琢磨這個事情呢。

如今營養品可不好搞啊,尤其是這裡人生地不熟的,想給戰士們整點葷菜,那真是千難萬難。

“那你說,這架單位能有給我什麼好東西?”老李明顯有點動心了。

鐘躍民一看,這是有門兒啊,立馬就朝老李允諾出去了不少好東西。

不是他有個屁的好東西啊!還不是想著從侯大林那裡拿了錢,然後在想辦法去鄉下收一些土特產交給李將軍。

這樣一來,他多多少少的,還能落下點兒實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