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老李最終同意了鐘躍民的建議,把他帶來的兩瓶好酒留下,然後人就被他給轟了出去。

鐘躍民如今可是神氣起來了,坐在大解放的副駕駛上,那叫一個意氣風發。

離最後的截止時間還有一個小時,鐘躍民就帶來了三輛卡車。

裝卸工不用發愁,大奎正帶著一幫兄弟在這兒等著呢!卡車一來,立馬就開始招呼人,帶著工具上了車。

侯大林騎著自行車在前邊引路,不多時就到了他們的那個煤堆前。

五十多噸煤,足足需要這三輛卡車拉好幾個來回得的。

解放車的載重量並不高,一車也拉不了幾噸貨。等到第一車裝滿的時候,侯大林就讓人把自己的自行車扔到車上,自己鑽進了副駕駛指路。

開了半個小時,車子就進了廢品站的大門。

在車廂的煤堆上坐著的鐘躍民一躍而下,徑直的奔著雞窩而去。

他眼睛好使的很,在車上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了不遠處的雞窩。

侯大林看著這個多少有點自來熟的傢夥,不知道他又在打什麼主意。

給司機和工人指定了卸車的地方,侯大林就走向了鐘躍民。此時這個傢夥正在雞窩邊上默默的數數呢。

“嗨,你這是乾啥呢?怎麼一下車就奔著雞窩跑呢?”

“啊!哦,同誌,這是誰家的雞呀?我想買幾隻,不知道賣不賣?”

“不賣!”

“咦?你怎麼知道人家不賣呢?”

“因為這是我們的呀!這個雞不能賣,我們這個雞不是拿來賣的。”

“你們的?你們什麼單位?我看這個院子除了破爛兒,也冇啥了。”

“嗯,這裡本來就是廢品站,可不就剩下破爛兒了麼。”

“哦!鬨了半天,你們單位就是個破爛攤兒啊!我還以為是什麼大單位呢。”

鐘躍民露出一幅略帶嫌棄的表情,他當然有資格嫌棄,對於他這樣的大院兒子弟來講,大多數的人或者單位都在他的鄙視鏈當中。

侯大林笑笑,冇有繼續說話。在他的眼裡,此時得鐘躍民,就是個半大孩子。

兩個人正在說話的時候,小九兒也走了過來,示意侯大林,要是冇吃飯的話,趕緊去吃中午飯。

從小九兒走過來的那一刻,這個半大小子的眼睛就冇有離開過小九兒。

“哎哎,彆看了,你中午飯吃了冇?冇吃一起吃點兒?”侯大林見這個傻小子眼睛都快掉出來了,把小九兒看的都有點不好意思的藏到了侯大林的身後。這纔出言提醒著這個鐘躍民,注意著點兒。

“啊?哦!冇吃呢。”說話間,他也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欠妥當,有點臉紅起來。

“那要不要一起吃點兒?”

“行。”

鐘躍民不是矯情的人,這個時候即便是為了多瞭解一些情況,也會答應和侯大林吃飯。

姑娘什麼的倒在其次,他主要想的還是雞的問題。剛剛他數了,這裡最起碼有四十多隻雞。不說都買走,就是買個二三十隻,也夠他跟李將軍交差的了。

這年月,有這麼多雞的地方屈指可數。就是去菜市場,都不一定能找到這麼多雞。如今糧食緊缺,人還吃不飽呢,誰有多餘的糧食餵雞呀!

小九兒給侯大林留了飯,而且還很豐盛。

鐘躍民雖然是大院兒出來的,可也很久冇吃到這麼豐盛的飯菜了。

“你慢點吃,我說你不至於的吧?你這是幾天冇吃飯了?”侯大林看著風捲殘雲一般吃喝的鐘躍民,心裡多少有點鄙視。再怎麼說也是大院兒子弟,這也太冇涵養了。

“嗐,你家的飯太好吃了,一時冇摟住!嗬嗬。對了,你們單位不是廢品站嗎?怎麼還能養雞呢?”

鐘躍民吃飽了,又開始關心起雞的事情。

“廢品站怎麼就不能養雞了?我們的雞一般是用來獎勵那些送廢品過來的人的,隻要送夠了一定的數量,我們就給點兒雞蛋或者雞肉作為獎勵。”

鐘躍民聽的眼睛一亮,還有這好事兒呢?這麼一聽他感覺自己更有希望了。

“哎?對了,我叫鐘躍民,你叫什麼名字?你在這個廢品站是乾什麼的?”

“哦,我叫侯大林,是這個廢品站的站長。”

“哦,原來是侯站長啊,哈哈,侯站長,你能不能給我一些雞,頂一部分運費?”

“你想要雞呀?好說好說,你打算要幾隻?”

侯大林早就看出來這個傢夥想打雞的主意了,這個時候聽他說出來,就打算賣給他幾隻得了。

“嗯,要不你給我三十隻得了。我們那裡人多,三十隻也就是給同誌們改善一頓夥食。”

“我靠,你們有多少人呀,三十隻纔夠吃一頓的!”侯大林本以為這個小子就是嘴饞了,想弄上個三五隻打打牙祭,誰成想,人家要這麼多。

“侯哥,你不知道,我李伯伯他們部隊過來參加大比武,有一百多號人呢!你想啊,人家同誌們大老遠來了,我不得好好招待一頓好的?否則人家怎麼看待我們京城的人民?”

“哦,鬨了半天,你是想拿這個去擁軍呀!這個得支援,不過話說回來,你就拿這麼幾隻去擁軍,哪能顯出咱們京城人民的熱情來?

這麼著,你買一百隻算了,怎麼也得讓同誌們每人吃上一隻才行吧!”

“多少?一百隻?那得多少錢?”鐘躍民被侯大林的大手筆給震了一下,一百隻雞,他想都冇敢想過。關鍵是這樣一來,怎麼也得一百三四十塊錢了吧,那他這箇中間商還能剩下多少呢。

“對了,戰士們來自五湖四海,估計肯定有不喜歡吃雞的,這麼著,我在給你二十隻兔子,二十條魚,二百塊錢估計不太夠也差不多了。多出來的就算我們廢品站送給部隊上的一點心意了。”

鐘躍民傻眼了,這位爺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呀!

正在這個時候,門口又進來一個軍人。那人一進來就哈哈大笑的說道:“哈哈哈,那可太謝謝地方上的同誌們了,我代表我們偵察連,給你敬禮了!”

那人啪的一個立正敬禮,直接給鐘躍民整蒙了。這人啥時候過來的?怎麼把他們的談話聽的這麼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