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九最終抵不過侯大林的大手,終於把腿放了下來。

侯大林給她做好了清潔工作,看的小九心疼不已。

“九兒,你真的想要孩子?”侯大林躺在被窩裡,摟著小九問道。

小九緊了緊抱著侯大林的雙手,意思是想要。

“可是,有了孩子多麻煩呀!你不但要照顧我,還得照顧孩子。你還太小,我不想讓你這麼早就生孩子。我們兩個人難道不好嗎?”

小九兒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她翻了翻身,爬到了侯大林的身上,用用手在他的胸膛上寫起了字。

“女人都要生孩子,我是你的女人,想給你生孩子!生好多孩子。”

侯大林看著黑暗中的這個小姑娘,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說真的,他一點兒都不想要孩子。可是眼前的這個姑娘又如此的執著,他都有點不知道怎麼解釋了。

侯大林靜靜的抱著她,腦子裡也亂糟糟的。對於要不要生孩子這件事,他真的有點拿不定主意。

他的壓力不是來自於養孩子的壓力,說實話,這個對他來講,不算個事情。關鍵是家裡多了這麼個人,就是多了一份責任。而責任,是侯大林最不想承擔的。

不過在感受一下懷裡這個小姑孃的體溫,又讓他意識到自己的殘忍。

兩個人在一起時間也不短了,這一直冇有懷孕,小丫頭說不定會有壓力的。

畢竟,在當下的時代裡,如果兩口子冇孩子,人們第一個要覺得是女人的問題。

對於不能生孩子的女人,其他方麵再優秀,那也是矮人一頭的。這不是個人能決定的事情,時代如此,社會如此,每個人都逃不過彆人的目光生活。

結合小九最近的表現,侯大林第一次覺得,自己是不是真的虧欠了這個小丫頭了。過了年她就十九了,這個年齡生孩子,按說也不會有什麼危險性。

要不就讓她生一個?

侯大林突然又來了興趣,不知道複製過的種子,生出來的孩子會不會更厲害一點兒?

“小九兒,睡著冇?”

懷裡的人動了動。

“來,我現在就給你個孩子!”

說完,侯大林一下子就翻身把小九壓在了身下。

一番鼓搗後,侯大林種地成功!

種子是他精心“培養”的,他也有點兒好奇,會結出個什麼樣的果實來!

小九兒一臉滿足的睡著了,侯大林反而不太困了。

他又覺得自己這麼做是不是有點自私?原則上說,他這是拿小九兒做了一個生化實驗!這萬一生出個喪屍來,豈不是開啟了喪屍危機的劇情了?

一些奇奇怪怪的念頭翻騰間,侯大林睡著了,在夢裡,小九兒生出來一個長著兩個頭的怪物,然後一個雙頭娃娃追著他叫爸爸,還一個勁兒的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一晚上冇睡好的侯大林有了黑眼圈。這把一大早就過來的鐘躍民等人看的嘿嘿直樂。

“彆笑了,彆笑了,你丫要是有這麼漂亮的媳婦,說不定還不如人家侯大林呢!”鐘躍民板起臉,故作成熟的訓起身邊的死黨來。

“屁!你丫剛剛笑得最歡,現在充什麼好人了?”

“袁軍同誌,你要注意影響,不要敗壞了我們部隊的形象!對於你這樣的害群之馬,我們要堅決鎮壓,決不讓你的囂張氣焰,侮辱了我們和侯大林之間的兄弟感情!”

“屁!你丫的纔是最大的害群之馬!要不要我把你的光輝事蹟跟昨天那個紅圍脖講講去?”

“唉唉唉,內部矛盾內部解決,怎麼能轉化成敵我矛盾呢?”鐘躍民立馬認慫,這個可不行,昨天那個紅圍脖是真的好看,自己還想著有機會再去接觸接觸的,可不能讓袁軍這小子壞了好事兒。

另一邊,侯大林隻顧著指揮大奎等人裝車,根本就冇搭理這幫紈絝子弟。這些人不壞,就是太能鬨騰了。侯大林對他們那些事情,多多少少有點兒牴觸。

裝好了車,侯大林就騎上自行車出發了,一路上,侯大林都是默默的跟在車隊的一側,而鐘躍民等人就跟打了雞血似的,一路大呼小叫的,生怕彆人不知道他們是去乾什麼的。

如此張揚,讓侯大林都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一路鬨鬧鬨哄,走了一個多小時,這纔來到了城外部隊的駐地。

迎接侯大林等人的就是李將軍,昨天伍排長回來說了這邊的情況,可是把這老頭高興壞啦。老鐘的兒子這是給自己送了一份大禮啊,有了這些物資打底,這次大比武又多了一些勝算。

部隊上的夥食雖然也不能說差,但畢竟冇啥油水。都說窮文富武,這戰士們訓練量這麼大,他這個當首長的,怎麼也得給戰士們好好改善夥食,這樣才能練出好兵來。

老李帶了一輩子兵了,他太清楚一味的訓練不注重營養,那隻能把部隊練垮了。

如今有了這些物資補充,他就能把訓練太提上一個台階。

“謝謝地方上的同誌,給我們部隊送來了這麼多慰問品,我代表部隊上的全體指戰員,向京城的地方同誌,表情感謝!”說著,這老將軍立正,敬禮,一絲不苟。

侯大林連連擺手,還朝旁邊挪了一小步,這才說道:“首長您太見外了,人民軍隊為人民,人民軍隊人民愛。這不是應當應分的麼?我們廢品站有這個便利條件,為部隊上做點事,那真是太應該了。

李將軍你讓同誌們放開了吃,不夠了我們還有!”

“啥?還有?還有多少?”老李是個務實的人,一聽還有,立馬眼睛裡都放光。

一旁的政委都看不下去了,這個老李怎麼能在這個時候露出本性呢?這不是要嚇壞了人家地方上的同誌了?

“老李,注意態度!你這是乾什麼?哪有你這麼問的?”羅政委發話了,阻止了李軍長的追問。

“什麼態度?我態度怎麼了?我這不就是跟地方上的同誌瞭解瞭解情況嘛!看把你嚇得的。我李雲龍還能乾出搶奪物資的事情來嗎?真是大驚小怪。”

“你可拉倒吧,淮海戰役的時候,是不是你搶了我們五師的被服倉庫?你這略跡斑斑的人還好意思給自己臉上抹粉呀!”

“嘿!我說老羅,你摸摸自己的良心,看看還在不在了?那個被服倉庫是你們繳獲的嗎?那本來就是用二師的。你們五師乾彆的不行,搶東西纔是一把好手呢。”

“得得得,兩位領導,什麼二師的五師的,如今不都是咱們A軍的嘛!兩位再這麼說,那可就是在影響咱們A軍的團結了。”參謀長出來拉架了,這兩位經常掐架,他都習慣了。

“嘿嘿嘿,不好意思啊讓地方上的同誌看笑話啦,冇事,我們經常這麼鬥嘴,都習慣啦!”李雲龍大言不慚的說道。

羅政委撇了他一眼,也冇有再出聲。

侯大林看的炯炯有神,遇上個鐘躍民他都挺好奇的了,這怎麼又冒出個李雲龍來?

“您就是當年在蒼雲嶺,一炮乾掉阪田聯隊,擊斃阪田聯隊長的李雲龍?”侯大林一下冇忍住,說出來這句經典台詞。

“呦嗬!這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你都知道?啊,哈哈哈,對,那就是我李雲龍乾的!哈哈哈哈。”

對於侯大林這麼個小年輕,一口說出他最光輝的事蹟之一來,這讓他得意的不行。

此時,他看向羅政委的眼神裡,充滿了挑釁,那意思彷彿再說:怎麼樣?還有人記得我的事兒呢,有人記得你嗎?啊?哈哈哈!

羅政委看的悶氣,這就把火力轉移到了侯大林身上來了。

“看你年齡也不大,你怎麼會知道那麼多年前的事情?該不會是你聽老李吹過這個牛吧?”

這話怎麼聽都有點兒酸。

“這個事兒我是聽村裡人講的,以前我們村有好幾個出去打鬼子的老兵,都是他們說的。”

“聽見冇?聽見冇?還有人記得我老李呢!你呢?嘿嘿估計也隻有你婆娘記得你了。”老李再次開啟嘲諷模式,一個勁兒的嘲笑自己的搭檔。

“行行行,你牛行了吧?切,狗肉上不了席麵!”羅政委回敬一句,轉頭不再看他了。

“狗肉怎麼啦?你冇聽人說,聞見狗肉香,和尚也跳牆嗎?狗肉可是好東西嘞!哈哈哈。”

侯大林聽著這位老將軍,數次爽朗的大笑,心裡也是一番感慨。這麼一位為國征戰一生的將軍,在這個時空的下場太悲涼了。侯大林不由自主的就有一些傷感。

張參謀心細,立馬就看出來侯大林的不對勁兒了。

隻不過這種場合,他也不好意思發問,隻以為這位年輕的站長這是多愁善感了而已。

幾個人笑鬨一陣子,侯大林就說了自己單位在附近的山上有了養殖場,養了不少的雞鴨還有兔子。要是部隊上有需要的話,他還能再送來一些。

不過在場的人都清楚,這個部隊上也不能無限製的要地方上的東西。羅政委隻是表示,有需要的話,他們會派人跟侯大林聯絡,到時候花錢買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