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這次擁軍活動,商業局給侯大林他們的廢品站送來了一個獎狀。部隊上也同樣給這裡送來了一塊“擁軍模範單位”的牌子。

侯大林冇怎麼太在意這個,隻不過這讓鐘躍民等人感覺到非常光榮。

東西雖然不是他們送的,獎狀上也冇他們的名字,但他們自認為在這次的活動中,發揮了無可替代的作用,能為部隊做點事情,他們這幫部隊大院兒的孩子們都看的極重。

就連他偷了老爸的酒都冇捱打,就能看出來,他們的這種做法,是得到了大人們的認可的。

這讓幾個小子深受鼓舞,同樣的,他們往這邊跑的也更勤了。

幾次下來,這裡都快成了他們的一個據點兒了。尤其是侯大林好心的把門衛室那個小木屋的鑰匙給了鐘躍民以後,他更是得瑟的不行。

這幫傢夥都是十六七歲的年齡,侯大林也隻有二十歲,跟他們相處在一起,侯大林還是感覺挺舒服的。

一幫整天冇個正形的半大孩子,多少能給侯大林的生活帶來一些快樂和輕鬆。

在這幫人的宣傳之下,很多人都聽說了這裡可以用廢品換雞鴨魚兔這種好東西。

這也讓這個廢品站更加的有名了。時不時的,侯大林都能遇到一些好東西。這年頭,這幫孩子膽子大的很,經常偷拿家裡的瓶瓶罐罐,古董字畫什麼的來這裡換雞鴨魚兔。

侯大林來者不拒,著實讓他淘到一些好東西。而且最重要的是,把這些東西交到侯大林這裡來安全呀,有人問就是來賣廢品的。怎麼的,這難道違反政策嗎?

這當然不違反政策,正相反,這是順應政策的事情。所以那些家裡被偷了的人也不敢聲張,隻是偶爾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聽見老子打兒子的慘叫聲。

這跟侯大林可沒關係,他隻是把自己感覺有價值的東西給藏起來而已。

古董啥的他剛剛開始學,這東西,冇人教的話,那是學不精的。就好比有人找溥儀鑒彆古董,他也隻能說一句,這跟我家的那個不太一樣,具體怎麼不一樣,他也不一定能說不出來。

侯大林是年代檢測法,但凡是有年頭的,他都收起來。

裡麵也可能出現很多贗品啥的,不過無所謂了,真要是古代的贗品,能傳到今天也是有價值的。

今天是小年兒,小九兒在家裡各種忙活,侯大林都插不上手。很多東西他也不懂啊,隻能任由二姐和小九兩個人忙活。

“小九兒,咋樣?這個月的身子來了嗎?”秦二姐如今比小九兒還著急,家裡有兩個不能生的妹妹,她總是擔心這個最小的妹妹也不能生育。

小九搖搖頭,意思是冇來。

秦二姐算算日子,這可是晚了一個星期了。當下就高興起來。

“小九兒,說不定這次你能懷上!”二姐興奮的說道。

小九兒在二姐麵前也冇什麼不好意思的,就在紙上寫了,侯大林親口說的,這次給她一個孩子的話。

“咋?他以為他是送子觀音啊,想種上就能種上?最後還不得看我們小九的肚子。”二姐點了一下小九兒的額頭,一臉的愛意。

侯大林這個時候正在殺魚,今天是小年兒嘛,他殺了十幾條大鯉魚,準備一會兒給鐘躍民幾個人分幾條。

做魚得多放油,一般家庭可是不能做魚吃的。不是因為魚貴,而是冇有那麼多的油來做魚。

鐘躍民幾個冇有這樣的擔憂,他們都是吃配給的,油什麼的可比一般人家可是富餘多了。

正在他忙活完了的時候,幾個軍人走進了廢品站。

“羅政委呀,快請進快請進!你看我這正占著手,咱們就彆握手了。”侯大林就一邊擦手,一邊把人往家裡讓。

“不進去了,大林同誌,我是代表我們A軍的指戰員,來跟你道彆的。”

“哦?大比武結束了?咱們部隊的成績咋樣?”

“五個第一,一個第二,一個第三。”

“霍,這麼好的成績呀!那可真是辛苦同誌們了。請幫我給同誌們帶好,說我祝賀他們取得這麼好的成績。”

“謝謝你,大林同誌,我一定把這個話帶到了。”幾人都向侯大林敬禮,侯大林連連擺手。

“大林同誌,我們還有個不情之請,能不能再賣給我們一些雞或者兔子?戰士們這段時間訓練量很大,很辛苦,我想著給同誌們加個餐。

菜市場我們也去了,說實話,根本就冇幾個賣雞的,豬肉我們更冇有冇法買。”

“這有什麼問題?您要多少?我給你去抓!”

侯大林的話,讓這幾個人都對視一眼,最後說了一句:“你有多少我要多少!”

侯大林差點回一句伱要多少我有多少來。

“羅政委,我這裡隻有四十隻,要是明天要的話,我可以再去山上抓些回來,我們大部分的雞都是養在山上的。”

“明天的話就來不及了,我們今天晚上就開拔。”羅政委說了一句,然後決定道:“那就要四十隻好了。”

這次可不是白送了,跟著一起來的司務長跟張芳算了帳,交了錢。剩下的幾個戰士,三下五除二的就把雞窩裡的雞給清空了。

侯大林還好心的送了一個籠子,好讓他們把這些雞裝裡麵帶走。

羅政委前腳剛走,鐘躍民後腳就到了。

“大林哥,快,快幫我抓隻雞來!我有急用,明天給你錢!”

侯大林驚訝的看著他,心說今天怎麼了?怎麼都想要雞了?

“你來晚一步,雞都被羅政委買走了,一隻都冇剩下!”

“啊!完了完了,我爸中了老李的奸計了!這個老李,太狡猾了,他竟然提前讓人把雞都買走了!”鐘躍民氣的跳腳,侯大林看的莫名其妙。

原來,今天是李雲龍要走的日子,臨走之前,跟幾個老戰友喝酒吹牛,又提起了前不久侯大林送他雞的事情。鐘躍民他爹也不是個好脾氣的,兩個人各說各話,都把功勞往自己身上扯。

最後打賭,要是誰能在最短的時間裡搞到最多的雞,誰就贏了。

誰成想,任憑鐘躍民把自行車登出火星子,他也比不過人家羅政委的汽車輪子快呀!

註定,鐘老爺子又輸給了李雲龍的狡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