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鴿和幾個同伴,正推著一個車子往附近的衛生院趕。他們是滬上過來的知青,落戶在了武縣大青山鄉的東灘村。

東灘這個地方,聽名字就知道是一個河邊。他們一起來的有二十多個人,到了這東灘村以後,艱苦的日子算是開始了。

塞外的苦寒,風沙,荒涼和饑餓無時無刻不在挑戰著這些人的神經。讓她們在崩潰的邊緣徘迴,可能一個很小的事情,就會突然打破她們內心的平衡。

今天一個連趙雅莉的女孩子就是這種情況,曾經相戀的男孩子給她來了一封信,滿心歡喜的她看到信的內容,一下子就崩潰了。

男孩子要結婚了,可新娘卻不是她。

崩潰的趙雅莉想到了放棄,放棄這人世間的一切。

這個叫趙雅莉的,一氣之下就喝了耗子藥。幸好被同屋的人及時發現,這纔在這種的大雨天拉著她往醫院趕。

白鴿她們本來本來是滿心的絕望,這樣的天氣裡,想要及時的把趙雅莉送到衛生院裡,幾乎就是不可能的。

他們五個人,推著這輛手推車,在這泥濘的道路上幾乎寸步難行。

正在這個時候,推車的一個男知青,發現了遠處的燈光。

有車!有路過的汽車!他的一聲大喊,引得同行的人一陣歡呼,終於有希望了。

侯大林聽完了這些人的訴說,也同樣冇有耽擱。

讓他們中的四個人上了車,扶著喝了藥的趙雅莉坐到了後鬥上,然後侯大林就坐上了駕駛位。

這種天氣和道路條件,他可不敢讓徒弟開車。

由於冇有雨刮器,侯大林的車開的非常小心。開始的時候他也是學著小胖那樣把腦袋探出去看路,可是實在是不方便呀。

在他無數次後悔冇有提前搞一個雨刮器的時候,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在腦海裡冒了出來。

他迅速下車,把車鬥帆布蓬後麵的門簾子拆下來一塊,然後固定在了車頂上,再用兩根鐵管把有這個帆布向前撐起來,等於給玻璃搭了個遮雨棚。

如此一來,隻要速度不是太快,還是能保證玻璃不會被雨水淋到的。

所以,侯大林他們的速度一下子就快了起來。

白鴿此時坐在副駕駛上,她的任務是給侯大林指路。

“往前開,過了前麵那座山,再走五裡路就是鄉衛生院。”白鴿對這裡的路很熟悉,畢竟都來了一年多了,鄉裡也是經常去。

侯大林冇說話,此時他正努力的控製著車子,不讓車子陷入泥地裡麵去。萬一托底了,什麼車都冇轍。

好不容易,車子順利的趕到了衛生院。

幾人快速的把趙雅莉抬進了衛生院,然後小胖子飛奔著去找大夫。

不多時,一個值班醫生被小胖子帶了過來。侯大林一看,當時就是心裡一沉。

這個大夫也太年輕了,年輕的嘴巴上連根毛都冇有!

“你是這裡的醫生?”侯大林問道。

“算是吧,我不是主治大夫,我爸纔是。”小醫生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彆管那個了,這個人喝了老鼠藥,你快給她看看呀!”白鴿可管不了那麼多了,這個人再年輕那也是大夫呀,是大夫總是能救死扶傷的。

“可,可我也不會呀!我也就會看個頭疼腦熱的,你們還是趕緊去大醫院吧!”

“這哪裡還能來得及?農就不能去把你爸找來嗎?”白鴿一著急,上海話都飆出來了。聽的那個小夥子一愣一愣的,就是冇聽懂。

“算了,我知道一點急救的知識,咱們先給她做初步的處理。”侯大林不能坐視不管,他雖然不是醫生,但最為一個後來人,相關的急救知識可是比這些人豐富的多。

“這位大夫,你去準備大量的肥皂水,就是弄一盆溫水,然後在裡麵搓上肥皂。快去!小胖你去幫忙!

還有,準備註射器,輸液管,快去!”

侯大林給兩個人下著命令,等他們跑出去後,侯大林再次對白鴿和另一個女同誌說道:“你們把她的衣服都脫掉,然後用被子或者什麼東西給她蓋上。

另外兩個男同誌,你們去找幾個盆過來,最好再弄著熱水。

還有,去找找有冇有木炭,我可能需要木炭。要乾燥的,快去找!”

幾個人被侯大林這麼一指揮,迅速就有了主心骨。然後各自開始各自的準備工作。

很快,小胖端著一大盆溫水走了進來,然後再侯大林的指導下開始往裡麵搓肥皂。

等弄好了,侯大林就讓不相乾的男同誌出去了,屋裡隻有兩個一起來的女同誌幫忙。

趙雅莉此時冇穿衣服,他可是不想因為這個再弄出更大的事情來。

這個時候的輸液管還是膠皮的,這樣的管子想要插到胃裡可是不容易的。

侯大林在自己的空間裡,給這跟膠皮管加了一根細細的鋼絲,增加膠皮管的強度,好讓他把這跟管子插進胃裡。

管子的一段弄了一個不鏽鋼的錐形冒,這樣才能更容易的突破喉嚨的阻擋。

空間的能力讓他很容易感知道管子插入的情況,在侯大林的腦海裡。此時得趙雅莉就跟半透明的一般,這讓侯大林非常的驚奇。這種能力他還是第一次發現,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觸發了某種技能開關。

等到管子的一端進了胃裡,侯大林就開始注射肥皂水了。

粗大的針筒一次接著一次的注射,直到把趙雅莉的胃部都灌滿為止。

這個時候,侯大林再次運用空間能力,把她胃裡大部分的水給取出來。

剩餘的部分,侯大林不敢再用空間能力了。他這個能力掌握的還不好,萬一傷到了其他器官,反而是害了人家。

用注射器把胃裡的東西通過管子吸出來,然後再次注射肥皂水。

如此反覆了好幾次,搞得後來都不用侯大林往外吸了,趙雅莉自己就會吐出來。

如此反覆幾次以後,胃裡就被洗的差不多了。

然後去洗腸道。

肥皂水從肛門灌進去,然後再通過按壓柔動腹部讓肥皂水被拉出來。

一番折騰下,趙雅莉已經痛苦不堪了。

這個時候她已經十分後悔喝老鼠藥了,這個罪實在是太難受了。

弄完了這些,侯大林又木炭收進了空間裡,然後隔著她的身體,把木炭送進他的腸道。

這些木炭會把沾在腸壁上的有毒物質吸附住,最後侯大林再給她取出來。

去不乾淨沒關係,那就再洗一次腸道好了。

一番折騰下來,足足用了兩個來小時,此時的趙雅莉也已經變得奄奄一息了。

不過體內的消化係統內的毒素應該已經清理乾淨了。至於已經進入血液裡的毒素,侯大林也隻能表示無能為力。淨化血液,這可不是他空間能力能做到的。

起碼目前他冇發現有這個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