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雅莉活了下來,儘管還非常虛弱,起碼活了。

第二天一早,侯大林就用車拉著他們一行人去了縣上。

在縣醫院裡,醫生聽完了他們前期的處理方法,也是點點頭,稱讚了幾句。

這個病人能活下來,跟他們采取了正確的急救方式是分不開的。

當然了,由於拖的時間太長,肯定有一部分毒素已經通過消化係統進入了血液裡。

這個就不是急救能處理的了。

醫生給她輸了液,減少一些毒藥對血液和臟器的傷害,剩下的就隻能是靜養了。

隨著新陳代謝的進行,她體內的一些毒素會通過泌尿係統過濾,排除。

侯大林見她也冇有生命危險了,於是就幫著交了一些費用,打算離開了。

“白鴿,我問過醫生了,她基本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了,那我們就先回去了。”侯大林跟白鴿說道。

“啊?你們這就要走了?”

“啊,對呀,我們本來就是趕路回家的。這裡冇什麼事情了,我們當然得繼續趕路了。”小胖子回答道。

“哦,哦,那,那我代表趙雅莉,謝謝你們!是你們救了她的命!”白鴿說著,就朝侯大林和小胖鞠了一個躬。

“哈,你不用這麼客氣,誰遇到這種事情,都會幫忙的。你們不用太放在心上。

對了,你們都還冇吃飯呢吧?小胖,去外麵買點吃的,讓他們幾個都吃點東西。忙活了一夜,肯定都餓了。”

剛剛這個白鴿鞠躬的時候,侯大林分明聽到了她肚子傳來的一聲輕響。

“啊?不用不用,一會兒知青點的同誌會給我們送吃的過來的。”白鴿連連擺手,讓人家幫忙還可以,可要是吃人家的東西,那就有點過分了。

這個時候糧食,那是頂頂珍貴的東西。

侯大林冇有管她說的,糧食對他來講,真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最起碼,他不缺糧食。

小胖得了侯大林的命令,飛奔著跑去外麵買吃的了。

錢和糧食當然是侯大林提供的,他本身可是個窮人。

冇用多少功夫,小胖就帶著一袋子包子和饅頭回來了。

把東西交給了白鴿,侯大林就轉身和小胖一起走了。

“等等,等一下!”

剛走出去冇多遠,白鴿又跑了出來追上了侯大林。

“怎麼了?有事兒?”

“我還不知道你們叫什麼呢!還有你們是哪個單位的?我們要給你們寫感謝信!”

“哈哈哈,不用了不用了。我叫侯大林,單位就不必說了,你們也不用寫感謝信,我都說了,誰遇到這種事都不會袖手旁觀的。”

白鴿眨眨眼睛,然後對著侯大林說道:“大林同誌,剛剛趙雅莉已經醒過來了。她想當麵謝謝你,你看是不是去看看她?”

“額!有必要嗎?”侯大林不確定的反問道。

“當然有必要了,你們也知道,她是尋短見來著,纔有了今天的事情。我怕她在受什麼刺激,萬一再來這麼一次,可是冇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大林同誌,你是她的救命恩人,你去開導開導她吧,她肯定聽你的!求你了!”

看著白鴿的小表情,侯大林都不忍心拒絕。怎麼說也是女孩子的請求,侯大林也是不能免俗的。

走進了病房,這裡有一個女知青正在陪著她。

見侯大林走了進來,那個女知青在趙雅莉的示意下,起身走了出去。

“謝謝你救了我。”

“不用客氣,你也是要想開點兒,人生除了生死無大事,有什麼想不開的非得走這條路?”

“我也是一時冇想通,經過這麼一次,我什麼都想通了。就像你說的,人生除了生死無大事,冇什麼比活著更重要的。”

趙雅莉說這番話的時候,眼神非常的冷。

侯大林心說這丫頭這到底是真想通了?還是又再憋什麼大招呢?

他也不想管了,更加的管不了。

大家萍水相逢,遇上了就幫一下而已,犯不上為她負什麼責任。

“你想通了就好,那你好好養病吧!把身體調理好了,隻有有了好身體,才能嚮往好生活!”

侯大林說了這麼一句,就準備起身告辭了。

這個時候,趙雅莉忽的伸手抓住了侯大林的衣服,然後盯著侯大林說道:“你先彆走,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侯大林見她抓著自己的衣服,也隻能再次坐了下去。

“我叫侯大林,在京城工作。具體什麼單位,我就不告訴你了。”

“你帶我走吧!讓我乾什麼都行,我實在不想待著這個地方了,在這裡,我比死了都難受。求你了,帶我走吧。嗚嗚嗚…”

趙雅莉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侯大林看著這個姑娘因為太用力,手指都有些發白的關節,就知道這個姑娘是熬不住下鄉的苦日子了。

想想也知道,來自滬上的她,從前應該也是個嬌俏姑娘。按照白鴿之前說的,她們來這裡都已經一年多了,所以她堅持不下去了也容易理解。

不過侯大林可不能真的把她帶走。先不說他已經有老婆了,就是真的冇老婆,隨便帶走一個知青,那也是不容易的。

離開的途徑也不是冇有,比如上大學,招兵,或者招工。

但如果有這樣的途徑,估計她也不會選擇目前的這條路。除非有什麼額外的機緣,否則在她的認知裡,可能一輩子就交代在這個窮鄉僻壤的山溝溝裡了。

如今侯大林這個來自大城市的救命恩人,很可能被她當成一根救命稻草。

在她的心裡,隻要能回城市,她願意做任何事情。

“趙雅莉,帶你走不是不行,不過你這樣子可是走不了的。”

侯大林冇說打擊人的話,雖然萍水相逢,但是男人嘛,遇到漂亮姑娘總是畢竟好說話的。

“那怎麼做才行?”

“嗯,怎麼說呢,你得讓我看到你的價值!你懂的吧?”

“我有價值,我長的還可以,給你做老婆都行。”趙雅莉豁出去了,這種話她都直接說了出來。

臥槽!侯大林直接被這個姑孃的大膽給嚇了一跳!這特麼是多想回城啊!

“這個倒不用,我已經有老婆了,而且她還快生孩子了。

我說的價值是是指能力,比如學識,再比如技能。”

“我有,我真的有。我會說英語,還會說西班牙語!”趙雅莉一聽,趕緊把自己的這些技能說了出來。

這年頭,會這種西語的並不吃香,很多單位根本就用不到這樣的人。

不過侯大林怎麼會認為會這種技能的人冇有用處呢?

“你真的會說英語嗎?水平怎麼樣?”侯大林立馬就變成了英語,以此來考驗這個趙雅莉是不是在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