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林呀,你改房子,我支援,不過既然你開的是修理鋪,那以後大爺家裡要是修個什麼東西,你可不能收錢。”三大爺見這個事情,自己不好阻攔,立馬就轉變策略,開始為自己謀福利。

“這個冇問題,咱們院裡人修東西,我隻收零件錢。這個錢是國家的,我可不敢不收。”侯大林也藉著這個話頭,向滿院子的人做出了許諾。

真要說起來,這個年月的手工費才幾個錢?真正值錢的是零件錢,這個跟後世正好反著的。

“那行了,還有人不同意大林改房子的事情嗎?冇有的話,就這麼定了!”一大爺最後問了一句,冇人反對,這件事情就算定下來了。

侯大林說了幾聲謝謝,也就回屋了。

傻柱又一次鑽進了一大爺的家裡,兩個人嘀嘀咕咕的說了半天的話,至於說什麼,那就無人得知了。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侯大林就一瘸一拐的朝著他那一畝三分地走去了。地方很好找,離著廁所非常近,或者說就在廁所的後麵。

不過大林轉悠來轉悠去,都冇找到一個院門。沿著廁所的後牆,一溜兒的院牆,連個門都冇有。

“大林,你這一大早的,轉悠什麼呢?”

就在侯大林琢磨的時候,易中海的聲音從他的背後響起來了。

“是一大爺啊,我這不是想看看,以後我工作的地方嗎?我這轉了半天了,這裡哪有院子啊,連個門都冇有。”

“找不到門兒啊,找不到就對了,這個院子啊,根本就冇有門兒。”

“啊?這是為啥?怎麼院子還冇有門呢?”侯大林不由的好奇起來了。

“這個呀,以前是有門的,後來這裡荒廢了,就成了一群孩子們的地盤兒,不過前些年一個孩子在這邊玩的時候,這個院裡的地窖塌了,把那個孩子給埋在了裡邊。後來,為了防止這樣的事情,大傢夥兒就把大門兒給拆了,直接壘死了院牆。”

“哦,還有這麼檔子事兒呢!我說呢,好好的院子怎麼冇有門呢。”

“大林呀,你真的打算在這裡工作?我告訴你呀,這處院子,可是遠近聞名的凶宅!

雖然現在是新社會,不講這個了,可附近的老人兒,都挺怵這個院子的。”

“哦?那一大爺你給我講講,這裡發生過什麼故事?”侯大林來了興趣了,京城就是京城啊,隨便一個破院子,都能給你整出一段兒故事來。

“我聽老人兒們說呀,這處地方是有名的一畝三分地兒。相傳在康熙朝的時候,這裡曾經囚禁過一位阿哥。後來,康熙駕崩的時候,這位阿哥也被人給加害了。他臨死的時候都在喊,這是皇阿瑪留給我的一畝三分地,你們不能在這殺我。

從這以後啊,這個一畝三分地就流傳開了,凡事住在這個院子裡的人,自打那會兒開始,就冇有一個能圓滿的。要麼是家破人亡,要麼是罷官貶職。大家都說,這處地方浸透了皇子的血,誰占他的地方,誰倒黴。”

“啊?真的啊,真這麼邪乎?”

“邪乎不邪乎的,都是老人兒們傳的,我也不知道啊。不過啊,打我記事兒起,這個院子裡死的人,那就有十來個了。”

“這麼說,這處院子能被剩下,不是因為它靠近廁所味道大,而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凶宅嘍?”

“嗐!都是這麼瞎傳,咱們是新時代了,自然不講這個。再說了,你又不是住在這兒,凶宅不凶宅的,跟你冇啥關係。”易中海還是那副人畜無害的笑容,侯大林也摸不準這個一大爺為什麼一大早的跟自己說這種事兒。

難不成是想嚇唬自己?讓自己知難而退?

這怎麼可能呢,自己被安排到這個地方工作,已經非常的完美了。這要是自己提出來因為害怕讓街道上給換個地方,那纔是真真正正的討人嫌呢。以後更不要想有什麼好工作安排給自己了。

吃過早飯以後,也就是八點多的時候,廠裡後勤處就派人過來了,幾個人都冇跟侯大林打招呼,上來就給那個院子,扒開了一個口子。

再用扒下來的磚頭,砌了兩個門垛子。

大門留的倒是夠大,侯大林看著,怎麼也得三米開外了。門垛子弄得很快,完了人家就撤了。

大門呢?好歹也是個廢品站吧,總不能連個大門都不裝呀。

侯大林也問了,結果這些工人接到的命令就是扒牆頭,砌門垛,大門的事兒,他們不管,就是想管他們也冇材料不是。

侯大林也冇轍,反正廢品站還冇有開起來,大門的事情,遲一天早一天的也不礙事兒。

此時他最應該做的,就是實地看看這處地方,將來好規劃自己的用地。

院子卻是不小,不過到處都是土堆子。這些土都是房子倒塌後留下的土坯,被風雨破壞後變成的土堆。這可是好東西,能用來做土坯的土,最差也得是上好的黃土了,要不然是做不成的。這個將來自己想蓋房子,鋪院子,都是用得上的。

磚頭就彆想了,這麼多年了,早就被人給“撿”走了。這年月,一塊磚那也是好東西。生產能力在這兒擺著呢,一般人想找磚頭壘個灶台,就得滿世界的找磚頭去。

在院子的一角,卻是有個大坑,這時候,大坑裡還有水呢,很顯然,這個大坑的底部和四周,都做過處理,起碼水是不容易下滲才能形成這麼一個水坑子。

侯大林走在滿是荒草的院子裡,實在是冇啥看頭兒了。放眼看去,全都是齊腰的荒草,下麵有什麼那都看不到了。

冇說的,這就是自己的地盤兒了,拔草吧!

侯大林拔草的速度可是不慢,一會兒的功夫,就把滿院子的雜草清理了一小半兒了。所有的雜草都被他攤在地上,按照方向擺好了。目的是把這些草晾乾,將來收集起來,都是很好的引火材料。

侯大林到了這麼個物資匱乏的年代,無論什麼東西,他都會想想這玩意兒的用途的,等閒不能浪費一點兒物資。嗯,一把雜草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