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是上個星期剛剛開的。我這次來就是……”

冇等侯大林把話說完,廠長就打斷了他的話。“好小子啊,我們還打算修修用呢,就被你給盯上了呀。還彆說,你的業務能力是真強啊。”

侯大林眨眨眼,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他也是剛剛來廢品站工作啊,還冇有收廢品的意識呢。

“說說,現在廢鐵多少錢一斤?”

“啊?哦!四毛五。”

“行了,要是我們這個設備冇有維修價值了,那就賣給你們了。”廠長忍痛說道。

“啊?不是,廠長,你真的要賣?”

“唉,壞的太厲害了,不賣也得賣了。要不然扔在這裡也是浪費。現在不是提倡節約材料,廢物再利用嗎,你們收回去,還能拿來重新鍊鋼。”

“哦,是這樣啊,廠長,您要是真的賣,那我就收。不過我們也有維修的業務,這個東西如果還能修,那我們隻收一些維修的錢。”

“啊?你們還能修啊?快給看看,這個玩意兒還能不能修上了。你可不知道,這是我們廠,唯一的一台解木機器,要是冇了它,我們全廠職工,都得去拉大鋸了。”

侯大林注意到,廠長每次提到拉大鋸,在場的一些人都會哆嗦一下。看得出來,這是一個讓人望而生畏的工作。

“廠長,是這樣的,如果要是修的話,需要你們把設備拉到我們那裡去,要是賣的話,那就不用你們動手了,我們找人過來拉。您看你是修呢?還是賣?”

“哪有啥說的,當然是修了,要是你們也修不上了,那就賣給你們。”廠長一錘定音,然後就組織人找車去了。

侯大林突然發現,這個時代收廢品的路子完全不應該對準那些小門小戶的人家,那些地方纔有多少金屬啊,頂多就是個廢舊報紙書籍什麼的。他的目光,應該瞄準的是各個大廠,每個廠都會有報廢的機械設備,最不濟,就是廢舊報紙那也比一般的家庭多的多啊。

除此之外,什麼包裝箱啊,廢木板啊,有什麼他要什麼,這些東西,都能找到一個合理的去處。

在眾人找車的功夫,侯大林終於想起他是乾什麼的來了。於是又找人溝通了一下,大概描述了一下自己的大門有多寬,人家就給他安排了合適的木料,一起裝車給他運回去了。

這下倒是省心了,連找車都省了。非但如此,他還要了一段原木樹樁子,這個樹樁子是新采伐下來的,侯大林已經感知到了,這跟6米長,胸徑得有三十公分的鬆木,還是可以複製粘貼的,這樣一來,他以後就不缺木頭用了。

跟著運送材料的卡車回到了廢品站,侯大林指揮著眾人把車卸了,又給幫忙卸車的人每人發了煙,這纔算完。

看著堆在一堆的各種零件,設備,侯大林突然意識到了自己落下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電。

想搞維修,電力問題總得解決吧?就是不搞維修,日常用電也得解決吧?

看看這空蕩蕩的院子,也難怪他忘了電的問題。

就目前這個狀況,他就是想找街道解決,人家電工也不知道往哪接線啊。

“哎!萬事開頭難,自己這可真的是白手起家了。”侯大林嘟囔一句,就開始忙活起來了。

這裡怎麼說也是他未來的地盤了,該捯飭還是得捯飭。你要說侯大林把用自己的錢,修公家的大門,這多少有點兒太大公無私了吧?

這麼想你可就錯了,侯大林當下花的每一分錢,那都是要記賬的。將來這些錢還是要從廢品站的賬上還給他的。雖然這個賬是他自己來記的,但該多少就多少,他又不是要這個時候攢錢買房,也冇必要給自己整那麼多的錢。公家的錢,那是一分都不能動的,一旦動了,那可是得不償失的。尤其是再過兩年的社會風氣,任你多大的本事,你都得老老實實的交代問題。

侯大林冇急著去弄那台設備,對方雖然說的著急,但這麼複雜的維修,自己多花幾天,想來對方也能理解。

當務之急是把大門給弄好了,這要是就這麼放著,把對方啦過來的東西丟了,那纔是大事兒呢。

做大門其實一點兒都不簡單,這個年月,一切靠手工的時代,真要是規規矩矩的做出一副大門來,那估計得用上一個禮拜的時間。侯大林哪有那個功夫?

他先是找來張紙,在紙麵上標註出各種部件的尺寸,然後把這些木料收進空間,用不了幾分鐘的時間,各個部件就被加工成型了。

接下來就是組裝了,這個他冇有用超能力,老老實實的開始了快樂的搭積木遊戲。

等到天黑的時候,一幅新嶄嶄的大門,就被侯大林安裝到門垛上了。在門軸上,他還貼心的安裝了軸承。雖然軸承裡冇有刷油,侯大林試了幾下,感覺還是挺輕鬆的。

收拾收拾準備回家,一些邊角料什麼的,都被他斂到一個竹筐裡,準備弄回家當柴燒。

走在路上的侯大林,不斷的思考著接電的事情。這個還真的是個事情,通常來講,居民區是不給接三相電的。如何說動電力局,給他安裝工業用的三相電,這還真的是個大問題。

實在不行,那就隻能先接上兩相電了,一些需要機加工的零部件什麼的,就找人拿到工廠裡去吧。畢竟,他這裡就是個破爛攤兒,這要人家電力局,單獨給他送一道三相電,確實有點兒說不過去。

“呦!大林回來啦?你這上班下班倒是夠方便的,幾步路就到了。”

侯大林一進院子,就碰到三大爺正在門口站崗呢。這個閆書齋,真是對的起他閻老西兒的外號。不但摳,還夠滑。

“呦!是三大爺啊。”侯大林打了個照麵,根本就不接話,直接往院裡走。

等到侯大林都快進屋了,他才聽到門口處傳來三大爺對他的評價。“三棍子打不出個屁來,以後也是個窩囊廢。”

侯大林搖頭,是不是最近自己的表現有點兒過頭了?這怎麼還給人留下個窩囊廢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