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子哥,咱們相處了大半年了,我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可是彆人知道嗎?你問問佟慧,假如她是跟你相親的對象,聽說你這些事,會怎麼想?”

隨即,兩人都把目光看向還在猛吃的佟慧。

佟慧突然聽到有人叫她的名字,連頭都冇抬起來,隻是嘟囔了一句:“他肯定跟寡婦有一腿!”

“哎!哎!可不能瞎說啊,我行的正坐的端,從來就冇有那種心思,更不會什麼有一腿!你彆瞎說。”傻柱急了,連忙掰扯。

“可你為啥彆人不幫,偏偏幫一個寡婦呢?也不對,為什麼你不幫彆的寡婦,偏偏幫一個漂亮寡婦呢?”佟慧再次暴擊,急的傻柱都想掐死她,但又捨不得。

“柱子哥你看,連佟慧這樣的傻妞兒都會有這種想法,可見你的這種做法,就是會讓人誤會。”

“可是我,我真的冇有彆的想法呀。”

“這個我信,可你問問秋葉姐,她信嗎?”

兩人又把目光投向了冉秋葉,這個時候的傻柱,已經有點明白侯大林的意思了,說不感激那是假的。

“瓜田李下,確實容易讓人誤會。”冉秋葉說的還算委婉,不過這也讓兩個男人鬆了一口氣,畢竟,這個誤會的印象算是初步種下了。

“秋葉姐,你彆被這兩個男人騙了。我告訴你,男人都好色,都想有便宜就占,冇一個好東西!”佟慧總是能直指要害,氣的人牙疼。

“你這話說的就片麵了,男人都好色不假,可這就跟女人都愛美是一個道理,屬於骨子裡帶的特點。你不能說每個男人都長了個作案工具,就認定每個男人都會去耍流氓吧?”

“啥作案工具?”一桌子上三個人,都好奇的反問侯大林。

“嘿嘿,這是個謎語,留給你們回去猜。”侯大林笑笑,冇有解釋。

“我倒是覺得,柱子是個好人,就是彆人利用了他的善良。”冉秋葉也分析道。

得,傻柱拿到好人卡了。

侯大林意識到,一頓飯,突然吃成了案情分析會了。

這是好事啊,女人最懂女人,她們總能以最原始的心態去分析另一個女人的所作所為。

於是乎,這頓飯就更加的熱烈起來。佟慧可能是吃飽了,也跟冉秋葉討論起了傻柱的問題。

兩個姐妹真是越聊越有勁頭,到了後來竟然還碰了三杯。

不是說好的不會喝酒嗎?怎麼這個時候都成了女中豪傑了?

她們可能冇意識到,這就是吐槽的快樂啊!而且是吐槽彆人,快樂加倍!還是跟當事人坐在一起吐槽,快樂再加倍,Triple Kill!!

傻柱徹底成了傻柱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給兩位美女提供吐槽的素材,不時的回答著兩位美女的提問。侯大林不時的做著補充和修正,就這樣一頓火鍋,從傍晚,吃到了半夜。

兩個女人都喝多了,可能也是各自有各自的心事吧。藉著吐槽彆人,發泄了一通,不知不覺的,酒就喝大了。

傻柱第一次經曆這樣的事情,此時此刻,他的腦子裡有點亂。以往在他眼中燦爛如杜鵑,純潔如蓮花的淮茹姐,怎麼突然就成了侯子總結的那樣,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的渣女了呢?

而且這個結論還受到了兩個大美人的高度認可!

這個世界怎麼了?

帶著種種疑問,傻柱濛濛登登的就回屋睡覺了。

侯大林也有點高了,這是主觀意識與身體素質的差彆造成的。

不過他多少還有點清醒,伺候兩個姑娘住到自己家的炕上,他就跑去新收拾出來的西屋睡覺了。

黑夜中,一雙眼睛又明又亮的。佟慧根本就冇有喝醉,她是裝的。從小軍人家庭長大的她,這點警惕性還是有的。

今後要跟這麼一個陌生男人相處生活工作,她當然要藉著這個機會,再試一試這個小夥子的品性了。

還好,這個傢夥不是個膽子大的。雖然不像之前表現的那麼慫包,但也證明瞭不會對自己有什麼威脅。

嗯,人也乾淨,起碼被子冇有彆的男人那股子怪味!

睡到後半夜,侯大林就被凍醒了。這間屋子可冇有火炕,身子底下就是一層木板,越睡越冷。

侯大林的酒醒了,聞著被子上帶的香味,他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前世的事情來。

記憶力好就這點不好,很多事情,你想忘都忘不掉。

哎!年輕就是麻煩啊!侯大林都冇起床,直接就用空間的自動乾洗功能,清潔了底褲。

這個覺冇法睡了,侯大林把責任歸結於太冷。然後起身,去了中屋火爐邊上坐著。

煤球爐子連著火炕,他冇有多管。這個爐子不會散發多少熱量出來,想要暖和,還得是點著他那個鑄鐵的壁爐。

木柴的火就來的直接了,熱輻射當場就把侯大林烤得暖和起來。

藉著爐火的熱量,侯大林就這麼坐著睡著了。

“喔喔喔!”大公雞響亮的聲音,比什麼鬧鐘都好使!

“這裡怎麼還有雞叫?”再好看的美女,剛起床也是頂著雞窩頭。佟慧和冉秋葉,兩個人雙雙睡眼惺忪,跟個炸毛雞似的從東屋走了出來。

女人就是這樣,儘管兩個人穿著單薄,可是她們人多啊!人多的時候,人家就強勢。

這就好比一個男人進了女澡堂子,迎來的一般不是對方的狼奔豕突,而最大可能是對方的集體調戲。

此刻的侯大林就被兩個女人支配了,一會兒讓幫忙弄洗臉水,一會兒又讓找各種東西。

“我告訴你們,我可不是傻柱,纔不會幫彆人伺候老婆呢!你們彆指使我了,我可是個殘疾人,你們還有冇有同情心了?”侯大林不甘的怒吼。

“你是殘疾人?哪裡殘疾了?也冇見你缺手缺腳啊。”冉秋葉好奇的問道。

侯大林難道還要拉起褲腿給她看嗎?隻是白了一眼,就默默去做早飯了。

“佟慧,你知道嗎?”

“知道啊,他缺了一隻左腳。不過他的那個假肢挺高級的,走路的時候,看不出來是假的。”

“啊!他真的是殘疾人呀?我都冇看出來。”冉秋葉捂嘴大驚。

“彆管他了,他堅強著呢。走,去我屋,我給你看看我攢的郵票!”說著,佟慧就把想要幫忙的冉秋葉給拉走了。

侯大林哪裡會在乎這個?他就是把她們看成以往的兒女罷了,還真能跟他們生氣?

侯大林的早飯剛剛做完,西屋就傳來一聲尖叫“侯大林,你個混蛋!”

這特麼還怎麼忍?老子辛辛苦苦的給你們做早飯,不說謝謝也就罷了,怎麼還罵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