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解成在侯大林這裡軟磨硬泡了半天,最終侯大林也冇答應。

開什麼玩笑,就目前這個經濟形勢,你聽說過哪個商店能賒賬了?

還跟自己說什麼街坊鄰居,不可能賴賬!

老子防的就是你們這些街坊鄰居。

打發走了閻解成,侯大林一整天都泡在廢品站裡。除了接待了幾個修車的活兒和幾個修縫紉機的,剩下的時間,全部用來弄他的房子。

昨天弄回來的石頭,被他做成了25乘25的截麵,一米五長的條石。為了增加條石的韌性,侯大林還創造性的給裡麵加個鋼筋。這樣的條石,他一共弄了15根。

這十五根石頭,就是支撐起整個建築的十五條腿。

確定好了位置,侯大林在相應的位置,挖了十五個坑,坑有一米深,一米長寬。

在坑底下,侯大林又用在這個院子裡找到的一些大大小小的石頭墊底做了個地基。把石柱放置在這個基礎的中間,再把土埋上,就算是做好了基礎。

夯實的步驟當然不能省略,這一點對於侯大林來講雖然複雜一些,但也能做得到。

石柱露出來七八十公分,侯大林接下來主要用梁柱把這十五根石柱子連接起來,房子的框架就算是成了。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因為房子不可能建的那麼快。侯大林到天黑的時候,也隻是在地麵上豎起來了十五根石柱子,剩下的工作,還一點都冇做呢。

他不著急,一點點的來唄,反正冬天還很長。

回了家的侯大林就聽到了窗外的呼喊聲,很明顯,又是有人家裡在吵架了。

侯大林懶得管,隻是坐在桌子邊上等著開飯。

“哎,侯子,你不去看看?我聽著好像是於莉和閻解成打起來了!”佟慧按說歲數也不大,怎麼也學了一身愛八卦的毛病呢?

“關我什麼事兒啊?打打唄,又不是我媳婦,我著什麼急啊。”侯大林回答的懶洋洋的,一幅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侯子,你到底多大了呀?我看你怎麼對什麼事兒都一幅要死的樣子,我都冇見你對什麼事兒上心過。”

“你這話說的,又不關我的事兒,我為啥要上心?”侯大林被佟慧問的莫名其妙的。

“你就不好奇?”

“不好奇!有什麼可好奇的?無非是些狗屁倒灶的事情,那能有什麼可好奇的?”

“那你之前為啥去看秦淮茹和一大爺呢?說,你是不是也饞那個寡婦了?”佟慧出刀,永遠是這麼刁鑽難測。

“不小心遇上了,你說巧不巧?”

“切,信你個鬼!怎麼彆人遇不上,就你能遇上?你就是心裡憋著壞事呢!”

“行吧,就算是吧,吃飯吃飯,這些關你啥事兒呀!”

“哎,不是,我是說秦淮茹不好,要不你還是要於莉吧,她比秦淮茹可好多了,還年輕!”

“你腦子有坑吧!我為啥要找彆人的媳婦兒?想娶媳婦我就不能自己找麼?憑什麼讓我吃剩飯?”侯大林感覺今天的佟慧怪怪的,這是到每個月的那幾天了還是怎麼滴?

可是數一數,還冇呀!今天這個傻妞兒打了激素了?

“你瞅你這人,怎麼說的那麼難聽!人家於莉哪兒不好?你還嫌棄上了,人家看不看的上你還兩說呢。”

“你今天不對勁啊!怎麼?你也想嫁人了?那我支援呀,趕緊嫁出去,省的吃我的住我的。對了,彩禮你可得多要些,這樣就能把你欠我的賬還上了。”

“滾,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佟慧罵了一句,也就沉默了,過了一會兒才說道:“今天於莉過來找我了,跟我這哭了半天。”

“怎麼?後悔嫁錯人了?”

“嗯,跟我這兒各種倒苦水,各種抱怨。直說自己瞎了眼,怎麼嫁到了這樣的一家子來了。

她還說,嫁給你這樣的,都比嫁到閆家強百倍!”

“屁話!什麼叫嫁給我這樣的?我這樣的咋啦?還想嫁給我這樣的,就她,彆想這個美事兒了。”

“得了吧,你能將來要是能娶一個於莉那樣的媳婦兒,你就燒高香吧!”佟慧一臉嫌棄的樣子,看的侯大林直咬牙。

“不對,佟慧你今天不對勁兒!你今天是撞邪了還是去偷人了?怎麼顯得這麼興奮呢?都關心起這種事情來了,你平時不這樣呀。”侯大林琢磨了一下,覺得這個傻丫頭絕對有事兒!

“嘿嘿嘿,你還挺機靈的嘛,今天真的遇到個事情,王主任今天來了,說是要給你介紹個對象!”

佟慧終於說出了關鍵資訊,王主任給自己介紹對象?這不是扯呢麼!自己纔多大?過了年虛歲才十九,這麼早就有人給介紹對象了?

“哎?不對呀,你比我還大兩歲呢,她怎麼不給你介紹?”

“我有對象了呀!”

“啥?你有對象了啊,怎麼冇見他來看過你?長的帥不帥?有冇有我這麼有才?”侯大林也好奇起來了。

“他是軍人,哪能說來就能來。”

“哦,軍人呀!那確實是不方便。”

侯大林對這個神秘的丫頭,瞭解的又多了一點兒。

“哎,說你呢,你答不答應呀?王主任明天還等著回話呢!”

“我答應個毛線啊,我才幾歲?我還是個孩子呢,可不敢考慮這種問題。你就跟王主任說,說我還不打算結婚呢,讓她等上個三五年的再來給我介紹吧。”侯大林都無語了,這個年紀就考慮結婚的問題,這也太早了點兒。

“你都十九了,還不想娶媳婦兒呢?”

“還說我呢,你都二十一了,不也一樣冇嫁人呢麼?還有臉說我。”

“行了行了,你也彆跟我貧嘴了。我說的是真的,對方過了年十八,比你小一歲,說是長的特彆好看,除了是農村戶口,冇啥毛病。你考慮一下唄,這是王主任交給我的任務。”

“佟慧,你老實告訴我,這人是不是王大媽的親戚?怎麼她這麼上心?再說了,這條街上有的是好小夥子,怎麼王大媽就偏偏找上我了?這不科學,俗話說得好啊,事有反常必有妖,肯定冇啥好事兒。”

“嘿嘿,你這個侯子,就是聰明。那個姑娘我看見了,那長相,漂亮極了。可就是有一樣,她不會說話!不過能聽得見,就是不會說。”

“臥槽!人都帶來了?”這一下,可是真的把侯大林給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