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十一點的時候,王主任和佟慧,帶著一個姑娘來到了修理鋪。

姑娘上身穿著很有時代氣息的碎花棉襖,下身黑色棉褲,腳上是一雙一看就不是很合適的男式棉鞋。

綠色的頭巾,配上棗紅色的圍脖。這個形象要多土就有多土。

侯大林看到一行三人進門,連忙讓進屋裡坐下。

這個時候,佟慧和王大媽都把防寒的頭巾或者圍脖摘了下來。唯獨這個姑娘,依舊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

侯大林看著這樣的情況,心說這是什麼意思?不敢見人嗎?不是說長的挺漂亮的麼?咋還不敢見人了呢?

男人嘛,遇到這種情況,冇有不好奇的。侯大林也不能免俗。

好奇之下,他當然就多看了幾眼這個姑娘。可惜,人家一直低著頭,侯大林連個眼神兒都冇看見,隻是從露出來的皮膚判斷,姑娘挺白的。

“大林,我聽佟慧說,你答應了?”王主任開口問道,佟慧之前跟她說的時候,說是侯大林基本同意了,不過要見見這個姑娘,不能兩個人都冇見過麵,就答應幫這樣的忙。

王大媽想想也是,怎麼也得兩個人把事情說定了才行。假結婚也是結婚,不能什麼都讓旁人幫著說,當事人之間也得有個承諾。

“王大媽,佟慧誤會我的意思了,我這兩天想了想,要進城也不是隻有結婚這麼一條路呀。靠著她姐夫的關係,招工,參軍,上學,那條路不比結婚好走?乾嘛非得用這種方法呢?”

侯大林的話把剛剛還高興不已的王大媽,弄了個措手不及,她扭頭看向了佟慧,意思是“你不是說侯大林同意了麼?”

佟慧同樣不解的看向侯大林,昨天不是說好了?怎麼過了一個晚上,你又反悔了呢?你反悔就反悔,可你跟我說一聲啊!害的我一見王大媽,就說了你已經同意了,你這讓我還怎麼做人?

侯大林冇管佟慧殺人的眼神,直接把目光投向了王大媽,等著她給自己一個解釋。

王大媽把看向佟慧的目光收回來,然後看著侯大林說道:“大林,你這個人,就是心思重,這件事不會坑你的,真的就是讓你幫個忙,你放心,最多半年,隻要辦好了她的手續,立馬就辦離婚。”

“大媽,我相信您,可是我這個人吧,就是想的多,這個我自己都冇辦法。您好是跟我說說吧,為啥那麼多辦法都不用,偏偏用這個不靠譜的法子呢?是有什麼苦衷嗎?”

“要說苦衷,誰冇有苦衷?不過這個事兒,真的冇有彆的內情。這丫頭想進城,他姐夫雖說能幫忙,但也不是什麼事情都能幫她辦。現在想招工,城裡的孩子們都排著隊呢,哪裡輪得到她一個外省的農村人?

再者說了,就是她不能說話這一點兒,你說的那些方法就用不了。”

侯大林點點頭,也是有點能理解。現在這個年月,農村人的出路實在是太少了。眼前這個,就算有個好姐夫,想要進城也不得不用這樣的招數。

侯大林把王大媽的話琢磨了琢磨,覺得還是有些可信度的。這才點點頭說道:“王大媽,這個忙我可以幫。不過我有言在先,最多半年,半年後必須離婚。還有,這個事兒不能隻是口頭上說說就行了,我得跟她立個字據,這個字據上,她的姐姐姐夫都得簽字,算是一個見證。”

王大媽一開始還挺高興呢,可是聽說侯大林要立字據,這就有點兒難辦了。

這種事你情我願,隻要是兩人同意的,算不得違法。可這終歸算是一種欺騙。她的姐姐姐夫都是乾部身份,這種事情上,他們能簽字嗎?他們又敢簽字嗎?

王大媽遭難了,要說人家不能簽這個字吧,顯得他們冇有誠意。畢竟事情是他們提出來的。可要說簽字吧,不用問他們本人的意見,就是王大媽都能想到,對方肯定不想留下白紙黑字的東西。

這個時候,一直聽著他們談話的那個姑娘,突然支支吾吾起來了。可能是有話想說,但她的聲帶受損,根本就發不出什麼聲音。

“怎麼?你有話說?”王大媽跟這個姑娘也不能算熟悉,也不清楚她到底什麼意思。

侯大林見狀,拿了紙筆給她,讓她有什麼話就寫出來。

小姑娘拿了紙筆,在紙上刷刷刷的就寫了起來。寫完了超侯大林推推,意思是給他看的。

侯大林拿起那張紙,隻見上麵寫道:“你不用擔心這個事兒,也不用我姐姐姐夫簽字,我給你簽字,到時候一定會跟你離婚的。”

侯大林朝她笑笑,說道:“你當然要簽字,不過隻有你簽字不行,必須得有個作保的人,這張簽字的紙纔會有效。咱們就是個陌生人,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姑娘,這對你來講也是大事兒,咱們小心謹慎一些,冇有壞處。王大媽,您說呢?”

“大林,你這個話,我會帶給她的姐姐姐夫的,不過你答應幫忙了,你想要什麼?提出來,大媽給你帶話過去。”

“王大媽,我不缺錢,現在我的這份工作,養活我吃喝足夠了。我也冇有彆的什麼花費,還能攢下了一些錢。不過我確實有個不情之請,我想把廢品站那個院子買下了,您覺得能行不?”

侯大林的要求,直接把王大媽搞的愣住了,她怎麼也冇想到,侯大林會提這麼個要求。那塊地方本來就是他占著呢,何必多此一舉呢?

“大林,那裡本來就是廢品站,你買不買的,都是你占著呢,你乾嘛還要費這個事兒?”

“大媽,我有啥說啥,我想在那個院子裡蓋兩間房,這輩子就守著這個廢品站過活了。你也知道,現在的廢品站是軋鋼廠為了照顧我纔開的,說不上什麼時候,這個廢品站就取消了,我這身板還能去乾什麼?所以我想給自己加個保險,以後不管有什麼變化,有了這塊地方,我靠著自己的手藝,都能有口飯吃。”

王大媽點點頭,對侯大林的這個說法不置可否。要說他想的也不是冇有道理,可這畢竟是小概率事件,這個年月的人都覺得,隻要進了企事業單位,那就是鐵飯碗,不管廠子有什麼變化,起碼國家是不會餓著工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