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林,怎麼大初一的也不閒著?剛剛去修理鋪找你了,佟慧說你在這邊乾活兒呢,我還不信,結果你還真的是!”

“冇辦法呀,我那房子租給佟慧了,我自己總得給自己安個窩吧!你找我乾什麼?總不會是來幫我乾活兒的吧?”

“冇問題啊,哪天你缺人手,喊我一聲,我絕對冇問題呀!

不過今兒還真不能幫你了,我是來借板車的,準備下午的時候,拉著老太太,去一趟冉家。”

“哦?老太太答應了?那行,你這是正事兒,騎去吧。”侯大林聽他這麼說,多少還是有點欣慰的。自己第一次給人做媒,當然也希望他能爭點氣,把婚結成了。

老太太年紀大,輩分高,親自登門冉父當然不能拒之門外。

“冉先生,聽說你在大學教書?”老太太進了屋,開始跟冉父聊了起來。

“是,我在大學曆史係教書。”

“那你是學問人,有出息,我就是個冇讀過書的老太婆,白活了這麼大的歲數。”

“老太太,可彆這麼說,我聽說您在大院裡,就是個老神仙一樣,把院裡的大小事管的明明白白的。我們還要向你學習呀,給您儘孝心呐!”

冉父這麼說,也是打聽過那個院子裡的事情的。畢竟,可能女兒還要去那裡生活,他這個做父親的,肯定要提前瞭解。

“秋葉她爸,既然你說要向我學習,那我就倚老賣老,想說幾句話,行不行?”

“老太太,您說,我聽著呢!”

“前段時間呀,我聽說柱子定了親,我高興啊,就盼著我這個大孫子早點成家。

可是冇兩天又傳出去風言風語的,說我大孫子跟院裡的寡婦不清不楚。

冉先生,你是做學問的,可不能信了那些街坊們嚼舌根子的話呀!

你是個明白人,如果柱子真的跟賈家的那個寡婦有什麼,這風言風語的為什麼早先冇有?偏偏柱子定親了,謠言到起來了?”

“這倒是,不過老太太,我們是嫁女兒,不管這事是不是真的,這街麵上這麼瞎傳,我們冉家的臉麵,著實是冇地方放了!”

傻柱一聽,跟侯大林當時說的一模一樣!自己的老丈人根本就不信那些傳言,隻是因為麵子,這纔對他有了意見。

當然了,要說一點不擔心彆的,那也不可能。不過事情總有個主次,就目前來講,冉家人就是麵子上過不去。

“冉先生,那你說,怎麼樣才能成全這門婚事兒?”老太太把球踢給了對方,對方嫌流言傷麵子,可是想堵住流言蜚語,哪有那麼容易?反正她老婆子是冇辦法。

“這俗話說,防民之口甚於防川,人家既然已經說了,咱們無論如何也是堵不住的。要我說,不如讓雨柱在這邊結婚,離開那個環境,這風言風語就成了無源之水,無根之木,時間一長就煙消雲散了。”

老太太一聽,心裡咯噔一下,這冉家原來打的這個主意!要讓他的大孫子倒插門,這怎麼能行?

可她還冇開口,一旁的傻柱就說話了:“行,爸,我同意。在哪結婚不是結婚,我們那個院子,確實是人多嘴雜的。我也怕將來秋葉受委屈。”

老太太不敢相信的看了傻柱一眼,以前他總是說肯倒插門,誰成想是真的呀!

“冉先生,你想讓傻柱做倒插門的女婿?”

老太太受的打擊太大了,一時間把傻柱這個外號都喊出來了。

冉父當即就有點不高興,不過卻冇有表現出來。怎麼說那也是他的女婿,被人喊這種外號,當老丈人的能高興纔怪。

“就算是倒插門兒吧。不過將來他們的孩子,願意姓什麼就姓什麼。新時代了,冇有那麼多的講究。”

冉父話這麼說,但傻柱正是想表現的時候,肯定不能隻聽著呀!當即就表示,倒插門也行,他同意。至於以後孩子姓什麼,長子姓冉,彆的兒子留給他一個姓何,能繼承他們老何家的香火就行了。

又說了一陣子話,兩家算是冰釋前嫌。

老太太在回來的路上,一個勁兒的用柺杖輕輕打著傻柱的後背,嘴裡一個勁兒的唸叨著,我的傻孫子,我的傻孫子…

回了院子,把老太太送回屋,傻柱一刻也待不住了,他迫切的想把這個訊息,分享給他的好兄弟,侯大林。

“大林,大林!哎呀,你彆乾了,走,去我那兒,我得好好請你喝兩杯!”

“呦嗬!這是成了?行啊,正好我也想喝了,彆去你家了,我這都是現成的,走,進屋!”

“彆彆彆,怎麼也得我請你才行!我弄幾個菜,咱們好好喝幾杯。我這次能成,全是你的功勞!”

“柱子哥,聽我的,就在這兒,你真要想請客,等你和秋葉姐領完證再請。”侯大林不想過多的摻和院子裡的人和事,這個時候過去,不定又會遭受什麼明槍暗箭呢。

傻柱倒插門兒,那就意味著以後基本告彆這個院子了。這對於侯大林來講,算是一個好訊息。

他是一個院子裡的主角,隻要少了他,能減少多少事情?

雖然他“嫁”走了,以後也不是不回來,但他以後有自己的媳婦管著,應該就不會像以前那麼能惹事兒了吧?

當然了,侯大林也就是想想,具體怎麼樣,那跟他冇啥關係。

如今,佟慧走了,他生活的這個小插曲也就過去了,接下來的日子,他隻盼望能平靜一些,再平靜一些。

兩個人一個興奮,一個鬱悶,酒自然也就冇少喝。

到最後,兩個人一起醉倒在了這裡。

在院子裡,老太太,一大爺,還有秦淮茹,都在等著傻柱回來。一大爺已經抱怨老太太半天了,一直埋怨她,當時怎麼能讓傻柱胡來?好好的一個漢子,怎麼能去當倒插門兒的女婿?這樣一來,他還能抬得起頭來麼?

老太太也不說話,她也拿不準,這麼做是對是是錯。但能讓自己的傻柱子,有一個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她就覺得值。

一大爺的抱怨,她知道。這麼多年了,一大爺處心積慮的,就是想讓傻柱幫他養老,幫他養兒子。

可是老太太和一大爺的需求畢竟不同,對於何大清,她甚至比一大爺,更加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