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飯很簡單,兩合麵的饅頭,一個醃蘿蔔,一個炒土豆片。不過炒土豆片裡放了幾塊雞肉,多少算是帶點葷腥。

這樣的飯菜,張芳就非常滿意了。廢品站裡是養了雞鴨魚兔的,這個以前給軋鋼廠的食堂送,現在不用了,可以用來改善工人的夥食。

這裡的工人以前隻有侯大林和張芳兩個人,所以他們時不時的就會殺隻雞,剝隻兔子的改善夥食。

如今多了一個秦九妹,也不過是添雙筷子的事情。

吃飯之前,秦九妹看了眼這裡的飯菜,就把自己二姐給自己的糧本,副食本等等亂七八糟的東西,一股腦的交給了侯大林,意思是以後一起吃飯了,這些東西應該交給侯大林這個領導加一家之主。

侯大林也冇矯情,直接接過來揣兜裡。

張芳看的好奇,新來的這位,怎麼看都像是跟侯大林認識一樣。

不過處於謹慎,她什麼也冇說,隻是埋頭吃自己的飯。

說實在的,就她交的那點糧票,要是按目前這樣的吃法,估計連十天都不夠用的。可是侯大林解釋說,這是站上的補貼,算是工人的福利。

張芳就是管賬的,在賬目上,侯大林確實報了一些福利支出,但是那點支出跟她們享受到的實際好處比起來,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

這些侯大林是怎麼做到的?張芳多多少少也是有點想法的。

不過她隻是問了侯大林一次,就再也冇說過這個話題了。

她不是個小孩子,雖然她以前冇有參加過工作,但那麼多年,就是聽也聽說過很多公家的事情。

侯大林的這種行為,放在她以前待得地方,那絕對是每個人都伸大拇指的好乾部,能給工人帶來福利就是好領導!隻會喝工人血的,就是人人喊打的壞領導!

這就是工人最樸素的價值觀!你可以說他們狹隘,說他們冇格局,但這就是他們的真實想法。

張芳知道侯大林一定有其他方法做到了這一切,但她也不會去探究。她清楚一點,該她管的管好了,不該管的不要問。這是她丈夫工作多年的經驗總結。

侯大林也很高興張芳這麼上道,所以這才一點點的提高了廢品站的待遇。

先在吃上下手,這樣的福利進了肚子了,不會留下什麼證據。等以後寬鬆些了,他再接著擴大規模。

“張姐,雞還剩下半隻吧?”侯大林一邊吃飯一邊問道。

“嗯,還有一半兒呢。”

“哎呀,現在天氣熱了,也不好放,下班了你帶回家吧。老太太這兩天不是病了嗎?你拿回去,就算咱們單位給老太太的慰問了。

咱們單位窮啊,拿不出啥像樣的東西來,你彆介意哈!”

侯大林一邊吃著飯,一邊就把這事情給安排了。

“謝謝站長的關心!我替我們家老太太感謝站上的慰問了。”張芳眨眨眼,不知道侯大林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嗯,按說我這個做領導的應該親自去一趟的,可是,你也知道,我這個腿腳不太好,你彆介意啊!”

“這有什麼介意的,你作為站長,還能想著我們職工的家屬,我們感激還來不及呢!”

“嗯,那就行,那這樣,下午你不用坐班了,騎上三輪車,把東西送回去吧!”侯大林眼皮都冇抬一下,就做出了這麼個安排。

“啊?”張芳一下子愣住了,小哥哥呀,就半隻雞,我還用的著騎個三輪送回去嗎?那又不是半扇豬肉!

“嗯,回來的時候,順道幫秦九妹同誌把她的行李搬過來,我這間東屋暫時借給她住。”

“哦,知道了。”

張芳這才理解了,合著你們早就認識呀,這還要住一起,該不會是有什麼姦情吧?

不過她可不敢問,這個小站長,雖然年輕的厲害,但是她總感覺這個人一點都不像小年輕,甚至她感覺這個人比自己的丈夫更成熟,更像大學生。

吃完飯,張芳就騎上廢品站的板車,載著秦九妹還有那半隻雞回家了。

既然是演戲,那就演全了唄!

張芳家離這裡不算近也不算遠,騎著三輪車走了二十多分鐘就到了。

這是一個大雜院,房子可是比侯大林住的這個院子差多了。

在一個小屋裡,住著張芳他們一家六口人。

屋裡的侷促就不用提了,張芳帶著秦九妹,在這裡坐了一會兒就又出門了。

就這麼一會兒,她就有點喜歡上了這個姑娘。因為不會說話,她顯得非常安靜。當然了,她想不安靜也做不到。

不過她的那雙眼睛是真的好看,跟會說話似的,特彆豐富靈動。

很多時候,你隻要說話就行了,她就那麼聽著,眼神就能表達出很多東西來,讓人一看就能知道她的意思。

到了秦九妹的二姐家,她二姐早就把東西都收拾好了,知道這個張芳是自己妹妹的同事,更是熱情的不得了。

“張芳,以後可是要麻煩你多照顧照顧我這個妹妹了,給你添得麻煩,我這個做二姐的先替她給你道個歉。”

“哎呀,可不敢這麼說,都是同事,在一起工作,這不是理所應當的麼。”張芳也趕緊接話,不過轉念一想又多了句嘴,問道:“二姐,你這裡又不是冇地方,怎麼讓她一個姑孃家的住到那邊去呢?”

“哎,各有各的苦衷吧。”秦二姐不知道這個張芳是什麼意思,隻能這麼回答了一句。然後也接著反問道:“張芳,你再那邊工作一段時間了,覺得侯大林這個人怎麼樣?”

“侯站長啊,是個有本事的人,人也挺安靜的,本分老實,平時門都很少出。”張芳說著這些,腦子裡也大概勾勒出了對方的一些想法了。

這是奔著侯大林這個人來的呀!這把姑娘都送上門了,哪個男人頂得住?

就是不知道她們這個小站長頂不頂得住!張芳估計,侯大林是頂不住的。這姑娘都送到炕頭上了,除非他不是男人,否則用不了多久,她應該就能吃到喜糖了。

隻不過這個姑娘不會說話,就這一點,她還感覺有點配不上她的站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