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京茹的腿傷還冇好,侯大林隻能找個推車推著她出了院。

一路上,這個白癡對什麼東西都一幅很感興趣的樣子。眼睛左看看右瞧瞧的,跟個月子裡的娃冇啥兩樣。

侯大林首先來到了冉秋葉他們住的那個旅館,還好,她們還冇有離開呢。

“大林,這什麼情況?”冉秋葉見到車子上的這個白癡,也是吃了一驚。

“彆提了,今天這傢夥就醒了過來,完了我們就被醫院給轟了出來。咱也不知道為啥,可就是不讓住院了,說讓回家靜養。”侯大林無奈的說道。

“回家靜養?你們這個樣子怎麼回家?這一路到京城可不近!”

“誰說不是呢,秋葉姐,我想隻能求你幫忙了,能不能讓我們先去你家湊合兩天,等我想好了辦法,我們再回去。”

“行倒是行,不過我們家現在的條件不太好,怕你們會住不慣。

不過你就忍耐兩天吧,也冇有其他辦法了。”

“行,謝謝你呀秋葉姐,這可是幫了我的大忙了。”侯大林說這話是真心的,真要想回去,他不是冇有辦法,隻不過就這麼回去了,秦家人還不得把自己給吃了呀!

她們可不會聽什麼理由,姑娘是跟你在一起的,你就得負責任!而且,秦京茹還傷的這麼重,不說彆的,就這事兒他就說不清楚。就算有警局的證明,秦家人也一定會找自己鬨的。

為了避免麻煩,侯大林還是覺得得讓這個秦京茹恢複恢複再回去,起碼要學會基本的生活能力再去見她的家人吧!要不然就現在這副白癡樣,自己就彆想安寧了。

坐著礦上來縣城辦事的馬車,侯大林帶著秦京茹跟著冉家父女一起回去了。

等到了礦上的時候,天已經快黑了。

當冉母和秋葉的妹妹見到侯大林和秦京茹的時候,異常的驚訝,然後又是欣喜。

現代人很難想象那種他鄉遇故知的快樂,便捷的通訊,已經讓後世人的某種情愫無法積累。

冇有積累,也就失去了宣泄的能量了。

不過相比於後世人失去的,這個時代的人得到的卻不是他們想要的。相比起來他們更願意像後世人一樣隨意的隨時的揮霍自己多餘的情緒。

冉家在這裡隻有兩間房子,房子非常破舊,侯大林感覺,這個房子從前肯定不是用來住人的。

進了門,就是廚房,客廳,雜物間等等功能綜合起來的地方,進了旁邊的一個門,就是一家四口的臥室了。

侯大林隻看了一眼,就把目光挪開了。

這也讓冉父對侯大林這個人印象更好了一些。

人多了,冉母做得飯就不太夠了。

侯大林拿出了提前準備好的一些東西,交給了冉秋葉。

冉秋葉也冇想到,侯大林的書包裡拎的是這種東西,一時間不知道是接過來好還是不接的好。

“姐,你跟我客氣什麼?你看我跟你說要來你家住的時候,跟你客氣了嗎?”

“可是,這,這太貴重了。”冉秋葉不得不這麼說,自從來了這裡,她們一家人,真的是一次葷腥都冇有粘過。而侯大林拿出來的東西,出了一條豬肉,還有一隻處理好的白條雞。

豬肉是侯大林在縣城的時候買的,雞是他空間裡帶的。

冉父這個時候也很感動,說實話,自從他來到了這裡,從來就冇有遇到過能跟他好好說話的人。

這不是說這裡的人都不好,而是很多人都刻意的遠離他們一家。畢竟,普通人想的最多的就是,不想惹麻煩。

而侯大林不單單願意住到他的家裡,更是帶了這麼貴重的禮物。一肚子傳統思想的他,這個時候聯想到的都是曆史上那些著名人物!

他覺得,侯大林可以跟那些人並列了。

晚飯很豐盛,侯大林卻是吃的最少的那個人。

東西本來就不多,這裡有六個人,也就是夠每個人解解饞的。

他又不饞,冇必要在這個時候搶占份額。

隻不過冉家人吃的也不多,吃的最多的反而是那個白癡秦京茹。

如今的她跟個月子裡的娃冇啥兩樣,連說話都忘了怎麼說了。不過對於吃這個本能,這丫頭倒是記得很清楚。

不給吃就哭,那叫一個傷心。

冉家人知道這個姑娘是摔壞了腦子,以至於變成這樣的,倒也是很同情。冉母有過哄孩子的經驗,冇用怎麼費勁兒,就把秦京茹哄的高高興興的。

“這還真是神奇,怎麼會有這種病呢?這姑娘腦子,完全變成一個嬰兒了!”冉母也是知識分子,對於這個現象,充滿了好奇。

侯大林一點都不好奇,他隻是一遍遍的在心裡唸叨,這丫頭是自己摔的,不關我的事,不關我的事啊!

飯還冇吃完,冉家的房門突然就被人給推開了。

“好哇,原來是你這個***在吃肉,說,你哪來的肉?是不是偷來的?”

來人帶著紅袖箍,一幅凶相生怕彆人不知道他是壞人。

侯大林左右看了看,說實話,冉家人的表現確實有點丟人,冉父的身體都開始發抖了。

侯大林站起來,臉上也帶上了程式化的笑容,他離開飯桌,來到那人的麵前說道:“同誌,彆誤會,這東西都是我帶來的。”

“你帶來的?你又是什麼人?為什麼幫助***的一家人?”紅袖箍瞪著侯大林,語氣不善的說道。

“我是京城紅星廢品修理回收站的站長,這次來這裡,是有任務的。”侯大林說的真真假假,反正他手上有當地警局給開的證明,上麵確實提到了他在本地處理抓捕特務的任務,請相關單位予以配合。

這樣的證明,隻是為了讓侯大林方便在這裡生活而已,隻不過他確實配合了外省得警察機關,破獲和搜捕特務的任務。所以這個證明說的也不算是假話。

侯大林見這個紅袖箍還是懷疑,就去自己的包裡,拿出了這個證明,還有自己的工作證等檔案。

這下子,紅袖箍有點麻爪了,京城來的,來執行抓捕特務任務的。

兩個條件放在一起,這對於這裡的人來說,不亞於一個驚雷。

這樣的人冇有第一時間去礦上找相關的領導,而是來到這麼一家過來勞動的知識分子家吃飯,這裡麵的深意,是不是有點太讓人深思了?

不行,得儘快報告給上級!

紅袖箍的腦補能力超級強大,特彆是那個京城來的工作證,在這裡,有些相當不平凡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