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用多少時間,侯大林就被請到了礦辦。

是真的請來的,過來請的他的人,是這裡礦上的辦公室主任。

礦上的領導知道京城來人了,而且是在他們冇有收到通知的情況下來的。這可把一眾領導給驚了一下子。

這個年月,人們對京城有著一種特殊的感情。而京城下來的乾部,再地上的領導眼裡,那也是不得不重視的存在。

先不管他是什麼領導,自己這邊招待好了是第一位的。

在礦上的辦公室裡,侯大林解釋了一下自己的來曆,又說明瞭一下自己的工作。眾人這才把心頭的石頭放下,隻要不是真的帶著任務來的就行。

按說,侯大林在京城的職務並不高,正相反,他這個八級辦事員,在京城連棵蔥都算不上。

可是在這裡就不同了,這個礦也不是什麼重點工程,隻是當地縣裡創辦的一個小礦場。

而礦長按照當地的級彆,也隻是比侯大林高一級。侯大林突然想到了後世的一個笑話,不到京城不知道官兒多,你在街上扔一塊磚頭,砸中十個人裡,保準有一個是處長。

侯大林的廢品站,在京城就是個牛毛店。可它的級彆,到了地方上,竟然還能算得上一個叫的上號的企業了。

“賈礦長,您彆一口一個站長的叫我了,你這叫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你要是看得起我,喊我大林就行了。”

“欸~侯站長你這說的什麼話?站長就是站長,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賈礦長攤攤手,一幅理所應當的表情。

“嗐,我這個站長,那就是個冒牌的,管的人還冇有咱們這個辦公室裡的人多呢,不算什麼乾部,您還是喊我大林吧,我聽著安心。”

“哈哈哈!”辦公室裡的人都笑了起來。

隨後,侯大林又說了一些京城的趣事,算是拉近了一些眾人的關係。

等聊天聊的差不多了,賈礦長這才問道:“你們這個回收站,主要都收些什麼東西?”

“嗐,啥都收,主要就是一些廠礦企業的報廢設備,廢棄物資什麼的。這些東西收上來,一般都是分類送往各個生產企業,當做生產原料了。

不過我們的業務主要是靠修理,回收廢品物資,是順帶的。”

侯大林不得不吹牛,他總不能告訴人家,他的那個廢品站收的很多都是破書老本舊報紙吧?那也太掉麵子了!

“哦?你們還能修理?主要是修理什麼?”賈礦長一聽這個,也來了興趣。

“什麼都修,單單是今年,我們就修理了各式機床數百台。車輛什麼也不少。”侯大林此時已經進入了商業吹模式,數據儘量往大了吹。

“哇!這麼大的規模呀!可你們就這麼幾個人,忙的過來麼?”賈礦長疑惑道。

“還好了,緊張是緊張了些,但還能應付。主要是我們的人手藝好,乾活快,又有很多專家可以請教,所以目前還能吃得消。”

“侯站長,開始不知道你們是做什麼工作的,可既然話說到這裡了,我們有個不情之請,你能不能抽空幫我們看看設備,您不知道啊,能分到我們這個小礦場來的,就冇有一樣新傢夥式,都是大型礦場淘汰下來的。如今這報廢設備都堆了一大堆了。

賣了吧?心疼。這都是我們好不容易攢起來的。可不賣吧,又冇人會修,我們那個修理工,哎,彆提了!能不把好的修壞我就燒高香了!”

侯大林一聽,還有這好事兒?自己串個門兒,還能拓展新業務了!

“賈礦長,看你這話說的,這算什麼不情之請呀!這不是我們應當應分的事情嗎?

你放心,我們單位就是為你們這樣的企業服務的。在京城也一樣,也有很多像你們這樣不具備維修能力的單位,都是用單位幫忙處理的。”

“真的?那可太好了!你看,你一個京城來的領導,還讓你乾這種活兒,我們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

“這有啥!都是為人民服務嘛,全國一盤棋,到了你們的地頭上,一樣是為人民服務。”侯大林的調門很高,贏得了現成一片恭維之聲。

又過了一會兒,侯大林就被安排到了招待所了。

這個招待所不是礦上的,是縣裡為了方便這個礦區的需要開設的。

不管是誰開的,隻要礦上能安排他住,花錢他都願意啊。冉家實在是不咋好住呀,安排一個秦京茹就夠擠的了,他一個男人,多少都有些不方便了。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侯大林就來到了礦上的設備倉庫。

賈礦長還真冇說錯,這裡堆積的報廢設備實在是太多了。

空壓機,絞盤機什麼的就不說了,單單是風鎬這樣的東西,這裡怕不是得有上百個了?

剩下的還有各種各樣的零碎設備,就連報廢的安全燈,礦燈什麼的,這個礦上都捨不得扔。

侯大林轉了轉,在心裡仔細的盤算了一下,覺得自己應該冇啥大問題。唯一的問題就是,手裡的傢夥式不太齊全。

要說冇有那些東西,侯大林也能弄好了,但這就有點太誇張了,怎麼的也得找來一些必要的裝備掩飾一下纔好。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侯大林算是又的艱苦創業了一次,在賈礦長安排下,好的機床找不來,那就找報廢的,冇人要的。

為了修機床,他又讓人陪著去淘換其他的必要設備,材料。到了後來,他甚至去縣裡的研究所,淘換了一台研究用的電爐來。

侯大林淘來一大堆東西,都安放在了礦上的一個維修車間裡。原本空蕩蕩的地方,生生被侯大林整治成了一個像模像樣的地方。

賈礦長等人也非常驚奇,這京城來的就是不一樣啊,看看人家這能力,學識,工作態度,直接把縣裡分配來的維修員給比到泥裡去了。

縣裡安排過來的幾個維修工,也是一腔的不忿。他們看著這裡的設備越來越多,心裡麵就隻有一個念頭,老子就不信了,這麼多東西你都能修好?修好了就都會用?

都說外來的和尚會唸經,這次倒要看看,這個京城來的維修工到底有多大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