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東方閣何等尊貴的人物?

哪怕真武國的皇帝見了,都要畢恭畢敬的尊一聲“老先生”的人物。Ω

但是如今,卻自稱“老奴”。

難以想象,房間之中被東方閣稱之為小姐的女子,是何等的來曆。

“東方伯伯來了,快進來吧”。房間裡麵傳來了一道溫柔的聲音。

東方閣推開房門。

卻見到,一名二十歲左右的女子,坐在桌前,桌子上麵煮著香茗,整個房間,都瀰漫著一股幽香之氣。

而這名女子,穿著一身雪白色的長裙,將那完美到讓人窒息的身材包裹在其中,她肌膚雪白,臉蛋絕美,如同九天跌落凡塵的仙子。

“老奴見過小姐”!東方閣給這名女子行禮。

薑雨蝶趕緊扶住了東方閣,道,“東方伯伯,在外麵,千萬不要多禮”。

“小姐折煞老奴了,還請小姐以後直呼老奴名字。”東方閣誠惶誠恐的說道。

薑雨蝶道,“東方伯伯,您千萬不要這樣說,您老是看著我長大的,當得起”。

東方閣感慨道,“這一晃多年過去了,小姐也長大成人了”。

薑雨蝶微微一笑,道,“東方伯伯,我來到這真武國也有一段時間了,正打算返回薑家了,你要跟我一塊兒回去嗎?”。

聽到“薑家”二字,東方閣是肅然起敬的。

三千州,隻有一個薑家。

薑家先祖,曾在太古時代鑄封神榜,分封諸神。

這是一個古老到讓四大古皇朝都深深忌憚的勢力,神秘,強大,未知。

為何,拍賣行能夠在三千州開無數的分行?

莫非是因為那些上古勢力的支援嗎?

當然不是,因為,隱藏在最深的勢力,就是這個薑家,太古時代傳承下來的古老勢力。

哪怕如今,在薑家祖地銅雀台那裡,還依稀能夠看到薑家先祖鑄封神榜,分封太古諸神的影像。

“老奴本就是真武國之人,機緣巧合之下,成了老祖的一個藥童,如今老了,落葉歸根,便不再奢求回到薑家”。

東方閣道。

“東方伯伯可不老呢,老祖在煉製“長壽丹”,一枚丹藥,增加八百年壽元,到時候,雨蝶前去向老祖索要一枚,為東方伯伯服用”。

薑雨蝶說道。

東方閣聽了薑雨蝶這一番話十分的感動,他道,“大小姐能夠想到老奴,老奴雖死無悔了,這樣珍貴的長壽丹,大小姐是萬萬不能給老奴的,這若是被族中知道,必然要責備大小姐”。

薑雨蝶不置可否的笑笑,她有自己的想法,冇有在這個問題上麵與東方閣繼續爭論,薑雨蝶笑著問道,“東方伯伯匆匆而來,可是生了什麼事情?”。

“大小姐,你看”。

東方閣將裝有淬體液的瓷瓶交給了薑雨蝶。

薑雨蝶打開之後,看了一眼,露出驚容,然後又聞了一下,道,“這是淬體液,一共十二種靈藥煉製而成,工序極其的複雜,哪怕是我,一時半會也猜不出來這種淬體液的煉製方法”。

東方閣知道薑雨蝶在煉藥上麵的成就是何等的驚人,他道,“連小姐都看不出來煉製手法嗎?看來那小子背後或許真有高人”。

薑雨蝶道,“這是何人的東西?”。

“一名十六七歲的少年,叫做林楓”。東方閣道。

“林楓…,則諸多古老聖地皇朝古老世家並冇有這個姓氏,你派人查探一下他的訊息”。

薑雨蝶道。

“是,老奴現在就去吩咐”。東方閣便退了出去。

“真是有些意思,小小一個真武國,彈丸之地,竟然有人煉製出來了這種透明的淬體液,這可是太古藥方,哪怕在我們太古薑家,這隻有嫡係與高層才能夠接觸到的藥方”。

薑雨蝶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美的讓人窒息,“林楓是吧?你到底是什麼人呢?”。

她喃喃自語。

……

回到青龍學府之後,林楓的日子又變得平淡起來,除了修煉,就是煉繪製靈陣,還有繼續跟著火麒麟學習煉藥。

林楓已經突破到了黃階,中階,初等靈陣師,他便想著前往靈陣殿宇尋找幾種靈陣術修煉一下。

“鎮魂術:黃階,中階,初等靈陣術,修煉成功之後,可震懾鬼魂類怪物”。

“閃電術,黃階,中階,初等靈陣術,修煉成功之後,可凝聚閃電攻擊”。

這靈陣殿宇內存放著十幾種靈陣術,也有一些威力不凡的靈陣術,但是,這些靈陣術,卻並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因為這些靈陣術都隻有介紹,而冇有卷軸。

“靠,卷軸都被這裡的老傢夥們藏起來了嗎?隻留了一部分低等級的靈陣術”。

林楓不由惡狠狠的想到,“詛咒你們的卷軸被蟲子咬爛”。

林楓並不打算去向靈陣殿宇的高層索要這些靈陣術,因為到時候定然會暴露自己的靈陣師水平,或許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一個月後拍賣會要開始了,或許可以在拍賣行搞到一些最頂級的靈陣術”。

林楓不由想到。

拍賣行當然是一個購買靈陣術最好的地方,不光是最頂級的靈陣術,還有各種基礎大陣,這纔是最為關鍵的。

如林楓當初佈置的幾種大陣,保護住了整個墜月城,便是基礎大陣,對於靈陣師而言,這些基礎大陣纔是根本,靈陣術,隻是攻擊手段而已。

翌日,林楓來到了天才營的後山。

這後山有諸多供青龍學府學員修煉的石洞,密室。

其中有一座雷洞,蘊含著恐怖的雷電之力,是淬鍊肉身的最佳修煉地點。

“來者止步,出示腰牌”。

守護雷動的弟子叫做王贇,他攔住了林楓。

林楓將自己的學員令牌交給了王贇。

王贇看了一眼,露出崇敬的神色來,道,“原來是林師弟,還請收好腰牌”。

“有勞師兄了”。林楓將腰牌收起來,抱了抱拳。

“師弟客氣”。王贇也客氣的抱拳說道,他自然是認識林楓的,雖然林楓是新生,但實力卻是有目共睹的,若是重排山河榜,很多人都認為林楓必然是前十的人物。

林楓踏步進入了雷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