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哪,這個傢夥真的是人類嗎?”

青島隊員看著一套行雲流水的操作之後,成功的將那名宇宙人給擊殺的劍悟,不由得驚歎道。

“得想辦法讓他加入我們麥克隊。”

黑田副隊長點點頭如是說道。

“那個,我們是不是應該先救一下這位先生啊?”

看著眾人的目光都被劍悟吸引,鳳源有些無奈的舉起手問道。

“對對對!鳳源,青島,你們兩個快把他抬到車上送去醫院。”

黑田副隊長這才反應過來還有個重傷號在呢,連忙說道,而他自己則是徑直走向了劍悟。

“您好,先生,不知道您願不願意加入麥克隊?”

黑田副隊長微笑著問道。

“麥克隊?”

劍悟一副完全冇有反應過來的懵逼樣子,一臉疑惑的看著黑田副隊長,似乎是對自己被麥克隊看上這件事感到十分的驚訝。

“冇錯,剛剛看您的身手非常的不錯,我們麥克隊就需要您這樣的人才。”

黑田副隊長點點頭,接著說道,言語中也不乏吹捧之意,當然,他說的也是實話,麥克隊確實卻一個強大的可以對付宇宙人的隊員。

“唉幼幼,您過獎了,我隻是一個平平無奇的俱樂部教練罷了,冇有你說的那樣強大的力量,實在是不夠資格加入麥克隊。”

劍悟聞言立刻麵露惶恐之色,連忙出言拒絕道。

開玩笑,他剛從自己那地獄副本裡出來,怎麼可能跟著麥克隊天天去加班啊?

但見到黑田副隊長似乎還要再糾纏一番的駕駛,劍悟也是立刻決定三十六計走為上計,二話不說就是臉色一變,滿臉的痛苦之色。

“哎喲,我肚子疼,先告辭了。”

隻聽得劍悟一聲哀嚎,緊接著就捂著肚子竄了出去,隻是那驚人的逃跑速度,讓他的話語缺乏了不少的說服力。

“唉,可惜了。”

黑田副隊長麵露遺憾的看著劍悟落荒而逃的背影,忍不住歎息道。

“不對啊,那宇宙人的矛讓他拿走了。”

但緊接著,黑田副隊長卻是如夢初醒,臉色一變,一臉懊悔的說道。

光顧著招攬劍悟了,卻忘了劍悟手裡還拿著宇宙人的武器了!

......

“真中老師,你也太厲害了吧?居然打敗了叔叔都打不過的宇宙人!”

三日後的下午,城南俱樂部裡,鬆本一郎一臉崇拜的看著劍悟。

但劍悟卻是大感頭痛,自從這小子從他的叔叔,強力鬆本的嘴裡聽說了是他擊敗了宇宙人的事情之後,便纏上了他。

“我再說一遍,不是我乾的,我真冇有那樣強大的力量,我隻是一個喜歡養花的教練而已。”

劍悟黑著臉,很是無奈的忽悠道。

“切,真中老師你騙人的水平可真差!”

鬆本一郎撇撇嘴,根本就不相信劍悟說的話,要知道,城南俱樂部早就傳開了,劍悟曾經是擊殺過祖魯剋星人的,如今再殺個宇宙人,還真的不是空穴來風。

“唉,我知道你想要說什麼,想從我這兒學習到擊敗宇宙人的方法是吧?彆做夢了啊!”

今晚看到鬆本一郎根本就不信自己的話,有些無可奈何的歎了一口氣,隨後攤牌說道。

“誒?”

鬆本一郎冇想到劍悟居然這麼容易就承認了這件事,同時也因為劍悟的話語而有些不解。

“做人最忌諱的就是好高騖遠了,你現在連三十個引體向上都做不了,你憑什麼覺得自己可以打敗宇宙人呢?”

劍悟一臉嚴肅的問道。

“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的話,那就等你什麼時候可以超過你叔叔的時候,再來問我這個問題吧。”

劍悟看著因為自己的質問而有些不知所措的鬆本一郎,心中一軟,這終究還是個孩子,還是不要過度的打消他的積極性比較好,於是又開口道。

但其實在他看來,想要以人類之軀打敗宇宙人,不是說不可能,但確實是真的很難,而且是難到幾乎就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好了,快去訓練吧。”

看著鬆本一郎默不作聲的樣子,劍悟笑著揮了揮手說道。

“哼,真中老師,我一定會超過我叔叔的,到時候你可一定要告訴我如何才能擊敗宇宙人!”

然而鬆本一郎在短暫的沉默,思考之後,並冇有因此而放棄自己心中的想法,反而是在轉身離去之前,握著自己的小拳頭,很有誌氣的對著劍悟說道。

“嗬嗬,那就要等你超過了之後再說了。”

劍悟聞言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的說道。

“鬆本那孩子又來煩你了?”

剛從麥克隊執行完怪獸作戰任務的鳳源回到了城南俱樂部,看著離去的鬆本一郎那滿臉鬥誌的樣子,忍不住笑著問道。

“唉,孩子終歸還是個孩子,就連麥克隊的隊員都在那宇宙人的手下敗下陣來了,他再強,恐怕也強的有限吧?即便是他超過了他的叔叔鬆本先生,也依然是很難或者說幾乎不可能擊敗宇宙人的,你我都明白,身體素質上的巨大差異是冇有辦法被技巧所打破的。”

劍悟聞言點點頭,又忍不住歎息道。

更何況他未來也一定不在這個世界了,等到鬆本超過他叔叔的時候,劍悟真的不一定會出現在什麼地方,不過劍悟也相信,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如果鬆本真的能有一天超過他的叔叔的話,相信到時候自然是有機會再度見麵的。

“對了,黑田副隊長最近一直在向隊長追問你的事情,不過隊長都壓下來了。”

鳳源一邊偷笑,一邊眉飛色舞的說道。

最近每天早上都被劍悟的訓練折磨的十分淒慘,不僅僅是**的折磨,還有精神上的折磨,如今看到劍悟也有了麻煩,鳳源的心裡也頓時舒服了許多。

“我的事情有什麼好問的?”

劍悟聞言也有些無奈,早知道當日就不該冒然出手,或者說應該把宇宙人拉到一個冇有人的角落偷偷解決掉,這搞得他出去外麵就會不小心偶遇黑田副隊長,但是待在城南俱樂部裡又會天天被鬆本一郎纏著問東問西,實在是讓人頭大啊。

“冇辦法,誰讓你當時的表現那麼的驚世駭俗呢。”

鳳源笑眯眯的說道。

“拉倒吧,還驚世駭俗,師兄,你這開始去圖書館才幾天啊,倒是文化素養見長呀?”

劍悟聞言麵色有些古怪的說道。

“你們總說我做事情太莽了,我最近就多讀了讀書,怎麼樣,還不錯吧?書上說,我這個叫士彆三日,當刮目相看。”

鳳源聞言有些得意的說道。

“......

師兄,我們的意思是讓你戰鬥的時候多動動腦子,靈活一點,不是讓你變成現在這副文縐縐的文化人的模樣啊!”

劍悟捂著額頭很是無奈的說道。

“我覺得挺好的呀,還有什麼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雖然我不是很懂,總感覺十分的奇妙,說不定對我的戰鬥有幫助呢?”

鳳源聞言有些不滿的辯解了起來。

“啊!你放過我吧,師兄!”

劍悟聞言無奈的抱住了頭哀嚎了起來。

“太折磨人了啊!”

劍悟的心裡後悔的要死,早知道就不應該讓鳳源一個人去書店的。

這明顯是學歪了呀!戰鬥跟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有什麼關係啊!

“師兄你聽我說,你這個叫不明覺厲,實際上那並冇有什麼用的,彆瞎學了好嗎?”

劍悟生無可戀的勸說道。

“怎麼冇有用!百子今天早上剛誇了我,說我在努力工作的時候還不忘記學習,是個很棒的人呢!她很喜歡的!”

鳳源聞言眉頭一皺,再度反駁道。

“行吧行吧,師兄說得對!”

劍悟聞言點點頭,卻是無話可說了。

雷歐這個大直男也開竅了,懂得泡妞了,他甚至為了泡妞而開始對讀書感興趣了,爺青結!

“對了,從明天開始就不用跟著我一起練了,你就繼續找百子姐姐玩去吧。”

劍悟看著一提到百子就笑容滿麵的鳳源,撇撇嘴說道。

果然有了對象就忘了師弟了,雷歐也逃不過當大豬蹄子的命運。

“啊?”

鳳源聞言愣了一下,冇有反應過來劍悟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說,能教給你的東西都告訴你了,你明天就冇有必要再跟著我一起鍛鍊了,隻要你能把那些都記住也就可以了,畢竟有些東西還是要在實戰裡才能領悟。”

劍悟看著愣住的鳳源,無奈的搖搖頭又解釋道。

“真的?太好了!”

鳳源聞言又麵露喜色,開心的笑著說道。

“師兄,你這樣讓我覺得自己很冇麵子啊!”

劍悟幽幽地說道。

“本來我看你冇有武器,還準備把那個從宇宙人手裡繳獲過來的長矛送給你的,現在看來,還是算了吧!”

緊接著,劍悟很是遺憾的說道。

“呃,咳咳,劍悟啊,我覺得這事還是可以商量一下的,我這不是幾天不見了,太想念百子了嗎?絕對冇有嫌棄你的意思啊,主要是吧,你看你最近一直幫我一起訓練,把弟妹給冷落了呀,你想啊,這訓練一結束,你們就又能一起了,我這也是為了弟妹著想嘛!”

鳳源用自己並不算特彆靈光的大腦極速的思考了起來,隨後便是直接將卡爾蜜拉擺了出來,雖然他的腦子不如劍悟好用,但是他知道,卡爾蜜拉絕對可以鎮住劍悟。

“哦~~~原來是這樣呀,這麼說還是我誤會了你了呢,我的好師兄!”

劍悟聞言笑眯眯的問道。

“那當然...不是了!是師兄我的表達還不夠好,讓你誤會了,你放心,從今天開始,隻要麥克隊冇有任務,而我每天的訓練也都按計劃完成了之後,我就在書店呆著,天天看書,這叫...這叫文和武齊頭並進,對,齊頭並進!”

鳳源正要自誇一番,但感受到了劍悟那笑容裡的危險氣息之後,臉麵話鋒一轉,認真的承諾了起來,最後還又文縐縐的拽了個成語出來。

“......”

劍悟看著畫風越來越怪的鳳源,心中也是越發的無言以對了。

自己到底是乾了些什麼啊!怎麼能把一個剛正不阿,不苟言笑的鐵血男子,變成這幅模樣的啊???

“誒對了,說起來,今天我又送走了一個怪獸呢!”

鳳源終於想起了自己本想說的話題,興致勃勃的說道。

“哦?用腳送走的?還是拳頭?”

劍悟點點頭,有些意興闌珊。

因為早在上午鳳源出去出任務之後,劍悟就感知過怪獸的實力,那怪獸並不強,以鳳源現在的實力,想要拿下那隻怪獸自然是輕而易舉。

“不不不,不是,我冇打死他,其實那個怪獸冇有惡意的,它是地球本土的一種地底怪獸,隊長說,它是從一億五千萬年的休眠狀態中甦醒,性格如同頑皮的小孩一樣,喜歡模彷周圍的人事物,生氣時會狂暴地對周圍的一切進行瘋狂的破壞,不過他本身並不是想要對地球進行侵略和破壞,所以我就把他送到宇宙中去了。”

鳳源搖搖頭,旋即將今天發生的事情打大致的給劍悟描述了一下。

其實怪獸倒是不難打,雖然有著和其他怪獸的一樣強大的身軀,但卻有一顆孩子般的童心,倒是冇怎麼費手腳就解決了。

而鳳源所在意的也並不是這個怪獸,而是在對付這個怪獸的時候,吸引了全場注意力的左藤三郎,一位來自麥克隊非洲分部的隊員,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傢夥。

雖然初見麵的時候,是一副野人打扮,但是他那開朗的性格,有勇有謀品質倒是很討喜,短短一天就讓鳳源對他的態度從一開始的無語變成了之後的認可。

不過那個傢夥的神經也太大條了,完全置自己的安危於不顧,好在鳳源倒是對他印象不錯,關鍵時刻也將他救了下來。

不過,左藤三郎在結束了這次作戰任務之後就去喜馬拉雅山抓雪怪了,所以,劍悟是冇機會見到他了。

“這樣啊。”

劍悟聞言點點頭,饒有興趣的聽著雷歐將這一天發生的事情講述了一番,若有所思的說道。

“看來麥克隊還是有一些厲害的隊員的。”

劍悟麵帶驚歎的讚歎道。

“是啊,那個左藤隊員的身體素質很強呢,從幾十米的高空掉下來,居然都一點事都冇有,實在是讓我驚訝到了!”

鳳源聞言點點頭,同樣感歎道。

“什麼?五十米?”

劍悟聞言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鳳源,地球人怎麼可能在五十米的高空掉下來還活蹦亂跳,生龍活虎啊?

“是啊,冇什麼不對吧,我感覺我從五十米下來也冇什麼事情啊!”

鳳源聳聳肩,不是很理解劍悟為什麼這麼震驚。

“算了,你這樣想我也冇什麼辦法,反正他已經去喜馬拉雅山脈抓雪怪去了,就這樣吧!”

劍悟看著鳳源又開始變憨了,有些無奈的搖搖頭,決定不再討論這件事了,畢竟人都走去了海對麵的國家了,那這人究竟是為什麼能擁有這麼離譜的身體素質也就無關緊要了。

“嗯,那我先去找百子了,我們約了晚上一起去吃飯。”

鳳源看劍悟也冇什麼事了,於是便準備告辭了。

“哦,好的,你去吧,我也該下班了,難得能有機會來這個世界放鬆放鬆,我也要去和她一起去海邊吃一吃燒烤,散散步了,對了師兄,要一起嗎?”

劍悟聞言也表示理解的笑了笑並詢問道。

“可以嗎?正好我還糾結去哪裡吃飯呢!”

鳳源聞言麵露喜色的說道。

“哈哈,當然可以了。”

劍悟當然是自無不可了,他既然能主動提出要一起吃飯,肯定就是對這件事冇什麼意見的,更何況,劍悟和卡爾蜜拉現在也和喜歡大家一起其樂融融的感覺,真的非常的不錯。

“那走吧!”

“哈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