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早上,雷生生的二姐安奈不住了。得知自己的弟弟和美琳同床共枕一月有餘兩人還冇有圓房心裡也是十分的不痛快。等到吃完早飯雷生生和他二姐夫一起出了門,二姐就來到廚房幫美琳一起洗洗涮涮碗筷,美琳在一旁開始洗著一堆的衣服。美琳美琳覺得奇怪心裡想:今天二姐怎麼會進來廚房幫我刷鍋洗碗筷呢!

正在美琳感到疑惑的時候,二姐開口說道:美琳!看著你和雷生生現在正處於熱戀的時候,你兩感情挺好,不像我和你姐夫,這麼多天也冇見你兩拌過嘴。美琳不好意思的笑著說:還好吧!二姐接著又說:看你兩感情這麼好又住在一起這麼久是不是已經圓房了。美琳忙解釋道:還冇!我們還冇有結婚呢!

二姐:那肯定是你還不夠愛雷生生,如果夠愛的話你就不會在意你兩有冇有結婚了。

美琳在一旁說:不是這樣的。

二姐:以前我和你姐夫在一起冇結婚就懷上了你大外甥後來生完你大外甥才結婚的。我們同樣都是女人我理解!所以你至今都還冇和雷生生圓房那隻能說明你不是那麼的愛他。

美琳聽了二姐的話感覺她說的似乎也有些道理。單純的美琳自己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愛雷生生了。晚上燈已熄滅美琳和雷生生一起在床上躺著,雷生生髮現美琳似乎有了些變化,他下意識的伸手去將美琳抱在懷裡,這一次美琳居然冇有推開他。於是他接著就開始試著去親吻美琳,他發現這次美琳居然冇有推開他,反而還有些配合他。他驚喜好奇的問:你願意和我圓房了?美琳點點頭害羞的回答:嗯!

這麼多天以來雷生生從未見過美琳如此的嬌柔可人,兩人就這樣開始圓房了。突然晴空萬裡的天空開始雷鳴閃電接著就狂風暴雨交加。雷鳴聲一聲接著一聲的哄響讓美琳有些害怕緊張,緊接著伴隨著雷鳴聲的閃電透過窗戶的玻璃可以清楚的看到屋外樓下開滿紅色石榴花的石榴樹。或許是因為看到了窗戶外滿樹的石榴花美琳纔會冇那麼害怕緊張。於是忍受著疼痛與雷生生在一場雷鳴閃電狂風暴雨的晚上兩人成為了彆人眼中真正的小兩口兒。

從那以後美琳的日子就開始一天比一天的不那麼好過了。二姐開始用各種方式去為難美琳,生活中的芝麻小事兒美琳雖然不放在心上,但是卻在今後她的婚姻生活裡造成了毀滅性的傷害。二姐總是在雷生生家裡人麵前一邊說著美琳就是一箇中看不中用的女人,另一邊卻安排美琳每天都乾不完的活,就連她晚上給孩子洗澡盆裡的水都不倒放在床麵前留著給孩子起夜撒尿用,第二天早上都留著讓美琳去倒掉。並且二姐說幫助雷生生代收泡沫紙箱讓他租一間倉庫,等她收完記好賬再讓美琳自己收拾好騎著三輪車拉去倉庫整理。

這樣一來美琳每天不僅僅要幫她打理好所有的家務活,而且還要整理好自己的廠庫,泡沫堆滿了雷生生下午回來早的時候就和美琳一起升火將泡沫融化成結實的塊狀,五十斤一大堆的泡沫熬成膠也就一小塊。以前美琳在她小姨家也熬過泡沫所以這些對她來說都是輕車熟路。

不管二姐如何刁難美琳都冇有和她起過爭執,因為美琳把她當成了自己的親姐姐一樣看待,多乾點活也冇啥,為了以後能和雷生生一起過好點多吃點苦她心裡也是甜的。

後來,美琳的小姨給美琳通話問美琳的情況,美琳把自己和雷生生圓房的事情告訴了小姨,小姨聽完懵了,她冇想到美琳會這麼快就和雷生生圓房了。一些關於圓房的事情以前她也冇有和美琳講過,而美琳的媽媽覺得美琳還小不能這麼早就講給她聽,怕她懂的太早不好。誰知美琳不在她們身邊儘會發生如此大的變化。著急的問美琳例假有冇有來,美琳算算時間已經有一個多週期冇來了。在小姨的指導下美琳去到了藥店買來了測試懷孕的試紙,測試之後美琳驚呆了懷孕了。

於是美琳把這個結果告訴了小姨,小姨不敢相信是真的讓美琳買來剩下多餘的試紙多試幾次結果都一樣。這個訊息告訴張玥英後,驚慌失措的張玥英下了一個狠心的決定,因為美琳太小,又是瞞著陽木春將美琳放出去的,現在美琳居然還壞孕了,這件事情等陽木春回來她冇辦法給陽木春交代。於是讓美琳把孩子打掉。美琳第一次有了孩子,對於這個孩子突然的到來她也冇有心理準備,根本不明白孩子的意義。但是她冇有自己做決定,她想征求雷生生的意見。

於是她把張玥英讓她把孩子打掉的事情告訴了雷生生,雷生生居然也冇有要孩子的意思,對美琳說:打掉就打掉嘍,還能怎麼辦。

美琳聽到雷生生的話頓時感覺自己的這個孩子已經無望了,自己媽媽讓自己打掉,連這孩子的父親也不想要這個孩子,自己也冇了主張,雷生生的二姐說才一個多月還不能打,要等到滿兩個月的時候醫生纔會給打胎。見到所有的親人都支援打胎美琳更加冇有了想要留下肚子裡孩子的勇氣。

後來美琳懷著孩子也冇有人多關心她一點,雷生生也冇有因為美琳懷著孩子而多關心一下,每天還是和平常一樣的乾活,美琳每次在電話裡都跟家裡小姨她們說自己挺好的。直到害喜美琳還和雷生生一起在小雨中熬著泡沫乾著活。絲毫都冇有叫過苦。滿兩個月的時候去醫院醫生給開了打胎藥拿回去在家吃,回到家在雷生生二姐的指導下將他們的第一個孩子打掉了!以後近一個月二姐冇有然後美琳乾活,碰冷水。這一個月竟成了美琳和雷生生在一起後最輕鬆的日子。

隻是後來雷生生的二姐她越來越過分,看美琳老實,不管她怎麼說怎麼為難,美琳都冇反駁生氣而且還就那麼默默的承受了。這反倒讓讓二姐坐不住了,又是一個早上,美琳在廚房裡收拾著,雷生生二姐又來到了廚房找美琳聊天,說什麼紅顏薄命之類的話,還提到當初她是如何將他長的好看的姐夫從另外一個張的貌美如花的女孩子手中給搶過來的。

二姐說:當初我和你姐夫在廣東打工的時候,那時你姐夫正在和另外一個女孩子談戀愛,而且他們還同居了。我自知自己長的不好看相貌次不上那個女孩子,但我也喜歡你姐夫,就和他兩成為了朋友,整天在他們兩之間傳話,一直把他們兩個給拆散你姐夫就是我的了,

單純的美琳聽了很驚訝問:你又是怎麼傳話把能把她們給拆散的呢?

二姐:我就整天在他們兩之間相互傳話給他們製造矛盾,時間久了他們自然矛盾就多瞭然後就分手了,我對你姐夫好,你姐夫自然就願意相信我長的不好看,但是比她那個長的好看的女朋友對他要好,要真心,而且還能乾所以最後就跟我在一起了。

美琳聽完以後突然感覺二姐總是在家裡人還有姐夫和雷生生麵前說自己壞話是有目的,難不成是自己威脅到她了嗎?但是自己並冇有在他們麵前出風頭呀。從那以後二姐再當著美琳的麵說美琳這不行那不行的,美琳就開始放在心上了。她發現雷生生也開始慢慢的相信他二姐的話了。而美琳並不善言辭不知道該如何讓雷生生相信自己不影響彼此的感情。大家都在一起吃晚飯,雷生生二姐又開始挖個了坑讓單純的美琳跳,笑著說:美琳!今天你乾了那麼多活兒也累了等下吃完飯碗你就放那裡我來洗!美琳聽完以後覺得二姐今天對自己這麼好,這麼體諒自己就說:好!那我等下吃完飯收拾一下就上樓休息了。果然這個美琳又掉到了坑裡了。美琳話音剛落雷生生的二姐就開始數落美琳了。說:你乾這點活就覺得累,那我每天帶著三個孩子還要照顧店裡的生意是怎麼過來的?美琳聽話不對,趕快吃完碗裡的飯就放下碗上樓去了。

雷生生見美琳這麼快就上樓了,也知道自己的二姐在挖坑讓美琳跳,以為美琳生氣了放下碗也趕緊回去屋裡看美琳了。回到屋裡雷生生說了自己二姐一大堆的不是,

雷生生說:二姐她總說她自己有多能乾,以前你冇來的時候床單被罩一年也冇見她換過幾次,自從你來了以後她幾天就換一次。美琳聽了很驚訝的表情看著雷生生。雷生生接著說:她不講道理的,冇事就把姐夫給罵個死。看她每天也很累姐夫都懶得和她計較。要是姐夫哪天忍不住想打她我都支援姐夫,你不要理她。

離開家裡那麼久美琳突然感覺到想家了。緩緩的跟雷生生說:我想家了,我想回家。雷生生聽到美琳說想回家害怕急了,以為美琳因為二姐的事情要離開他不願意跟他在一起了,於是他做了個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