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琳和弟弟陽興帶著欣兒一起回到孃家後就在孃家住下了,陽興白天跟著陽木春一起出門做事情,早出晚歸,晚上陽興就去大舅家休息了。早晨天還未亮公雞打鳴的時候美琳就把欣兒抱起床來起夜,村子裡的公雞跟約好了似的,一聲落間隔著不遠處又來一聲起輪流相互打著鳴,還隻會說一兩個簡單的字欣兒也跟隨著雞鳴聲有節奏的嚇的亂叫著往美琳的懷裡躲著然後嚎啕大哭不敢起夜,聽不見雞鳴聲了就不哭也不躲了,模樣甚是可愛伶俐,惹的美琳和張玥英哈哈大笑。欣兒的到來也給張玥英和陽木春兩人帶來了不少的歡樂。隨著欣兒的哭聲響亮著整個早晨的安寧,大家也就慢慢的逐漸的起了床。雖然美琳還生著雷生生的氣,但是她和張玥英也都希望自己能和雷生生一起好好過下,但是天長地久的隻靠自己一個人的包容理解和隱忍就這麼稀裡糊塗的和雷生生一起過下去美琳怕也是過不好,於是她和張玥英就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美琳夢中花玥婆婆說的那顆神樹身上了。

美琳好不容回孃家一次,這一天剛好是開集市,張玥英的弟弟妹妹也都在集市上賣自家的貨物,張玥英就帶著美琳抱著欣兒一起去祭拜神樹,祭拜完神樹後美琳想轉過身從張玥英懷裡抱過欣兒也一起拜拜卻不曾想,美琳的腳踩在了隱藏在樹葉底下一個大片比較尖銳的碎玻璃酒瓶上穿透了鞋子刺進了美琳的腳底中心處,被刺透後美琳拔出腳底的碎玻璃瓶鮮血淋漓的往外湧,美琳不慌不忙也不驚的依然抱過張玥英懷中的誠心的去拜了拜神樹。

美琳心裡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這會不會是神樹對自己的提示,要發生什麼嗎?張玥英見美琳的腳流出來那麼多鮮血心疼的從美琳懷中接過了欣兒,一隻手牢牢抱著欣兒一隻手扶著自己的女兒去到一旁做下,美琳把自己的鞋子脫掉將血止住,張玥英抱著欣兒讓美琳待在原地休息和小外女兒一起去大概半裡路的集市上給美琳從新買一雙平底好走路的鞋子,將欣兒放在美琳的二姨處照看,剛好美琳的姨妹在集市上給爸媽幫忙打理生意,得知美琳的腳受傷不能走路,姨妹也跟著張玥英一起來到了美琳的身邊,美琳穿上了新的鞋子在張玥英和姨妹的攙扶下離開了神樹,坐車回到了張玥英的家裡。

美琳回到家後張玥英就讓美琳在床上休息,不能下床走動,讓美琳奇怪的是,平日裡手哪裡碰破了塊皮就能痛好幾天,為何腳被紮破了那麼深還出了那麼多血居然一點都感覺不到痛呢,帶著心中的疑慮美琳依舊聽話在床上休息,過了冇幾天傷口也完全癒合了,甚至連個疤痕都冇有留下,彷彿從來就冇有受過傷一樣。美琳心裡想莫不是神樹保佑我纔好的這麼快的。

過了幾日的一個大清早,天剛剛有些亮,美琳的姥爺起床去稻場的柴躲上弄柴火回家做早飯,遠遠的看著稻場的大磨盤上蹲著一個人,於是姥爺就走上前去看看這是誰一大早的就蹲在了磨盤上。等姥爺走近一看原來是雷生生,便驚訝的大聲喊道:外甥女婿你怎麼來了在這裡蹲著不進屋?雷生生說:我昨晚半夜走到的,來了以後剛進村子烏漆嘛黑就被狗給咬了,所以就隻能在這裡蹲著等天亮了。美琳姥爺聽到雷生生說自己被狗咬了,心裡想村子裡冇有幾戶人家肯定是自己家的狗咬的,便趕緊去扶雷生生起來,喊著美琳和張玥英趕緊起床出屋去,雷生生來了還被狗給咬。

美琳和張玥英聽到後趕緊起床了,見到雷生生如此狼狽,美琳心裡有些心疼,但是氣始終還是冇有消,讓雷生生先在屋門口坐一會兒張玥英忙活著做早飯吃完早飯後讓陽木春帶著雷生生去打狂犬疫苗,雷生生說冇事不用自己回去再打。他是來接美琳母女回江西的,美琳聽他說是來接自己回去的突然心裡卻蒙生了氣憤不想跟他回去。後來在美琳家姥姥鄰居還有張玥英的勸說下,美琳才肯願意答應跟著雷生生一起回去,這次回去陽木春說話了:這次回去你兩得把結婚證給辦了,孩子兩個了都你兩不能老是像現在這樣了,鬨來鬨去氣死人。

雷生生冇有推辭的答應了和美琳一起回去老家拿戶口本辦結婚證。結婚證辦完後美琳母女就跟著雷生生一起回到了江西。

回去江西後雷生生又開始肆無忌憚找美琳的事情說:哼,你爸非要我和你辦結婚證,有結婚證又能怎樣?美琳聽他又開始找茬便冇有過多的理會他和他爭辯。暑假雷瑛愷也放假在家,中午吃完飯美琳哄著欣兒一起在睡午覺。雷生生和雷瑛愷在旁邊看電視,美琳睡覺偶爾會有夢魘的習慣,雷生生也知道夢魘如果超過一定的時間不醒就永遠都醒不過來。在迷迷糊糊的睡夢中美琳的夢魘又犯了,平日犯夢魘的時候雷生生很少在,剛開始的時候聽到美琳的夢魘掙紮聲雷生生在旁邊會叫醒美琳,要不晚上雷生生睡著了美琳夢魘掙紮他冇聽到,以前美琳在家的時候都是自己的爸媽弟妹聽到後叫醒,隻從和雷生生一起以後,美琳都是自己奮力掙紮讓夢中幻境中的自己認清楚身邊的東西什麼是真實的什麼是虛幻的,然後堅定自己的意誌努力讓自己的身體聽自己神識意誌的召喚然後讓身體和神識意誌一起恢複正常。靠自己恢複正常是很吃力很累的,但是如果自己不堅持不努力不掙紮的讓自己醒過來的話就真的會死。

因為美琳小時候董家家族裡有一位叔叔就取了一個年輕漂亮的媳婦兒,董家媳婦兒也是從小就有夢魘之證,在家的時候也是經常依賴爸媽叫醒才平安無事,嫁給董家後董家媳婦的父母也特地交代過董家在她夢魘之時要及時叫醒她,董家覺得這個小毛病冇事,自己回及時叫醒的。可是後來有一天董家人因為出門做工,而董家兒媳婦的婆婆因親戚家喜事得前去送禮,想著很快回來就留董家媳婦一個人在家,董家媳婦上午還去集市上給自己買了一件新衣服,中午吃完午飯後就一個人坐在客廳的椅子上看電視,等到晚上董家婆婆走親戚回家發現電視開著兒媳婦睡著了一動也不動,怎麼叫都叫不醒才知道出大事了。從此一個年紀輕輕剛剛嫁入婆家還冇有留下一兒半女的新媳婦兒就那樣去了。

從那以後美琳漸漸長大,夢魘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也找上了美琳,美琳牢記爸媽的話夢魘了一定要醒不醒會死,所以她不敢疏忽,冇有人叫醒她,夢中的她雖然是在夢中,但她的神識是清醒的,有時候她的夢境中會出現她掙紮醒過來的畫麵來擾亂她的意識,讓夢中的她誤以為自己是真的醒著,可是美琳的警覺有時候會很快發現那依然是夢境。

這次夢魘中美琳雖然動不了但是神識還是有些清醒,她很想讓自己的丈夫叫醒自己,可是當她聽到了自己的兒子在問自己的丈夫說:爸爸?媽媽怎麼了?雷生生卻對兒子說:你媽媽冇事!彆管她!,來!好好看電視。

就這樣夢魘中的美琳知道自己的丈夫想要看著自己去死,便不想隨了他的意,痛苦的掙紮了半天終於醒了過來,看著旁邊抱著兒子看電視的丈夫美琳一句話也冇說。

但心裡從此明瞭這個睡在自己身邊幾年的丈夫真的是想讓自己去死。如果他不知道夢魘的嚴重也就算了,可他明明都知道,還曾經當著自己的麵和雷家人一起調侃過自己的夢魘是會死人的事情的,如今居然會對自己見死不救,以後自己還能依靠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