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美琳並未意識到B超醫師交代話中的嚴重性,伴隨著肚子的疼痛美琳突然感覺到有大量的血噴了出來,於是就連忙跑進了衛生間內蹲了幾分鐘後發現噴血的跡象並未減少,還在不斷的間隔的往外噴,這時美琳才意識到這是小時候她在家的時候,二姨在生孩子的時候也遇到過類似的情況,雖然冇有自己的嚴重但當時自己就在旁邊,聽見過張玥英說女人生孩子大出血會要命的,後就匆匆忙忙帶著二姨去了醫院。又想到之前B超醫師的話美琳可以確定自己這就是大出血,於是美琳冷靜的起了身,穿好了衣服,走出了衛生間,血濕透了厚厚的衣服,美琳內心卻很慶幸自己今天穿的是一身黑色的衣服,不然自己這回可是要丟人丟到家了。

她和雷生生一起來的醫院,也從未想過會有這麼棘手的事情會發生,所以她什麼準備,突發這樣子的情況她還天真的想著下樓去車裡找雷生生,讓雷生生幫她去賣些紙巾再回家去給自己取乾淨的衣服啥的,於是她就先去按了電梯準備下樓去,誰不知電梯停在了十幾樓就是不肯下來,直到美琳發現自己已經冇有了力氣她才意思到不能再下去找雷生生了,想到以前被自己殺死的母雞,就是因為出血過多纔沒有力氣跑然後慢慢的死去的。於是她意識到了自己出血的嚴重性,便放棄了下樓去尋找雷生生想法,緩慢的走到了護士台,告訴護士自己大出血需要馬上手術,護士們見美琳如此虛弱便慌忙的整個護士台都迅速的忙了起來,護士詢問美琳的家人後,美琳告訴她自己是和丈夫一起來的,自己的丈夫就在樓下。護士說在樓下不行,得把他的電話號碼寫下來我們給他打電話,於是美琳就把雷生生的電話寫了下來。

另一邊護士準備好了營養針,手術醫師也準備好了工作,詢問美琳的情況後讓護士端來白開水讓美琳把最後一天的打胎藥服下。美琳換好了手術室旁邊鞋子,便進了手術室醫師就給她紮上了營養針,做手術的過程中因為劇烈的疼痛使美琳失去了理智的嚎叫著,讓醫師無法好好的進行手術,醫師嚴厲的告訴美琳要堅強的忍著已經大出血了是要出人命的。美琳聽了以後疼痛也使她清醒,便不再嚎叫,腦袋裡一閃而過自己的過往,覺得如果自己就這樣死了那自己豈不是很虧,從小到大從自己記事起就冇有真正過上過什麼好日子,在孃家是,在夫家也是,自己的隱忍都隻是為了能好好的過日子,如果今天要是自己就這麼躺在這裡了,身邊連個親人都冇有,那豈不是淒慘悲涼的很,不,我不能就這麼死了,我要活著。於是美琳告訴醫師說:好!我乖乖聽話忍著著!

就這樣美琳忍了不知多久,醫師終於停了下來,然後放美琳一個人在手術室的手術檯上等待雷生生的到來,可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久久不見雷生生的出現,護士來手術室問美琳:你丈夫不是就在樓下嗎怎麼這麼久過去了還冇有到呀?美琳說:不清楚,你們打電話給他了嗎?護士說:我們已經給他打好幾個電話了。他都說來了,可是就是不見他人。又過去了十幾分鐘,美琳感覺自己的血還是冇有很好的止住,便叫來醫師再幫自己檢查一下,後經過了第二次手術,第二次手術時醫師也有些束手無策,找不清楚大量出血的原因,後想到有可能和子宮收縮有關,於是便告訴美琳原因,需拿藥物直接注射到子宮口處會很疼,讓美琳千萬忍住。

在忍受著劇烈的疼痛中美琳心裡發生了變化,有一種信念支撐著她一聲不吭,想著這次如果自己大難不死便會選擇和雷生生離婚,如果自己真就這麼死了孩子肯定是冇有了媽媽的照顧,依然還是會漸漸長大,如果自己還活著就當自己這次已經死了,拋開所有的包袱然後為自己好好的活一回。又想到離婚雷生生必定捨不得把家產分給自己,而他家的那些個是非多的雷家人更不是什麼良善之輩,與其到時候為家產大鬨不可開交不如自己主動放棄家產好聚好散,而雷生生之前就有為為結婚證的事情跟自己有事冇事的找茬,他心裡肯定是有其他的打算,不然夫妻之間已經有了兩個孩子隻是為了個結婚證而如此心懷不軌,幾乎還為了此事對自己幾次三番的動了見死不救讓自己自生自滅的念頭,更何況他也早已經有了婚外情的事實。若是自己執意要跟他分割家產那最後也隻能是鬨到法院,夫妻一場還有兩個孩子的份上為了家產而鬨上法院對孩子也是一種傷害。不如就把家產都留給他,冇有錢孩子跟著自己也會受苦受罪不如把孩子也都留給他,他手裡有錢孩子總歸是他親生的,他也應該不會苛待自己的孩子。

就這樣美琳做完了第二次手術,躺在手術檯上的她,臉上多了幾分從容和平靜,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痛苦,過了一會兒雷生生也終於趕到了手術室,美琳見到他後的淡定和從容完全冇讓雷生生感覺到她剛剛是怎麼經曆過一場生死博弈的。

美琳微笑著問他:不是在樓下等著我的嗎?怎麼這麼久?雷生生說:接到醫院電話後去銀行取款機取錢要排隊,所以才排了這麼久。

美琳心裡清楚,又不是什麼節假日,銀行取款機哪有他說的需要排隊排那麼久,無論怎樣自己這下子感覺自己已經死不了了。這就是命運的安排,受的這場罪就隻是為了讓自己清醒已經到了自己要離開雷生生的時候了,從夢裡的婆婆第一次出現開始,自己和雷生生的命運就早已經註定好了,加上美琳之前去神樹祭拜時傷了腳脫了舊鞋換新鞋,傷口癒合無疤痕來看那都隻是神樹對她的一種啟示。神樹對她的命運也無力改變,隻能做出指引。

即便美琳再怎麼努力,再怎麼想要挽留住她和雷生生的夫妻緣分到最後隻能是像現在這樣遍體鱗傷,隻有死才能解決。可是死很容易,但是自己卻不甘心就這麼的去死,一定要活下去找到這一切的根源。為什麼自己會有這樣子的命運和經曆,夢境到底是什麼?為何會以這種方式出現在自己的世界裡?。同時美琳也清楚的明白她和雷生生之間的種種冇有對錯,隻是緣分已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