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後不久美琳在夢中誤闖入了一片禁地,那裡與海有關聯,似山洞彷彿又不是山洞,而是另外一個世界,美琳在裡麵迷迷糊糊的看不太清除周圍的環境,但似乎又能看得清楚。冇有正常世界白晝的光明,也冇有正常世界的黑暗,又不似正常世界的月光般皎潔的光明,其中光比較溫和,能見度低且均勻又比較朦朧。此時的美琳身著調皮簡潔的古人裝扮,斜挎著一口袋,手中拿著類似彈弓一樣的工具,四處仔細看了一下在一處類似縫隙的地方透露著一絲光,在這透著一絲光的地方美琳想用自己手中的彈弓打開它,看看自己的位置究竟是在海中還是在山中,突然出現在美琳眼前的一幕是透過這一絲光飛出來了一位穿著淡淡黃色飄飄仙衣手擰著花籃美麗仙子。美琳心中肯定這突然出現的仙子是從外麵世界特地趕回來的。因為這位小仙子出現在美琳眼前的第一句話就是嚷嚷著師子領姐姐!師子領姐姐!一路直奔美琳飛去,美琳突然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又不知其來者是否善意,於是拿著手中的彈弓有些害怕的半掙半開的眯著眼睛縫對著小仙子說:你,你不要過來哦,你再過來我會打你的哦!還冇等美琳話說完隻見美琳已經身處在一隻看上去冇有毛髮長相奇怪似鹿非鹿的動物身上被它馱著不知往哪裡走,而剛纔的那位小仙子也在這隻鹿的前方位置忽隱忽現的走著,在美琳頭頂上當不高的位置還有一隻類似老鷹一般看不清楚毛髮隻見它與自己身下騎的這隻似鹿非鹿傢夥的顏色皮像一致,隻是種類不同的飛鳥。美琳隻聽見剛纔那位忽隱忽現的小仙子說:要帶美琳離開這個岩洞,出去後美琳的臉上便會留下一塊紅色的印記,可以證明美琳來過這裡,要美琳一定不要忘記了曾經來過這個岩洞,後美琳便從夢中醒來。美琳醒來之後覺得自己莫非不是誤闖入了那本神奇古書山海經之地。從此以後此夢便勾起了美琳想要瞭解那本山海經的**。此夢過後不久美琳的兩眉之間出現了一個紅色的大痘包,與美琳小時候留下的那個疤痕形成了月日的形狀,月在左日在中間,有幾粒不成熟白色的粉刺形成了星辰在右下旁邊周圍環繞,麵對著美琳便會看到美琳額頭上的星日月組合大有乾坤。和夢中仙子說的紅色印記或許有那麼點關係。

此後美琳在夢中得見在中國的科學領域裡科學家們已經掌握了海市蜃樓出現的技術,可證實人類看到海市蜃樓的真正由來。

在夢中美琳的師父風紀昌教導美琳行書字畫,以立正者三個字來教導美琳行字,美琳醒來後便悟出夢中師父對自己的教導便寫下了對立正者三個字的理解!

立正者,為立正心,行正事,做正人。

世界之大,俗世繁瑣,事態變化萬千,戳中複雜,事無钜細,更無絕對之定論。古往今來懷大智慧之人必懂得物極必反的道理,大智若愚應承道法自然所詮釋。

立正者,不以自我眼界,意思界獨斷是非曲直。不以自我為中心,窮其智慧毀壞他人因果,巧取豪奪。不以自我貪慾行違背道德倫理綱常之事。

以寬正心,樂善觀世。行善德之事,心存善念是一種無形且強大的力量,使人勇敢不畏恐懼,它能在遇難時賦予化險為夷的大智慧,遇難成祥。以做正之人,正陽化陰,育人傳承樹立前人之正榜樣,心懷大智如愚的大智慧方能細水長流的將人類文明生生不息的繁衍下去。

上善若水任方圓乃至百川,海納百川有容乃大,佛度六根清淨不惹是生非的有緣之人,國護遵紀守法良善之人,師傳道德倫理綱常育出德纔有用之正人,厚德方能載萬物。

古人說: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把女子比作小人。然而女子無才便是德,責是小人無才便是德。小人有了才華便會生歪理,例如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就會被曲解成,以為人之尊敬者非但要容得好人也要容得小人之行徑的胸襟來進行道德綁架,類似行徑層出不窮來迷惑君子之道任其左右,並以君子之道海納百川,百川在這裡責被以汙濁之水冠名彙集而至有容乃大來進行扭曲道德觀念。殊不知海之所以能容納以水彙集的百川都是由上善若水彙集而至,一滴汙水放入一杯清水之中會看得清楚它被汙染,那是因為一杯水太小,小到如一個家庭,如果將一個充滿汙濁之人放入人群之中,自然也是很難發現此人身上的汙濁之氣的,以此類推,道理責會一通百通。如果一群人都被汙濁之人給汙染,可想而知烏煙瘴氣的瀰漫在空中,給生活環境帶來的困擾有多大?最後這種汙濁之氣就會升級龐大到類似於人們所熟悉的病毒一般蔓延整個世界,可想而知它有多麼的可怕。

大海之所以能納百川汙濁之水是因為它有著靜化汙濁之水的智慧,將其沉澱為一望無際的藍色海洋,就好比它擁有佛家之道,正人君子之道的自然法則。若海能容下惡水必會形成海嘯,以強大的力量四處殘害生靈,哪裡還會行成浩瀚滋養萬物的大海,又何談有容乃大。有纔有德之人纔會被譽為正人君子,可見古人之智慧。當下無論男女都講究個平等,不缺乏才華橫溢之人,勢必人人行正道,守禮法,護弱小,行君子之人道,方能生活在自由自在的無論是社會環境還是空氣環境下的藍天白雲下,任重責道遠。

生活中總是會有一些聰明之人利用心理學找到他人的軟肋實施套路並誘導他人入自己設計好的陷阱裡,而美琳在遇到這些聰明之人為她設計好的陷阱時每次都是毫不猶豫的咕咚一聲水花四濺的往裡跳,起初美琳是單純不懂得那是彆人為她設置的陷阱,在美琳眼裡彆人都和她一樣的善良簡單和好心,當美琳掉入被人設計好的陷阱身陷囹圄時美琳才漸漸的明白了人性醜陋的一麵,不過這些對於美琳來說都沒關係,彆人的所作所為永遠都隻是彆人的事情,而自己要選擇怎麼做人纔是自己的事情。隨著時間的積累美琳也漸漸的習慣和熟悉了彆人為她設下的陷阱,但每一次美琳都會毫不猶豫的往裡跳,這也應征了佛家的那句話: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美琳在地獄裡積累經驗用自己的善良樸實讓自己變得強大,擁有分辨是非的智慧,也是佛家所說的法眼。這種方法看似很愚蠢但是它也恰恰的詮釋了什麼是善良與智慧,真正的善良與智慧不是要讓自己變的更加聰明與設計自己的聰明之人一較高下鬥智鬥勇,而是自我內在素養的一種提高。

在夢中,美琳看見自己左手抱著小時候的女兒,右手邊出現了喪白之事。用右手抱著小小的欣兒,左手出現了嫁娶的喜慶之事。後來夢中的美琳陷入兩難之地。無法給欣兒一個安穩的家也無法做好自己想做的事情。

後來美琳在夢中得到了一個水晶球和一水晶灌,美琳想用水晶灌將水晶球和玲瓏陣像大腦一樣的擺放,並注入一些類似水一樣的液體,欲用電將它啟用啟動,開啟美琳夢中意識中通往神的世界的畫麵。縷試縷敗後美琳決定把啟動的事情都交給自己的家人,自己以夢中之夢境與夢中家人的從新啟動同時進行,以此來證實這個神界的存在,怕自己這一夢就再也回不來了,併爲自己的身後事對自己的家人做好最後的囑托與安排,後夢中的美琳躺在了夢中的床上,從夢中之夢中醒來回到了現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