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琳發現總會是在自己睡到半夢半醒之際會出現有人給自己講故事的聲音,而每次講故事的聲音都有所不同。

一次美琳在夢中聽到左耳旁大概兩米左右的地方傳來嫵媚妖嬈的男子聲,且清晰明亮的叫自己王君,美琳聽到聲音後立馬從夢中醒來,第一反應便是掙開眼睛去看從夢中將自己叫醒發出聲音的地方,美琳掙開眼睛後一切如常並冇有什麼人在美琳的身旁,屋外也如常的安靜,美琳這才意識到自己聽到的聲音是在做夢。

時隔幾日後,美琳再次進入半夢半醒的狀態中,此次夢中出現的是一位調皮幽默的老頭兒的聲音在給美琳講故事,故事的開頭美琳醒來後不太記得了,美琳隻記得,老頭兒講到在一個神秘的高級文明中有一名至高的統治者嚃王登基,在老頭兒講的時候美琳是可以看到一些場景的,隻可惜醒來後的美琳都給忘了,隻記得夢中登基時嚃王的容貌,美琳隻見嚃王一身華麗的王袍,頭冠珠簾麵帶微笑的坐在高高的寶殿王座上,嚃王與人間的帝王相接近,唯一不同的是眉毛,嚃王的雙眉尾端比較長,與耳朵低部位置齊,其他麵容有冇有鬍鬚美琳也不太記得了,隻記得他那對比較有特點的眉毛。

而老頭兒的聲音一直在美琳的耳旁津津樂道卻不見其身,老頭兒調皮的說嚃王登基後在他的統治下創造了無數個摩囉(解:摩囉的大意為千奇百怪,或驚奇不知什麼的意思)大小世界。

之後的故事美琳醒來之後是完全忘記和模糊了,美琳想起自己在佛經裡看到過三千大千世界應該就是夢中老頭兒所說的無數個摩囉大小世界。

美琳在練習抄寫經書時發現經書裡的咒語字麵與漢字的拚音字母非常接近。

美琳想,如果能將這些原始的拚音字母起源給弄明白或許就能解開佛經裡的咒語之謎,甚至美琳認為咒語與音符有著密切的聯絡。

但美琳學問有限,有待研究再次發覺後才能得出定論。在美琳經過一段時間的提筆練字作畫後終於迎來小有所成,美琳對自己的作品非常滿意,為此美琳為自己購來一銅鑼,鑼架和一開業金龍錘為自己慶祝。

為此美琳在夢中過年了,年初一這天美琳起了個大早,收拾一下垃圾準備丟出去,結果一開門走出去冇多遠卻發現天還是黑的冇亮,美琳心中想,這天還是黑的新年第一天不能就這麼把垃圾給丟掉會不會不吉利,於是美琳便擰著垃圾往回走,突然聽到四周不遠處傳來了公雞打鳴的聲音,等到美琳回到自己家門前時發現在自己家門前左側靠牆邊的位置,之前夢中的那個鳳凰園收下的一雛鳥化身的小女孩卻在那裡如公雞一般打鳴。

美琳醒來後發現自己網上購買的同鑼與鑼架快遞公司已經到貨,於是便去將銅鑼與鑼架取回,在安裝的過程中美琳發現銅鑼過重,鑼架自己搭配的有些輕,比例重量不穩,於是美琳便打開門出門去想找來石頭將其地部壓實,美琳出門直奔心中以為可以找到石頭的地方轉了一圈,結果一塊可用有重量的石頭也冇發現,當美琳放棄繼續找石頭轉身回家時,就在自己的門前夢中小鳳凰公雞打鳴的位置有一塊大小重量合適又四四方方的水泥石頭出現在美琳的眼前,美琳欣喜的將它撿了起來,心中愉悅暗喜這石頭就好像是為自己的銅鑼架量身定做一般的合適,美琳將銅鑼置好並由原配的木錘將它敲響,鑼響起,心中喜,如夢中雞鳴天亮已。

隨後美琳便拿著石頭問詢鄰居這塊石頭的由來,原來這塊石頭是鄰居家大叔用來醃菜的壓菜石多餘盛下來丟掉的。

美琳這才安心的將這石頭留做已用。龍錘回到家後美琳心中突然感覺到自己所擁有的這些物件,它們都是相互吸引的,能聚到一起並非偶然。

也並非自己想或不想它們就會出現或不出現那麼簡單,它們都在悄無聲息的從一到二從二到三從三到更多的發展左右著自己的思想將它們相聚在一起。

或許這就是曾經在某一本書中所看到的萬物相互吸引的自然法則。對於美琳本無太多學曆,而且還是完全靠自己的努力與慧心纔有了一些小有所成的成績,心中對自己潛在的能力也是充滿了好奇。

在對書,字,畫新領域上的突破與發展也都與美琳曾經夢中命理後宮落入的那顆明亮的文門星有很大的關係,與佛家所說的修善實得大智慧在一定程度上也有了某種用言語無法表述形成了相互牽引的神秘力量。

美琳夢中的得到的東西都太過虛無,而夢境卻又與現實中又都一一相互關聯兌現,從夢中得天降玉石的玉魂珠,到仙橋遇文門書童下凡成為自己的印章都讓美琳說不清楚也道不明這其中的關係。

印章一事美琳後才發覺,原來最後一位站在橋上對著自己微笑的仙子未必是藍甜女公子,那一群文門書童或許都是一起下凡來成為了自己十枚印章之中的一枚,而最後那一位站在橋上對自己微笑的仙子或許是自己最後從新選定的一枚石頭印章,用的是自己網絡稱號的印章美琳給這枚雪白色的石頭印章取名為雪琳菲,因為美琳當時在選這枚網絡名稱印章時用的不是石頭材料而且字體與其他九枚印章的字體也不搭調,其他九枚字體為古文字而這枚用的卻是現代簡體文字,印在字畫上顯得有些格格不入,後美琳決定棄之從新印刻一枚與其他九枚字體相仿又與自己實名形成虛實相互呼應的刻法來定製。

實名為陽,網名號為陰。此後這十枚印章也形成了一個小小的玲瓏八卦陣石頭印章。

而玉魂珠與雨花石形成的玲瓏天地之陣美琳將其地之心也做為了字畫中的新增色彩的一員,將地之心印上印泥蓋印在字畫上後分為善,實二字各一黑墨水手寫,於紅黑顏色相配很是完美。

給字畫的整體效果也添上了一種特有的神韻感。此後美琳夢中去醫院檢查身體,在醫院的女生洗手間裡美琳看到兩位穿著軍裝的年輕男子在洗手間裡舉止親密的一個蹲著一個在旁邊照顧著,美琳見此奇怪的一幕並未對他們出現在女洗手間表示歧視而是表現出了一種理解的眼光,隨後便從外麵排著隊進來了一群成雙成對都是舉止親密如戀人一般的情侶年輕軍裝的軍人,一下子洗手間裡的女子可見的也就兩三個,男女比例失去了嚴重的平衡。

美琳夢醒後說了句完了。科學發達的今天讓人類的社會風氣徹底亂了套了,而人類的科學已經停不下繼續往下發展的腳步,可人類的思想體係確跟不上科學的腳步一同提升,迷失在人類自己所創造的世界裡無法自拔,而人性的弱點又太過容易被暗黑勢力所掌控,之前夢中那個山洞裡神秘女人所說的來自人類自己的性生活生化武器也將會應驗成真。

人類該何去何從,美琳要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做到解救全人類的思想,做到將世間所有的事情都迴歸正軌使陰陽平衡呢。

形式所逼已經不能用所謂的善良包容與愛來作為解脫的方式了,因為這些名義上的善良包容與愛等等原本簡單美好的道理都已經被暗黑勢力在本質上徹底扭曲了意義。

唯有符合時宜的用嚴厲以正的方式做到人們對自我意識的認知,從錯誤的認知裡走出來纔會真正的做到對自我品德的約束管理與提升。

而並非通過強有力的拆東牆補西牆的去打壓否定擊垮。美琳相信任何一件事情的出現它都是有自己的道理的,人類要拋開對事物的不理解,不認同,譏笑與嘲諷,厭惡,痛恨等等負麵情緒,要用正視這個世界發生的所有事情的眼光去看待問題根本的所在,誌同道合的去共同麵對所有未知不愉快的事情才能做到思想品德與科學同步永恒的繼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