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琳命盤玲瓏陣的推動下,土星與木星在冬至日相合了,這也代表了美琳的夢境與現實將會成真,夢境將不隻是夢境而是和現實接軌,在觀音菩薩的靈簽中美琳曾經為自己占卜的金雞報君語也在冬至日土星與木星相合的第二日早晨得到現實中的應證,此金雞報曉正是美琳夢中的小鳳凰,而小鳳凰也正是美琳之前夢中學公雞打鳴後現實中的銅鑼入門。夢中的小鳳凰也成為了現實中在美琳視線之內的小女孩兒,也正是這位現實中的小鳳凰在土星與木星相合的第二日早晨在門前喊著:小鹿,小鹿快回來!天要黑了,快點回來,我要去上學!。而小鳳凰口中的天要黑了與美琳之前夢中在學校的操場上與人無故賭局而贏時的天黑了好像都在提示著美琳什麼。在這日的夢境中傳來了清晰可聞的中央電視1號台預報天氣的音樂聲,夢境中美琳與玉兔仙子相聚在了一起。

這也將意味著最終玉麗君與美琳二人通過各自在人間的修行感悟走向誌同道合之路,解開心結從歸修好使得兩人的感情更加牢不可破。在玲瓏陣的作用下,大雁歸來之時的春天兩人終喜結連理,從此兩人在人世間創下幸福美滿的一段佳話,天上地下無不歡喜慶賀。美琳與玉麗君能在最後突破感情上的種種阻礙與不合而走到一起都隻是為了更好的更加有默契的來共同承擔這場五紀大災難的責任而曆的一場情劫。美琳早在夢中知曉答案,最初美琳與玉麗君分開之時便在夢中夢見自己獨自一人躺在自己老家小廚房鍋台下的柴火堆上,蓋著厚厚的棉被,在堂屋大門上貼年畫的地方,看見她與玉麗君一起穿著一身喜慶的大紅色綾羅綢緞,而玉麗君頭戴吉祥如意有祥雲寶珠等非常華麗的帽皇冠,一左一右歡喜的坐在盛宴上,與現實中美琳所認知的玉皇大帝王母娘娘穿著一般,接下來的夢境中美琳看到月佬用紅色的筆將美琳與玉麗君畫分到一起,而後有個熟悉的聲音在夢中傳來,美琳看見在一個下雪的冬天有兩位神仙相聚,女神仙一身素淨長袍手中拿著一把浮塵,聲音告訴美琳,原本就代表了光明的兩位神仙,本不相愛卻為了光明而走到了一起。此夢境過去很久,美琳曾經在夢中夢到過玉麗君對美琳許下承諾說大雁歸來之時手拉手,最後一句美琳記得不是太清楚了,依稀記得好像是柳樹門前連丁口。而現實中的美琳認為柳樹門前非常有可能指的是自己小時候生活的老家,因為老家門前打從陽興出生時陽木春便在大路邊種下了許多棵柳樹,一共三排,大路兩邊各一排,而靠著美琳家這邊大路陽木春多種了一排,因柳樹多生長於水邊,大路兩邊都有一條排水的小水渠,剛好靠家這邊路旁還有個小小的水塘,剛好可以與小河溝交叉開來多種一排柳樹,每當太陽與月亮升起時在家門口都能抬頭看見當頭柳樹稍上正當空的日月景象。左右的日出日落月出月落早霞和晚霞也都能夠完全的一收眼底。美琳想柳樹門前連丁帶口的意思非常有可能是玉麗君在夢中想要告訴自己等他歸來之時便是與自己喜結良緣早生貴子之日。在觀音菩薩神佛像麵前美琳竹筒搖簽得觀音菩薩指點她與玉麗君此為天賜良緣得神佛助之。

美琳夢中看見從北方有秩序的刮來了一群奇怪而又獨立的許多個小風,後有一名高高大大的男子入門經美琳母親張玥英的允許同意美琳與其一同而去,而美琳嫌棄自己窮心中有所顧慮不肯一同前去,於是張玥英便把自己家的大水牛牽了出來遞給男子,並讓他將大水牛牽走,而在現實中放牛是美琳每天必須要完成爸媽交給的任務,除開上學其他時間牛在哪美琳便會在哪,也因此在美琳的夢中,大水牛便成為了美琳心中的牽掛,當張玥英交代美琳跟著男子一同去放牛時,美琳也隻好乖乖的聽話抱著自己平日裡放牛經常坐的小板凳跟著男子和大水牛身後便一同去了。而後美琳在夢中與玉麗君再次相遇,夢中的美琳意識與現實中的意識保持同步,當美琳看見玉麗君與他的同事一同出現在自己眼前時,遠遠的玉麗君看了看美琳便毫不猶豫的轉身離去了,隨後美琳獨自一個人跟著玉麗君的同事一起同路,同樣的在夢中美琳隻知道要走但卻不知道自己究竟為何會和他們一同走,又要一同走向哪裡。美琳心中冇有多想,就隨著夢境的走向與玉麗君的同事們一同走在夢中的場景裡,當美琳與大家一同走到大廈門前最高階梯出口處時玉麗君這纔出現走到美琳的身邊,美琳這才明白過來,原來玉麗君遠遠的看到自己轉身離去是為了換掉自己身上的工作服,穿著一身便衣來與自己相會,因為在此夢之前的現實中美琳最後與玉麗君相會分開時曾經與玉麗君有約,美琳不喜玉麗君隻是為了工作而來順便與自己相會,而是要玉麗君真正的能夠重視美琳專程為美琳而來這樣才能讓美琳感受到玉麗君對美琳的真誠,也是美琳願意帶玉麗君回家見自己父母對玉麗君表示的最難得的獎勵。因為美琳從未帶過除雷生生以外的男人出現在自己家裡人麵前,能夠出現在自己家人麵前的那必定是與自己能夠一生相守之人。此次夢中美琳與玉麗君相遇後兩人的表現更加默契甜蜜與恩愛完全無視身邊一起同行的同事的感受,相互依偎著一路向前走。

此後在夢中美琳無意間參加了什麼大選,並獲得了成功。人人都很開心,在公園裡有人在玩什麼穿針引線的戲法,並將一車奇怪的生物與另外一種不知什麼的玩意兒一起從車上弄下來放進一個超大的水盆裡,手拿一隻超大的筆在盆裡攪拌幾下後美琳發現盆裡的東西都不見了,咋一看身邊突然多出來了許多位的老神仙,隨後的夢境中美琳看到之前在山海夢境中稱呼自己獅子領姐姐的那個女兒,而她神情慌張疲憊不堪的行走在冒似通往地底的密道中,此時的她剛好遇到正在往密道裡走的玉麗君,見到玉麗君後鬆下了一下口氣臥倒在地上,嘴裡說著姐夫快快找姐姐幫忙大事不好了,就在此時美琳從夢境中醒來過來,而此段夢境中冇有美琳的出現,美琳卻看到了這夢境中那名自己冇有印象卻稱呼自己為獅子領姐姐的黃衣仙子。

轉眼間又是一年初夏,美琳夢中見水位持續上升,魚兒們紛紛議論說此水位上升因觀音菩薩尋玉帝所發動。轉瞬間夢中的美琳又來到了一處宮院內,從不遠處走出來一位男子,夢中的美琳一眼認出此人便是玉帝。後又見觀音菩薩與王母帶眾天兵天將來到殿外上空,要求麵見玉帝。然而玉帝不知何緣由堅持避而不見,而夢中的美琳不知為何鬼使神差的居然提出讓玉帝納自己為妾以此來作為調節尷尬局麵,美琳提出讓玉帝納自己為妾後玉帝便立即同意納妾之事,隨後從另一處殿裡便飛出來一卷聖旨昭告眾神玉帝納夢中美琳詔書,以此來要求王母與觀音菩薩退兵,可王母與觀音菩薩並冇有因此而徹底撤兵而去,而是留下少許的兵將留守在殿外,一連三天都未曾退去,美琳與玉帝被困殿中。美琳夢醒後很不能理解為什麼自己在夢中會開口提出讓玉帝納自己為妾之事,夢中的自己為何會甘願給人做妾,究竟是愛還是為了幫助玉帝解圍要拿自己的幸福來做籌碼。

這個夢境讓美琳想起了此前自己夢中夢見的一個不解的夢境,夢中的美琳也是與一個不明身份的男子相戀,後發現此男子已婚,身邊的隨從還稱其為君王,隨著時間的發展美琳身懷有孕,即將臨盆之既被此男子的原配發現,而夢中的美琳臨盆需要找一處無人之地礦野生產,就在生產之際被男子的原配前來搗亂幸得男子及時得到情報前來阻止,最終保得美琳母子平安。而後的夢境中美琳與男子常年不得相見,直到孩兒長到與現實中五六歲年紀大小的孩兒時美琳才得以見到前來探望自己的男人,兩人見麵後依然恩愛如初,同時男人也帶來了許多的金銀寶器,兩人丟下熟睡的孩子一同在屋頂觀月,卻不曾想小傢夥兒也睡意朦朧的爬上了屋頂後醒來。此次在夢中的王母與電視劇裡的王母同樣威儀但未看清楚其容貌,而觀音菩薩的容貌和性彆與電視劇中和現實中所熟知的觀音菩薩完全不一,夢中的觀音菩薩為男子身形神聖莊嚴且慈悲。美琳很不解自己為何總會做這樣子的夢,夢中的自己究竟是誰,難道夢中所見會是人們口中常說的前世記憶有關。美琳也曾多次在夢中夢到一個叫十三石十七重天的地方,在那裡可以看到她現實中曾後悔和遺憾的事情,如果現實中的她當初選擇去做了的幻境,在幻境中美琳看到了當初現實中的自己如果按照當下的她認為冇有遺憾和後悔的選擇去選擇的話結果和自己現實中已經做了出來的決定的結果都是一樣的讓她感覺失落無力。而美琳這許多的夢境或許也是在幫助美琳解開她與玉麗君在去到青丘國之前的身世之謎。

美琳感歎道:路慢慢,無論是神仙妖魔鬼怪還是人或許都冇有想象中的那麼美好。生死輪迴最終都如同電視劇那般,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皆為影像。

在這年的冬天,美琳與玉麗君終於修成正果天地姻緣一線牽,婚期定在了大地春回二月二日這一天,六月熊羆入夢喜得靈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