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武大陸未被靈脩者探索的地方有很多,尤其是四大州墊底的涼州城。方家後山魔獸縱橫,要不是各家族、勢力每月都進行一場圍剿行動。

以魔獸的繁衍能力和危險程度,不加以管理的話,魔獸遲早會遍佈涼州城外圍。那時,會嚴重影響涼州城的發展和商隊的出行安全。

方家培養的侍衛和聘請來的強者目地有兩個,其一是增強家族實力,威懾其他勢力;其二便是應對突發情況,例如對後山魔獸的圍剿,保護自家商隊免受強盜騷擾。

來著諷刺的男子正是楊家公子楊成,方休對他的瞭解就三個字,方銘的狗腿子。放在平時,這貨色冇少欺負自己。整日裡,仗著自己是武修極致,又跟方銘攀上了關係,在涼州城冇少欺壓百姓,作威作福。

換做以前,自己能忍則忍。可如今,自己成為了靈脩者,還恢複了方家三少爺的身份。論修為和家族地位,再退縮隱忍就顯得過於窩囊了。

方休正愁冇有展現實力的機會,正巧,這傻缺就送上門來了。方休自然不會放過這次機會。

“我就算是廢物,也成為了靈脩者。你呢?不過是一名武道極致,想成為真正的靈脩者,簡直是天方夜譚。依我看呐,我方家正缺個挑擔子的下手。活倒也不累,就隻是跳跳夜壺就行。”方休笑道。

那些自認不凡的普通人,拚命的修煉,雖然冇有成為修煉者,但將武修煉到了極致。可又冇辦法感悟天地靈氣,所以便統稱為武道極致。

楊成之所以想要與方銘搞好關係,目地就是想在方銘的身上,尋找突破靈脩者的機遇。

方休的廢物和懦弱早會深入人心,如今聽見對方竟然敢辱罵自己,勃然大怒,擼起袖子,就衝了上去。

“小心!”

陸雅琴剛反應過來,想要開口提醒方休小心時,話未說完便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楊家公子說時快那時快,剛擼起袖子,一個衝擊來到了方休的麵前,正當他揮起拳頭砸向方休腦袋時。突然感覺腹部一痛,隨後如同被踢飛的足球一般,滾出了數米遠。

方休則一臉平靜的站在陸雅琴眼前,眼神中的笑意無比的刺眼。

在旁觀人眼裡,楊家公子的速度很快,可在方休眼裡,卻慢的跟烏龜一樣。

這就是靈脩者的實力!

武者修煉的是身軀,敦實的身體捱了這一腳後,楊成單膝跪地,雙手杵在地麵,麵色扭曲,強忍著疼痛大口吸著冷氣。

這不可能,我怎麼會被這個廢物一腳踢成這樣。

我可是武道極致的武者,這一定不是真的,我肯定在做夢。

“不服?”

方休慢慢的走到楊成麵前,踏出的每一步都使得楊成怒意劇增。向來都是自己欺負彆人,哪會變成現在這般,讓彆人欺負。

下一刻,楊成彷彿想到了什麼一般,眼中的怒意頓時變成了震驚,隨後是質疑,最後各種情緒糅雜在一起,冇了剛纔的囂張氣焰。

“被人欺負的滋味肯定不好受吧?可那又怎樣呢,我現在可是靈脩者,而你卻隻是一個普通人。你自認不凡的以為能成為靈脩者,可最後卻隻是將武道修煉到了極致。反倒是你經常認為廢柴的我,卻比你早一步成為靈脩者。此時的你一定很不爽吧?你可不要躲在角落裡哭鼻子哈。”方休如同反派一般譏諷著麵前的楊成,句句誅心,聽得楊成麵色通紅,一聲不吭的瞪著眼。

以前礙於身份和實力,方休聽了不少被人辱罵和嘲諷的話。可如今身份一換,將這些話原封不動的還回去,心中那個痛快啊。

“哦,忘了告訴你了。我成為靈脩者隻花了不到半天的時間,不知道你會不會比我強一些。”

“混蛋,我要殺了你。”

楊成雙目猩紅,想要站起身和方休拚命的時候,怒火攻心,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最後倒地暈死了過去。

“方休,你將楊成怎麼樣了。”

遠處,方銘看到自己的追隨者楊成,噴出一口鮮血便暈倒了在地上,火急火燎的衝了過來。

方銘將楊成的身體檢測了一番後,發現對方隻是氣急攻心才導致的昏迷,鬆了一口氣怒斥道。

“你要是對我有任何不滿的話,大可直接跟我說,暗地裡對我追隨者出手是什麼意思。”

方休一聽,頓時嗤鼻一笑,我對楊成出手?分明是他找事在先,卻因為實力差距,反倒是被自己教訓了一番。

更可笑的是這傢夥的肚量如此之小,短短的幾句話就給氣昏了過去,這倒是讓方休感到很無奈。

“大哥,你誤會弟弟了。剛纔是楊成想與我交流修煉的事情,我說我用了不到半天的時間就成為了靈脩者,誰知,他就暈過去了。我冤枉啊。”方休一臉無辜的眨眼解釋道。

方銘嘴角一抽,看著一臉無奈的方休,雙手緊緊握成拳。

自己在頓悟階段可是服用了不少丹藥,從白天頓悟到傍晚,如此反覆的堅持了三年,才成為了靈脩者,可這傢夥竟然說隻用了半天。

彆說是早已氣昏的楊成,此時的方銘聽的火大,氣的想出手打死麪前這混蛋。

修煉的事情哪有你說的輕巧,即便是天才方珊珊也是修煉了半年。

你半天就成為靈脩者?糊弄鬼呢!

“今日的事情,我記住了。下次,我再找你算賬。”

方銘看著其他家族的人陸續走出練武場,知道午宴已經結束了,讓楊成繼續躺在這裡的話,自然不妥。於是,方銘扛著昏迷的楊成留下一句狠話,便朝著內院跑去。

陸雅琴望著走遠的方銘,一臉擔憂的看向方休。

方休跟方銘不一樣,如今的方銘可是方家少門主,深受方經武和方家老祖喜歡。縱然方休成了靈脩者,有了一番本領,但在方家的人脈和地位,遠不如方銘。

“娘,你就彆自己嚇唬自己了。今日的事情,本就是楊成想給我個下馬威。那我正好藉機警告他們,如果誰再敢欺負我們,下場就跟楊成一樣。”

方休也知道,自己不能在這麼懦弱下去了。一旦懦弱成為身上的標記,麻煩隻會源源不斷。

陸雅琴知道方休有自己的打算,隻好作罷,便在方休的陪同下回了庭院。

楊成今日的話倒是提醒了方休,以自己的資質想要突破到先天後期很艱難,起碼時間上很漫長,而方家後山倒是個不錯的修煉地方。

後山魔獸縱橫,生長著各種各樣的低品靈藥,而藥浴也是提升修為的好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