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方休修煉結束後,一臉惆悵的望著窗外的皎月和繁星。自從白天服用魔力牛肉之後,靈海中的光點依舊保持著九顆,並冇有因為突破成第二層先天境而增加一顆。

不依靠靈藥等資源輔助修煉,光憑吸收煉化天地靈氣修煉,對於他這種靈根差的靈脩者來說,既耗時,效率還低。

武者都可以前往後山圍剿魔獸,那麼自己身為靈脩者,想必也可以輕而易舉的獵殺後山魔獸。

修煉不會讓人產生疲倦,相反,方休此時精神抖擻,簡單的收拾完屋子便推門而出,向著方家後山走去。

憑藉著遠超武者的精神力,輕而易舉的躲過了巡邏的侍衛,在翻過圍牆後,消失進了森林中。

傍晚,森林中蟲蛇遊動,冷風吹著樹木發出“沙沙”的聲響,泥濘的土地上留有著魔獸的腳印。

穿過森林,前方有兩座大山,山體之間有條溪流,在月光的照耀下,水麵泛起波光粼粼,靠近一看,溪水清澈見底。

方休的目光被遠處的燈光吸引,悄無聲息的靠近後,才發現是由六人組成的駐守小隊。他們身穿黑色盔甲,手握沾有血跡的長槍,麵帶警惕的環顧著四周。

白天裡,森林遠冇有夜晚危險,高有枝繁葉茂的蒼天大樹,低有灌木叢,兩者一高一低遮擋住了月光,使森林裡陷入一片黑暗。擅長夜行的魔獸開始穿梭在各種陰暗處,用那犀利的眼神開始尋找自己的獵物。

這裡是前往後山的必經之道,一旦失守的話,魔獸便會衝進涼州城中,傷及城中百姓。

方休趁著侍衛不注意的間隙,從側麵越過了溪水,沿著崎嶇的山路,向著遠處的森林遁去。

進入森林之後,方休並冇有著急行動,曾經在森林裡穿行數年,深知其中的危險。看似平靜的森林裡,卻充斥著大量的危機,稍有不慎,便會丟掉性命。

好歹方休可以釋放靈氣,將精神力放了出去。不一會便感知到了前方的危險。

那是一隻半人高的黑豹,張開的血噴大口足以吞下一個人,尖銳的牙齒可以輕易的咬斷人的骨骼,一身黑色皮毛搭配著那雙,駭人的眼眸,倒是成為了森林裡最危險的魔獸。

“嗖!”

黑豹早已注視獵物許久,找準機會直奔麵前的地鼠衝去,便可之後,將毫無準備的地鼠撕成了碎片,吞進了腹中。

根據方休目測,這隻黑豹隻有武道極致的實力,但所爆發出的敏捷和速度,根本可以完全碾壓武道極致的高手。

片刻,吃完獵物的黑豹彷彿嗅到了什麼氣味一般,將目光拋向了蹲在樹上的方休。

“死。”

方休在黑豹啃食獵物最投入的時候,靜悄悄的占據了高位,並在黑豹反應過來的時候,一腳踏在了黑豹的腦袋上。

黑豹體型健壯,圓溜溜的腦袋被方休強力一踏,身軀不穩,狠狠的撞在了地上,掙紮了起來。

方休不知道第二層先天境能爆發出多大的能量,可看著失去掙紮,腦袋被踩扁的黑豹,才明白自己的實力。

古有武鬆打虎,那也是費儘全力纔將猛虎打死。

方休擊殺了黑豹後,並冇有逗留,而是繼續朝著森林深處,尋找下一個目標。黑豹屬於低級魔獸,體內流淌的鮮血比魔力牛還差,如果選擇血浴的話,自然要尋找比魔力牛還要高一級的魔獸才行。

後山的森林很大,方休一路上除了獵殺了一隻黑豹外,並冇有遇到其他魔獸。

這倒是讓方休感到有些意外,不過冇有遇到魔獸倒不是一件壞事,血浴並不是提升修為唯一的選擇,比起噁心的血浴,方休更期待藥浴。

“靈藥一般生長在靈氣濃鬱的地方。這一路上,靈氣比較濃鬱的地方,隻有山泉下了。”

長時間的精神外放,倒是讓方休感受到了一絲疲倦。以現在的修為,方休隻能感知一百米以內的動靜。

出了森林後,麵前便出現了一條河流,順著河流的方向望去,便是一座高山。

高山之上,一群飛行魔獸在夜空中徘徊,時不時發出一聲聲驚悚的鳴叫聲。

方休感受著此處的靈氣無比濃鬱,便開始盤腿而坐,靜靜的吸納天地靈氣。

一刻鐘後,方休再次睜開了眼睛。

這裡雖然靈氣濃鬱,但他的雜靈根,還是限製了修煉速度。

“看來隻能另辟新的修煉辦法了。”

方休這下算是真死心了,沿著河流向著山泉下狂奔而去。

月光之下,一道黑影在河道邊快速移動,矯健的身影在石塊上跳躍。

“殺!”

山泉下,六名蒙麵黑衣人,凶神惡煞的從山石後衝了出來,手中揮舞著砍刀,向著山下退無可退的女子殺去。

女子狼狽的站在岩石上,看著逐漸靠近而來的黑衣人,一臉絕望的抬頭凝視著明月。

逃了那麼久,她已經累了,不想在逃了。

既然如此,那倒不如戰到最後,就算是死,也要拉一個墊背。

“大小姐,我勸你還是識相點好。把寶圖交出來,我留你個全屍。”

黑衣人將女子圍堵在岩石上,生怕她會從其他地方跑掉一般,將手中的刀尖對準著她。

女子冷漠的一笑,就憑這群貨色也配得到寶圖?於是,有力無氣的拿出匕首向著敵人殺去。

從逃跑到現在,冇有休息過一刻,身上的傷口也冇有及時處理,早已將貼身衣服染成紅色。

方休躲在暗處,光望著打成一團的兩夥人,心中開始盤算著。

這些蒙麪人各個身手不凡,手中的砍刀更是耍得無比熟練。可那受傷女子,以一敵六,竟冇有絲毫落敗的跡象。

原本隻是尋找靈藥的方休,卻遇到了這麼一擋事,心中頓時湧現出了想要湊熱鬨的想法。

他們之所以追殺該名女子,目地就是為了她手中的寶圖。如果自己來個英雄救美,對方會不會將寶圖作為報答給自己呢?

不無可能。

從爆發戰鬥已過去了十分鐘,被蒙麪人圍攻的女子開始出現失誤,麵對如此頻繁的進攻,用匕首格擋的次數越來越少。

可女子早就抱著必死的決心與對方戰鬥,完全不顧自己身上的刀上,憑藉著高超的步伐和攻擊招式,很快劃破了一名黑衣人的脖頸。

噴灑的鮮血,打濕了在場的所有人。

“該死,我要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