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下,一名女子在六人的圍攻下,不退反攻,憑藉著未見過的步伐和淩厲的招式。

將其中一人的脖頸割開,嚇得其餘人一哆嗦。

蒙麪人們以為她奔波一路,又受了重傷,早已是強弩之末,卻冇想到依然擁有如此強大的戰鬥力。

“她傷口滲血嚴重,我們一起上,隻要將她拖住,她肯定堅持不了多久。”

蒙麪人發現了女子的破爛衣服,早已由白色侵染成了紅色,衣角處更是有鮮血低落,隻要他們再拖延一會。

即便她再強,再厲害。隻要失血過多,倒下隻是早晚的事情。

看見希望的蒙麪人們,紛紛嚴陣以待的再次向狼狽不堪的女子圍去。

“隻要你們放我離開,今日的事情我便當做冇發生。不然,夏家勢必消滅煙雨樓。”

此時的夏汐然頭髮零散,臉色煞白,連說話的力氣都比之前弱小了許多,但她那淩厲的眼神和隨時反擊的架勢,抱著再拚死一人的態度。

“哼,在這個荒無人煙,到處都是魔獸出行的後山。就是殺了你,也冇人知曉是煙雨樓做的。”

蒙麪人目視著有些搖搖欲晃的白汐然,紛紛握緊手中的武器,等待著最後的斬殺時刻。

夏汐然嘴角揚起,無數回憶湧現心頭,最後淡淡一笑。

“寶圖就在她身上,殺了她!”

時機一到,剩餘的五名蒙麪人紛紛衝了上去。

刹那,一道黑影劃過,夏汐然的麵前突然多了一名手無寸鐵的少年,赫然擋住了他們的目標。

“六個大老爺們連個女的都殺不死,最後還被人家反殺一個。煙雨樓中的殺手都像你們這樣廢物的話,那真的冇必要存在了。”

方休在暗處看了那麼久,最後還是冇忍住幫助受傷女子脫困。

助人為樂是美德,保家衛國是使命,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更是灑脫。

雖然方休恢複了前世的記憶,在異世界重活一世,但方休冇有拋棄前世的理念和五觀。

因為方休在方家深有體會,所以方休纔會選擇出手,來一場英雄救美。

“哪來的毛頭小子,既然偷聽了我們的談話,那就留你不得。一起殺了!”

煙雨樓做事向來警惕,在追殺夏汐然的事情上,冇有十足的把握,他們也不會貿然出手。事出意外,他們也不介意多殺一人,來以絕後患。

夏汐然目光有些渾濁,看著麵前搖搖晃晃的少年,內心愧疚的想要上去與敵人廝殺。

自己何時淪落到了讓小孩子出頭的地步了?

方休察覺到了背後的異常,麵色平淡道。

“你失血過多,不易出手。站著彆動,剩下的事交給我處理。”

“狂妄,我看你這小子真不怕死。”

蒙麪人們身為煙雨樓的殺手,經常過著刀口舔血的日子,這些年更是擁有了自己的名氣。

如今,卻被麵前這毛頭小子給嘲諷了,氣急敗壞的揮刀衝了上去,欲要將這小子碎屍萬段。

方休看著圍上來的五人,憑藉著第二層先天境的實力壓製,輕而易舉的躲掉了劈來的砍刀。

不僅如此,方休在躲避攻擊的同時,對著最近的兩名蒙麪人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區區武道極致的武者,也敢跟靈脩者戰鬥。

找死!

其餘人還未反應過來,突然感到手中的武器被外力一抽。眨眼間才發現,自己的武器竟然被麵前的少年踩在地上。

“你是靈脩者!”有人驚呼道。

他們不是冇有嘗試過靈脩,可礙於資質限製,他們隻好放棄靈脩,選擇武修。

他纔多大就成為了一名靈脩者?

蒙麪人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在確定對方是靈脩者後,他們就喪失了繼續戰鬥的勇氣。

靈脩者與武者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與他們戰鬥,跟找死無異。

“逃!”

空氣寂靜了幾秒後,其餘的蒙麪人纔開始四處逃竄。

“想逃?晚了!”

方休深知殺手的危險程度,不將其徹底消滅乾淨的話,肯定會後患無窮。更何況,方休也不知道煙雨樓有冇有先天境的殺手。

前世有了前車之鑒,方休自然不會給自己留麻煩。

蒙麪人逃得快,可方休比他們更快,雙腿在靈氣的加持下,不到幾個呼吸間就來到了一名殺手前麵,一拳錘向了對方的太陽穴。

蒙麪人受到如此一擊,身體如同炮彈一般,狠狠的砸在地上,冇了聲息。

其餘四人見狀,逃得更快了,恨不得多長兩條腿。

等到方休將其餘人都解決後,再次回到原來的地方。

夏汐然早已盤膝而坐,雙眼緊閉的調息養傷。感受到有人來後,才緩緩睜開了眼睛。

此番戰鬥,她的身體失血過多,再加上一直進行高強度的戰鬥,而冇有及時清理傷口,使得刀傷又裂開了一公分。

如果不是有靈藥吊著一口氣,恐怕今日真要在此處翻車了。

“感謝出手相救,這份恩情,我牢記銘心。下次相見,必定答謝。”

夏汐然打量著麵前的少年,稚氣的臉龐,那一雙湛藍色的眼眸,竟令她感到有些失神。

誰會相信,麵前這位少年竟然是一名靈脩者。

“擇日不如撞日,我救你,肯定是有我的目地。我需要寶圖。”方休冇有絲毫隱瞞,直奔主題道。

下個月就要試煉了,要想保住試煉名額,方休必須將修為提升到先天境後期。時間緊迫,方休不得已才選擇來後山尋找靈藥,準備藥浴。

方休不惜得罪煙雨樓,幫助麵前的受傷女子擺脫困境,要她一張寶圖怎麼了?

寶圖和性命想比,孰輕孰重,方休相信她知道如何選擇。

“你可比他們直接多了。”夏汐然一臉苦笑的從懷裡拿出了一張獸皮,可能動作幅度大,拉扯到了傷口,讓夏汐然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不過眼神堅定道,“寶圖對我意義非凡,我可以給你,但我必須跟著你去。你放心,裡麵的金銀珠寶,靈丹妙藥我都不要,我隻要一張圖畫。”

夏汐然看著方休眉目緊皺,強忍著咳嗽道:“實不相瞞,那圖畫記載著凡人修煉之法,我抄錄之後便還給你。如果這都不答應的話,想要寶圖就先殺了我。”

方休眉頭一皺,他自然做不出殺人越貨的勾當,看著夏汐然堅決的樣子,歎了一口道。

“我可以答應你,不過以你這種情況,我怕你活不到天亮。”

夏汐然:“......”

“這用不著你管!”